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109、给她算一卦
    “我会叫上你的,不过,与工作无关的话,我多半是不会接受杨瑛的约会的,你快上班去吧!别因了这事分心。”我将手机递给梁玉蓉。

    梁玉蓉早前表示让我单独约会杨瑛,其实她是在试探我。而杨柳是找我呢?还是找梁玉蓉?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为了掩盖杨柳住在我的项目工地,我在电话里只说“知道了。”梁玉蓉不怀疑我跟杨瑛有关系才怪。

    我一边开车,一边拔了魏红英的手机,说我有梁玉蓉的生辰八字了,问她现在在哪里?我什么时候去找她方便。魏红英说才喝过酒,要休息一会,大约四点半,她会在霞湖公园大门口等我,要我过来后再打她手机。

    还有两个小时,我只好先驱车去我的桐江世家工地看杨柳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杨柳将西仓大门紧锁着。我拼力敲门,杨柳过了一会才过来开门。她一开门就吓了我一跳,她居然又赤身相迎,我说:“你干吗呢?刚才救命似的求援,要知道我不来了。”

    “谁让你来了?我是想跟我姐说话的,你二话没说就挂了。”虽然杨柳只开了一道门隙,并没有让我进去,让我大饱眼福,不过,我还是看到了她的一处赤身。

    “你要跟你姐说话?你刚才不是说可能让杨大粪的人盯上了吗?”我一边说,一边往下看,杨柳的一处很美,一如画上的她。

    “哎呀!上午的的确确有几个人来过,好在他们没发现什么?姐夫,你可以回去了。”

    “那你想跟你姐说什么呢?我可以代传吗?”我将眼光移了上来,看着杨柳的眼睛问。

    “呃,这个我不能跟你说,你快回去吧!我要工作了。”

    “好,你关上门。”我说完转身就走。

    杨柳大约发现外面没有别的人,她打开门叫了一声:“姐夫,你慢走。”

    我回头看杨柳时,呆住了,她居然打开门,将身体正对着我,光光的。

    “哎呀!你快回去,别这样。”我招手让杨柳关上门,别有伤风化了。

    杨柳说:“姐夫,小姨就喜欢对你开放。”

    “小孩子,不许乱说话。”我掉头就进了我车子,杨柳关上大门,回去工作了。

    我想杨柳昨天开始画的一幅画或许还没完成,所以她这会才又luo着身体。太美了,即使我看了,也没那么想,这便是人体艺术?

    回到霞湖公园附近,我开了个钟点房休息,仅一会就睡着了。

    下午四点半,魏红英到霞湖公园后,因为没接到我电话,她反拔了我手机,我这才起床洗漱出门。以前,魏红英给我张罗过几次相亲,有一次那个对象我还算满意,魏红英便自己要了那对象的生辰八字找先生看了,一看魏红英不满意,这事就此作罢。

    今天的梁玉蓉会怎么样呢?魏红英很迷信这个,我不算也得算,不然,往后有什么事,话题就复杂了。到了霞湖公园内,魏红英居然先找了个先生,先海侃着。

    我走过去,将她叫过来,要她不太过迷信这事。魏红英正色道:“这不是迷信,是某种你我都不得而知的科学,不然,看生辰八字的事不会自古流传到现在的。”

    “行了你。”我将梁玉蓉的生辰八字给了魏红英,先走了过去,问算命生先说:“风水上的事你能瞧瞧吗?”

    先生回我话说:“要去现场看才行。”

    “好,你先回她的话。”我坐下,让魏红英问事,不说话。

    魏红英将梁玉蓉生辰八字递上。先生捻指一番掐算,一会他说:“此人两岁起运,三十年前都不算顺利的。从今年起吧!越走越顺了。”

    “姻缘如何?”

    “阴差阳错,婚姻不顺,今年年中离了。”

    “离了?是年终呢,还是年期中的事?”

    “是年中,不是年尾的终。”

    “后续缘份如何?”

    “此人利子,利父母,后续缘份不差,要晚些才好。”

    “晚到什么时候?现在都三十二了。”

    “呃,晚到三十七、八吧!”

    “那她个人财运如何?”

    “之前的财运一般般,有了孩子才能转运向好。”

    “刚才先生说利子、利父母,就不利老公了?是这样吗?”

    “相对而言而己,利子、利父母,也不见得就不利老公,但是首先利子,有子母才贵。”

    “她父母的情况如何?”

    “她父母旺相呀!生意不小的,她三十七、八岁之前得靠父母。”

    “她个人身体健康状况如何?”

    “健康呀!还蛮漂亮的,得火而靓,穿红衣服就更加光彩照人了。”

    “她又有对象了,马上结婚可以吗?”

    “结也无妨,不过,总得过些年才算得上琴瑟和鸣。”

    “你再瞧瞧这个生辰八字。”魏红英将我的生辰八字递上。

    先生用笔在纸上一阵划来划去,再掐指而算,一会他说:“此人零岁两个月起运,冲克父母,四个月,母先丧,九岁丧父,得兄嫂之力存活,三十而立,三十三得贵人相助成就事业,三十五走桃花运,正应婚期在三十五至四十岁之间,不可错过。”

    “先生,如果此两人结婚,你认为如何呢?”

    “哎呀!原来你要给他们俩合命结婚呀!”先生听后,愣了一下说,“乾命现在结婚正当时,坤命嘛,恐怕得迟点才好。”

    “这么说,两人并不合适结婚了?”魏红英想知道是否相克。

    “合适呀!单从日命上看,乾坤正是一对夫妻,只是两人得磨合才好,现在不是时兴先同居后结婚吗?乾命自今年起有五年桃花运,即使两人今年不结婚,最后也会走到一起。”

    “乾命是不是心太杂了?”魏红英对我一笑,她一向认为我心杂,一如马莉说我这山望那山高一样,是个理想主义者。

    “嘿,此人财旺所至,别人还求之不得呢。”

    “此话何解?”魏红英适时追问。

    “此人偏财居婚姻宫,却不得势,正财嘛!得时得势很旺相,所以男女关系得处理好。”

    “这么说,此人命中注定有两个女人相缠了?”魏红英对我又是一笑,她以前替我算时,先生也这么说过,她这是求证于上一次算得准不准。

    “两个怕是少了。”先生对我一笑,看我面相。

    “先生你别吓我?老婆我只要一个。”我忍不住插话。

    “谁不是一个老婆?别看她们现在和你都关系很好,但是将来就未必了。”

    “那不是将来的事吗?还远着呢,五点了,我们不说这个了,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办公室风水如何?”我看了一下手机时间,不想太过计较这事了。

    “好吧!”先生起身先收摊。

    魏红英走到一边说她就不去了,现在算了反而心杂,得回家跟黎绍林他们商量了再说。

    我说:“刚才都跟玉蓉说过了,我们暂时不结婚的,你是不是想反悔了?”

    “没有呀!这一次说的跟上一次差不多,你也别往心里去,我先回家了。”魏红英说完先走,我等着先生,与他一起去看办公室风水。

    走到海新新区附近街区,我趁过红绿灯,先按下手机录音,问先生说:“海新新区哪一处写字楼最旺我本人?”我想我和梁玉蓉还没结婚,得以我为准。

    先生反问:“刚才问的乾命是你吧?”

    “正是本人,哪一处写字楼旺我?”

    “你是火命,需要大量的水,得大水而生,我记得海新这边有个楼盘叫龙潭,忘了在哪一处了。”先生搔着头想,却说不出来。

    “是龙潭大厦吧?我带你去。”周颖替我找到的写字楼就在龙潭大厦。

    到了龙潭大厦,先生绕四周走,边走边看四方来水的位置,说写字楼位置甚好,名字也相宜。我于是拔了周颖的电话,问她除了十三、十六楼,还有哪些楼层可似租赁?

    周颖说除了十三、十六楼,就剩、七、八楼了,我跟先生说了。

    先生问:“要照顾刚才算的坤命女吗?”

    “要呀!她是什么命?”

    “她是阳金女,要是个男子可不得了。”

    “是吗?她得火而靓,你刚才说的,她是不是很需要火呢?”

    “是呀!火就是她老公,她很需要老公,你要不要照顾她?”先生再次问我。

    “只有三个楼层可租了,你看哪个楼层合适她?”

    “七楼,但是这里是龙潭,水始终大于火,你还是让她少来为妙。”

    “上七楼看看。”我走在前面,找到物业管理处管理员,让她们带我们上去看,平面图跟周颖找到的一样。我让先生走了一圈,再问他办公室如何布置?

    先生说了他意见,跟我的想法差不多,财位问题,先生也给了意见。

    快下班了,我急速走到了楼下,先付了先生的劳务费,就近送他去公交站坐车,然后直奔市人民医院,怎奈下班高峰期人多车多,我给堵了半个小时才到医院。

    梁玉蓉早就下班了,走到大门口等着我。

    我将车子开进去,让梁玉蓉上车。

    梁玉蓉上车后,我摁了手机录音,先让她听听,我下车进医院门诊部,找洗手间方便。

    方便出来,梁玉蓉还没听完录音。我上车启动车子离开医院时,她问:“绍棠,你是不是去算了我的八字了?”

    “没呢,顺便请教一下先生而己,他说你是金命,火是你老公,而我是火,就是你老公了,怎么样?我选龙潭大厦了,没事你不用过来的。”

    “一会让我妈也听听录音,可以吗?”梁玉蓉抿嘴一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