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140、命中有何灵
    “嘿,你和她也许是好事多磨呢,两个未婚女,你得想办法找她们,要到她们的生辰八字,我替你挑一个最合适你的,真的,仙人都已经给你指了路了,才让你一次就梦见她们四人,对了,你就梦到她们四人,没别的事了吗?我意思是说成了好事没有?”

    “成了,是跟一个已婚生了孩子的。”我指的是何灵,在梦中,我和何灵发生关系了。

    “这个已婚女人不是飞走的那一个吧?”

    “不是,我刚认识不久的,有一个多月了吧!我还替她接送过她女儿放学。”

    “还有这事?她委托你接送的?”

    “是呀!”何灵有两天没跟我联系了。

    “那她或许对你也有意,可是她结婚了,是这样吗?”

    “不错,她结婚了。”我是从纪嫣红那得到这个信息的。

    “那你见过她先生吗?”

    “没见过。”何灵她先生姓甚名谁,连纪嫣红都不知道。

    “没见过?”谢先生想了想说,“要么她没有老公,要么她跟老公的关系不好,不然,你和她认识才一个多月,她就那么信任你,委托你替她接送女儿?”

    “她女儿都有了,不可能没有老公,但不排除她跟她老公的关系出现了问题。对了,我上次接她女儿的时候,有个男人也想接她女儿,让她女儿认出来了,是她的客户。”我忽然像个私家侦探似的跟谢先生介绍了这个事。

    “嗯,此女非同一般呀!你在梦里还跟她发生了关系,她是不是很漂亮?”

    “对,我很喜欢她,但是她结婚了,我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

    “你这么想,我也理解,谁愿意破坏别人呢,但是你和她的关系,也许就要开始了。”谢先生喝了一口酒,给我斟上一杯酒时,何灵拔了我手机,我对谢先生嘘了一声问:“何经理,小杨她飞省城了,你没跟她联系吗?”

    “刚刚联系了,哎呀!黎总,真不好意思,我手机前天晚上让何昕泡到水里了,昨天修了一天,到今天下午才修好,所以刚刚联系上小杨,她说那几幅画都卖了呢,你想到会是谁买走吗?”何灵饶有风趣地问我。

    “也许是杨铭,我说得没错吧?”

    “就是杨铭让人买走的,小杨她也太会赚自家人的钱了,我想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可不是。”我呵呵一笑,说何灵,何灵就打了我手机。

    “我听小杨说,你项目工地马上要拆迁了,往后有广告业务,你可得记着找我哟!”

    “我会的,迟点再联系你,好吗?”

    “好的,迟点再见。”何灵说完挂下电话。

    我对谢先生说:“刚才说到的她给我打电话了,声音好甜的,可惜她是别人的老婆。”

    “但是,她有老公的话,你接她女儿时,为什么又出现另一个想接她女儿的男人呢?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要么她本来就单身,要么她跟她老公离了?就是现在最流行的不想让别人知道的那种隐离婚。”谢先生做了一个选择性判断。

    “隐离婚有可能,本来就单身的话,她女儿是怎么来的?”何灵就住在三星幼儿园附近,她老公和她家人的情况我一无所知,不似我对梁家和杨家姐妹那么了解。

    “未婚妈妈呀!男人和她有了孩子后抛弃了她,可她坚持自己生养孩子,这种女人其实不少的,请我算过命的这种女人这些年就不下三个了。”谢先生再次发现新大陆似的。

    “也是,我接她女儿,居然出现一个想接她女儿的客户,这个客户肯定知道她婚姻状态。”其实这个客户就是想接手梁玉蓉的吧厅的梁普,与梁玉蓉同村,但我却不认识梁普。

    梁普是替杨宇追何灵,要包养何灵、何昕母女俩的,还许以她当老板娘的承诺,但是何灵看不上梁普,几次严词拒绝了他,这是后话。

    “你真的很喜欢她的话,可以从侧面了解一下她婚姻状况,如果她真有老公,又关系蛮好,那你得断了这种念想;如果她没有老公,或者她与她老公隐离了,那你追她也得小心谨慎,别一头就扎进去。”谢先生对此言而不尽。

    “为什么?”我放下筷子问。

    “因为你的正配就在她们四人当中呀!不排除她就是正配。她是不是很漂亮?你一见她就喜欢?她皮肤是不是特细嫩、特靓水的那种?”谢先生连声问道。

    “你说得没错,还有,声音甜蜜蜜的,性格又特温和,看着就想亲近。”我承认了。

    “黎老板,恭喜你,她必定还会成为你的女人,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四个女人中有一到两个会是你的侧室,但是,假如她离了或者根本就没有老公,现在追她的人肯定不止一、两个,所以你得搞清楚了她的婚姻状况才能追她。另外,我敢肯定,她会是金命,至少会是你的一个侧室。”谢先生兴趣勃勃起来了。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就因为我喜欢她?你又没看过她的生辰八字。”我担心谢先生信口开河,反而害了我婚姻大事,我正室都没解决,就先定何灵为我的侧室?也只有他才敢这么说。如果何灵的婚恋状态一如我和谢先生所猜测,我明媒正娶她又怎么样?

    “我用不着看她的生辰八字呀!我只是就你的命而论你的正室会是怎么样的。你有三个侧室,至少有两个是很漂亮的,她们之所以成为你的侧室,是因为她们有不得已的原因,比如前期婚姻不顺,或者受到家庭的某种制约,就是有些女人生来就是做小的命,一旦坐正就遭婚灾,在现实面前,她们认命了,才会对自己的男人服服贴贴的。”

    “如果我能弄到她们的生辰八字,这事是不是会准确一些?”如果梁玉蓉今晚不主动打我电话,未来我和梁玉蓉也许会渐行渐远,而我的正室却在她们四人当中,我得抓紧此事,除非谢先生所说全是无稽之谈。

    “那当然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让你先找那两个未婚女的生辰八字,如果她们中一个都不是你所喜,非你正配,那你的正配就是这个和别人生了孩子的女人了。”

    “呃,你等等,我打个电话看看。”我掏手机寻找纪嫣红的号码,拔了过去,纪嫣红的手机暂停服务了,谁更了解何灵呢?

    也许只能找她老板李闻华才能了解何灵了,我于是接着拔通李闻华的手机。

    “黎总,我在省城呢,有什么指示?”李闻华接电话问。

    “呃,纪经理跟你在一起吗?我想找她问点事。”

    “纪经理?她没回我公司上班呀!”

    “没回?你招到新经理了?”

    “是呀!纪经理她不想高就,给我当助手,没办法,我只好招了小游。”李闻华“呃”了一声说,“你有事可以找何经理呀!你不是有她手机号吗?直接找她就行了。”

    我“哦”了一声说,“我知道了,先这样。”

    原来,纪嫣红并没有重回采纳广告策划公司上班,那么她一定去别的公司了。去哪了呢?找何灵寻问此事有必要吗?纪嫣红已经自行消失于我的个人私生活,一如当初的李玛湖,我还找她干吗?要是有缘,她还会像李玛湖那样找上门的。

    “喝酒。”我看了一下手机时间说,“我这几天先想办法要她们的生辰八字,你再说说为什么我梦见她们,她们就铁定是我的女人?这事有谱吗?”

    “我这么说吧!男人做这种梦,通常都一对一的,对象要么是身边的女人,要么是明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那种,可你一次就四个女人同时入梦,你过去有过这种好事吗?”

    “没有,很久没这种梦了,别说一下子就有四个,就是一对一都很久也没有过了,所以我才觉得奇怪,而且当天一早就让你瞧出来了。”

    “你奇怪?我还奇怪呢,那天之前,我就给刘公子瞧了枫叶国际的风水,我跟刘公子说枫叶国际是桃花之地,刘公子不信,没付我钱,过了两天,刘公子说崔老板同意许配他养女给他了,是合约夫妻,替他生了儿子就走人,我说刘公子这合约定错了,不信就走着瞧。”

    “这事跟我有关系吗?”我惊问一句。

    “怎么说没关系呢?枫叶国际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吗?有人住在那里、有了风流事,还升了官,但是也有人住在那里、有了风流事,却遭了官灾,为什么?”谢先生对我比划着说,“因为枫叶国际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长驻的,所以才会有不同的结果。”

    谢先生所说是指前领导陈乔林升官了,而前市长路浩却遭了官灾,但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轻笑一声说:“你说的事跟我还是没有关系呀?”

    “表面上看是没有关系,但是刘公子拖欠了我的钱,说白了是因为他不相信我,我追了几次他才给了我钱,是他一早将我叫去结算,我才碰上你的。没有刘公子的不相信,就没有我和你的第二次巧遇,你还没告诉我你那天晚上住了几楼和哪一间客房呢。”

    “我住的是六楼的总统套房,领导过去曾经住过,因为那天晚上没有别的标房了,我破了一次例,结果一次就梦见四个女人。”我上次没有让谢先生知道此事,他说的一切跟真的似的,并断言我那天晚上跟某人发生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