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095、玫瑰送玉蓉
    到了丰江酒店,下班的时间还没到,梁玉蓉还没打我电话,而黄河却先到了,正在酒店大堂等着我,我将我公司的新项目——桐江世家的审批报告给了他。

    丰江酒店是黄河的哥哥黄江和他的一个朋友开的,是市委、市政府的定点接待酒店。

    我下车去开今晚的过夜房时,黄江看到了,他替我签了单,我问:“今晚就你一个人吗?”

    “就我一个人,怎么了?你要带你朋友过来吗?”黄河问。

    “呃,我女朋友一会过来。”我终于可以这么说了。

    “那你催一下她,我去点菜,一会还有下半场的。”黄河不想当着我女朋友的面说事。

    “还开下半场?你不用这么破费的,我们先聊我们的事,一会她来了,我们就吃饭。”我接着拔了梁玉蓉手机,梁玉蓉很高兴地接了说,“还有几分钟才下班的,你等一下嘛!”

    “好,我等你。”梁玉蓉下班后过来,得半个小时,我得准备玫瑰花呀!我对黄河说我还得出去一下,半个钟就回来。黄河让我抓紧时间,去了他哥哥黄江的办公室。

    我急急开车出来,想了一会,才上了雷川路,走了大约二十分钟,才找到花店,买了一束玫瑰花。杨宇给梁玉蓉送了四个玫瑰花蓝,梁玉蓉还是不答应他,而我,就一束,行吗?

    玫瑰花代表我的心意,关键是我和梁玉蓉的恋情在我家人面前公布后,我会不会遭到他们的反对,而不是我和梁玉蓉之间的情感问题了。

    马上开车往回走,梁玉蓉又拔了我电话,她说,“绍棠,我打不着车,你过来接我。”

    “接你?”我心想梁玉蓉自己不是有车吗?我没想到,梁玉蓉为了还债,她前不久将她自己车子卖掉了。我问:“你车子呢?”

    “我车子?哎呀!你过来再说,我在医院大门口。”梁玉蓉没有解释她车子问题,就挂下电话了。刚谈上的女朋友,我是要去接她的,但这会已是下班时间,从雷川路去市人民医院,我得经过三条堵塞的路段,我先给黄河拔了电话,说是接女朋友,要他稍等等。

    黄河说他知道了,我挂下电话,去市人民医院接梁玉蓉。

    快半个小时才到市人民医院,梁玉蓉正等着,见到我车子来了,她从大门口走下台阶。

    我煞住车子,停下,让她上车。

    梁玉蓉上来就是一个香吻,一如纪嫣红刚才下车时亲我一样。我将玫瑰花送给了她。梁玉蓉将玫瑰花收进怀里,笑着说,“绍棠,我闪恋了。”

    “呵,你闪恋了?但是我可不是闪恋。”说实在的,我暗恋梁玉蓉有好多年了,这事厉以东知道,马莉也知道。我将车子开上正道,随着车流慢开着。

    “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梁玉蓉接着跟我说了她当年收到我情书的事。为了让厉以东安心,梁玉蓉婚后不久,她当着厉以东的面,烧掉了我写给她的情书。

    “你做得对呀!”我拉起梁玉蓉的手,亲了一口说,“不过,咱们终于在一起了。”

    梁玉蓉过一会问:“不知道马莉这几天怎么样了,你怎么就知道厉以东有私生子?”厉以东其实就是因为有私生子的事,才和梁玉蓉离婚的。

    “是我高中的一个同学上一周结婚时跟我说的,她也是以东的同学。”我简而言之。

    “是跟我们同一届的同学吗?”梁玉蓉问。

    “是呀!但是你可能不认识她,她读文科,在学校时踢过足球。”梁玉蓉当时读的是理科,高一的时候是否跟李玛湖同班,我就不知道了。

    “这个同学,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厉以东上半年跟我吵架时,他说他有儿子了,但是我不相信,看来是真的了。”梁玉蓉这回信了我说的话了。

    “以东他上半年就跟你说了?但是你不相信?”我有些惊讶梁玉蓉和厉以东怎么就能维持这么久。婚内,厉以东和梁玉蓉是夫妻,婚外的厉以东,却另有隐私。

    “是呀!婚后我一直追问他为什么不跟我圆房?他一开始还拿你给我写情书的事说事,我烧了你的情书一年多了,他仍然不肯说出原因,我就跟他吵,他说我就是个傻女人。到了六月我生日时,他却不陪我,非得去深圳,我逼问了他,他终于说了出来,我追问他跟谁生的孩子?他就是不说这个女人是谁,要我不要管这事。”梁玉蓉的语气有些同情厉以东。

    “那你现在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吧?”我以为马莉全将厉以东和戴小丹的抢先生了儿子的事告诉梁玉蓉了。

    “我不知道呀!马莉那天又没跟我说,我那天就想问你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她是戴小凤的妹妹,戴小凤你有印象吗?”我问梁玉蓉。

    “有印象呀!她把市长都闹下去了,她妹妹肯定也不是什么善类。”梁玉蓉终于明白了。

    “她是我刚才说的那个女同学的下属,是做保险业务认识以东的,你和以东结婚时,她生了以东的儿子,我现在有点想不通以东为什么还跟你结婚?”我现在最想知道梁玉蓉是怎么想这事的。

    “诶,厉以东这人,他不撞南墙是不会回头的,有时就算撞了南墙也不回头,你不也清楚?”梁玉蓉停了一下,接着说,“厉以东当初肯定认为这个戴什么奈何不了他了,不然,他是不会娶我的。我让他担误了四年多,马莉比我更惨。”

    “你怎么就想到马莉了?你前些年都不寻问他不跟你圆房的事吗?”厉以东前不久让我接手“前进2012”吧厅时,他曾经说过他四年多都不曾碰过梁玉蓉的事。

    “我怎么寻问?婚后头一年,我们都因为你给我写情书的事僵着,第二年,我去上海进修了,两人聚少离多;第三年,厉以东仍然不跟我圆房,我一开始还认为是因为我做得不好,所以我时不时地回厉鹰集团,看看他的生意。去年,他因为厉鹰广场投标的事,跟我老爸闹得很不痛快,我和他离婚的事才提了出来。到了今年初,我都豁出来了,厉以东仍然不让我知道他为什么不要我,我是不是一点都不招人爱?”

    “没有呀!”我再次拉起梁玉蓉的手亲了一下,“你刚才说你豁出来了?是指离婚吗?”

    “哎呀!你就不要问这个了,我跟厉以东离了婚了,我现在是你女朋友,你也想跟厉以东一样不要我吗?”梁玉蓉说完红了脸,她这是告诉我,她还是个女子,而非女人。

    如果我没猜错,厉以东是爱梁玉蓉的,这一点也许将来都不会改变。因为厉以东坚持不碰梁玉蓉,他是为了梁玉蓉的后半生,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诸不知,厉以东之所以屈服于戴小丹,是因为他有把柄攥在了戴小丹的手里。

    戴小丹跟她姐姐戴小凤一样强势,她对厉以东下套的同时,还对厉以东的一些“关系户”下了套,让厉以东不敢有半点闪失。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事。

    我攥紧了梁玉蓉的手说,“我和以东是不一样的,他是貌似强大。”我想说厉以东跟梁玉蓉离婚的考量因素肯定不止一条,戴小丹肯定是压跨他的一根稻草。

    “绍棠,生意上的事,我是真不懂,但我知道,厉以东真的快完了。”梁玉蓉忽然对厉以东充满了同情,她说,“厉以东离婚前跟我说,他现在极可能是高雷市最大的负翁了。”

    “他资金链问题我听说了,但是他还有几块地,不至于太严重的。”我想知道梁玉蓉竟究知道厉鹰集团多少内慕?她有一阵子是经常回厉鹰集团的。

    “还不严重?他跟我说他就是把几块地全顶出去,包括厉鹰广场和豪格酒店,还有三个亿的缺口,你信吗?”梁玉蓉年初跟厉以东闹离婚时,她不相信,坚持要明算账。厉以东警告梁玉蓉别不知足,要是将债务也分给她,她这辈子都翻不了身。

    “三个亿?”我一时惊讶极了,问,“他让你看他公司的资产负债报告了?”

    “没有。但是,我现在有些信了,真的,他今天中午打你电话,跟你借钱之前,他先打了我电话,问我吧厅转让的事,我说全委托给你了,只有你才知道能不能转出去。”梁玉蓉让我松开手,说,“你别攥着了,快转弯了。”

    我放开梁玉蓉的手问,“他没问咱俩的事吗?”

    “问咱俩?我只说将吧厅转让的事委托给你,他没问呀?怎么了?你跟他说咱俩的事了?”梁玉蓉看着我问,“你要请示他,才能爱我吗?这是咱俩的事呀?”

    “当然是咱俩的事了,我没请示他。”厉以东先前要我接手他的吧厅时,他希望我追梁玉蓉,厉以东的考虑应当是不想让杨宇得手,两害相权取其轻,厉以东应当知道这个道理。

    “那他之前,他真的没跟你说过我们离婚的细节吗?”梁玉蓉笑着问我。

    “他那天在吧厅见我,他说了一点点,但是我不相信,找了马莉,马莉给证实了。”

    “哪一点?”梁玉蓉又笑了。梁玉蓉后来跟我说她去年有几次都光着身子了,可厉以东就是不动她,她觉得自己很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