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闪婚密令:军爷宠入骨目录 > 363 功亏一篑
    “……”凌智瞥了她一眼,很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却让冉横玉特别的受打击,就觉得自己被鄙视了!

    “蝴蝶,快点管管你男人,他竟然鄙视我?”冉横玉转头就跟坐在另外一边的蝴蝶告状。

    “呵呵呵……一般都是他管我!”听到自家大嫂的告状,蝴蝶先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才开口说道。

    “……”冉横玉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由得悄悄的瞪了一眼蝴蝶,丫的,忒没志气了!怎么能让男人管的死死的呢?

    然而,蝴蝶对于这件事情却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有人管着多好啊,管她吃管她喝懒管她穿,她每天就混吃等死,根本就不用她操心任何事情,她觉得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美好了!

    冉横玉见状,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再说了,自己跟蝴蝶也没差多少!五十步笑百步,冉横玉觉得还是不要笑的好!

    “阎烬不在吗?”凌智想着自己有事儿要跟阎烬说,这会儿却没有看到他人,不由得开口问道。

    “他出门了!”冉横玉说道,“可能要三天后才能回来!”

    “要出去这么长的时间吗?”凌智皱了皱眉,疑惑的问道。

    “具体做什么的我也不清楚!”冉横玉说道,“应该是去了外地!”

    “那行吧,等他回来的时候再跟他说!”凌智开口道。

    “是因为洛丽塔的事情吗?”冉横玉看着他这副模样,不由得开口问道。

    凌智听了冉横玉的问题,不由得抬头看去,这才想起来,冉横玉跟他媳妇儿可不是同一类人,事实上,冉横玉很聪明,也很敏感,别人想不到的问题,她或许早就想到了。

    “你也觉得有很大关联是不是?”凌智看着冉横玉,疑惑的问道。

    “太凑巧了!”冉横玉听了凌智的话,忍不住点了点头,语气平静的说道。

    凌智联想到的事儿,冉横玉自然也想到了,本来,她是打算跟阎烬说一说,商量商量的,只是,还没等她开口,阎烬就说出了他要下去视察三天的事儿。

    冉横玉怎么会让他在外面还要在想着家里的事儿?这不,就把心里面想说的话给吞了回来!反正,已经过去这么长的时间了,也不在乎这一天两天,她就打算等他回来之后再说,却不想,凌智竟然跟她想到一块了!

    “是啊,我也觉得太凑巧了!”凌智听了冉横玉的话之后,这才开口说道,“郁氏集团发生爆炸案,我受到攻击,洛丽塔那个时候正好回来了,偏偏又在那时候向我抛出橄榄枝,不仅如此,原来她和郁氏集团既然是合作者的关系!这就有些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

    “……”坐在一旁的蝴蝶,听得满头雾水,显然,根本就不在状况之内!

    而此时,也没有人要给她解疑答惑,当然,她也没有傻的在这个时候开口询问。

    “本来我就觉得爆炸案没有这么简单!”冉横玉开口说道,“这会儿似乎更加证明了我的猜测!”

    “现在我们急需知道,洛丽塔是代表她个人还是代表她背后整个研究所!”凌智说道。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的热火朝天。

    便是冉横秋坐了过来,两个人都没有察觉到异样,或者说,察觉到了,也没有放在心上就是了!

    “你知道当初洛丽塔是被国外的什么机构给笼络了去?”不知道听了多长的时间,坐在一旁的冉横秋终于开口问道。

    “……好像是phs!”凌智想了想,开口说道,“一个私人的却规模巨大的药物研究所!”

    “我听过!虽然是私人的,却也为国家服务,所以受到当地政府各种支持!”冉横秋听到研究所的名字之后,不由得皱着眉头开口说道。

    当然,无论他们的后台有多么的强硬,如果这些人真的跟那涉及到四十几条人命的爆炸案有关系,他们也不会不了了之。

    “那就先从这个研究所查吧!”冉横秋继续开口说道,“他们这么想让你过去,铁定是一个大的研究项目,不可能一点风声都不透露出来!”

    “……是!”想了想,凌智终于开口应道,事实上,还有一个非常好的方法,那就是他,他们这么想让他过去,无外乎是看中了他的能力,如果他过去的话,对方的研究项目自然一清二楚。

    可是,冉横秋他们没有提出来,他也不是那么想去,最终,他还是选择了闭口不言。

    “洛丽塔得知糖糖怀孕的事情,说明她要么时时关注着这边的情况,要么她本人就在帝京这边!”凌智想了想,皱着眉头说道。

    冉横玉听到这里,不由得仔细的思考了起来,她怀孕的消息,并没有特别隐瞒起来,也没有大肆张扬,不过是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至于不该知道的……冉横玉还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能够得知糖糖怀孕,并且准确的知道她这几天住在四方城,我觉得,后一种情况似乎更可靠一些!”冉横秋的冷眸一眯,语气危险的说道。

    身上有可能背着四十多条人命,不缩起尾巴低调做人也就算了,这人还敢妄想残害他的外甥女!冉横秋表示,非常欣赏她的大胆!

    “想要确定她是不是就在帝京,法子很简单,今天晚上,就让糖糖住到别处去,看看明天的花是送到四方城还是送到糖糖的手中!”

    “……那我就去大院吧!”冉横玉想了想,开口说道,她也十分想要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就在帝京。

    “晚上再去!越晚越好!”凌智开口道,越晚判断越准确!

    除了蝴蝶之外,其他的人都能够明白凌智的说法,倒是没人不同意。

    至于蝴蝶,此时此刻,她的大脑早已经被愤怒给占领了,一想的那个女人此时此刻就躲在帝京的某个角落,时不时的偷窥着她们的生活,偏生她还不知道,蝴蝶就气的要死。

    “妈的,老娘说到做到,只要她敢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敢把她的十个爪子都给切了!”等所有人都讨论完毕之后,蝴蝶啪的一声,手掌重重地落在茶几上,对着虚空,咬牙切齿的说道。

    “……”其他三人,看着她彪悍的样儿,都是控制不住的抽了抽嘴角!

    “姐支持你!”最终,还是冉横玉第一个开口表明自己的意见,“实在不行,你切五个,我切五个!”

    “根!手指头是一根一根算的!”凌智板着一张脸,特别严肃的提醒道。

    “……”踌躇满志的冉横玉,听到这个提醒的时候,就好像支撑她的一股气被戳了个洞,瞬间偃旗息鼓。

    重点,这个是重点吗?

    显然,严谨如凌智,是不允许这种简单的错误在他的面前发生的。

    至于冉横秋,根本就没有表达能不能切的意见,至于那个洛丽塔,就算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她跟那一起爆炸案有关系,他也有的是名目抓她。

    至于切手指的事儿,冉横秋表示,为了不给他的外甥女一个血腥的胎教,这种事情,还是让蝴蝶或者是别人代劳比较好!

    晚上的时候,冉横玉离开四方城,冉横秋亲自送她前往阎家大院,与此同时,帝京的所有国际通讯中断,无论是通话还是网络,全部中断,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恢复正常。

    而冉横玉,也在第二天一早,如愿的收到了一束开得正好的百合。

    冉横玉脸上的笑容,在看到那束百合花的时候,笑到最艳丽!

    冉横秋和凌智都在密切的关注着这个消息,所以,在冉横玉收到这束花的时候,冉横秋就派了车过来接她去了四方城。

    再然后,便是全城搜寻洛丽塔!

    此时的洛丽塔,根本就不知道她那么一个点小动作,就已经引起如此大的阵仗。

    她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昨天晚上的通讯故障,是了,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一般情况下,根本就不需要向自己的老板汇报工作情况,除非有很大的进展。

    此时的她,正在郁氏制药,不,现在已经改了名字,叫生源药业,她这会儿正在刚装修好的实验室里面做些实验。

    安然自得的洛丽塔,一直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她还在想着,再过几天,只要再过几天,她就能够得到冉横玉意外小产的消息了,想到这种情况,她就控制不住的欢喜,她就喜欢看到那个叫姬满月的女人倒霉!

    直到兰迪走了进来,二话不说,狠狠的甩了她一个巴掌,才把她从这种喜悦的幻想中解脱出来。

    “兰迪,你他妈有病吧?”被打了一巴掌的洛丽塔,那一巴掌太过用力,打的她耳朵嗡嗡嗡的直响,手中的试管更是就掉在了实验台上,碎的干干净净。

    站直了身子,洛丽塔捂着自己的脸,一双眼睛盈满了怨毒的光,对着他咬牙切齿的骂道。

    “有病的是你!”兰迪本来也不知道,如果不是有熟人透露,估计人家找上门来,他才会知道。“你又背着我做了什么?”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听到兰迪这么问,洛丽塔终究有些心虚,只是,她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所以,即便有些心虚,她也没有傻的承认。

    而兰迪,就是没有从她的嘴里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看到她这个样子,也就知道了!虽然不知道具体做了啥,但是,绝对是蠢事儿没错了!

    想到他辛辛苦苦隐忍了这么久,步步为营,小心铺垫,好不容易跟那些人搭上了那一丁点的关系,到如今,却被这个女人毁的一干二净!

    兰迪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这个心情!

    “你……我早就说过,你要想死,就给我死远一点!”兰迪很想现在就打死她,可是,却不得不忍着自己满心的怒火,他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哪怕他来之前已经做足了准备,可是,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并不想现在就折了这个人。

    “我知道你的计划,不会坏了你的事儿!”洛丽塔自认自己做的很完美,就算冉横玉察觉到那些花花草草有问题,也不会查到她的头上,所以,洛丽塔这个时候很自信,看着兰迪如此惊慌失措的模样,只觉得搞笑!

    “是吗?那你知道,外边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就在等着抓你吗?”兰迪看着她自信的模样,只觉得荒谬至极,到现在,她还如此自信?果真是应了那句话,不见棺材不落泪吗?

    “你说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洛丽塔才终于露出一丝慌乱,随即,又强作镇定的说道,“他们凭什么抓我?我可是外籍人士,没有理由,没有证据,她们凭什么抓我?”

    “希望他们抓到你的时候,你还能如此镇定!”丢下这一句话,兰迪便直接转身离去,似乎是打定了主意不再管她的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