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总裁夫人目录 > 第726章 城城,我怕冷
    场面依然紧张,气氛依然压抑。

    欧阳文木头桩子般站在原地,面若土灰低垂着头,任凭脑门鲜血依然无声流淌,噤若寒蝉再连大气都不敢出!

    赵小天也再没多说什么,不过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便大步朝远处小巷子出口走去!

    “师父……”然而这时,才刚走两步,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嘶哑喊声。

    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却也不由得一愣。

    只见此时,这个从小在奶奶的庇护下,从未经历风雨性格软弱的男人,终于缓缓抬起头来望着他。

    身体微微颤抖着,喉结鼓动着,脸上已隐约几分羞愧之色!

    可紧跟着,毫无征兆,“噗通”一声便跪在地上!

    面朝着他,“砰砰砰”,便是三个干脆的响头。

    再抬起头来,又一声沙哑低沉的大喊,“师父,我懂了!”..

    “师父的提点与教诲,徒儿铭记于心!大恩大德,永生难忘!”

    此刻,一双拳头紧握着,手臂上的青筋条条暴起。通红布满血丝的双眼,再掩饰不住一片坚毅与决绝,隐约有复仇之火在燃烧!

    一时间,就连远处那几名大排档客人,也一阵触目惊心的动容!

    赵小天满脸阴冷之色,终于渐渐散去。

    半晌,轻轻点了点头,“这两天,好好休整一下!后天,我会陪你叶师娘回西南叶家老宅,你跟我们一起回去!”

    “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回青城派总舵。咱们师徒俩,与其等着陆东山的疯狂追杀与血腥报复,还不如主动送上门去!我倒想看看,他陆东山能折腾出多大的浪花来!”

    “这是你欧阳家的灭门仇人,这是你青城派内部的事务,我赵小天不会主动出手!到时候,你去给我扇他的耳光,抽他的老脸,骂他的祖宗!”

    “我赵小天,我小天门的王牌精锐,就在旁边坐着看着!他要是敢还手,我亲自取他狗命!你青城派谁要敢插手,我就弄谁!”

    说完,转过身,继续朝前方走去。

    只是顷刻间,脸上已是一片欣慰之色,如坚冰融化。

    记得五年前,待他恩重如山的三叔惨死荒野,慕容如雪离他而去,他赵小天醉生梦死,苟延残喘活得如同一条丧家犬。

    那个女人心狠手辣地揍他,骂他,辱他,扬长而去之时,语气凝噎说过一句话。

    “只有挫折与磨难,才是男人成长最好的教科书!”

    这句话,至今依然有效!

    略微迟疑,从怀里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你回家了吗?”

    “嗯!”很快收到回复,只有简单一个字。

    猴急猴急,又贼贱贼贱地发了一条,“要不今晚,我去你房间睡?天地良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天气挺冷的,两人挤在一起睡觉,暖和一些!城城,我怕冷……”

    那边又很快回复,依然简短干脆,“除了冷,你还怕不怕死?”

    赵小天吓得一哆嗦,可还是咬了咬牙,“有点怕,可又不是很怕……”

    那边再没回复,顿时让他有些失望,只得怏怏收起手机,继续前行。

    可不知不觉,脸上泛起一片淡淡的笑容。

    蓦然之间,恍然发现,这个苦寒的冬天,似乎不太冷!

    因为心中有温暖!

    然而这时,当他刚走出小巷子口,却只见前方,正俏生生站着一个女孩。

    算不上惊艳绝伦的漂亮,倒也颇有几分姿色十分耐看。大约二十三四岁的年纪,刚走出校园的样子,一身洁白如雪的羽绒服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亭亭玉立。

    只是此时,就这样孤零零站在原地,怏怏地望着巷子里面远处大排档上,那个依然还跪在地上的男人。煞白的小脸蛋上,泪水在无声地流淌,一只小手捂着嘴巴,强迫自己不哭出声来,只是身子无声地颤抖着。

    赵小天神色一愣,自然瞬间猜到几分。

    也只是不紧不慢走到女孩跟前,伸手一指远处,那个被他揍得鼻青脸肿鲜血直流,却已悄然开始蜕变的男人,“那个男人,你看清楚了吗?你要一辈子把他记在心里!”

    声音平静,一字一顿,“你应该知道的,他为你付出的感情,远比你想象的还多!同样,他这一生,也注定比你想象的,要强大得多,惊艳得多!”

    “可是这个男人,你这辈子都高攀不起!未来他所站的高度,你也永远都仰望不到……”

    再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小轻,华海市有家鼎鑫科技集团,规模不大,五六个亿而已,董事长是个肥猪一样的男人!三天之内,以欧阳文的名义,强行收购!”

    挂断电话,继续朝前方走去,擦肩而过,只是掀起一阵微风,吹动着额前几根凌乱发丝。

    没有同情,没有感慨,也没有愤怒,也没有厌恶。

    不至于!她也配不上!

    只是径直钻进他那辆奔驰越野,缓缓开了出去。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这个道理亘古不变!

    这一刻,女孩再也忍不住了,无力地蹲下身来,泪水再次汹涌而出,娇躯瑟瑟发抖着。

    小手捂着嘴巴,泣不成声。

    ……

    奔驰在大街上缓缓行驶,时间已近深夜十一点。

    赵小天神情专注开着车,可不知为何,心中总感觉有些莫名的酸楚与烦躁。

    “这个世界,哪来那么多如童话般毫无杂质的纯真与美好?或许,只是我活得太理想化了!”这时刚才,欧阳文伤心欲绝哭诉着失恋之痛,说过的一句话。

    可又何尝不只如同一记响亮的重锤,带给他太多震撼的东西?

    这让他总是不停回想着,傍晚在方氏集团总部大门外,自己那样冷血无情提出解除婚约转身离开之时,那个小妞满脸万念俱灰的泪水!

    不知为何,这总如同一把锋利的钢刀,刺得他心中隐隐作痛,鼻息酸楚得厉害。

    说实话,他早已不是懵懂无知的男孩,又何尝感受不到,那个女人对他太浓烈的情愫与依恋?又何尝不清楚,这段时间,那个女人从来都活在怎样的挣扎与悲伤之中?

    将车停靠在路边,从怀里掏出一根烟,点燃,一口接着一口抽着。

    怔怔地直视着前方,望着浓密夜色下远处依然璀璨的霓虹灯,目光之中,不知不觉,几分莫名的艰涩与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