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108、杨柳再呼救
    我哂笑一声:“这件也买,是不是破费了?”

    “哎呀!破财消灾,一会你先走,我打车去沿海酒店。”梁玉蓉将事情说得挺严重,好象我们俩被周随红奸捉了似的。

    “那我走了?”为了配合梁玉蓉的这次行动,我先迈步走出店铺,回头做了一个手势。

    如果周随红盯着我,她一定在等着梁玉蓉出来,她最多只能盯着一个人。周随红会藏在哪里呢?商城里的档口纵横分布,在二楼上也可以看到我们。寻找她的踪迹是不恰当的行动,我干脆往商城外面走,直接驱车去沿海酒店,以示我真跟梁玉蓉意外相遇了。

    进了我订的酒楼客房,我等了十来分钟,梁玉蓉这才过来了,我问她周随红是不是盯着她?梁玉蓉脸色不好看,说:“今天碰上煞星了。”

    “她真盯着你?”我惊问道。

    “是呀!她居然打车盯着我?连自己车子都不开的。”周随红开自己车子的话,梁玉蓉是能够甩开她的。其实梁玉蓉是让梁玉婷和梁启松说怕了,才高度紧张的。

    “她盯到这里来了,还没走?”我问。

    “没走,真是煞星来的。”梁玉蓉刚才下车后,回头看追着她的的士,结果车上的客人没有下车。为了确定是否周随红追着她,她走到酒店大堂时再次回头看,发现了周随红。

    “哎呀!不要管她了,她又没看到我跟你一起来。”我安慰着梁玉蓉。

    “但是一会你家里人一个个过来,她不还是知道了咱俩的事?”

    “咱俩的事?上次不是让厉以茜看到了吗?”我还懵懵的。

    “上次厉以茜是不会告诉厉以东的,但是这一次不同了,周随红为什么盯着我?这说明她想知道得更多,你想想呀!我经常来沿海酒店吗?不经常来,就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所以周随铁定想搞清楚我在跟谁约会,这你都想不出来?”梁玉蓉说得很急。

    “她知道你跟我约会又怎以啦?”我就有点不明白了,梁玉蓉刚才在店铺里闪烁其辞,寻找借口,我就有点不想配合她了,就象上次梁玉蓉甩开我的手,我又拉住她的手一样。那一次是在电梯里,两人躲无可躲,承认了。没想到,厉以茜和杨锐也是刚谈上不久,她没有对厉家的其他人说破我们的关系。

    “等你晚上见着我爸,让他跟你说好了。”梁玉蓉说完去洗手间补妆。

    梁玉蓉从洗手间出来,我们分定礼物不久,我大姐黎绍芝和大姐夫周茂昌、外甥女周蕊蕊先来了,我给梁玉蓉一一介绍,梁玉蓉笑着将一套冬装送给了周蕊蕊。

    才过一会,我大嫂魏红英和二哥黎绍楠、二嫂吕瑞华和小侄女黎晓春也来了,我一一介绍过后,梁玉蓉给黎晓春送上冬装。黎晓春接过冬装,上来就亲了梁玉蓉一口,叫了梁玉蓉舅妈,魏红英瞪大了一对眼,啧了一声,大家都笑开了。

    不久,小炜自己来了,最后来的是二姐黎绍兰、二姐夫吴天宇和小外甥吴昕,还有何灵的女儿何昕,我介绍所有人后,梁玉蓉笑问何昕是谁?怎么就漏了她?

    何昕响亮地自我介绍说:“阿姨,我叫何昕,三星幼儿园大班小朋友,我妈妈叫何灵,跟大名星何灵的名字一样。”众人听后,都笑喷了。

    由于没有备着何昕的礼物,我让梁玉蓉一会再送上衣服给小炜和吴昕。众人坐定,菜还没上来,我让魏红英说几句。魏红英笑开了,掏出一只红包,对大家说:“说什么呢?今天又不是开会,来,玉蓉,是大哥给你的红包。”

    “谢谢大哥、大嫂。”梁玉蓉笑着接过去了。

    我有点傻眼,没想到昨晚对我和梁玉蓉关系还措词严谨的黎绍林想得这么周到,给梁玉蓉备了红包。红包有几千吧?跟黄河上次给梁玉蓉的差不多了。

    饭后,大姐和姐夫事情多,她们一家先走,接着是二姐黎绍兰一家,吴昕得到礼物,谢过梁玉蓉。何昕没有礼物,她走到门口时回头对我说:“叔叔再见。”

    我对何昕做了一个手势说:“何昕小朋友再见。”

    回到座位,梁玉蓉跟魏红英说了她和厉以东早就离婚的事,魏红英说这事我早就跟她说了,接下来,她们所有人都有公职,又年终岁尾,工作很多,最主要的是我的项目工作很多,要梁玉蓉先考虑跟我订婚,明年再定结婚的事。

    梁玉蓉同意了,却没有说她父亲梁启松也是这个意思。

    魏红英身为领导,她还要赶一个饭局,她说了我们全家人的意见后也先走了。我让小炜自己打车回公司,留下我二哥黎绍楠一家说话。

    黎绍楠告诉我,刘氏家族的刘蒙花一千万,买下了民主路的一处周老先生的旧宅,并参股枫叶国际酒店的经营,是因为枫景新都花园第三期带出来的连锁反应,向我求证梁启松是否退出了枫景新都花园第三期的开发?

    “这事还跟周老的旧宅有关?玉蓉,你来一下。”我叫了正跟我二嫂吕瑞华在沙发上说话的梁玉蓉过来说话。枫景新都花园一、二期过去是厉以东和梁启松合作开发的,二期的报建我参与过,销售是厉以东的大妹厉以蓓直管,梁玉蓉会知情吗?

    黎绍楠将他知道的事跟梁玉蓉说了,梁玉蓉说她也是昨晚才知道梁启松退出枫景新都花园三期的合作,具体情况如何,梁启松没说。

    “退出就好。”黎绍楠是替我大哥跟我说话的,他们担心厉以东对我和梁玉蓉做了局。

    “我爸说这些年跟厉以东的合作,亏了近六百万,还不包括我弟借给厉以东的钱。”梁玉蓉加了一句,她是知无不言。

    “六百万?”黎绍楠停了一下说,“那也值得,前些天,枫叶国际的员工闹到市劳动局去了,按常理,崔之龙的枫叶国际是赚钱的,可他的钱全让枫景新都花园三期给吞去了。”黎绍楠在市劳动局纪检处工作,但凡跟劳动纠纷有关的事,他都知道。

    “这么说,枫叶国际成了空壳了?”我大吃一惊。

    黎绍楠说:“可不是,这事也是因为员工闹,才带出崔之龙投资枫景新都花园第三期的事,现在,刘蒙要入股枫叶国际,就不知道能否救崔之龙了。至少吧!现在舍小利跟厉以东撇清关系还来得及,再拖,就死一大片。”

    “刘蒙入股枫叶国际,跟他买周老的旧宅无关呀?”刘蒙为什么要买这里的旧宅呢?

    “看似无关,但是还是有关的,厉以东他就看不得别人好,刘蒙不是要入股枫叶国际吗?厉以东嫉上了,就吹牛皮、鼓蛊刘蒙去买周老的旧宅,还崔之龙一个心理平衡,却不知道人家刘蒙真花一千万买下了,且不说民主、民生小区是否搞旧城改造,刘蒙这一千万花出去,不见得比投资厉以东的一些项目差的。”黎绍楠替黎绍林向我传话。

    “要是民主、民生小区老不改造,刘蒙这一千万不是成了长线投资?”如果我那一天赚了这么多,我决不会做这个事,当然刘蒙有钱,花一千万改造一个住宅自己住也未可知。

    “刘蒙现在有钱,资产最优,民主、民生小区一旦有一些风吹草动,他就能贷到钱,至少他有一千万真金白银放在那里升值,银行还不得追着他货钱呀!厉以东害苦投资给他的人了,崔之龙就是其中之一,有之一就有之二、之三。”黎绍楠转而对梁玉蓉说,“你爸退出合作的思路是对的,厉以东这人,我就不说了,你们凡事小心。”

    “我知道了,谢谢二哥。”梁玉蓉要回去上班了,她走到吕瑞华的一边,跟她说话。

    黎绍楠问我要了梁玉蓉的生辰八字没有?我说一早就要到了。黎绍楠让我下午迟点再找魏红英落实一下如何合命的事。他的担心和黎绍林一样,就怕厉以东也看不得我现在好,还娶了他前妻,招来厉以东的不满就不好了。

    我让梁玉蓉先在酒店等着我,我陪着黎绍楠一家下楼,看到楼下的几部的士都是空着的,车内并无追过来的周随红,才打电话将梁玉蓉叫了下来,此时黎绍楠一家已经走了,梁玉蓉上了我车子,我送她回市人民医院上下午班。

    在车上,梁玉蓉要我今晚就去她家吃饭,梁启松会迟点回家。

    我问梁启松是什么时候退出枫景新都花园第三期的?梁玉蓉说应当是她和厉以东正式离婚后的几天,要我不要担心,吧厅转让出去后,她跟厉以东就真没什么关系了。

    到了市人民医院,有人拔了梁玉蓉手机,梁玉蓉不接听。

    我问:“你手机响呢?怎么不接?”

    “是杨柳的,你来听。”梁玉蓉将手机递给我。

    我接过手机问:“杨柳,是我,什么事?你说。”

    “姐夫,刚才有人摸到我这边来了,就不知道是不是杨大粪的人?”杨柳电话呼救。

    “我知道了。”我挂下杨柳的电话。

    “你知道什么了?杨柳是找你呢,还是找我?”梁玉蓉鬼笑一声说,“你哪一天跟杨瑛见面,你还得叫上我。”梁玉蓉就不相信我无缘无故的帮杨柳,一定与杨瑛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