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250、杨柳负气走
    上午十点,我和杨柳来到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候登大厅正坐着三对经过初审的情侣对像,他们在排队申请婚姻登记,不似我和何灵在灵水时初审过后接着就申请登记。

    杨柳先递上她的资料,初审员即时核对她的个人婚姻信息资料,仅两、三分钟就通过了。我接着递上我的资料,初审员抬眼问我们是否都自愿申请登记结婚的?杨柳说:“当然了,我们都是自愿的。”

    我对初审员确认我也是自愿后,初审员经过对我的身份证件扫描后,她抬眼瞅着我看了一会问:“黎先生,你的户口本和婚姻登记信息不符哟!”

    “有什么不符?”我怔住了,是我大意了。

    “你的婚姻登记信息是你离婚了,但是你的户口本还是未婚,这是怎么回事?你应当回到你户籍派出所,做出婚姻信息更改,或者开出证明也行。”初审员说得一清二楚。

    杨柳也听到了,瞪着我问:“怎么回事?你结过婚?又离了,跟谁呀?”杨柳让初审员在网上查找是谁?初审员惋拒了,让我们回去协调好了再来,不要影响别人初审。

    我将杨柳拉到一边,要和她解释,杨柳“啪”地打了我一巴掌说:“骗子。”

    “我怎么就成骗子了?事实就是这样,我改过来就是。”我竟慌不择言起来。

    “还说不是?”杨柳怒气冲冲,兀自往外走,一直走向我的车子。

    我追上杨柳说:“宝贝,你别这样,你回一趟不容易,我们马上去派出所开个证明,一切都来得及的。”

    “谁要跟你登记结婚了?你娶了老婆却骗我未婚,还厚颜无耻地追蓉姐,我们都瞎了眼了,你还不快打开车尾箱?”杨柳怒不可遏地用她的lv包拍打我的车子。

    杨柳真误会我了,我急忙催她上车,想在车上跟她好好解释我和何灵的事,可是杨柳不听,她说:“我要拿行李回瑞士,你开不开车门?不开是吧?”杨柳踢了我的车后门一脚,怒气冲冲地走到街边去拦的士,她放弃拿行李了。

    我急上车开出车子,追上她,下车拉她上车,杨柳甩开我的手说,“你说什么都迟了。”

    “我送你好了,宝贝,你要去哪?”

    “回瑞士,你没听懂人话吗?”杨柳的脸色很难看,她是真生气了,她对我一直都很坦诚,可我一直对她隐瞒着我和何灵的事,都是我的错。

    “上车,我送你去机场。”我想她上了车,也许还有转机。

    杨柳怒瞪我一眼,打开后箱的车门,她拒绝坐副驾位了。

    车子走了一会,杨柳掏手机看时间,说:“去巴士站。”

    “宝贝,巴士站坐大巴去省城要五个小时呢,还是坐下午机回省城快一些。”我想在机场跟杨柳解释清楚,即使两人不能现在登记,也不至于闹僵了关系。

    “我说去巴士站就去巴士站。”杨柳不再骂我骗子,我趁前方少车,扭头往后瞧了她一眼,她将头埋在双膝之间,坐在了我的正后背,她不愿意看到我。

    我说:“宝贝,能听我解释吗?”

    “不听、不听,脏我耳朵。”杨柳怒吼了几句。

    “宝贝,你别这样好吗?”我再次扭头,杨柳用双手捂着了她的双耳。

    杨柳允许我在国内有女朋友,我一直以为她会慢慢地接受何灵的,可我没想到今天的结婚登记出了意外,我的户口本上的确写着未婚,我和何灵结婚后,理应修改过来,离婚后再修改,那么户本就和我的个人婚姻信息相符了。

    是我自己大意了,怪婚姻登初审员已毫无意义,这是我该做到的事呀!哪曾想我的网上信息和户口本不符呢?我没有时间修正,也应当委托何勇替我办这事。我与何灵的事,他是除我家人之外的唯一知情者。

    “宝贝,说句话好吗?”我再次扭头时,差点“吻”着了前面的车子。

    杨柳依旧不说话。到了巴士站,我下车给杨柳拿行李,她抢了过去,兀自往站内走。

    我急上车另泊车子,上锁追了进去。杨柳在排队购票,她身后有两人,我想她会买最快一班车,这样的话,下午五点前就能赶到省城,刨去打的去机场的时间,正好赶上六点去苏黎世的班机,比下午三点半从市内坐机去省城快了一个小时,但是路上塞车的话,时间就未必能赶上了。我也希望杨柳能顺利回到瑞士。

    杨柳买了票,拉行李往候车大厅走,发现我也在排队购票,她扭头走了。

    我买了票,进候车大厅找杨柳,杨柳坐在一个角落座位上,眼光迟滞,她让我伤着了。

    “宝贝,别这样好吗?”我在杨柳面前蹲下来,抬眼看着她。

    杨柳将眼睛抬高了,不屑再看我一眼。

    煎熬了几分钟,播音员提醒上车了,我们座了同一班车去省城,但是座位却是前后座,而非一排。上了车,我和前面与杨柳同排的女剩客交换座位,前排女剩客同意了。

    杨柳对我视而不见,眼光是那么冷漠而陌生。当着她的面,我拨了赵述铭的手机,跟他交代说我因急事出差,下午的开标会由他主持,要按招投标文件开标,开标结果信息告诉我。短短几句话,杨柳都捂紧了耳朵,让我也伤心了。

    我的话就那么招她讨厌?行车途中,黎绍林和黎绍芝打了我手机,我直接摁断了,回他们信息,说我送杨柳去省城坐机回瑞士,请他们放心。

    下午两点多,车子在一个服务区停车,我下车后一直跟着杨柳。她将我当透明的了,视若路人,不予理睬。但我坚信,我们的故事不会就这么结束的。

    杨柳买了一份便当,一个人吃,我也买了一份,坐她对面,她迅速走开了。我不再追着她,吃了便当,随她再次上车。杨柳侧躺向车窗的一边,不一会就睡着了,我一直看着她,直到五点在省城下车。

    下车后,我替杨柳取行李,但是杨柳并不接受我替她拖拉行李。我急走她前面去找的士,杨柳因赶时间,她先我上了的士,我们一起到机场,我为她拉着行李急奔候机大厅订票处找机票,机票是杨柳在市内坐我车子时手机预定的,一切都顺利,过检进相对登机口候机,我再次在她面前蹲了下来,将手放在她的腿上说:“宝贝,你不说话也行,能看着我吗?”

    杨柳将我的手拿开,抬眼看着天花板,一言不发。

    “对不起,宝贝儿,是我错了。”我没有求杨柳原谅。

    等了一会,杨柳撇下行李,一人走开上洗手间,我只好原地看着她李行,过了十几分钟,杨柳从洗手间回来了,她依然冷漠地坐在原位,一直等到上机,也不拿眼瞧我一眼。

    进了检票口,杨柳头也不回地往里面走,我眼巴巴地看着她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急忙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宝贝,一路顺风,回到瑞士再联系。

    杨柳回到瑞士,我就能得到她的回应了吗?联想到杨瑛几千里寻找杨柳都无功而返,如果她从始就消失在我的世界里,我也找不着她呀?

    我不再发信息,发了也没有用,等她下周回到伦敦,再通过梁玉蓉和彼得逊找她了。我打的回省站坐大巴返回市内,下午的招投标活动早在两个小时前就结束了,结果是梅通明和周琼的皇家假日投资公司中标。

    此时何灵拨了我的手机,问我回不回家,我清了一下嗓门,说现在还在省城,过一会再回,晚上就不回家了,让她早点睡。何灵说她下午找了周颖不遇,我说周颖参加招投标会了,让何灵明天再找她,我明天晚上再回了。

    何灵挂电话后,我在巴士站枯坐等车,马莉拨了我的手机,她说她有个手下今上午上班时,看到我和一个女孩子在民政局路段拉拉扯扯了,问我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追她嘛!人家不理我,飞了。”我苦笑一声,心想跑了杨柳,就等于跑了财神,她跑到哪里我都得追她回来。

    “是吗?谁家的小姐?这么傲气,敢这么对黎总。”马莉哈哈一笑。

    “是无名氏的女儿,你怎么样?几个星期没联系了。”我揭力掩饰着内心。

    “呃,我们五一结婚,迟点再给你派贴。”马莉幸福地说。

    “是吗?祝贺你修成正果,什么时候登记的?”

    “上周五登记了,今天才跟你说,不算迟吧!大媒人。”马莉沉浸在幸福之中,而我心里埋下的是苦涩,如果让黎绍林和魏红英知道我和杨柳闹僵了,不知道会骂我什么。还敢脚踩几只船吗?到时竹篮打水一场空都说不定。

    “我的半路项目五一开盘,但是你和李侃的婚礼肯定会参加的,先祝贺你,我在省城,一会才起车回去,先这样。”马莉说拜拜后,我挂下电话。

    有人欢喜有人愁,我不停地翻看手机信息,也忘了杨柳飞走半个钟有余了,她是不可能给我回信的,假如她也用她对她家人的态度对我,我该如何挽回我们之间的感情呢?

    是我自己不小心翻了船了,当晚十二点多回到市内,我没有在哪里开房,而是回龙潭大厦我公司,再次急看了有关杨柳在日本当av女优的资料,当年还有点青涩的杨柳真张了腿,一切都是那么清晰,她的“处”必定是在日本失去的。

    昨晚验证过了,我和杨柳同房时,她没有落红,同房时她还提醒了我,故而她一定自知自明她是非“处”了,但是我不能将杨柳当成脏女人,一如她当初给彼得逊当人体模特一样,她是干净的,脏的是世人的心理和目光。

    第二天,我七点半起床洗漱,先下楼去附近早餐,早餐回公司上班时,新招的项目办主任于达昨天就开始上班了,他一直随我上楼,进了办公室,才知道他是新来的,前台文员也到了,跟他说了我的身份。

    我让于达准备今天的会议,一会人到齐了马上开。于达进他办公室时,前台文员再次将一个快件递给了我,说是昨天下午送到的。我急回办公室拆看,里面又是一只u盘,附带了一行文字写道:杨柳在日本当av女优的真相在这里。

    “我草,谁这么无聊?”我的反应是有人知道我和杨柳相好的事了。可我和杨柳现在却因了我的粗心,伤了杨柳的心了。其实,我应当早一些跟杨柳交代清楚我和何灵的事,可我判断失误了,如果我早些时间就跟她沟通,真诚相待,又何至于此呢?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将新寄到的u盘接进电脑,想看是谁还这么无聊,赵述铭来了,他进我办公室跟我汇报昨天开标的细节,皇家假日投资公司的定价仅仅比刘氏集团低了一块钱,赵述铭当着另外四家参与招投标公司负责人公示了。

    刘氏集团的尾数带“八”,皇家假日却带“七”,赵述铭说两家公司竞的是一种技巧,昨晚,皇家假日投资公司老板之一周琼请了赵述铭、杨森他们晚宴,玩到了十二点。

    不一会,周颖和杨森、林光和他们都来了,我们接着开周会,疏理近期工作,一是中标公司的进场准备工作,二是项目贷款,三是海佳花苑一期的开盘准备工作,我将这三大项工作分给了杨森,赵述铭和徐英,周颖四人,项目办公室主任于达负责项目各项制度建全和人事、后勤管理工作,前台文员分担缺编人员招聘,周颖专做两个项目的前期策划和销售管理工作。

    十点半,会议结束,我回我办公室看新接到的u盘。

    新u盘里一共有三个文档,跟前一个一样,我就奇怪为什么不同时寄给我呢?我先看视频录像,视频录像里的一些镜头跟上一个差不多,但是少了不堪入目的画面。

    再看照片,一共有十二张,其中有一张是杨柳和彼得逊、还一个男孩三人的站姿合影,其余照片无一是杨柳在海滩上拍的,几乎全是比基尼三点式。我心想这算什么真相?不还是当了日本av女优?我要是计较杨柳的过去,我早就取消了她和我家人的见面会了。

    打开文字文档,文中声称杨柳的确应聘当av女优了,杨柳和马来男孩刘健结伴在日本度假,不到一周就花光了家里给的盘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