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319、阿桃终开灯
    “三个月行吗?不然,你知道结果的。”杨瑛没说是什么结果。

    “你才给我三个月时间?”我吓了一跳,要说找个鸭子,我两、三个星期就能搞定,要我找一个对她视而不见,和她过夫妻生活时没有任何想法的男生可不是易事。

    “三个月还不够呀!你和林总有三个月吗?我怎么觉得你们前两个月才牵手就结婚了?”在杨瑛看来,她身上的胎记,是宁死也不娶她前世的那个男人留下的,而这个男人正是我的前世,她现在让我这个来生尝还她。我不愿意,那就得由我替她找个男生来代替。

    “要是机会得当,个把月就能搞定,要是机会不得当,你至少得给我半年时间。”我想以拖待变,一如我与梁玉婷的关系,就是多拖了一个月才拖出来的结果。

    “我给你一年时间都行,问题是那个小鲜肉好象闻着我味似的非常主动,讲实在的,我不想搞成姐弟恋似的,不知道底细的人还以为我老牛吃嫩草呢,可事实呢?我连半根嫩草都没碰过,我不亏了我?”杨瑛见我老看手机时间,她说,“况且,他和我都是一张白纸,你懂的。”杨瑛指的是男女之事。

    “所以你想找一个谈过恋爱或者结过婚的?”我愕住了。

    “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想我不懂,对方懂这事是最好的。”杨瑛说完叹了一口气,说自己犯贱了,走不到这一天,自己将来做个修女寡老一生。

    “还有别的条件吗?”我不答应她,她过几天还会找我。

    “你答应三个月完成任务了?”杨瑛一笑问。

    “干吗非得三个月完成任务哟?”杨瑛在时间上一点都不妥协,我哪有专门时间,给她做这种“媒”,简直就是皮条客了我?

    “我实话说吧!我期待尝试一段时间后,就飞去澳大利亚过新年,是西方的新年。”杨瑛给自己设定了时间,完全无视我办这事的时间其实是有限的,最后弄不好,我里外不是人。

    “你是怕那个澳大利亚男友过圣诞时有了新欢吧?你要是专门为了他,你跟你的小鲜肉先尝试、尝试这事嘛!”我想杨瑛都计划着要犯贱了,跟谁不行呢?非得拉我给她拉媒?

    “要是他老缠着我呢?那我还有明天呀?不行,这事必须你情我愿,秘密行进,关系结束,形同陌路,大不了关系结束时,我付他一笔营养费。”站在杨瑛的角度,她就是犯贱。

    “那你快说别的条件吧!”我想回水岸花园了,有点烦她跟我说这种无喱头的事。

    “呃,文化方面,当然是越高越好了,年龄嘛!二十五至四十之间,婚否均可。”杨瑛补充了一句说,“没文化、没教养那种小混混你可千万别选。”

    “三、四十岁的男人大都有老婆的,如果没有,多半是个半拉子男人,性格、甚至人格有缺陷的,你也愿意要?”在我看来,现在的婚恋市场正是如此,好的都成了别人的老公,我要是拉这种媒,就是破坏别人的家庭,下雨天我还敢出门?

    “也许吧!这事我托付给你,你看着办。”杨瑛说完自己开了车门,快速下车去了。

    我坐在车上呆了好久,心想杨瑛这是病急乱投医,希望她过段时间能恢复正常。

    过了一会,下班了,有车一族都下地下停车场,而杨瑛已经开车走了。

    我拨了何灵的手机,何灵昨天也够累了,我和林水桃回水岸花园后,还没给她打过电话,她和何昕回化工小区时说过,她今天上午不上班,下午再去新采纳公司。

    何灵接了电话,笑问道:“老爷,昨天那么累,洞房了没有?”

    “呃,不是要参加今天的活动吗?两人也都累了,我们十点就睡了。”我和林水桃的确是这样的,因为今天一早要参加市里的活动,所以没有“开工”,也无所谓开工的,婚前就什么都干了,还怀上了孩子,洞房,只是一个形式而己。

    “那你下午还上班了?还在公司吗?”何灵接回何昕了。

    “下午上了一会,处理一些事。刚下班。”如果不是因为杨瑛,我早就回到水岸花园了。

    “要不,你和桃姐过我这边吃饭呗,吃了再回去洞房。”何灵笑了一声。

    “我还不知道她在家做了饭没有呢,我先问问她。一会再给你电话。”我挂下电话,先将车子开了出来,就在大门外停下,拨了林水桃的手机,林水桃正在通话中。

    挂下电话,开车回水岸花园时,周起猛内人拨了我手机问:“新郎官,新婚快乐,你给个账号我呀!董事长要我划汇给你,你给个数过来就行了。”

    “呃,我还不清楚费用多少呢?你稍等两、三个钟行吗?我得找她们问问,一会再发信息给你。”周起飚要替我们付结婚婚礼的账,我全额拒绝就见外了,而我和林水桃的结婚费用多少,也许何灵才清楚。昨天下午,何灵用收来的红包付了婚礼费用了。

    “好的。”周起猛内人说完挂下电话。

    我再拨林水桃手机,林水桃还在通话中,我于是改拨周起飚的手机,周起飚接了电话,跟我说新婚快乐,我谢了他,并说还不清楚婚礼费用多少,他太客气了。

    周起飚呵呵一笑说:“你拒绝的话,你才客气呢,你知道吗?今天白天我们又赚了,你的结婚费用给付对我们是小钱,我付不起呀?替我谢谢你那口子,这些钱都是她送给我们的,我们返还一点点还不应该呀,赶快把你账号给起猛他内人,就这样。”

    挂下电话,林水桃回拨电话过来了,问我在哪吃饭?我问她跟谁通话了,怎么这么久?

    “是林大主任,他说厉鹰集团资产管理公司希望我们的付款能快点,我说合约都定下两个月后付清了,我们是不可能提前付清的。另外,他还跟我说今年底的海洋博览会,一定要邀请伦敦里杨投资公司老板回国,要在博览会上搞一个签约仪式,我说老板未必有空,最多派代表过来参加活动,至于签约,我让他们先准备着,到时会有全权代表过来签约的。你没跟他说过伦敦里杨投资公司谁才是真正的老板吧?”

    “我说这个干吗?老板是谁,不能让他们知道。”林劲松现在不找我了,就想从林水桃的嘴里得到伦敦里杨投资公司的老板究竟是谁的信息?

    “我刚才打小杨的手机了,她没接。”林水桃说,“你回来接我吧!”

    “小杨这个时间会很忙的,你在楼下等着,我回到半路了。”从龙潭大厦去水岸花园不远,当初买这里的房子正是因为上班不远的缘故,只是现在刚下班,有点塞车。

    回到水岸花园,林水桃走到停车场入口等我。我停下车子让林水桃上车时,我表姐戚梅拨了我手机,说今天的铜价又往下掉了,跟过去的铁价差不多了,我会真亏钱的。

    我说铜价掉不了几天了,要是还有人想转手,全部收过来。

    戚梅说:“盘水那边有个回收站问我按上周五的价格行不行呢?要收吗?”

    “收,当然收了,上周三、周四的价格那么高我们都收了,周五的价不是低了点吗?”

    “但是今天更低呢?要是明天还往下掉?岂不是找亏了?谷正说我们都脑子进水呢。”

    “你不用管谷正,让他们明天都拉过来,你算好费用,给我金额,我明天就给你打款,我后天要出差的。”这个时间是欧洲的周一中午,今天还有半天交易,国内盘到后半夜两点才结束。价格掉这么厉害,以上周五的价格回收,将来价格一反弹,照样有利可图的。

    “我一会就可以确定金额的,你多打三千块,我给谷正仓储费,免得他老发牢骚。”

    “好,我明天上午打款。”我估计杨柳这会正死劲往下砸钱,别的人跟风的话,价格不往下走才怪,接着明天就接盘,反手将所有抛出的单接过去,价格明天就回稳了。

    挂下电话,林水桃问杨柳是否支持我买这个?我说根据杨柳的意见玩一玩看看,二、三十万而已,要是真如杨柳所说,过几个星期,赚它二、三十万,岂不是白捡?

    回到化工小区,何灵和黎绍兰在做菜,何昕和吴昕在客厅玩游戏,我问二姐夫怎么不过来?黎绍兰说吴天宇晚上有会议,在家里吃了饭,回学校去了。

    水岸花园那边就象宾馆,而这里才象个家,我和林水桃都吃现成。

    吃饭时,黎绍兰很奇怪林水桃怀孩子没有什么反应?问她这段时间是否看过医生?林水桃说十天前看过一次,一切正常,明天再去瞧瞧,后天一早回门吃个早餐,就去上海。

    晚饭后,我和林水桃回水岸花园,当着黎绍兰的面,我没有象以往那样亲何灵。何昕提醒我还有一件事没做,我笑着亲了她,何昕说还有何灵,我亲了何灵,引得黎绍兰大笑。

    在回水岸花园的路上,杨柳中午休市午餐时拨了林水桃手机,问她和我会何时到瑞士?我说了时间,林水桃问她本人能不能不去?

    杨柳说林水桃也要去,两人刚结婚,度个假,该轻松就轻松。

    林水桃刚才打杨柳的电话,其实不是为了说这事的,杨柳说她也要去,我们又刚结婚,林水桃就留着她想说的事,等去了瑞士再说了。

    当晚,我们洞房时,林水桃还有此担心,问我能不能迟点再过夫妻生活?我说满三个月了,可以了。林水桃说:“要不是结婚,你真该留在何灵那边。”

    林水桃隔了两个多月没跟我过夫妻生活了,她一点都不想似的,我问她为何?林水桃笑着说:“你问我为什么?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就这么喜欢这点事?”

    “凡夫俗子嘛!谁不喜欢?我还想开着灯看着你呢。”我和林水桃有约定,洞房时不再摸黑前进的,她几天前还想不开灯,和她的姐妹团搞合谋,有意为难我接亲,结果让何家兄弟用雷管一吓,给办成了事,林水桃今晚还有什么理由不开灯?

    “那就开灯让你瞧瞧呗,但是咱俩搂一搂就行了。”林水桃说完等着我回话。

    “我要是瞧着瞧着忍不住了,那咱俩还不是要玩一玩?你别老束缚自己嘛!”我恳请林水桃给我一次淋漓尽致的幸福生活。

    “好吧!先关灯,一会再开。”林水桃笑了笑,让我关灯。

    我关上灯,卧室的气氛一如过去。等我解光了,林水桃也在黑暗中全luo一了,但是她还是盖上了一条被单,才开一只壁灯,“老爷,就这样行了吧?朦朦胧胧,岂不更好。”

    “也行。”我迅速窜上床,拿掉被单,林水桃立时悚作一团。

    “干吗哟你?我赤条条了。”林水桃象是逗我玩。

    “赤条条才好,人本来就赤条条来到人世的。我要从下面开始,一寸一寸地亲你。”

    林水桃听后“啊“了一声说:“亲嘴就行了嘛!还要一寸一寸地亲?”林水桃仰身看我。

    “我亲了。”我抬起林水桃的一边脚亲她时,她用双手盖住了她的秘密花园。

    我开心大笑:“你捂着干吗?我一会还要亲的。”

    “你不是吧?这里你也要亲?你要干吗哟?”林水桃又悚住了。

    “挑起你的欲火。”我边亲边说。

    “我有欲火了,你不用这么亲了。”林水桃也忍不住笑了。

    “你有欲火我也要这么亲。”我往她的上面亲时,林水桃缩回双腿,不让我再亲。

    “原来你这么无趣呀?”我愕了一下。

    “我无趣?你这样亲,就有趣了?也不问问我喜不喜欢?你快点睡过来。”林水桃不接受我这么亲她,她的喜好跟我不对点,我要是这么亲何灵,她可是消了魂的。

    等我躺下亲她嘴时,林水桃接受了,亲够了,她说:“这样不是挺好吗?哼,我知道了,何灵她喜欢你这样亲她,是不是?”

    不等我回答,林水桃脸一沉问:“原来你只适应何灵她,不应我?”

    “我都适应,难道不是吗?咱俩摸黑前进了多久?三、四个月了,这个适应还不够吗?真的,宝贝,你太美了,老爷是因为喜欢才这样的,跟何灵没有关系。”床上的事,其实必须因人而异的,我不能因为何灵喜欢,就用同样的标尺衡量林水桃的喜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