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311、浇铸了一晚
    “当时的次数是够了,但是后来的几次你都草草了事,没有一次超过十分钟,全是五、六分钟,我要是用计算机来计算,你还得浇铸我两次才够时数,我只要你一次,多便宜的事?”梁玉婷说完自己笑个不停。

    “你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神经有问题。”梁玉婷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男欢女爱,我气坏了,又不好推她出去,因为这间房是用她身分证开的,我刚才进来时加了我的身份证。

    “我脑子一点都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别人。”梁玉婷给我解衣宽带,我抓住她的手。

    “要写保证书,下不为例。”我给她拿纸和笔。

    梁玉婷接过来问:“你要我保证什么?不就下不为例吗?口头保证也许更管用。”

    我拽了她一下,让她马上写,梁玉婷居然写了“将来还不了我钱,就用身体还”。

    我一时气结,心想梁玉婷早前跑省城来搞酷吧,就是想跟我异地“臭味相投”,我立即带了行李往外,不再理她。

    梁玉婷急忙丢下笔,追出来抱住我,说:“你要拖我出去,让监控拍上吗?”

    “你再胡搅蛮缠,我真不管你了。”我也威胁不了她什么,只能把话说重点。

    “行了,我写,下不为例这事,一百万真还不了,咱俩就算是正式分手了。”

    “一百万算分手费吗?”我不能给她模糊空间。

    “就算是吧!”梁玉婷苦着脸,万般无奈的样子。

    “我替你写,你签字就是了。”我撕下一页纸,写下两人分手的事。

    梁玉婷瞧了瞧,签了名,返身拿她的挎包找着里面的什么说:“我们要同宿一个晚上。”

    我迅速下写我们的分手时间为年初的时间,收起分手书。

    梁玉婷将一粒药递给我说:“你要吃了这个,晚上浇我两次,时数刚好补上以前欠下的。”

    “你可真会算账,次数用完了,算时数。”付了一百万,我还平不了这事?我有点心有余悸,白了她一眼说:“我不浇铸哟!就磨擦、磨擦。”

    “不是磨擦、磨擦,是润滑、润滑,一起飞。”梁玉婷有些迫不及待地解我衣衫,一边解、一边笑,“好久没这事了,有点饥渴,你别不理解。”

    “你饥渴?那你可以找别人呀?谈个男朋友,你天天吃香喝辣都不成问题。”因为忙酷吧装修、开业,梁玉婷这段时间不长膘,反而瘦了一点,不似以前那么壮。比较而言,她的确没有我的大小们好,但也秀色可餐。

    两人来了浴室,梁玉婷让我先吃药,我吃了药进来,梁玉婷正开着花洒,水气腾地而起。我调整了一下水温,梁玉婷束住头发,两人互洗了一阵,梁玉婷瞧我身体问:“有十五分钟了,来劲了没有?”

    “你没瞧见了吗?”我白她一眼。

    “你洞房时要是这个样子,你老婆会不会不满意?到时她也可能跟我一样饥渴哟。”

    “你少管别人。”我昨晚耕何灵的地时就有些力不从心了,但是恩爱夫妻是不会因为点事就马上饥渴的,梁玉婷以已之心度别人了。我回家时,何灵几乎不是在家等着我的。

    冲了沐浴液,两人回床上,梁玉婷今晚特别有耐心,一直用身体摩梭着的我要害,直到我挺起,她还不满足,说:“我要硬硬地浇铸。”

    “我说了,我不浇铸,就润滑一下。”梁玉婷说的浇铸就是内泄。

    过了这么久,我忘了梁玉婷这些天是安全期,还是生育期了。如果正逢她的生育期,那她百分之百中枪,我还是逃不脱被她纠缠。

    “分手书都签给你了,你浇我两次又如何?你的火腿我就吃今晚,咱俩的故事也到尾声了,我希望有一个有点痛痛的结局。”梁玉婷竭力准确描述她的内心。

    “你想生孩子?”我真戮梁玉婷的“阴谋”。

    “以前吧!我的确想给你生,跟她争一争,但是现在我不想了,你都快娶别人做老婆了,我给你生,我不是有病吗?咱俩今晚就尽情坏一坏,给将来留点可以寻味的回忆。”

    “没有别的了?”我不相信,同房不浇铸是我的底线,种子再多,也不能乱播。

    “我还能有什么?你这么快就忘了我安全期了?为了今晚,我挑了三次开业日期,算清楚大姨妈哪一天走才定下的,是专门为你定的,你不浇铸,你就是傻瓜,男人不都喜欢浇铸吗?要浇铸两次,你一会要控制好情绪,别一上来就突突。”

    梁玉婷笑开了,她很生动地描述着我们之间这点事,的确,我们过去好几次都这样的。

    我让她握住我的要害,问她是否可以了?梁玉婷问:“你愿意浇铸我了?”

    “废话?你别等它歇火了又想它。”我也想起来了,梁玉婷的安全期跟何灵是差不多错开的,何灵昨晚刚刚走了大姨妈,不然,她会要我回林水桃那边去的。

    “是吗?”梁玉婷拉了我的手摸她的宝器,滑滑的早就湿了,缓缓躺下。

    反复操作之下,梁玉婷叫了起来,也忘了要我控制情绪了,我真浇铸了她一次,过后她很满意,赞了我说:“老司机就是老司机,太美了这事,只是高*潮之后是尾声,睡了,不要管你种子了,我给你贮存起来了。”

    梁玉婷拿了一条垫巾,夹住,侧身而睡。

    半夜里的一次,梁玉婷更湿,而且叫得很大声,我问她叫那么大声干吗?怕别人听不到不是?梁玉婷说这是她和我的最后一次,再怎么叫也是最后一次,她必须叫。

    我捂她的嘴,梁玉婷拨开了,催我加快速度,她就要飞起来了。

    过后我问她飞起来没有?梁玉婷眼睛微闭,不说话。我去浴室冲洗过后,梁玉婷睡了过去了,我没有再搔挠她,躺下就睡。

    第二天八点,周琼过来敲我房门,我忙推醒梁玉婷,梁玉婷说九点半才开业,让我不要急。我去给周琼开门,说是改时间了,九点半才开业。

    周琼看着我呆了呆说:“你家伙?在省城这里肯定还有个女朋友。”

    “我刚起床,方便一下,一会再叫你们。”我不做回答,也不容周琼再问,关上门。

    梁玉婷问:“是谁呀?你朋友?”

    “是呀!他准备给他女朋友开一间酷吧!来观摩开业的。”

    “在市内开?”梁玉婷翻身坐了起来,下床随我进洗手间。

    我边进洗手间边说:“对,在市内开。”

    “市内的市场有点小,小心亏了钱。”梁玉婷不选择在市内开这个店,反而选择在省城,她考虑的正是这个问题,因为市内本身就有一些类似的吧厅,比如黄金一代、红磨坊等等。

    “这是他们的事,你将你的酷吧开好才是硬道理。”我方便出来,梁玉婷在洗漱。

    我等了一会,接着洗漱时,我要梁玉婷一会见着周琼他们时,要说她是刚刚过来找我的。梁玉婷笑开了,说我们一早起床之后就结束了,回到生意伙伴关系,她知道该怎么说的,决不会影响到我和林水桃十来天后结婚和夫妻洞房。

    梁玉婷说完出去化妆了,我在卫浴室洗漱,刮胡须。

    我出来时,梁玉婷在喷着香水,整束仪容。我快速换上新衣服,梁玉婷抽出两张纸,让我看她的开业礼事宜,问我意见,我让梁玉婷穿上鞋子,然后去看猫眼,门外没有人,我先开着门,然后返身看她的开业礼事宜。

    “没有什么问题吧?”梁玉婷问。

    “你去楼下等我,八点半了。”我将两张纸递给梁玉婷。

    梁玉婷接过,带上她挎包,离开我房间。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出门找周琼,周琼和他女朋友季玉正好过来,他瞧瞧我,又瞧瞧楼道走廊,让季玉先下楼等我们。

    “一起走吧!一会再回来退房。”我不想周琼问我什么,但是梁玉婷刚才离开时,让周琼看到了背景,因为周琼刚才是站在他房门口等着季玉的。

    三人一起坐电梯下楼,梁玉婷却没有在酒店大堂等我,我急拨她手机。梁玉婷说为了不让别人知道她昨晚偷了我老婆的老公,坏了一个晚上,她先回酷吧了,要我们马上过去。

    我挂下电话说:“我朋友催了,马上过去。”

    “你朋友?男的?还是女的?”周琼笑了笑问。

    “女的,去到现场你就知道了。”我没说是梁家二小姐。

    “是嘛?”周琼听后又鬼笑了一下,有点怀疑我和我这个朋友有隐蔽的私下关系。

    仨人走到我车子边,周琼坚持在车外抽一支烟再走,说带着女朋友,烟不许抽。

    进了车子的季玉果然开了车门说周琼又抽烟,抽两口就行了。

    周琼说就抽几口,接着他问我昨晚是不是找了小姐过来过夜?我说你别乱说。

    “我刚才看到有个女的从你房门口经过,是就是嘛?一个晚上没女朋友抱着,抱个临时的,有什么相干?我老婆从来不干涉我这事,只抽我女朋友不放,你可记得了,我是坐你车子上省城的,一整天就咱们两人。”季玉是周琼的第三个女朋友,还有一个没公开,只有翟怡是公开的,他老婆没说他和翟怡的事,算是默认了他和翟怡的关系。

    “我知道了,小季是跟我过夜的,但是,她是我‘女朋友’,是随我上省城观摩别人开业的,与你没有关系。这样可以吗?”我这才想起,周琼前不久为什么拉着我跟他一起选酷吧的店铺。是他给我当“参谋”,而不是我给他当参谋。

    “那你记好了哟!”周琼猛抽一口烟,将一半的烟丢下,开车门,季玉却让他坐前面去。

    仨人来到梁玉婷的酷吧开业现场,时间刚好九点半,梁启松夫妻俩、还有沈闻、周起猛夫妇都来了。为凑齐八个人剪彩,梁玉婷临时拉了周琼充数,周琼打量了一下梁玉婷,似乎瞧出了什么?在他看来,梁玉婷今天一早至少找过我,可我否认了,那就肯定有私情了。

    客人来了不少,正等着进入酷吧消费,九点五十分,准备就绪,梁启松夫妇居中,梁玉婷紧挨梁启松,我站梁玉婷旁边,我旁边是周琼,周琼旁边再无其他人,另一侧是沈闻和周起猛夫妇,一共八人剪彩,接着是梁启松和周起猛讲话,然后举杯庆贺开业、生意兴隆。

    短短几分钟,都让摄影、摄像师都拍进去了,这个环节过后是舞狮助兴,锣鼓喧天,好不热闹。客人鱼贯入内,服务生引着我们八人随后进雅间参观,品尝美食粮液。

    前来观摩的季玉一一品尝了今天全开的美食,还楼上楼下地跑了个遍。

    店内是足球文化展示,不仅有退役的球王诸如贝利、贝肯鲍尔、马拉多纳等人的雄姿,还有当红的c罗、梅西、布冯等球星精彩视频在不停地播放,大厅的大屏幕投影是世界杯赛冠亚军赛精彩镜头集绵。

    因为人不少,现场气氛充满激情,来的大都是年轻人,多半是球迷,玩的是球事。周琼等了季玉一会,我才介绍周琼和梁玉婷相认识,周琼算是知道酷巴谁是主人了,他刚才认出了梁玉婷的衣服了。

    梁玉婷要季玉留下来,问周琼是否愿意?周琼说不麻烦梁玉婷,因为周琼的酷巴现在才开始开工装修,他迟点会带季玉去上海参加培训。

    十点半,我们就在酷吧用餐,梁启松对我说了一声谢谢,而我却不知道他要谢我什么?是我给厉鹰资产管理公司找来了外国财团,接了枫景新都的盘?还是指我借了钱给梁玉婷?

    其实,我借给梁玉婷的一百万并不算借的,因为这是我和梁玉婷的分手费,这笔分手费,梁玉婷未必对梁启松和其他人讲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梁玉婷在开业礼和招待宴结束后,她对我说分手费的事不许对任何人说,她也没借过我钱,事前说借钱,后来没借了,因为她并不缺钱,我没有借给她。

    我谢过梁玉婷,心想就这么结束了吗?

    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的。我邀请梁玉婷参加我和林水桃的婚宴,梁玉婷说必须参加,如果时间允许,她会稍提前点时间回市内,看我的新娘子是否有什么需要她帮忙。

    “呃,不用吧!阿桃她有姐妹团帮忙,你用心管你酷巴,祝你生意兴隆。”我伸手和梁玉婷相握,以示我们以后只是普通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