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096、终浴爱之河
    “他说他娶你四年多也不跟你圆房,当时我就想这里面的原因可能很复杂,所以就没问他,没多久,玉婷跟我说了冯雅芝和他的事,我仍然不相信他和你是因为冯雅芝离婚的。你现在应当知道他为什么跟你离婚了吧?”梁玉蓉是当事人,但是当局者迷也是常有的事。

    “我现在想,他可能出于三个方面的考虑。”梁玉蓉扳着手指说,“第一,他希望跟陈明合作是真的,但是在冯雅芝是否是陈明私生女的事上,他可能失算了。第二,那个戴小姐可能逼迫了他娶她。第三,我爸是肯定不会帮他什么的。从去年上半年我生日时他去过我家,他再也没有踏上我家半步,我们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谈离婚的。”

    我们正说着这事,梁玉婷打了我手机,我让梁玉蓉接听,梁玉蓉接了问:“我跟绍棠在一起,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牵手了,迟点再一起回家。”

    梁玉婷说什么,我没有听到,她大约是想知道我和梁玉蓉确定关系的细节吧?

    梁玉蓉对梁玉婷说:“你跟妈说一声,我今晚不回家了。”

    梁玉婷挂电话后,我笑着问梁玉蓉说:“你今晚不回家了?你真要闪恋呀?”

    “我为什么不能闪恋?我再迟点,杨瑛就把你抢去了。”车子拐过弯后,梁玉蓉拉住了我的手说,“怎么样?上次跟杨瑛相亲是不是很有感觉的?”

    “呵,我跟杨瑛相亲?马莉跟你说的?”我得证实此事。

    “不是马莉的说,我到哪里得到这个信息?”梁玉蓉不死心,问:“你对杨瑛怎么样嘛?”

    “不怎么样呀?”我说,“我跟杨瑛只见过一次面,是马莉介绍我们认识的,但是那天晚上,杨瑛因为有事提前离开了,相亲的事,我们并没有展开来谈,杨瑛或许知道这次见面带有相亲性质,但是事后我和她真的没有联系过,你怎么了?她上午找你跟你说了?”

    “她没说相亲的事,只说她跟你约好见面了,我问她是不是因为杨柳的事找了你?她说她和你早就认识了,还说是马莉介绍你和她认识的。她走后,我找马莉证实,马莉承认她将杨瑛介绍给你,至于你,你跟她真的只见过一次面吗?”

    梁玉蓉匆匆决定和我闪恋,杨瑛充当的角色真是这样吗?我不敢相信。

    “我们真的只见过一次面,她中午约我今晚见面,我说没时间了,她马上约我明天晚上见面,我都没反应过来,她就挂电话了。”我说的是实情。

    “杨瑛其实很不错的,她跟杨家的其他人大不一样,你放弃她,你不可惜吗?”梁玉蓉笑着问我。她这是不希望她和我未来的私生活中,再出现一个杨瑛。

    “我和杨瑛一点事也没有,有什么可惜?相反,要是让杨宇先得到你,我才可惜呢。”我趁过红绿灯停车,掉过脸,亲了梁玉蓉一下。

    梁玉蓉并不躲闪,让我得尝所愿。

    车过红绿灯,我跟梁玉蓉谈了我公司的新项目,梁玉蓉笑着说,“你公司的事,还是你自己管吧!我未来只管我老公,还有我的手术刀。”

    “好呀!但是婚后,我会让你知道一些事情的。”我将车子开进停车场,泊定。

    梁玉蓉先我下车时,她先发现了厉以东的小妹厉以茜和一个男子勾肩搭背的进了丰江酒店,梁玉蓉将他们指给我看。我一抬头,就看到了,厉以茜正膀着一个男子进去,我回头对梁玉蓉说,“厉以茜谈恋爱了?这不关我们的事呀?”

    “当然不关我们的事了。”在梁玉蓉看来,厉家的任何事都跟她没有关系了,她追着我,挎上我的手说,“不过,你走得这么快,你不也跟我一样好奇这事?”

    “我只是想看清楚到底是谁这么有福气,能追得上厉家二小姐。”我的确是有些好奇了。

    “哟,转身了?快看。”那男子转身往后看时,梁玉蓉叫了一声说,“那不是杨锐吗?”

    “杨锐,你认识他?”我不认识杨锐,一想可能是杨柳家的什么人,问了梁玉蓉。

    “他们公司工地上个月出事故时,他和杨宇都找过我,我认得他。”梁玉蓉象是自语地对我说,“两人攥着手了,看样子是谈上了。”

    厉以茜在跟杨瑛的弟弟杨锐谈恋爱。厉、杨两家的家长要是知道了这事,这可热闹了。

    到了邕江房,今晚请我的黄河也是刚回到房间,他开了一瓶香槟,我们仨人均着喝了。

    饭局过后,梁玉蓉坐到一旁看电视,我跟黄河谈了如何给付高雷化工集团高层三个领导信息费的事。黄河说我给三个领导的总额有点大了,能否压在二十万以下?我说不行,三十万是最少的,得从这次环评“业务”中消化掉,不然,我将来洗不干净自己的。

    黄河说我太过小心了。我说小心使得万年船。黄河答应此事,至于他如何完成,也许会拉他哥哥黄江出来替他分担一些的。

    接下来,我们俩就环评终审活动做了安排,做为开发商,我是铁定参加的,到时请哪些领导,或者将项目放到市政府或区政府的项目环评会上走过场,还需要看黄河的环评工作速度,就最近一段时间而言,市里是没有项目环评会的,我的“桐江世家”也许得自己做。

    谈定这事,黄河坚持请我和梁玉蓉去中国城玩下半场,我说:“不了,咱俩又不是第一次合作,不要太在意这个,没看到我女朋友在等着我吗?”

    “过去都没听说你有女朋友的?”黄河小声问:“真是正牌的?”

    “什么正不正牌?我才一个女朋友。”我想我刚才介绍梁玉蓉时,黄河肯定没听清楚。

    “那就这样了哟!”黄河说完站起身,叫服务员过来签单,因为这里是他哥哥黄江和他朋友开的酒店,黄河签了单后,他从他的手包里抽出一只红包,递给了梁玉蓉。

    梁玉蓉接了,谢过黄河,和我先出来。走到客房部,我说黄河在这里给我们开了房,在六楼,问梁玉蓉要不要换个地方,比如海滨宾馆。梁玉蓉说:“你还要换?这里都四星了。”

    “走,上六楼。”我拉着梁玉蓉的手,进了电梯。

    还没到六楼,电梯在二楼停下了,进来三个客人,梁玉蓉立马就甩下了我的手,因为我们迎头就碰上了也在这里开了房的厉以茜和杨锐。

    杨锐认得梁玉蓉,而厉以茜认得我和梁玉蓉,我笑问厉以茜说:“以茜,忙呢。”

    “是呀!你们这是?谈上了?”厉以茜愣了一下之后,对我笑了笑,没有问候她的前嫂子梁玉蓉,反而问我是不是跟梁玉蓉谈上了。我没想到厉家第一个知道我和梁玉蓉拍拖的人竟是平时跟我接触比较少的厉以茜。

    “你说呢。”我再次拉上梁玉蓉的手时,梁玉蓉没有象刚才那样甩开,而是紧紧地攥着我的手,笑着跟杨锐打招呼说:“杨总,你不用看着你家商城吗?”

    “不用。”杨锐呵呵笑了两声说:“梁医生,恭喜你哟!我请以茜吃饭而己。”

    “什么请我吃饭而己?人家都不怕别人知道,你怕什么?”厉以茜对杨锐耍嘴横。

    “我怕什么?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是吧?”杨锐对梁玉蓉和我笑开了。

    “当然了。”梁玉蓉始终没有跟厉以茜说话。

    我们出了电梯,去六楼的客房,厉以茜和杨锐大约是上楼上去了,去哪一层?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是,今晚的丰江酒店客房里,多了两对男女在相会。

    进了客房,两人自是少不了亲热,梁玉蓉象个少女似的投进我怀里,我拥住她,亲她的锁骨,梁玉蓉嘎嘎而笑说:“绍棠,要亲就亲这里。”

    “我舍不得。”我也哈哈而笑。

    梁玉蓉扬起脸,眯上双眼,等着我亲她的嘴唇。

    一阵热吻过后,我将梁玉蓉一件件的解开了,美人鱼似的她让我热血沸腾,但那一刻,我却想起了我买的一张杨柳的luo画,这张luo画就放在我车子后尾箱里,如果让梁玉蓉看到,那她肯定要误会我和杨柳的真实关系了。

    俗男俗女要办事之前,自然是进浴室了。今晚的浴缸,先成了我们的战场。

    一阵功夫过后,梁玉蓉羞涩一笑说:“你好象很会?”

    “我是无师自通,你不也一样?”抹干身体,我笑着将梁玉蓉抱回床上。

    接下来的事,我们一起办,梁玉蓉象个新娘似的,甘畅淋漓之时我问:“玉蓉,痛吗?”

    “有那么一点,不碍事。”梁玉蓉十指相扣,抱紧了我。

    完事后,我看到了她身下的一抹红,一点点。梁玉蓉发现我对此有些发怔,她将真相告诉了我。原来,她读大学时就失处了,是因为参加大运会马术比赛时跌破了处子之身,我现在看到的一抹红,是她跟厉以东结婚前补回来的,但厉以东却无缘见识真相。

    “对不起,绍棠。”梁玉蓉对此充满歉意。

    “你没对不起我呀!玉蓉,ai la wu you,我爱你。”对我来讲,这些对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深深相爱,我抱紧梁玉蓉,让我的热血,温暖她曾经一度灰暗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