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117、玉婷要插足
    “谁暗恋你了?”我白梁玉婷一眼,心想她是在扮梁玉蓉吗?

    梁玉婷往后面瞧了瞧,看到周随红真的也来了翡翠嘉年华,而且车子是靠右侧停泊,她拿了随身包先打开车门说:“走吧!黎总,一会我挎着你手,你不许乱来哟!”

    “我配合你就是。”我还是不明白梁玉婷为什么要当着厉家人的面这么做。

    走出车子,梁玉婷等我绕到大门口的空地,她追上几步,挎上我的手,慢慢走向嘉年华大堂,她偎得很近,和我就象一对恋人。

    我又被梁玉婷身上的香水味薰得蠢蠢欲动了,但我头脑还是很清醒,我们是在“演戏”。

    走到大堂内,我们俩各拿了一条热毛巾,梁玉婷只擦了擦手,就将热毛巾丢进了服务员手上的托盘。等我抹过脸,梁玉婷再次挎上了我的右手,她的动作并不生硬,也不顾身体与我有怎么样的接触,她只顾对我亲昵,就差没亲我了。

    到了三楼我们k歌的房间门口,梁玉婷再次回头往后瞧了瞧,身后并无周随红的身影,她这才结束了她的演出,她说:“今晚便宜你了,黎总,不许跟我姐说这事哟!”

    “什么便宜了我?刚才是你主动作为。”梁玉婷刚才为了她的“表演”,她紧挎着我右手时,她的一只小山丘碰到我了,软软的,跟我两年前碰到她一样。我今晚就好奇了这事,一想梁玉婷极可能是为了给我和梁玉蓉打掩护,而不是算计我,我释然了。

    “哼,骂我呢,算我暗恋你好了。”梁玉婷推开房门,和我一起走进房间。

    房间内的两对男女,一对在起劲地唱着《双飞燕》,另一对紧挨着找歌、点歌。

    一曲终了,我给刚才唱歌的杨成鼓掌,将梁玉婷介绍给他,说是我“女朋友”。

    梁玉婷笑着轻打了我一下,附到我耳边问,“你这么快就不想做我姐夫了?是不是又想让我掐你了,我要唱一首《暗恋》。”

    这一晚,梁玉婷就唱一首《暗恋》,要是以往,她不唱上五、六首,是不会罢休的。

    由于杨成和陈述要自己开车回去,我们没有再喝酒,而是喝了一肚子解酒茶。

    晚上十二点不到,杨成和陈述要回去了,我呼了代驾过来接杨成和陈述先回丰江酒店取车,他们走后,我付了两个陪唱小姐的小费,和梁玉婷去结账。

    梁玉婷双眼溜溜的瞅着周边,发现并无厉家的任何人,她先出去了。

    送我回到丰江酒店,梁玉婷停车让我下车回酒店时,恰巧厉以东拔了我手机,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丰江酒店,问他什么事?厉以东说要过来找我。

    “你现在就过来找我?”我犹豫着不知如何应答。

    梁玉婷凑过脸说:“太晚了,不方便,我还没吃宵夜呢。”

    “这人谁呀?”厉以东佯装没听出梁玉婷的声音,显然,厉以东今晚是得到了我和梁玉婷在一起的相关信息后拔我电话的,他或许只想知道我究竟跟梁家姐妹的谁好上了。

    “呃,是梁经理,玉婷小姐。”我放大声音,怕厉以东听得不够清楚。

    “玉婷?你怎么跟她混一块了?”厉以东问。

    “还不是因为你?”我怪厉以东过去让我追梁玉蓉,结果搭上了她妹妹梁玉婷。

    “因为我?哼,玉蓉她多好,你却要找个嫩的?不过,换成我,我也会找嫩的。”厉以东又象是过去似的跟我没大没小地谈女人,哪怕梁玉婷就在我身边。

    “我们要宵夜了,你有事说事吧!”我提醒厉以东不要再谈论梁家姐妹的事。

    “你们还真谈上了?”厉以东显得有点吃惊,似乎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

    “你说什么?我跟玉婷她?”我想否认根本就没有这事时,梁玉婷在旁接口道,“是就是嘛!谈恋爱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不承认这事,他还会问三问四的,这人是谁呀?怎么这么关心咱俩的事?”

    “喂,你说。”我催厉以东。

    “也没什么大事,改天找你。”厉以东听清楚梁玉婷的说话声后,挂电话了。

    “他挂电话了,梁经理,你吃不吃宵夜呢?”我下车前问梁玉婷。

    “我刚才替你解围了,你请我宵夜还不应该呀?他是谁呀?要打听咱俩的事?”

    “厉以东。”我说完看着梁玉婷,梁玉婷刚才应当猜得出是谁打我手机的。

    “厉以东?”梁玉婷愣了一下说,“衰人,居然让他知道了咱俩的事。”

    “难道你不希望他知道咱俩在一起?那你刚才对周随红她们演什么戏呢?”我还是没想清楚梁玉婷为何要这么做。在我看来,梁玉婷愿意让周随红看我和她在一起,不也等同于希望厉以东知道我和她在一起?

    “我刚才演戏是为了气周随红,你知道吗?她过去曾经耻笑说我象个男人婆,将来没人要,气死我了。我有那么差劲吗?”梁玉婷说完,居然锁上车子,而不仅仅是关上车门。

    “你不差劲,你今晚不回去了?”我惊问梁玉婷。

    “是呀!我出来时跟家里请假了,都这么晚了,我干吗要回去?一点宵夜,我吃不穷你,走吧!”梁玉婷拈起随身包,颠向我,但她没有再挎我的手。

    进了酒店餐厅,我点了一窝粥,梁玉婷多要了一份煎粉。食客大都是住在酒店里的客人,而且情侣居多,但我和她并非男女朋友关系。

    粥上来后,梁玉婷要了一只小碗,边吃边问:“黎总,吃完宵夜,你要回去吗?”

    “我,我不回了。”梁玉婷不住丰江酒店的话,我就在这里住一晚。

    “你真不回去了?哎呀!那我们今晚在丰江酒店拼房过夜好了,你睡你的,我睡我的,你晚上打呼噜吗?”梁玉婷倾过身子问。

    我没想到梁玉婷居然愿意跟我拼房?我说:“我打呼噜很大声的,我希望你慎重拼房。”

    梁玉婷一声嬉笑说:“是哟,黎总,咱俩‘相好’这么久,还没拼过房呢?今晚你呼噜声打得再大,我也要跟你拼房过一个晚上。”

    “我真打呼噜的,你别到时要踹我出去。”我是真没想到梁玉婷会愿意。

    “我不会踹你的,只要你不半夜图谋不轨,我踹你干吗?到时咱俩一起打呼噜,一阴一阳,整个睡房,一片琴瑟和鸣之声,嘎、嘎、嘎。”梁玉婷说完笑死死的。

    “你也打呼噜的话,我得考虑考虑拼不拼房。”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打呼噜,似乎有轻微症状,如果梁玉婷很大声的话,我晚上没有好觉睡。

    “哎呀!考虑什么?有个女子陪你过夜,即使打呼噜,你有什么好嫌弃的?再说了,省下两百块,够咱俩明天吃午餐了。你是不是要学厉以东充大头?”梁玉婷看着我问。

    “我学他干吗?吃了宵夜,洗个澡,我会马上入睡的,你要是真打呼噜,我掐死你。”

    “谁掐死谁还不知道呢,对了,厉以东的那什么,会不会是跟我姐结婚前就让人给踹坏了呢?”梁玉婷发现新大陆似的问我。

    “谁知道呢,也许吧!”我只跟马莉探讨过此事。

    “厉以东这人金玉其外 败絮其中,我敢肯定他身体有大毛病,不然,他和我姐会没有孩子?”梁玉婷很纳闷地拔弄着粥碗。

    “他刚才一定在某个酒店。”厉以东跟我一样喜欢住酒店,极少呆在家里,而且他现在离了婚了,他或许会跟戴小丹在一起,但他未必会跟戴小丹结婚。

    “他不是住酒店,是躲在酒店里,指不定会在这里呢。”煎粉上来后,梁玉婷吃煎粉去了,将粥放到一边。她一边吃,一边看着周遭的食客。

    “厉以东过去极少住这里,当然现在是不排除的。”厉以东住的酒店全是四星以上的。接待重要客人大都在海滨宾馆的别墅,沿海酒店后来也少去了。

    “哼,他现在能住这里就不错了。哪一天他真倒了,猫街都难说。”梁玉婷轻哼一声。

    “你快吃吧!十二点半了,你备睡衣了吗?”

    “睡衣?我不能穿着这套装睡吗?一个晚上而己,这可是我男朋友送给我的。”梁玉婷不经常在外过夜的话,她车上不可能有睡衣,我估得一点没错,她今晚是有意跟我住在一起的,拼房目的是什么,我没有想太多。

    吃过宵夜,买了单,我去我车上拿了睡衣,再进酒店客房部和梁玉婷拼房,上周也是在这里,我和梁玉蓉开了一间房后,在电梯里碰上了厉以东的小妹厉以茜和杨锐也在这里开了一间房。从他们两人的拖手行为上看,厉以茜和杨锐八成是谈上了。

    开了一间双人房,梁玉婷再次挎着我的手进电梯,原来,我刚才出去拿睡衣时,她发现有人盯着我们了,但她没有告诉我这事。进了房间,梁玉婷让我先洗澡,我进浴室时,她拔了一个电话,也许在跟她母亲,或者梁玉蓉打电话吧!

    我关上浴室的门洗澡,梁玉婷在外面打电话,她说什么,我无法听到。

    洗过澡,我悄悄开了浴室的门,想听梁玉婷在跟谁说话,房内没有声息,探出脑袋一看,梁玉婷居然在换装,我想她澡都没洗,换什么装?还露了一对小山包出来。

    我赶紧退回浴室。

    梁玉婷要插足我和梁玉蓉吗?我和梁玉蓉连婚都没订,她此时插足也有可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