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大周王侯目录 > 第七一零章 告别
    “吃我这一招。”高慕青娇声叱道,足尖轻点枝干,身子宛如穿林乳燕一般斜斜掠下,手中长剑挽出点点剑花向着白冰的头脸猛扑而至。

    “能奈我何?”白冰口中毫不示弱的还击着,青笛上撩,娇声斥道:‘醉里挑灯看剑’!身形如旋转的飞蓬一般,裙据飞扬,激荡身侧花瓣纷飞。与此同时,双方兵器交击之声夹杂着摄耳的笛声连起。叮叮当当之声大作,像是乐音之中刻意击打的节拍一般。

    “再来!八方剑雨。看招!”高慕青娇声喝道。身形落地的瞬间,手中长剑幻化出十几道残影,朝着白冰的前后左右猛攻而至。

    “莫听穿林打叶声!”白冰娇声喝道。青笛竖起,秀目如炬盯着一道道残影,倏然出手,准确的找到了长剑真实的本体。剑笛交击,又是一声粲然之声。

    “一根筋!”高慕青柳眉竖起,长剑收回怀中,猛力刺出。这一剑再无花哨,来势甚急,剑尖处青芒吞吐,嗤嗤有声。这一招的名字虽然奇怪,但正完美的概括了此剑招要义。这一剑就是凌厉无回,一根筋一般的猛刺。加之辅助以内力,剑招威力巨大,属于大巧若拙一类的剑招。前一刻高慕青的剑招还优美轻灵,此刻却已经用上了这一招,足见其剑招之杂,所学之丰。

    但旁观的林觉却吓了一跳,他是见识过这一招的,高慕青曾经告诉林觉,这一招有去无回,是搏命的杀招。后手隐藏着三个变招,无论对手如何闪避招架,后手都有应对之变化。总之不见血不回头。但因为太过执着,所以破绽也多,故而一般不用。

    但此刻高慕青用了出来,那便是动了火气了。林觉忙大声叫道:“住手!”

    但是这一声喊却已经迟了,一根筋的剑法岂会因为这一嗓子而停下,高慕青想停,其实也停不下来。

    白冰听到林觉的叫喊,也自知此招的厉害,她不敢硬接此招。百忙之下,青笛点出,正中疾刺而来的长剑剑尖。青笛中空,剑尖卡在笛筒之中,剑刃摩擦着笛筒,火星四射。与此同时,白冰感觉一股大力袭来,忙脚尖点地,身子飘然后飞,意图摆脱这一剑之力。

    高慕青前冲之势不减,两个人像是在地上滑行一般,飞出很长一段距离,直到白冰身子撞上了一棵梨树的树干,高慕青才将这一剑的前冲之势消解。长剑一翻,擦然一声归于鞘中。梨花树吃了白冰这一撞,树干剧烈震动摇弋,树上梨花花瓣纷落如雨,扑簌簌落在白冰和高慕青两人的衣衫发髻之上。

    林觉长松了一口气,忙冲上前来连声问道:“怎么样?有人受伤了没?你们没事吧。”

    高慕青冷哼道:“放心,白姑娘无碍的。她将力道卸到树干上了,你何必那么慌张。”

    林觉苦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怎地喝着喝着打起来了?”

    高慕青沉吟不答,白冰嫣然一笑,上前对着高慕青拱手道:“高姐姐武技高强,小妹领教了。小妹自叹不如。”

    高慕青一笑道:“你也莫要说违心的话,你的武技很不错,当真动手,我未必是你对手。你恐还未使出全力。”

    白冰笑道:“高姐姐何必自谦。我和姐姐之间绝不会生死相博的。我只是想向高姐姐证明我的实力,让高姐姐知道我能好好的替姐姐保护好公子,让姐姐安心。”

    高慕青点头道:“嗯,我可以放心了。公子的安危便交给你了。武功高固然好,但真正重要的是护他之心。关键时候,要不惜一切,甚至自己的命。白妹妹,你适才的武技中竟有公子的诗句,这是怎么回事。可否跟我说说?”

    “哦,是这样的,这件事呢……”白冰上前挽着高慕青的手臂两个人竟然偶偶细语聊上了。

    站在一旁的林觉连翻白眼,呆呆而立。他算是有些听明白了,原来两人跑到后山来打这一架,并不是相互敌视,而是高慕青要试试白冰的武技,看她能否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林觉心中既是高兴又是庆幸。看起来,她们两个其实已经能够融洽相处了。

    “军师真有本事,这么快便让她们和好了。军师用的什么办法,也教教兄弟。将来倘若……”梁七凑上来嬉皮笑脸的说话,话没说完便被一双喷火的眼睛给瞪下肚子里去。

    “好你个梁七,你的意思是,你还要再娶其他女人是么?”秦春草怒道。

    梁七忙摆手道:“不敢不敢,我的姑奶奶,有你一个我便吃不消了,还怎敢有非分之想。你放心,这辈子除了你,我谁也不爱。我又不是军师这样的人物,你能看上我,已经是我梁家祖坟冒青烟了。”

    秦春草点头道:“你明白就要,最好不要用非分之想,否则……我阉了你。”

    在场众男子纷纷打了个寒颤,林觉也不例外。林觉心想,还好自己身边的女人个个温顺可爱的很,倘若都像秦寨主这样,怕是命.根.子早已寸断了。

    午后时分,离别的时候终于到来。山寨上下都知道了军师要离开山寨的消息,当林觉和众人走向寨门口时,落雁军士兵们已经列队在门前相送。这还不算什么,当林觉走到东校场上时,满眼是黑压压的人群。他们都是落雁谷中的百姓,有的扛着锄头木锹,有的似乎刚刚从田里上来,裤脚上还沾着泥水。所有人都默默的看着这个拯救了山寨拯救了大伙儿的人,眼睛里的感激和崇敬毫不掩饰。

    “哎,这是作甚?农时正忙,何必让乡亲们浪费宝贵的时间?这可不好。”林觉叹道。

    “军师,是百姓们自发来相送的,我们根本没让他们来。”秦春草道。

    林觉点了点头,缓步走过人群,团团行礼。

    “各位父老乡亲,回去吧,不用送我了。我只是出山一段时间,很快就会回来的。”林觉道。

    “方军师,您可一定要回来啊,这山寨少不了您啊。你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啊。”百姓们纷纷叫道。

    “放心,我一定会回来,我可舍不得这里。这里有大寨主和诸位寨主们坐镇,一切都会更好。大伙儿要一起努力,我希望今年落雁谷中粮食丰收瓜果飘香猪羊肥壮。下一次回来,你们要请我吃烤羊烤猪,可莫要到时候没得招待我。”林觉笑道。

    “哈哈哈,军师放心,到时候管够。吃个一年半载都没问题。”众人纷纷叫道。

    “那就好,请回吧,各位请回吧。”林觉挥着手走过人群,踏上下山的路。一行人走了很远,回头看去,黑压压的百姓们还久久不散,挥手作别。

    到了山腰处,梁七等人也被林觉要求不必再送,众人作别之后,只高慕青带着几名女卫依旧相送。众人知道大寨主是舍不得军师,想多送一程,却也正常。

    到了山下,高慕青还是不肯回去,一直送到出山的谷口处,高慕青终于站定,看着林觉道:“夫君,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不想像个闺中怨妇一般哭哭啼啼的,就此作别,希望郎君一路顺风。”

    林觉微笑点头,上前来搂住高慕青的腰身,在她唇上轻轻一吻,低声道:“慕青,辛苦你了。好生经营山寨,我会常来看你。我昨晚跟你说的事情你要重视,那些‘一窝蜂’火箭筒要藏好,不要轻易示人。那东西倘若被人得到复制了去,那可不得了。别有用心之人得此物,将有如神助。咱们山寨暂时用不起这些,但总是有备无患。我在外边也会采购物资送进来,你囤积起来以备不时之需。现如今虽然山内形势稳定,但山外威胁更大,一定要小心在意。”

    高慕青轻声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交代的我都会办。我只有一个愿望,便是你多来瞧我。你我虽有夫妻之名,但却并无相守的时间,我也不能为你生个一男半女,尽人妻之责。好在你身边几位姐妹都很好,我也能放心。你在京城为官,也不要太过繁扰。无论如何你记住,落雁谷大寨也是你的家,无论你遇到什么事,这里的人都是支持你的。望郎君多多珍重,天寒加衣,每餐加饭,我在这里天天想着你。”

    林觉点头一叹,再搂了搂高慕青,转身从小虎手中接过缰绳,翻身上马。林虎和白冰也翻身上马。三人抖缰而行。

    高慕青忽然高声叫道:“白家妹子,好生保护公子,否则我不会饶过你。你我的比拼今日没分胜负,下一次我教你败在我手下。”

    白冰嫣然笑道:“高姐姐放心,下次回山,定和姐姐好斗一场。姐姐替我照顾我师傅,我替你照顾你夫君便是。”

    高慕青笑道:“一言为定。”

    林觉长笑一声,纵马扬鞭,马儿飞驰而走。白冰和林虎策马跟上,三骑风驰而行,不久后冲出山谷,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