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301、宝贝已成群
    “什么我爸?杨铭是杨铭,我是我,杨铭队长提的条件那么苛刻,由他去,咱们不提,就说市内以后的项目有优先就行了,争取三点五亿接下它再说,你马上给有关领导打电话,让他们不用跟别人谈了,尾数五千万下周末到账,我的商务代表大概下周三之前就过去接收项目。”杨柳又用十几分钟决定了这么一件事。

    “你说什么呢?宝贝,三点五亿哟?”我没想到杨柳要抄底,因为三点五亿和三点四亿对杨柳根本就没有区别,但是我不得不提醒她,项目的后续开发至少还需要一点二亿自有资金才能办得了贷款,加起来接近五个亿了,不可以一下子投入这么多的。

    杨柳问我整个项目开发时间要多长?我说长则四年,短则两到三年。

    “嘿嘿,长则四年?这不正好?”杨柳听后嘿嘿一笑说:“那就按最长时间算,即使咱俩只赚两个亿,一年五千万,对杨铭队长来说,的确是少赚了,但是对咱们的两家公司,不,对咱们的三家、四家公司来说,一年有五千万就足够了,解决市领导最想解决的问题,才是我投入这五个亿的中心思想。你不会听不明白吧?”

    “我明白。”我脱口而而,可是我明白什么呢?杨柳即使手上有五个亿,我都不想投,我的想法跟杨铭、招东风他们其实是一样,一旦接手这个烂尾楼,等于自己承担了项目早前亏损的一半。这一半够我拿五十亩地了。

    “你真明白了?”杨柳再次问我:“老爷,你心里是不是认为它是个烂尾楼?别人亏的钱你要承担?多付出的钱足够你拿一百亩地之类?”

    我不得不笑,心想我刚想到的事情,杨柳居也想到了,我说:“你就是我心里的虫。”

    “那你同意了不是?”杨柳改用商量的口气说,“真没有异议了?”

    “我真没有异议了,我马上给领导打电话。”在我看来,杨柳虽然在十几分钟里决定了这件事,但是她对这个项目的关注意也许并不是从十几分钟前才开始的,几个月以前,我曾经带她去现场看过枫景新都花园三期,杨柳这么做也是为梁家解套。

    “老爷,我话还没说完呢?这个项目要是杨铭队长也想要,咱们就把价格推高了。”

    “他不会要的,除非市里答应他条件。”杨铭摆明就是吊市领导的胃口。

    “那就不好玩了,既然他不想要,那我们得十分保密这事,谁都不许说。你一会跟领导说,是国外的一个财团要进入高雷市,全权委托上海的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前往接管枫景新都花园三期,条件是我刚才说的,我会安排莱克西过去的,让桃姐去省城接机,你还有什么要问吗?”杨柳切换视频对我笑。

    “没有了,爱你宝贝。”我凑近杨柳,杨柳也凑过来了,说:“老爷,我也爱你。”

    杨柳挂电话了,我改拨林嘉兴的手机,林嘉兴正准备下班,他问:“黎总,又有什么事?”

    “有个喜讯要告诉你。”我接着跟林嘉兴说了杨柳说的事。

    林嘉兴呵呵笑了两声:“黎总,你别拿我寻开心,东风集团分明就是不想要,鼎铭集团呢,分明就是吊市领导的胃口,以为除了刘蒙,再也没有谁为市领导分忧解难了。”

    “林主任,你不是在拒绝别人的好意吧?你要是拒绝,那我可得越级向林大主任汇报这事了。”我跟林劲松直接说这事也行的,但是我想将这次招商成功的业绩留给林嘉兴,最重要的是通过林嘉兴,瞒着我大哥黎绍林,这是杨柳的保密要求。

    “我说过我拒绝吗?我是不敢相信会有国外的财团盯着这个项目,你只需告诉我这个财团是否还有别的附加条件,如果没有,我马上跟林大主任汇报,ok?”林嘉兴怕跑单了。

    “就我刚才说的,三点五亿,以后有项目优先就行了,没有别的附加条件,下周三之前,它们的商务代表和委托的资产管理公司代表就过来,你只需做好接待工作,下周末之前付清尾数五千万。另外,这个信息,你直接向林大主任汇报就行了,不许对任何人说。”

    “连你大哥都不能说吗?”林嘉兴笑问道。

    “当然也包括他了。信息费我不要,到时请我陪一下他们,让我也见见大神就行了。”

    “这事好说,你把我手机号发给它们,回头我直接跟它们联系,就这样。”林嘉兴说完挂下电话,我将林嘉兴的手机号发给了杨柳,并说已经跟领导汇报过了。

    杨柳回信说“收到”。其实,杨柳早就从梁玉蓉那里得到了她小舅林嘉兴的手机号,她曾经让莱克西以刘健的名义跟林嘉兴联系过,而我对此一无所知。

    到了海佳花苑销售部,林水桃不等我下车,看到我车子,她就带着一只小行李袋出来了,上了车,我问:“你平时上班都没带这么大的袋子?要收拾文件辞职不干了?”

    “哪里话?给我十个胆,也不敢炒了老板不是?黎总。”林水桃笑了一声,其实,她刚从上海回来,经过两周里的两次飞行,杨柳注资两亿的伦敦里杨(中国)资产管理公司刚刚完成,林水桃是代表杨柳回市内接管厉以东原来的两块地皮的,她下周的工作全部在市内。

    “今天怎么就想着提前下班?”我问。

    “销售部这里还有多少事哟?房子都剩下一成了,我只是过来看看,两个月了,我就怕我有反应了,到时有了反应,我不过来了。”林水桃婚后的几个月要去上海,直到回家待产,到时也是新年正月的时间了,而梁玉蓉再有两个多月就要生了。

    “那你自己安排好了,没事回公司坐坐也行。”我朝永星食府开时,林水桃拨了何灵的手机,问她接回何昕没有?何灵大约说接回了。林水桃说:“我和老爷在一起,要不,你和何昕来一下永星食府,我们一起吃饭。”

    林水桃挂下电话,我朝永星食府开,问林水桃怎么约何灵到这里来?林水桃说:“我喜欢这里嘛!这里跟枫叶国际,何灵来的距离是一样的,一会吃了饭,我回家也近点。”林水桃说的回家也是指我的小家,而非水岸花园和她娘家。

    我调头亲了林水桃一下,表示明白她的意思。

    “怀上bb,都没跟老人家说一声,一会你来说。”林水桃要回我小家,跟我的亡父亡母禀告她怀上孩子的事。

    下了车,趁何灵、何昕还没到,我和林水桃步行去附近街买了一些果品,再踅回永星食府,要了一间小房,其间,林水桃接了她母亲的电话,说和我在一起吃饭,问她妹妹林水润是不是放假回来了?她母亲大约说回来了,林水桃说:“让她歇着,我明天再回。”

    过了一会,何灵带何昕打车过来了,虽然何灵会开车了,但是车牌还没到手,新采纳公司的车子还是经理莫蓉下班后就开回家去,何灵反而开自己的电瓶车接送何昕。

    我简单点了几个菜,何昕跟林水桃说了几句英文,林水桃给纠正了一下。何昕下半年入学十二小学前班的事已经托给了何勇,还没最后办成。

    晚饭吃过一半,市经委主任林劲松拨了我手机,我走开接听,林水桃和何灵立马嘀咕了起来,我走到房间外问:“林大主任,接到信息了不是?”

    “接到了,有点不敢相信这事,所以问了嘉兴,他最后才说是你提供的信息,你肯定跟这个国外财团有私下关系的,我就问你一句,这事是否八九不离十?”

    “我说这事十拿九稳了,嘉兴主任的手机号我已经给他们经纪人了,他们或许迟点就跟他联系的,你稍迟点再跟上头领导汇报嘛!这事你们最好省略我,别说是我提供的信息,事实上,人家一直关注着我们市这个项目,不是我向他们介绍的,是他们找我求证是否真有这事的,所以就托我给嘉兴主任传个话,我其实就是个话筒而己。”我不想林劲松也跟我大哥黎绍林说我如何神通广大,他一说,黎绍林准会想到杨柳的。

    “嘿,我听出你意思了,这事就我和嘉兴主任知道,先感谢你支持工作,回头有空再请你喝茶,先这样。”林劲松说完挂下电话。

    我想这会林嘉兴一定跟林劲松在一起吃饭,做为厉鹰集团资产管理公司领导小组副组长,实际操盘人,林劲松先获得这个信息,他自然会向刘用和省里的领导汇报这一工作进展。他当然要准确掌握信息来源的真假了。

    那么接下来,三点五亿的资产清理底线,恐怕还需要市里协调崔之龙的思想工作,因为这个价格距离厉鹰资产公司和崔之龙、梁启松三人的心理价格相差了三千万。但是市场是无情的,市里也想他们能尽快解套,想多拿回成本是肯定的,可是挂牌后无人问津,还要市领导到处找企业老板接盘,没人接盘,就意味着盘水区与盘江区的这个结合点要开天窗。

    房间没有卫生间,我去公共卫生间方便,走回到房间时,林水桃笑问我接了谁的电话?要走开打这么久?我坐下说:“不告诉你们。”

    何灵立即笑着说:“跟小杨打电话就不要背着我们俩嘛!你要将我们仨人看成一个人。”

    “对,不错,但是电话不是小杨打来的。”我埋头喝汤。

    “那是谁电话哟?是大哥吗?”林水桃又问。

    “不告诉你们。”事实上,我不告诉她们的事,她们全都知道。

    吃过饭,我们一起回我小家,林水桃亲自洗了果品,摆到神龛架上,何灵拿了香燃了几柱,分递给我们,一起拜了一下,林水桃说:“老爷,你还没说话呢?”

    我说:“爸妈,你媳妇阿桃有了,跟你们说一声,要保佑母子健康平安哟!”

    两个女人也很严肃地拜了才坐回沙发。

    此时何昕拿了我的手机给我,其实不是有电话,而是手机收到了信息,我拨开一看,是林劲松发来的,说国外财团接手枫景新都花园三期的事是真实的,再次感谢我为市里穿针引线。我回了信息说,祝贺厉鹰集团资产管理公司,并希望顺利成交。

    原来,就在我们吃过饭回家时,杨柳的助手莱克西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给厉鹰资产管理公司发了一个商洽函,要厉鹰资产管理公司下周一之前确认“三点五亿,另加以后有项目需优先”商约条件,厉鹰资产管理公司确认后,受让方商务代表和委托管理公司商务人员下周三就前来商酌接管枫景新都花园三期,所谈其他内容跟我说的一样。

    坐了一会,我和林水桃回水岸花园,何灵送我们出门,我亲了何灵,何昕说也要亲她,又亲了何昕,林水桃笑了笑,先下楼。

    两人走到楼下,林水桃说:“今晚没有准备,下次回家,要顺便去一下二姐家。”

    我说不用准备什么的?林水桃说:“还有一个月就结婚了,哥和姐的家要去一次的,哪能不准备?表姐家都要去一下,她的垃圾回收站搞得怎么样了?”

    “不清楚,搞了一个月了,没听说有什么问题。”我启动车子,离开化工集团小区。

    林水桃笑着问:“老爷,我发现你今晚的心情很不错的,捡到宝了?”

    “是呀!一捡就捡到四个宝贝。”我指的是杨柳、林水桃、何灵和何昕。

    “你说得不对,应当是六个、七个。”林水桃指了指她的腹部,笑着说,“你刚刚才跟老人家说了,你可别忘了你儿子他在这里呢。”

    “你说的没错,但是也没有七个呀!”其实,林水桃跟杨柳一样,她将梁玉蓉和梁玉蓉怀的孩子都包进去了,所以才有七个。

    “怎么说没有七个?老爷你是不是得了健忘症了?你身边有四个,远远的有三个,你自己不会数数吗?”林水桃前不久悄悄跑了一趟巴黎和伦敦,在伦敦见过梁玉蓉,杨柳和彼得逊的“赌”局她都跟林水桃说了,林水桃甚至见过彼得逊的两个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