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316、婚礼变了味
    何勇他们是中午时就过来的,正好我出门回化工小区,他们在水岸花园等了我三个多小时。接亲的车子已经落实了,一共十七部。为保证明天接亲、婚礼顺利举行,我们开车回化工小区,再去林水桃家,接着去丰江酒店。就在明天的婚礼现场,我碰上了游蓉蓉。

    “黎总,我请贴呢?”游蓉蓉伸手向我要请贴,是我漏请她了,而她是被黄江安排给我和林水桃主持婚礼的,今天一早,她接到了这个任务,才知道我们要结婚了。

    “不好意思,游助理,你的请贴也许让婚庆公司漏写了,怎么办?我口头请你,行吗?”虽然游蓉蓉也在厉鹰集团工作过,但是我和她并非同事。我们的交往,是她应聘到丰江酒店担任董事长助理时,我对她做了一个公平评价,让她顺利进入丰江酒店。

    “行,当然行了,但是明天中午要罚你,还不快从实招来?新娘子是哪里的?”游蓉蓉看着我问。她的笑容里隐藏着一些疑惑。

    原来不久前,米丽、林水桃和莱克西她们在这里接受市经委的接待,事后,她们的身份资料让黄江知道了。尽管林水桃在伦敦注册时用的是英文名,但她在伦敦里杨(上海)资产管理公司用的是中文名,还是个高雷籍人士,如果我娶的是她,那么游蓉蓉是认识的。

    “你想知道什么?”我笑问游蓉蓉,“你以为她是个鬼妹?”

    “是呀!我不是让黄董点名给你们当主持吗?我总得知道一下她背景嘛?”游蓉蓉对我翻了一个白眼问,“是她吧?”

    “谁?”我没给游蓉蓉发请贴,但是黄河那里有我们发出的请贴,游蓉蓉或许已经知道我要娶的人是林水桃了,但是这个林水桃是否就是她所知道的林水桃?她要求证一下。

    “林水桃,林总呀!上次她在这里接受国外的一个财团的委托,我当然希望是她了。”游蓉蓉直指林水桃的新身份,没有继续求证她是不是我公司的销售部主管。

    “呃,你说的没错。”林水桃现在正是这个身份。

    “她的英语口语说得很溜,你真有眼光。恭喜你黎总。”游蓉蓉接着道出了她给我们当主持的原委。原来,接到请贴的市经委主任林劲松昨天打了林水桃的电话求证,林水桃承认了,她正是嫁给我的“林水桃”,林劲松接着请副市长刘用也参加,还有市发改委主任杜升,他们是冲林水桃的身份来的,婚庆公司的婚礼主持人给临时换了。

    “谢谢,黄董在吗?”我问的是黄河房地产项目评估公司的黄河,而不是丰江酒店的黄江,虽然他们兄弟俩都在丰江酒店办公,黄河还兼有丰江酒店副总经理的身份。

    “呃,你是说黄总、黄河吧?哎呀!他今天没上班。”游蓉蓉又是一笑说,“我去准备一下明天的串词,对了,你应当多备几台,这万一有些人不请自来,可不好。”

    杨柳对我和何灵说过,婚礼要隆重,但不等于铺张浪费,所以一般的人我们是不请的,不过,游蓉蓉说得也有道理,不多备几台,这万一有些人知道了消息,不请自来了,场面就不好看了。我原先备的五台是给交易市场内的商户备的,要是他们全来了,备五台都不够。

    “那好,再加三台,麻烦你和楼面经理说一声,明天的现场,你要替我安排好。”我看了现场,是市政府公务大型活动的宴请会场,另外三个喜宴放在了其他餐厅去了。

    游蓉蓉去找楼面经理为我们备台后,我和何勇他们回水岸花园。接亲的车子到齐了,何勇点了一部林肯和一部劳斯莱斯做主婚车,我的宝马停在了车库。

    大家都没有再上楼,何勇让我也开车去花店,花车打扮过后,要请大家吃个晚饭,明天一早七点准时从水岸花园这里出发。

    在路上,我拨了林水桃的手机,跟她说市领导会有好几个参加,林水桃说给有关系的发贴的,就有好几个了,难不成还有别人?我说刘用、杜升这些人是没有发贴的,但是他们来了,是冲她的身份来的,指不定章卉、曾运才这些区领导也会来。

    “这么说,得给他们安排好位次呀?婚庆公司的人知道这事吗?”我们原来请的市领导是有亲戚关系的宁振华和有业务关系的林劲松、杨过他们,刘用、杜升也来的话,他们的位置是要安排一下的。另外,我的交易市场项目是区里的创税大户,区领导也来的可能性很大,甚至分管工商局的市领导也许会过来,一张领导台是不够座位的。

    “游蓉蓉知道这事了,也知道你新身份了,是她给我们当主持。”游蓉蓉都想到了这一点,那么当初我介绍的“国外某财团”,当事人林劲松就会想到我其实跟这个“国外某财团”是有私人关系的,但是我和林水桃都还没有在我们家人面前透露过这层关系。

    林水桃哦了一声,说她明天凌晨五点半就起来化妆了,姐妹团成员今晚就在她家里吃饭。我说了明天接亲后,要先回化工小区,请家长喝茶的事,大约用半个小时,所以要跟姐妹团成员说,接亲的时间其实是上午八点,多留点时间给我们。

    “我知道了,领导的座位位次,你找酒店沟通安排好了,她们那里有领导的名字牌。”

    我挂下电话,改拨黎绍林的手机,跟他说了这事,黎绍林说他只知道宁振华、杨过他们会参加,还有市、区国税、地税的几个局头会过来,我说刘用和杜升会参加,要他核实一下章卉和曾运才他们会不会参加?

    黎绍林挂电话后,我拨了游蓉蓉的手机,问酒店那里是否有市、区领导的名字牌之类?

    游蓉蓉说市、区领导的名字牌都有,问题是这种场合,摆出来是否适当?她要请示一下黄江,我让游蓉蓉找市府办沟通这事,并点了一串名字,要她有事先准备。

    说完这事,黎绍林拨电话过来了,他说区委副书记、区长章卉不在家,曾运才代表区政府到贺,问我是否知道原因?怎么就有这么多领导关注到我和林水桃结婚?其实领导们是冲林水桃的新身份来的,我不得不跟黎绍林做了解释。

    黎绍林听后愣了一会说:“原来枫景新都花园三期是小杨买下委托给阿桃的?”黎绍林一听就明白了。前不久,市领导到处求企业老板为市里解燃眉之急,眼看枫景新都花园三期挂牌的事就搁浅了,不是我介绍了“国外财团”,领导都难得松一口气。

    我嘘了一声说:“这事也只有你才想到小杨,此事到阿桃这里为止,千万别说小杨的事。”

    “嗯,这事你们俩捂得连我都不知道,三点五亿哟,小杨两个月内付款有问题吗?”黎绍林还不相信杨柳能买下枫景新都花园三期,担心资金无以为继。其实,杨柳一共花了差不多四点六亿了,厉以东那两块地皮也让杨柳竞下了,黎绍林还不知内情。

    “前两周在伦敦,小杨说还差一个亿,不是还有两个月付款期吗?我相信她这两个月能赚到这笔钱。”杨柳当时就是这么说的,而她只差两天就能办到,就是以我的名义开的现货黄金交易账户,她计划在下周一全部抛掉,当她以她的三大客户的资金往下砸时,行情就会往下跳水,她再在低处接盘,一卖一买,两个来回,反手将追空的投资户全套进去。

    “能赚到就好,我就担心不能如期付款,这事办成半拉子就不好了。这事你先不要跟红英说,她要是知道,她又打鸡血就不好了。”黎绍林反而要求我保密,不让魏红英知道,但是魏红英身在局子里,她对此类事情是最敏感的。

    我问了市领导的座位排序,黎绍林将他们的名字点了出来,宁振华在前,刘用随后,接着是曾运才、杜升、林劲松、杨过他们。我挂下电话,又将这事跟游蓉蓉说了。

    游蓉蓉说这个排位,黄江知道如何排,不管哪个领导来了都不会错,也许还有意外的事,到时她会替我应付的,我谢了游蓉蓉,没有问会有哪些意外发生。

    一行人到了花店,车子依次序的在人行道上排队,婚庆公司的人也过来了,将婚礼程序表给了我,游蓉蓉的名字给打上去了,正是她当主持人,另外有上一届荔枝小姐竞选季军孙起兰的一个演唱节目,五一时,孙起兰应邀参加了我公司的海佳花苑的开盘典礼,我没有与她见面,这一次又是游蓉蓉替我邀请她了吧?

    殊不知,孙起兰是刘用邀请过来的,还有亚军周圆圆,她们两人下周一要参加市里的一个招商活动,我和林水桃的婚礼给借以“接待”了上头领导了。

    第二天一早六点兰,婚庆公司的人过来后,接亲队从水岸花园出发,去林水桃家接亲,何拾先给了姐妹团最大的一个红包?肖同学当面打开了,说八千八百太少了,她们十个人还不到一千。何勇另递了一个,补上两百,说超过数额了。

    肖同学说第一关都没过,林水桃可是一亿新娘,何拾说:“你们要一个亿是吧?给。”

    何拾递上的红包不小,大小一共装了五个,拆开最后一个,里面是一分钱纸币,肖同学怒了,说红包一个比一个小,完全无视了新娘,要罚兄弟帮每人唱一首歌,先过第一关再说,何勇说他带头唱就行了,何拾刚才给的“一亿”是给她们的,不是给新娘的。

    何勇唱过后,肖同学说:“唱得不好,再来一首,不然,第一关不算过关的。”

    何拾补唱了一首,并用力推门,兄弟帮人多力量大,终于进了林家的门。

    林家裕请我们都先喝茶,一会再接亲,何拾说要一鼓作气,喝了茶又叫林水桃的闺房门,闺房门贴着大红喜字,下面是“一亿新娘”小横幅,何拾说今天银行不上班,提不了款。

    里面的姐妹说:“今天提不了款,你们这么多人,早干吗去了?前天就该准备去了。”

    “是你们的错,一个亿一天能取得出来吗?我这里只有炸药和雷管。给你们五分钟想清楚,不然,就炸开门。”何拾手上果然备了一个小包裹,向姐妹团出示了一下,“瞧见没有?”

    “瞧见了,假的,你们真有本事,拿去炸了银行的柜员机呀?快点去。”有人嚷开了。

    “炸银行是犯法,炸你们最好,它是定向的,雷管呢?拿来。”何拾接过一节雷管,打火烧着了,雷管“嗤嗤”地冒着烟,何拾叫着:“开不开门?你们看着办。”

    “就不开,你们炸坏了门是要修的。”姐妹团看到冒烟的雷管了。

    “修门还不容易呀?楼下就有现成的,一会一装就行了,你们走开点哟!我们只想炸开门,不是针对你们的。”兄弟帮好一阵大笑。

    何勇对林水桃父亲林家裕说不是真炸,就是想吓她们开门,让何拾将雷管放到地下的门底隙间,接着用扇子将烟气扇了进去,姐妹团开了一隙门往外瞧,何拾他们一拥而上,门被冲开了,“啪、啪、啪”几声之后,众人鼓起了掌,何勇给她们各补了一个红包。

    林水桃在闺房里哭得象个花猫,姐妹团急忙给她补妆。

    一会出来,林水桃搂着她老妈又掉泪。姐妹团再次补妆后,我们作别林家,但是新娘是不能双脚着地离家的,这一关自然是我背新娘下楼了,一直背到外大街的婚车上。这是我经常送林水桃回家的地方,她上车后亲了我一下说:“谢谢老野。”

    回化工小区禀知祖上和请家长喝茶,因为表姐夫谷正非得也要喝上这杯茶,黎绍林只好将周茂昌和吴天宇请了来,安排在谷正的前面,最后,连何灵也喝了林水桃递上的茶。两人搂在一起时,黎绍芝将备好的红包,让林水桃先给了何灵,再由何灵还林水桃一个红包,从此,何灵反而为大了。

    请喝茶结束准备回水岸花园时,黎绍林告诉我,省里有两个领导下来了,正好赶上我们的婚礼,市里也一并请了,免去了相关接待。我愣了一下,心想市里不是没有钱搞接待,而是因为上头有规定,他们才扎堆到了我和林水桃的婚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