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228、杨柳说投资
    “不管是谁吧!能这么了结,我想市里也会乐观其成的,至少吧!厉鹰集团也能拿回两、三个亿,填一填厉鹰广场那边欠的债。过九点半了,我们现在就回枫叶国际,明天你也要参加图纸会审,得早点休息。”刚才聊时事,沈闻的手机响了两次,一会沈闻会不会私下找梁玉婷的哥哥梁玉宏谈事,我就不知道了,得留给他一点私人时间。

    沈闻起身,和我一起回枫叶国际。因为各开各的车子,我们在回枫叶国际的路上没有交流。到了枫叶国际,我在酒店大堂要了房卡,分了一只给沈闻。沈闻似乎在跟李侃打电话,我进了房间,接了黎绍林的电话。

    黎绍林说厉鹰集团资产管理公司明天上午挂牌,法定代表人是厉以蓓,市里在资产管理公司设有一个领导小组。组长是常务副市长苏洪起,副组长有副市长刘用、发改委主任杜升,组员有人行、经委、工商、税务各有一个副职领导,还有厉成功、厉以南父子俩。

    “李青云不是组员吗?”我想李青云不参与厉鹰集团资产管理工作的话,他还是可以到我公司上班的,即使作为工作人员参与其中,那也是一些杂务了。

    “嘿,李青云又不是厉鹰集团的股东,领导小组怎么会有他的份呢?他和蔡东安只是参与一些相关工作,是工作人员之一,实际工作是林嘉兴和厉以蓓她们。”今天下午,市里就厉鹰集团资产管理公司的挂牌和后续债务清理工作,开了一个全体人员会议,黎绍林也参加了,除了债务清理工作人员有工资,其他人员都没有工资。

    “林嘉兴也参与?经委主管这事了?”我来不及问工商局是哪一个副职领导参加其中。

    “可不是,苏洪起当大领导,能离开市经委吗?林嘉兴兼任领导小组秘书工作,是个实际执行人,厉以南兄妹俩和人行两个理经,还有资产评估和审计公司的两个副总配合他们工作,一共七人,其他人都只是协助。”因为林熹兴和人行的两个经理都有行政工资,实际工作人员其实只有厉以南、厉以蓓兄妹俩和评估、审计公司的两个副总是领工资的。

    “你也参与了?”我惊问黎绍林,他说得这么详细,我想他给派了这个临时工作了。

    “是呀!不然,这么具体的事我哪里知道?市里要求三个月搞定,我看半年都搞不定。”

    “是大秘他将你塞进去的吧?”副市长刘用也进了领导小组,可见领导们都想占据主动,谁会跑赢这一棒呢?领导小组三个组长,苏洪起和杜升应当是一条线的,那么刘用进去,还有宁振华派了黎绍林进去,恐怕只是出于掌握其中的内情而己,但也不排除刘用为他的兄弟刘蒙从中分得一杯羹。这么看来,刘蒙私下授意某人联系梁启松,对他抛出四亿元买下枫景新都花园三期的信息也许并不是假信息。

    “呃,是他塞进去,我也不干具体事,我们可以想的事情只有那块二十几亩的地皮,别的事都是人家的事,桐江世家规划设计你们通过后,先送市规划局,到时我再找杨局,先这样。”黎绍林不等我再问别的事,他先挂电话了。

    哼,枫景新都花园三期转受让没有我想的份,还不如早休息,也好明天干自己的事。

    我接着洗澡上床休息。今天的累是因为梁玉婷叫欢造成的,她两个时辰里非得来两次,第二次还抱得死死的,不想就此歇手。想着梁玉婷的烧劲,我就想她要是落在一般人家,非落入某个欢场不可。现在,我就担心她没到安全期,给搞大了她肚子了。

    睡了一个多时辰,也似乎睡着了,杨柳在伦敦开过投资分析会后,拨视频电话过来了。

    “哎呀!宝贝,等你电话呢。”我不敢说我睡了一会了,看着视频里的杨柳问,“昨天见的彼得逊一家吃饭了吗?还开心吧?”

    “开心,当然开心了。不过,最开心还是今天上午的投资分析会,我见到一只大鳄了,我发几张照片让你瞧瞧。”杨柳说完给我发照片。

    照片一共有三张,第一张是杨柳和彼得逊的三个女人的合影,一个胖女人稍为老相一些,估计是彼得逊的老婆,另两个女人都还年轻,应当都是彼得逊的女朋友,杨柳站在胖女人的身边。第二张照片有四人,两个男人站中间,其中一个有胳腮胡,杨柳和另一个东方女子站在两边。最后一张是杨柳和胳腮胡男人合影,我猜想他就是杨柳刚才所说的大鳄了。

    我刚看完,杨柳又拨视频电话来了,问我是否看得清楚?我说很清楚,杨柳说彼得逊一家就不用介绍了,胖女人是彼得逊的老婆,另两个是彼得逊的英、法藉女朋友。

    “另外两张呢?都是交易所的领导吧?”我猜测问。

    “才不呢,交易所的投资分析会是不能外传照片之类的,四人合照的那张,是我和我的导师爱特、师姐季子女士,另一个胡须男人嘛!他是欧盟驻联合国主管经济的官员,著名投资人斯特朗先生,是投资界的大鳄,我和季子师姐都跟他单人合影了。”杨柳对第二、三张照片做了详细介绍。

    我问:“你师姐上月不是才回你们学校吗?她又回去了?是在你们学校见的面吧?”

    “是呀!经过斯特朗先生推荐,原来想回日本的季子师姐,给调往世行中国区当副总裁去了,她是回学校跟导师辞行的,顺带请了斯特朗先生到我们学校做客,哎呀!正好我还没去拜登找蓉姐,不然就赶不上这次聚会了。大鳄就是大鳄,他说我导师的得意弟子怎么都是亚洲女子?导师说东方女性天生优物,不似西方女性慵懒,还说我现在成绩这么优异,还住学生公寓。其实,导师他有所不知,我现在不可以随便就住哪里?得经交易所同意。”

    “为什么?”我猜测这可能涉及投资机密了,其实不然。

    “因为我上周不小心成了b级的头牌了,我想都不敢想,每一次成绩不怎么好的时候,我往往成了头牌,我就想有时亏点钱未必是坏事。今天见到师姐,我才知道她在a、b级之间往来数十次上上下下,历经一年多磨练,有赚有亏,离开投资圈时的最好成绩是九十八亿美元,就差那么一点突破一百亿的上限,为了突破这个上限,她又磨练了近一年,她说这一年给浪费了,完全没有必要非得破一百亿。”杨柳这次跟她师姐季子女士有了正面交流了,她没有正面回答我为什么不能住到别处去。

    “那你现在操作资金是多少?”我依稀记得是十亿美元。

    “在二、三十亿之间向上走,但是我师姐用了八个月才有我四个月的成绩,她提醒我宁可被大鳄吃掉,也不可以被小巨蟒围剿。我上周以巨蟒之身进去亏的钱,极可能被小巨蟒或者大户们给围剿了,师姐将这些视为投资人的耻辱。”杨柳还是没有回答我为何不能另择住处,只顾跟我说她和她师姐的投资经。

    “大鳄就是那些自由投资人吗?”我问。

    “是呀!他们持有巨额资金,又不是天天都呆在盘面上,大部分时间是难得看到他们的身影的,但是一有机会,他们就突然杀进来了,师姐说她进入b级之后就猛进猛出,三个月就被大鳄们究竟透了,一年之内就被吃掉好几次,好在客户有足够资金支撑,她才一次又一次翻盘,直抵一百亿美元附近,是我导师十几名弟子中成绩最好的。”杨柳四个月就做到了她师姐八个月的成绩,她已有大突破了,但是她不满足。

    “那你导师现在还有别的弟子吗?他过去有没有操过盘?”

    “现在就两人,师兄是个瑞士人,跟了导师一年多了,成绩没有我好,还在c级的下游混着几亿美元的小客户,导师要我淘汰一个客户给他,我说这事由不得我,最主要原因的是他春节前私下接单,被交贸易所发现了,得了一张黄牌警告,所以他手上的客户都是一些小客户,跟我四个月前入行不久差不多。我导师嘛!他以前操过盘,有差不多十年经历,但那是十年前的事了,他从‘九一一’开始暴红,伊拉克战争期间成了导师,萨达姆倒台上绞刑架后就不行了,所以有人说他是投资界殒落的巨星。他现在只教我们理论。”杨柳第一次跟我介绍了她的导师。

    “宝贝,你还没跟我说交易所为什么干预你另选住处呢,他们怎么也管这个?”

    “交易员和操盘手是不可以在外面自己操作的,除非经过同意,我入行两周后自己买设备在学生公寓操作,只两天就被发现了,因为我成绩优秀,他们看过我的住处后,同意了,但是不允许我再违规,我只能在学生公寓里住,还不允许接触投资界同行,上周有个客户想给我租别墅,给我派保镖和保姆,我不敢接受,我最多只能在学生公寓更换套房。”

    “这么不自由呀?”杨柳可是个自由派,这约束她受得了?

    “想自由,回c级的下游去,像我师兄那样,即使是c级的头牌位置,一样有不少约束的,所以你下次想进我的公寓,得事先审查你是不是搞投资这行的,不然,我就违规了。”

    “我上次不是进去了吗?”我有点奇怪,杨柳会不会骗我这些。

    “上次我们亲热时,让交易所监拍到了,你回去后他们周三就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你是我在国内的男朋友,你是从中国来看我的,他们就要求我以后只能在酒店相见,不可以带你到我的兼职工作场所,我保证了,决不再犯,所以周三那天我就不敢再操作你的账户,后来想想师兄被黄牌警告,你那个账户连续三天都不敢操作。所以老爷,通过你的账户,在登记前给你赚两千万人民币嫁妆的事,怕是很难完成了。”杨柳跟我诉说内情。

    “没就没嘛!嫁妆以后再赚,宝贝不可以被黄牌警告。”杨柳上周一和周二操作我的账户时,很意外地翻了一倍,欧元兑人民币已有一千五百六十几万。

    “谢谢老爷,咱俩登记之后,就不存在炒私单的事了,但是我承诺给你的事,我不想改变,还有三周我就回国了,你还要过来吗?”

    “我看看这个星期的工作安排,另外吧!怕影响你工作,也怕造成你违规。”

    “要是你周日晚上就回国内,不会影响我工作的,我的住处,你下次真的不能再来,但是咱俩登记了,就是夫妻了,你喜欢住你就住,但是我要工作,没有太多时间跟你说话的。还是按照规定住酒店好一些。”杨柳上次是在我要求下,将我带回她的学生公寓的。

    “我也看到了这个实际,真娶了你,跟别人很不一样。”我没有接着说下去,怕杨柳认为我去伦敦,就是想睡她一夜。

    “所以嘛!”杨柳闪着眼,忽然笑着问:“你总也没时间找女朋友了吗?你没事吧?”

    “我没事呀!女朋友的事,等咱俩登记了再说,我其实已有目标了,就像你盯着某只巨蟒,需要时就扑上去。”我笑着跟杨柳形容,“然后一口吃了。”

    “呵,怕是不能吧?”杨柳要跟我轻松一下,她忍不住笑着说,“老爷,平时都是女人吃男人的,男人只会探囊取物,过后空留一座营寨。”

    “宝贝,好新鲜,下次去伦敦就探囊取物。”杨柳真渴男女之事的话,我得飞过去。

    “我看呀!你还是在国内找一个,配合你探囊取物,咱俩登记后你要是上瘾了,找两个都不成问题,你没最后定也可以上报她资料让我看看的,但必须是真实的。年龄嘛!要以蓉姐为上限,不可以找比我更小的。”杨柳回头补充了一下她的要求。

    “呃,宝贝你干吗这么焦急呢?还有三周你就回国了,等等不行吗?”杨柳一再强调这事,让我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却又与我个人生活有某些吻合。何灵是我其中的一个女人,梁玉婷昨天跟我说拜拜了,要钱不要性了。我还有人选吗?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