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110、启松道玄机
    “呵,有什么不可以?先生说我们是天设地造的一对,你做定我老婆了。”我无比得意。就梁玉蓉今中午的表现而言,我家里对她的态度还是很欢迎的,黎绍兰将何昕带去了饭局现场,梁玉蓉并没有问何昕的来路。

    “是吗?我这人很独的,一旦结婚,就喜欢管着老公。”梁玉蓉凑过脸,亲了我一下。

    突然之间,我们走到了一起,今晚见过她父母,她会跟我出去过夜吗?隔了一个晚上了,挺想那事的,想来还是跟自己爱的人玩拍拍有意思。

    “那就让你管着呗。”梁玉蓉过去管过厉以东吗?我看不出她有多管,当然,厉以东和戴小丹之事是发生在她和厉以东结婚之前的,之后,梁玉蓉也的确是管过厉以东和马莉的关系,一如她现在很在意我和杨瑛的关系一样。

    “说定了哟!”梁玉蓉几乎要偎着我了,可我要开车。

    车子走了一会,昨天随李闻华出差省城的何灵拔了我电话,我没接。

    梁玉蓉问:“怎么不接电话?”

    “一会拔给她。”我等到了一个红绿灯,当着梁玉蓉面,拔了何灵电话。

    何灵说:“黎总,我接到何昕了,这次真的非常感谢你,李总的项目,今天中午谈得不太顺。你前天托的事,我明天就办。”

    “明天星期天,占用你休息时间了,有消息了给我电话,我在开车。”我不想再多说。

    “好的。”何灵说完挂电话了。

    何灵昨天下午急请我代她接回她女儿何昕,这说明什么呢?是极其信任,还是她本人无人可托?何灵的婚姻家庭情况我一无所知,只知道她有个可爱女儿,而她老公姓甚名谁至今未曾听说。何灵其实是借此试探我的,而我却一点也没有察觉出来。

    回到盘水区梁玉蓉家附近,我问梁玉蓉:“中午你买了礼物,送了我外甥和侄女侄子,我也得带点礼物进你家门才好,买什么好?给个意见呗。”

    “我家又没小朋友,带什么好?”梁玉蓉也在想着带点什么礼物。的确,梁玉蓉的弟弟梁玉宏也过三十了,但是还没处对象,这礼物应当按我未来丈母娘的喜好而带才好。

    “你妈喝红酒吗?”我想送红酒。

    “我妈喝是喝,但是,你送了也成了我小舅的。”梁玉蓉没想好带什么。

    “成了你小舅的?那我更要送了,另买两个果篮。”梁玉蓉小舅林嘉兴,我这段时间就没少接触,他是市计委办公室主任、主任助理,我的“桐江世家”项目立项他就没少出力。

    “呃,回头去东风商城,我想起买什么了。”梁玉蓉让我掉头去盘江区的东风商城。

    “还跑这么远?”我有些不解,心想都快到家门口了,就近买一箱红酒和果篮有的是地方的,一想梁玉蓉也许还要买点别的什么,顺道就拐了方向。

    到了东风商城,梁玉蓉进时装店给她妹妹梁玉婷买了一套套裙,我也送了她一套上红下黑搭配套装,接着去超市带上了红酒和果篮。

    回到梁玉蓉家住的枫景新都花园一期江景楼,我扛了红酒,梁玉蓉拎着两只果篮和礼品袋进电梯,电梯里只有梁玉蓉的一个邻居,两人一打招呼,邻居惊问梁玉蓉:“梁医生,三期那边听说打死了人了。就刚才。”

    “打死了人?关我们的事吗?”梁玉蓉的意思是她们家现在不是枫景新都花园的老板了,可她一个医生所表达的对人命的态度却让我感到吃惊。

    “不关你们事?枫景新都不是你们家开发的吗?”邻居显然不知道梁家不久前退出了。

    “呃,枫景新都一期才关我们家的事,二期、三期嘛!现在都是别人家的事了。”梁玉蓉又是只解释一半,她也无法全部解释,自己离婚的事,不可能跟谁都说的。

    邻居看着梁玉蓉更加纳闷,一会她说:“那还不是你老公的事?哎呀!我是不是多嘴了?”邻居说完讪讪一笑,显然,她不知道梁玉蓉已经跟厉以东离了。

    梁玉蓉一笑,邻居不一会就走出电梯。

    我在心里感叹了一声说:“枫景新都三期肯定又拖欠人家建筑商的垫付款了。”我还在厉鹰集团的前些年,厉以东过去常常以用别人的垫付款盖自己开发的项目而自豪,其实别人的钱是有价的,厉以东太少设身处地站在别人的角度看问题了。

    “一会我爸回来,你少跟他说这些事。”梁玉蓉迈出电梯前叮了我一句。

    “我知道了。”我弯腰扛起红酒,随梁玉蓉进她的家门。

    家门是保姆开的,梁玉蓉的弟弟梁玉宏和妹妹梁玉婷还没回来。

    梁家这些年开发的项目,除了枫景新都三期自己管物业,其他项目都委托给了外面的物业公司,不似厉以东,一切都自己管,无论物业,还是商铺、酒店,甚至打桩、绿化工程,一桩生意都不想让外人得到。

    见到梁玉蓉的母亲林嘉妹,我叫了她一声“阿婶”,问家里的其他人怎么都还没回来?

    林嘉妹告诉我,梁玉宏还在新工地那边,梁玉婷说今晚请了市规划局领导,不回来吃晚饭,梁玉蓉急问她父亲梁启松是否回来?林嘉妹要梁玉蓉自己催催,再不回,菜都凉了。

    梁玉蓉即时打了梁启松电话,只一句,梁玉蓉就挂下了。

    林嘉妹问:“怎么样?你爸也不回吗?”

    “回呀!不过,我们先吃饭。”梁玉蓉说完回她过去住的房间换衣服,看来,她今晚是不会随我出去过夜了。诸不知,梁玉蓉这是给她母亲一个她并没有跟我在外过过夜的印象。

    饭菜上来后,林嘉妹跟我客套,说梁玉宏太不象话了,还有梁玉婷,连我来了她们家,她们一个也不回来。我说正事要紧,梁玉蓉也有点不悦,但她没有说什么。

    晚饭后,我在梁玉蓉家和她一起看综艺节目,直到梁启松九点准时回来,我们才移步书房说事,原来,梁启松和市劳动局领导吃饭去了,为的是枫景新都三期拖欠建筑商垫付款和工人工资的事,厉以东没有到场,是厉以南代表他,事后梁启松买单走人,将下半场交给了厉以南,梁启松是逼不得以才插手三期的事的。

    梁启松看着我,要我慎重考虑我和梁玉蓉的婚事,我说我考虑过了,让他不要担心,梁启松说梁玉蓉和厉以东离婚一个月不到,要我暂缓处理两人关系,切莫过热,我问为什么?

    “为什么?杨宇还在追玉蓉呢。”

    梁启松似乎什么都知道,的确也是,杨宇拉广告、送花篮追梁玉蓉,这事谁人不知?

    “我和玉蓉还没结婚,杨宇追也正常呀!”我就奇怪了这事,杨家三公子杨锐和厉以茜拍拖时,他明明就看到我和梁玉蓉在一起,难不成,杨锐也没有跟杨宇说?

    梁启松问:“那你知道杨宇为什么要追玉蓉吗?”

    “这事我哪知道?”我笑了笑,心想梁玉蓉年过三十二还这么可人,杨宇追她不正常吗?

    “你必须知道。”梁启松正色说。

    “你是说,这事跟厉以东有关?”我想不出有多大的关系。

    “当然了,杨宇平时做事的确是很出格,但是玉蓉是谁?他会不知道?他这是逗厉以东玩,假装上当呢。你看不出来?”梁启松今晚和我在他家里见面,其实是考验我的情商。

    “这么说,厉以东希望杨宇能娶玉蓉?”我的脑子一下子还是没有转过弯。

    “你说呢。”梁启松这么说,我是否可以理解为梁启松也希望梁玉蓉嫁给杨宇呢?

    厉、杨两家是高雷地产界死对头,一如陈明和招东风两人,圈内人无人不晓,梁启松有此期待的话,这说明退出枫景新都三期的梁启松期待看到厉、杨两家因此死掐。

    “梁叔,我和玉蓉确定关系了,希望你支持我们。”我不想在厉以东的某个阴谋里追爱。

    “嗯,玉蓉是我女儿,我肯定要支持她,至于你,我真的希望你慎重考虑。”梁启松不知道我爱梁玉蓉已经是很久很久的事,他担心我爱梁玉蓉是一时头脑发热。

    “梁叔,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真的慎重考虑过了,我们真的确定关系了。”

    “你就不再乎玉蓉跟厉以东结过婚?你可是从厉鹰集团出来的人,要是让厉以东也象他老爸恨杨铭父子那样恨你,你有办法化解这个结吗?”梁启松提了一个假设性问题。

    “从私人关系上,我理解他现在的心情,因为爱一个人却不能继续,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痛苦了。但是好多事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了,比如说枫景新都花园二期才赚那么一点钱,他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非得将自己做大,却又什么事都不放手。撞了南墙,还以为自己很幸运。幸运不可能永远眷顾一个人,人生有上坡、就有下坡,下坡他又放不下,死要面子。其实,厉鹰集团的几次重大错误都是因为他太过盲动造成的,出了问题又怪这个那个,好象他从来都没有犯过错,我没说错他吧?”在梁启松面前,我替厉以东总结了他的悲剧人生的一面,回避了梁启松刚才的问话。

    梁启松听后一笑说:“厉以东吧,他其实就是你我的一面镜子,我希望你每天都照一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