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091、杨柳急急逃
    “好,我听玉蓉你的。不过,你,滚,马上消失。”杨宇指着我吼了一句。

    “我凭什么要消失?我是照顾杨柳的。”我不相让。

    “谁要你照顾她了?你还不快滚?”杨宇向他身后的人招手,要架走杨柳。

    “该滚的人是你杨大粪,还有门外的几个人,全都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们,爱死哪里就死哪里去。”杨柳叫喊时,医院的三个保安上来了,劝走了门外的人。院长凌星接着也进来了,要杨宇回去,还说他挂横幅追梁玉蓉的事,干挠了医院的正常秩序,要他注意影响。

    “她离婚,我未婚,我追她很正常呀!凌院长。”杨宇涎着脸对凌星笑。

    “就算这样,你也不应当带这些人到病房来,大喊大叫的,这里是住院区,不是别的公共场所,更不是你公司,你还不快回去?”凌星生气了。

    “但是我妹妹住在这里呀!我不能看她吗?你不能这么说我,知道吗?我是守法公民。”

    “你守个屁?吃喝票赌,五毒俱全,臭不可闻,我要你马上消失,滚回去,你听到没有?”杨柳对杨宇再下逐客令,一点都不留情面。

    看来,杨柳和杨宇的矛盾悠来已久了。

    “好呀!我滚,但是从今往后,你别想得到家里一分钱。”杨宇说完这话,扬长而去。

    走了杨宇和他带来的人,梁玉蓉让我和杨柳看她手机上的微博,说杨宇今天到医院来,也许不是冲着她,而是冲着杨柳的,问杨柳怎么办?

    杨柳哼了一声说:“怎么办?就算我爸来了,我也不一定就要跟他走?两个月前,他们就断了我‘粮草’了,还肆意干涉我个人私生活,我和他们势不两立。”

    “要是你爸来了,你也这么吼他,让他消失吗?”梁玉蓉的提醒是善意的。

    “怎么办?老公,你给个意见呀?”杨柳问我意见。

    “你问我意见,我怎么说你呢?你真不要你家人了?”我想了想说,“你还是回英国吧!”

    “我不会现在就回英国的,至少,我得在高雷办个画展,不管影响如何?收获如何?我得对不得起自己这些年的努力,你的意见不可行。”杨柳坚持留在高雷。她想在高雷举办彼得逊和她的个人画展,挣点钱再回去,因为她已经花光她父亲杨铭给她的钱。

    “那就三十六计走为上呗,不然,等你爸来了,你就无法脱身了。”我这话一出口,杨柳笑开了,说,“你这意见正合我意,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杨柳说完起身找她衣服。

    “走为上?往哪里走?是英国吗?”梁玉蓉问。我不知道梁玉蓉有个出国计划,目标就是英国,而且,春节之前就要走,所以才急着转让她的吧厅。

    “当然不是英国了,但是,我肯定会回英国的,我不可能半途而废,只是,最重要的是,我以后再跟你说。”杨柳这话是对梁玉蓉说的,她说完就进洗手间换衣服去了。

    杨柳的观察治疗要明天下午才结束,但是由于杨宇通过微博了解到杨柳仍滞留国内,杨柳得提前离开医院躲起来,才能完成她在高雷的画展任务。

    从洗手间出来,杨柳的妆吓了我和梁玉蓉一跳。为了迅速、安全离开医院,杨柳将自己化装成一个容貌丑陋的女人,她已经意识到杨宇会留人看着她,甚至跟踪她了。

    我让梁玉蓉先出去察看病房外情况。梁玉蓉出去一会就回来了,她说,“外面没有可疑人员,但是,住院部门口和医院大门口就未必了。”

    “我哥的招,我最清楚,你们不用担心。梁医生,今天谢谢你。”杨柳抱了抱梁玉蓉,再抱了抱我。为了个人创作,杨柳关闭了一切联系方式,以避免打挠,但她要了梁玉蓉的手机号。她说,“梁医生,杨大粪追你,你必须坚决拒绝他。”

    “你还是快点走吧!”梁玉蓉不作回答,催了杨柳。

    “那我走了,我老公他,我就交给你了,你得好好看着他,不能让他也象杨大粪那样,有了钱就乱喷。”杨柳走前对我和梁玉蓉做了个鬼相。

    杨柳一出门,梁玉蓉问我:“刚才,小杨说她要办画展,你早就知道这事了?”

    “我不知道呀,她刚才说的,也许这就是她滞留国内的原因吧!她的事,我就管到这里了,该说说你吧厅转让的事了,你现在有时间吗?”我的新项目的审批报告已到手,动迁和拆除地上物的工作得找人执行,但我没有将这事告诉梁玉蓉,毕竟,这是我公司的事。

    “我们边走边说吧!我还得上班的。”梁玉蓉先走出病房。

    我追上梁玉蓉说,“有位梁先生昨天去看过吧厅了,他有意接手,但是,我想等等周三和周五的广告,如果再多几个意向对象,吧厅转让当不成问题。”

    “那你按你计划约他们洽谈呀!诶,杨宇这么追我,你有什么感想?”梁玉蓉扭头笑着问我,她这是要我主动对她示爱吗?

    我忽然踩了刹车,说:“被人追是幸福的,我这两天感受到了。而你,你为什么不答应杨宇呢?”我想知道梁玉蓉是否将我当成了她的婚恋备胎。

    “嗨,我才离婚,马上就跟杨宇搭上,而且是以东的死对头,以东怎么看我?再说了,杨宇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我近期没有恋爱计划,除非真有人让我动心了。”走到楼梯口,梁玉蓉站定了说,“黎总,我得回科里了,你慢走。”

    “拜拜。”我和梁玉蓉忽然走近了,恋爱的感觉却似有若无。

    而梁玉蓉,她现在还暂无恋爱计划,除非真有人让她动心了,她这话其实已经回答了我刚才的问话了呀!梁玉蓉往楼上走时,我下一楼结算处给杨柳结账。这笔账杨柳昨天说给我报销的。我昨天打给了杨柳十万元,买了她一幅画,她已经看到了。

    结完账,我开车回海新我公司,在路上,杨柳的姐姐杨瑛打了我的电话,她说:“黎总,你什么时候搭上我妹妹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你妹妹?谁呀?”我知道杨宇在医院看到我,还有微博上都有我,杨瑛肯定能知道我和杨柳的事的,但我还是这么问了杨瑛。

    “杨柳,你认识她很久了吧?我在微博上看到你们俩了。”杨瑛仿佛在说别人的事。

    “你妹妹?杨柳是你妹妹的事,是你哥到了医院找杨柳,我才知道的,之前,她没有跟我说她是哪里人。至于我们认识多久,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和她是医生救醒她之后才认识的,我劝她找家里人,可她坚决不找。”我将我在街上救了杨柳的事说了一遍。

    “这么说,你这个故事应当找记者报道一下了!”杨瑛说完轻笑了几声。

    此前,我是经马莉介绍结识杨瑛的,当时马莉有意给我和杨瑛拉线说媒,但是由于杨瑛中途有急事,我们见面不久,她就离开了,说媒的事才没有展开。不知道马莉后来是否跟杨瑛说过我和她的这次见面其实是一次相亲会。

    “报道什么呢?我救她是真,但是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

    “那杨柳得了什么病了?怎么就昏倒在街上了?”杨瑛这是替她父亲杨铭问我了解杨柳的病情。她说,“她现在要不要紧呀?”

    “她呀!也没什么大病?据她自己说饿了两天多,医生诊断是低血糖,让她住院观察治疗三天,今天一早,她已经好多了,不然,她还要我救人救到底,陪着她呢。”杨柳是因为要在高雷办画展而瞒着家人滞留国内的,我得为她保密此事。

    “这么说,她明天就能出院,你已经离开医院了?”杨瑛此时已经离开她公司,准备去医院找杨柳,但她没有告诉我,却问我是否已经离开医院?

    “是呀!我都让她误了一天时间了,刚从医院出来。”我停了一下说,“你这个妹妹太标新立异了,性格又那么固执,我都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诶,她这人就这样,谢谢你救了她,照顾她哟!我迟些再去看她了。”杨瑛是喝过洋墨水的,说话跟杨宇大不一样。

    “你要去看她?那你抓紧时间哟!我怕她会提前离开医院呢。”我提醒了一下杨瑛。

    “好,我马上过去,先这样。”杨瑛说完挂下我电话。

    杨瑛这会就算到了医院,杨柳也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

    杨柳逃走,自是为了她的画展计划实施,可她为什么要瞒着家里人呢?她家里人真不支持她搞这个吗?或者她家里人根本就不知道她有此计划?杨柳的青春叛逆如此强烈,也许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那么她在英国读书的情况会是怎么样呢?这一点,我也无从了解。

    上午快十一点,我回到我公司,看到了我的新项目“桐江世家”的审批报告,我随手给早先联系过的黄河打了电话,要他马上到我公司拿回这个报告,黄河说他在外面办事,要下午才能过来,晚上请我吃饭。

    我说:“就这点时间,我随你,但是这回你得急事快办,不许拖我,如果时间允许,本周五之前要拿出环评报告,当然,也要看市里的计划。”

    黄河应下此事,我让小炜找大排档老板琴姐,给杨柳结算叫快餐的账,并打回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