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206、李淼被双规
    看过几个视频后,我忽然发现其中一个视频里还有另一个陌生男人,是跟戴小丹和另一个女人玩三p,这个男人会是谁呢?我想此人如果也是个官员,他肯定也完了。

    也许厉以东过去并不知道这些事,戴小丹此前或许只是经厉以东默许,让她介绍别的女人对李淼和这个陌生男人下手,结果,戴小丹将自己也玩进去了。

    除了视频,还有相关文字“新闻”搜索词条,肯定不止一个人在上传。我正想点开其中一条“新闻”看文字信息,黎绍林再次拨了我手机,他让我将他上次交给我的两个卡都掷了,就当我们没有为李淼做过什么。李淼救无可救,随他去了。

    黎绍林挂电话后,我急忙换衣服下楼,开车离开枫叶国际,将那部放在车内的手机、手机卡并银行卡毁过后,分开掷掉了。返回枫叶国际时,我拨了李玛湖的手机。

    李玛湖已经睡下了,她惊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说了戴小丹遭到车祸、死了的事。

    “跟我们有关吗?”李玛湖睡得有些迷糊。

    “跟我们无关,跟你说一下这事而己,上次剩下的钱,你暂时不要用,迟点再做处理。”我想李玛湖不买房或搞别的投资的话,她是不会用来做生活费的。

    “我知道了。”李玛湖挂电话后,我回枫叶国际过夜。

    第二天,我退房回公司上班,并在路上叫了票务公司,给我准备明天自省城转飞英国伦敦的机票,然后给杨柳发了一条信息,说了我明天的行程,我们很快就又可以在一起了。

    杨柳没有即时回信,此时已是英国的后半夜,行情好的话,杨柳还在工作,差的话,她或许已经睡下了。上班后,先给正式到我公司工作的财务总监徐英交代工作,两个项目的开支必须清清楚楚,还要配合赵述铭做好桐江世家的贷款诸项工作。

    不久,昨晚相邀的黄河先来了,我将海佳花苑二期的环评资料给了他,要他一周内出报告,两周内完成这项工作,黄河问项目价钱和付款方式。

    我说这个项目的实际付款方,其实不是我公司,而是实际建设单位,它们是化工集团和铁路集团,但是项目款会经过我公司再转付给他们公司,实际价格须经他与两家建设单位去谈,价格越低,对我公司将来分成越有利。

    黄河想了想说:“我明白了,跟上次的那个价格一样,如何?”

    “你先看对方出什么价吧!只要不是太过份,我会接受的。这个账,我们会算,他们也会算,关键是别太离谱,超出市场行情。”根据三方合作协议,单项目的付款,除去约定的项目,基本上是平均的,甲、乙双方各付百分之五十,款项到我公司账上后,即时转付,不许超过二十四小时,除非因节假日所误。

    黄河即时跟我要了杨成和劳得周两人的联系方式。

    我说今天就可以联系他们了,以免他们的有别的工作事务,一时见不上面,耽误工作,另外,环评报告可以马上安排人做的,比桐江世家要简单得多。

    黄河走后不久,何勇一个来了,我看了看他身后。他说就他一个人来,我将海佳花苑二期的图纸展开给他看,何勇问是哪里?我说:“这是海佳花苑,要接着做第二期,六幢旧楼和临街商铺和一些自建平房要拆除,还有勘探,都交给你,怎么样?”

    “没有第二家竞标?”何勇一笑说,“大哥就是大哥,上周办完何昕户口迁移,我就感觉会有喜事,这六幢楼的拆除,我得请教高手才行。”

    “是呀!你不能光听闻中说,你现在是东主,他是你的伙计,你工人拆除,肯定误我工期,爆破的话,你得找专业爆破公司,让他们给你分担风险。我还是倾向找爆破公司,这样拆除就容易多了。至于先做勘探,还是先做拆除,我是倾向于先拆除,再勘探的。但这只是我个人建议,主意得你自己拿。”我先讲大项工作。

    “标价呢?”刚接到项目,何勇对拆除的价格还没做到心里有底。

    “勘探的价格跟上次差不多吧,拆除我就不好说了,你先了解清楚爆破公司的价,全部算清楚你的成本,回头再找他们谈价。”我将杨成和劳得周的联系方式给了何勇,并介绍了这个项目的转付款方式,他赚的钱其实是化工集团和铁路集团的,不是我公司的,我公司只负责转付款给他,所以价格也得他找他们谈,但是要先弄清楚自己的成本价。

    “嘿,居然有这样的生意?当初我说跟你合作,你不肯,你没后悔吧?要不要我把价格抬高点?”何勇上月接手厉以东的拆迁队时优先找我合作,可我不想弄这点生意。

    “我有什么可后悔?你不用这样。因为两个项目都是我公司决定施工单位,但价格我公司不参与谈,价格高了,对我公司同样不利,你懂的。”

    我相信,在我介绍的施工单位里,甲、乙双方是不好抬高价格,从中渔利的,我要盯紧的是他们主导的其他项目,诸如土方、打桩,建筑施工与各项材料供应、项目配套工程,既要质量,也要价格合理,不然,我公司的实际分成会变成百分之二十二不到。

    “你是说成本高了,你的分成会被稀释掉?”何勇的理解没有黄河快。

    “当然了,但是房子是由我公司定价操盘控制的,目标任务完成,就能拿到分成,超额完成的话,我公司还有十个点奖励,不然,成本控制不紧,我公司那么多人,不白干了?”

    海佳花苑二期的房源是一期的三倍,有近八百套房,除了原职工回迁一百三十六套,尚有六百五十套进入市场销售,与桐江世家的销售期相连接的话,从五月下旬起,我公司此后都有房子在售,现金流会一直都很活跃的。

    何勇对我梳理他的工作思路,问我意见?我说决策无误的话,剩下的就是细节要做好了,包括安全问题。勘探的事就不要跟李闻中说了,毕竟,这一块业务与他无关。定下爆破公司后,我们几个再出来哈皮一下。另外,给何昕办户口迁移的事,不可以对任何人说。

    “明白。”何勇说完,喝了一杯茶,找杨森要相关资料。

    我拨了沈闻的电话,跟他说海佳花苑二期已经签下了,设计图纸还有些地方要修改,等李侃下周回省城再改了,感谢沈闻对我的支持。沈闻问我是不是真去英国看球?我说看球是看,最重要的是看鬼佬做的项目,不然,我挑不出沈闻做的设计有什么毛病。

    沈闻听后哈哈大笑,说欢迎我挑毛病,让他做得更好。

    我接着询问沈闻周一晚上见梁启松谈了哪些事?梁家是否有重大项目要做?沈闻说没听说有重大项目,反而是梁启松怨叹嫁女失败,差点让厉以东给拖下水。

    “呃,他现在还感到不安全吗?”梁家以损失一千万为代价与厉以东划清界限,我相信梁启松早就看淡这事了。梁启松独资的枫景新都一期,他赚了两个亿不止,二期与厉以东合作,盈利接近三个亿,按股份他有一半多,三期与厉以东、崔之龙合作,厉以东占了大头,厉以东将他在二期里赚的钱全投进去了,是厉以东的胃口吓呆梁启松了吧?

    “枫景新都花园三期犹了未了,资金缺口有两个亿,才能让它起死回生,厉以东到哪里找两个亿的合作者?我有两个亿的话,我自己弄一个项目了,谁还会往里面投钱?我想这就是他感叹的根源了。不说了,你先顾着你的两个项目吧!沉住气,埋头干它个两、三年,你的心情跟今天就大不一样了。”

    沈闻呵呵而笑,他似乎只知道梁启松与厉以东这个前女婿的合作项目,而不知道厉以东其实是让厉鹰广场给拖死的。

    “谢了,月底回头见。”我挂下电话,走到财务室,让小炜将一些账单拿过来,徐英说账单全在她手上,一会再送过来。

    我回我办公室坐下,何勇过来跟我告辞,问我什么时候要何昕的户口本?我说暂时放在他弟弟那里,大约七、八月要上学报名时才用。

    何勇走后,我上网看了一会新闻,再搜李淼,昨晚看过的有关李淼的视频被删除了一些,但是外地网上的视频仍挂着,再看相关文字“报道”,有人将李淼比为雷政富,让自己的“情人”给出卖了,事实上,戴小丹并非李淼的“情人”。

    李淼真正的“情人”是寄养在厉以东名下的一个生了个女孩的女人。厉以东怎么就接受李淼的这个安排呢?想来就是一个谜。

    有关“新闻”还没看完,黎绍林打了我手机,说李淼一早就被双规了,是网上的事引起的,市纪委执行了省纪委的命令,问我是否有厉以东的消息?我说厉家要跟戴家争那个受伤的男孩子的抚养权。黎绍林说简直就是胡闹,要争也不是这个时候争,要我方便说话时,要劝厉家不要这么做,不然,李淼的事会让人联想到戴小丹之死的。

    我挂下电话,想了一会才拨通李青云的手机,李青云说厉以东似乎得到了一些解脱,并不想争他儿子的抚养权,是他老丈人厉成功要争这个唯一的孙子。我说了我的意见,争是要争,但现在不是时候,问他是否知道李淼被双规的事?

    李青云说他也是刚刚知道。我问厉以东是否知道?李青云说他就是从厉以东那里得到这个信息的,政府网上已经撤下李淼的简介和有关新闻、图片。

    “那厉总是怎么看这事的?”陈新前几天以五百万元入主豪格酒店,厉鹰集团才得以还清前期所欠银行和几个投机客的利息,暂时蒙住了外界的眼睛,但是蒙得了一时,蒙不了多久的,现在,戴小丹死了,再没有谁给厉以东制造结婚压力了。

    “他呀!他没说什么呀!让我们静观其变。”李青云接着问:“我刚才在医院看了今天的报纸,你去年签的那个小项目还有第二期,你是让我跑这个项目的报建吗?”

    “是呀!要兼做这个项目的我公司负责人,不然,你光跑报建,我给不了你高薪呀!项目规划设计还需要修改好,还有职工搬迁这些前期工作,你迟点答复我也没事的。”为了家庭关系,李青云、厉以蓓已经转让了他们在翡翠嘉年华的股份,厉鹰集团发不出工资的话,又没活可干,厉以东留着李青云在厉鹰集团,还不困死了自己的妹夫?

    “那好,你还有什么事吗?”戴小丹一死,李青云不焦急了。

    “厉总还有十天、八天就可以出院了吧?”我顺嘴问了一句。

    “大概吧,也就这个时间。”李青云说。

    “那迟点我再去看他。”我挂下电话。

    此时快上午下班了,小炜将账单拿了进来,我让他也给我订个工作餐,就在办公室吃。

    小炜放下账单,我让他带上门,先给黎绍林回了个电话,将我刚才知道的厉家的情况跟他说了,黎绍林赞厉以东头脑还算清醒,糊涂的是他老爸厉成功,真是老糊涂了,这个时候,最不该做的事就是节外生枝。孩子只是受伤而己,戴家要养就让他们先养着,将来还怕要不回来?急一时,还不如稳一时。

    我还是有些不明白,问黎绍林为什么会这么看?

    黎绍林说戴小丹之死,只要不扯上李淼,李淼被双规,就是个腐败案,即使有经济账,也未必就扯到太多人,尤其是上头领导,最重要的是厉以东不用再背负着李淼那个女人了。

    “这样的话,厉以东身边就只剩下一个女人了,他随时可以挺身而出,救大领导于绯闻漩涡,是这样吗?”我终于想明白了,指不定戴小丹之死,就是厉以东给出的主意。

    在医院治疗腿伤的这些天,厉以东肯定反复权衡了其中利弊。与其与戴小丹抱团紧迫相关领导拿钱救他,成全戴小丹,还不如让戴小丹自己从此消失,从而顺理成章地舍掉了李淼,仅保大领导一人,哎呀!厉以东现在游刃有余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