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192、阿桃要辞职
    我贼贼的急速原样放回照片,不想让杨瑛知道我偷偷看过这些照片,但是杨瑛在照片上做了“标记”,我一动她的照片,她就知道了。坐回沙发,我有些不安起来。心想前世情人就在眼前,前世两人是如何恋爱的呢?她和他有着怎样的感情故事呢?

    杨瑛回到办公室时,我坐在沙发上看时尚杂志,是杨瑛平时看的。她将付款凭证交给我说:“我要回总公司了,我托的事,你找时间办,有了结果,及时给我消息。”

    “好,谢谢你。”我接过付款凭证,带上手包往外走,并拔了李青云的手机,说付款凭证拿到了,让他来龙潭大厦七楼我办公室取回去。

    回到七楼我的公司,周颖正跟新招来的售楼小姐们在会议室开会。总施工杨森见我来了,他先进我办公室跟我说事。他今天要去海佳花苑工地,看看销售中心装修如何了?我说去看看也好,让他催紧林光和现场施工就行了,这几天他得留在公司,照应对外工作。

    杨森应下出去不久,接我公司拆迁工程的李闻中来了,问我是否知道厉以东被人打的事?我说我听说了,具体细节并不清楚,要他加快他的工程进度,这个周六必须完工。

    李闻中说还有十二天工期呢,我说:“你六天就能完工了,不必拖上十二天,提前完成,我公司给你个人补点钱,你不要跟其他员工说,快忙你的去。”

    “补多少?”李闻中嬉笑一声问。我问李闻中一天多少工资?他说两百二,我说六天补他两千五百元,李闻中喝了一口茶,快步走了。

    厉以东要解散他的拆迁队了,拆迁队包括李闻中、三部机械九个人,提前六天结束工程,为厉以东节省九人五天工资,也不过一万元,但是现在一万元对厉以东也很重要了。

    周颖还在开会,我泡了茶,我侄子小炜进我办公室,跟我汇报交易市场项目上周的收益,一共有四十六万,这是除了项目员工工资之外的收益,但是跟杨柳一人一周的投资收益相比,我公司交易市场项目上下十几号人,人均创造价值才六万元,简直没得比。

    小炜将厉以东的拆迁公司的付款计划递上,我签了字,让他过两天再付款。

    等了半个钟,李青云还没到,周颖进我办公室问我要不要跟售楼小姐们讲几句话,我问赵述铭刚才没看到,来了没有?周颖说赵述铭一早来了一下,就跟小鲁去银行了。

    我“哦”了一声说:“让售楼小姐们自我学习一会,叫两个班长进来。”

    不一会,周颖将李永萍和阿桃给带进来了。招用她们时我没有参与面试,今天是第一次见面。阿桃进我办公室后认出了我,她错愕的表情告诉我,她没想到进了我公司工作。

    “坐呀!”周颖给我们仨人勘了几杯茶后出去了。

    我问周颖跟她们开会时都说什么了?李永萍说周颖讲了公司的劳动纪律,介绍了海佳花苑的项目情况,但是还没说桐江世家这边的项目情况。我说她们刚到公司上班,明天就要出差,要她们带着问题出去走走,看看别人,海佳花苑的销售未来就靠她们了。

    正说着,李青云来了,我让李永萍和阿桃回会议室,将刚得到的付款凭证给了李青云。

    李青云坐下喝了一口茶问:“杨瑛她有问什么吗?”

    “她什么都没问,只问这事怎么就落到我头上?我说是因为我在这里上班,是马莉托我办的事。”我给李青云添了茶水,问戴小丹昨晚是不是去了厉以东家里?

    “昨晚她去了,态度不象刚回来时那样了,一方面借着儿子的关系找二老套话,另一方面就想知道厉总不跟她登记,会跟谁登记?搞得另外两个女人也紧张。”李青云有苦难言。

    “这叫引蛇出洞,不然,她怎么闹得清厉总跟另外两个女人的实际关系?”戴小丹连马莉和冯雅芝都悄悄查了,她事实上已经知道厉以东的另外两个女人是谁了。

    “诶!这实际关系最多能掩护一个,没有戴小丹还好办,有了她,厉总就是躺在医院两个月也没有用。我一早跟他汇报了我和你的想法,他认为哪一样都不可行,唯一可行的就是紧紧捂着盖子,继续大笔举债,盘活枫景新都花园三期。”李青云叹了一口气。

    “这不是一条道走到黑了吗?”我只差没说厉以东这是往死路上走了。

    “可不是,戴小丹不敢坚持当法人了,她一定多少知道公司的债务了。所以她就怀疑厉总跟梁医生离婚,是为了保护梁医生,是不想让她也承担债务。她哪里知道梁医生在厉鹰集团没有半点股份?所以从这一点上看,她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那向有关领导诉苦的事,厉总也认为不可行吗?”我就希望李青云能找找有关领导,这样的话,宁振华退回过去得到的厉以东的好处费也就顺理成章了。

    “他还在考虑,主要因为过去的领导现在一个都不在原岗位了,升官的升官,退职的退职,找他们诉苦有点师出无名,反而暴露了公司已经陷入死路的事实,这样一来,那几个大债权人就会马上找上门,到时更加不可收拾。”厉以东对外界捂盖子,与掩耳盗铃无异。李青云一再苦口婆心,也无济于事。他也算尽力了。

    “不过,你们现在不找相关领导,他们就一点消息都没有了?这个我可不敢打保票,崔之龙撤资的事,真的还没引起他们注意吗?所以我觉得你们跟有关领导诉诉苦正是时候,这万一领导发了善念,介绍人再向你们投资,那么那几个大债权人就更容易稳得住。”我这么说,是想先打动李青云,只有他继续跟厉以东唠叨这事,厉以东才有可能改变主意。

    “他也在权衡利弊,我迟点再跟他说说。”听我说得在理,李青云做了表态。

    事还没说完,周颖又进来了,见到老同事李青云,两人寒喧了几句。

    我问周颖是不是有事?周颖将我拉到办公桌边小声说,林水桃刚来报到,就想辞职不干了,不知道是为什么?我让周颖先留下阿桃,我一会有话跟她说。这个阿桃怎么就不想干了呢?就因为我们六年前曾经相过亲?

    周颖出去后,我和李青云就戴小丹为何对自己的男人厉以东苦苦相逼进行了探讨。

    李青云认为戴小丹要与厉以东结婚的图谋只是她的第一步,她的最终目的是将厉以东取而代之。戴小丹这个月的重点是多方了解厉鹰集团的内部运行,一旦结婚登记有望成功,她免不了要拿厉鹰集团的股份,其实,厉鹰集团的股份是负数,她真逼急了,厉总也许会顺了她的意,但是厉总一旦这么决定,另外两个女人肯定不高兴,厉总这么多年,也白养了她们。从这一点上看,厉总最应当做的事就是保持现在的婚姻状态,谁都不能登记。

    “这事或许让戴小丹看出来了,她昨天在车上跟我说她跟几个领导有些关系,就不知道真假了,另外,她跟周随红的关系,你得注意着。”

    “我就奇怪了她们俩,戴小丹一回来,全家除了周随红,没有谁对戴小丹有好感。”

    “我听说周随红过去是戴小丹她姐姐戴小凤的小跟班,她和戴小丹的关系,难免会受到戴小凤影响,公司的重要信息最好别让她知道,有些事甚至不能让以南知道。以南知道了,也等于周随红知道了。”我不得不将我知道的事告诉李青云。

    李青云听傻了似的,半晌才自语着:“怪不得呢,家里的一些事,戴小丹居然都知道。原来周随红早就跟戴小丹站一边去了。不然,戴小丹何至于苦苦相逼?哎呀!这事我得跟厉总讲,我就怕迟了。我得去医院了,你出差几天?”

    “我下午走,最快周四回来,有事电话联系。”我送李青云到电梯间。

    返回办公室,此时马莉开过会了,她拔了我手机,问付款凭证的事办完了没有?

    我说李青云刚才过来拿回去了,杨瑛托了我一件事,让我替她找她妹妹。马莉听后笑开了,说杨瑛托事也许不是为了托事,而是为了找一个渠道,是方便我和杨瑛多点见面。

    “你怎么就这么清楚?”我呵呵笑了。杨瑛有胎记的事已经得到证实,我和杨瑛之间必定只能是普通朋友,决不会再有什么的。杨瑛对我再怎么样,都是她本人一厢情愿。

    “我昨晚跟她说要找她的付款凭证,她就说我要是没空,她就将付款凭证交给你,她这是找理由靠你呀?你工作上跟她没有交集,她就靠这些杂七杂八的事。”马莉的直觉真准。

    “我这里有个手机录音,我发给你备份一下,你有空再听,我午后就出差了。先这样。”我挂下马莉的电话,将我和戴小丹在她车上的对话录音发给了马莉。

    也快下上午班了,我让周颖叫阿桃一个人进来。过了一会,阿桃来了,站在门口,红着脸问:“黎总,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走了?走哪里?你进来再说。”我对她招了招手,让她带上门。

    阿桃带上门走到沙发边说:“我决定了,海佳花苑也就两幢半房子可售,用不着这么多人的,你还是让我走,好不好?”

    “不好。好什么呀!”我走到沙发边先坐下,要阿桃也坐下。

    阿桃坐下后,我一边给她斟茶,一边对她说:“其实,我们公司不止一个项目,当然这一年也就海佳花苑可售,你想多拿提成,不想白白浪费时间,这我懂。你当过主管,来了我这里,却要从班长干起,是我委屈你了,但是你可以做为我公司永久员工,留在公司做管理,你总得给我一个考察你的机会嘛!你才来半天就辞职,那我多没面子?”

    “那我就先干一个月好了。”阿桃要照顾我的面子。

    “你就不要说这些话了。我一会要出差了,不如请你吃个午饭,我们再聊聊。”

    “就我们俩?”阿桃愣了一下。

    “当然了,就我们俩,不可以吗?”阿桃在这点上似乎还停留在六年前。

    在我看来,阿桃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阿桃,经过几年的职业磨练,她比过去成熟了很多,也当了快两年主管,业务上用不着做过多的培训,她到哪里都可以找到一份工作,但是在我销售队伍里,我自己还没有一个熟人,阿桃来得正好。

    “那我跟周经理说一声。”阿桃的年纪和周颖相仿,但是周颖是公司的管理经理了。

    “好啊!你跟她说一声、先下楼等我,我打个电话就下来。”我说完拔了何灵的手机,此时阿桃已经出去了。何灵问我是否出差了?

    我说吃了午饭再走。何灵要我到了省城再给她报平安就挂下了。

    这时周颖进来了,问我是否做通了阿桃的思想工作?我说还没搞清楚阿桃辞职的原因,请她吃个午饭,如果因为待遇偏低,回头我们再商量。

    “那我下午还是按七个人做准备,明天一早出差吧!就不知道项目销售中心周六能否装修出来。”周颖担心下周的工作安排。

    “杨总上午已经去销售中心那边看装修了,他下午回来你要跟他说,让他催紧林施工,开盘物料,你们周四一并带回来,周五用一天时间准备,现场的工作交给其他人组织,你主要联系化工集团公司,确定他们有几个领导到场参加开盘。”

    “所有物料都做好了,就等我们过去拿了,这两个单子你签一下。”周颖将她们明天出差的借款单递上。我签了名,带手包下楼。

    此时阿桃已先下楼了。我走出电梯,她正跟一个也在龙潭大厦上班的熟人在楼下说话。我就想,阿桃为何要辞职呢?一再留她,她还说先干一个月看看。我希望她辞职不是因为我们曾经在六年前有过一次相亲和三次约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