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330、小别胜新婚
    “别说得那么难听嘛?别忘了今天是周二,是何灵的时间,你们会小别胜新婚的,老爷,新婚快乐。”林水桃也笑开了。她的笑告诉我,她今晚不想同房,只想好好休息。

    “这个新婚太不一样了。走,吃饭去。”今晚,周颖请了三个项目命名评委老师,两个项目的征名要在一个月内完成,给铁路集团的合作项目一个怎样的名字,我还没征求周起飚的意见,名字一旦定下来,他八成会同意。

    到了枫叶国际,周颖和三位评委老师都来了。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两个项目征名问题,铁路集团的宿舍楼所在地过去也叫霞湖村,是新中国成立后建宿舍时取消了原村名,改叫铁路三区的,要不要强调这个历史沿革?我希望能有城市建设的记忆,又有现代气息。

    桐江边的项目,过去其实就是一片片滩涂,连渔村都没有,可谓一张白纸,我希望参与命名的作者们能充分发挥创作潜能,起个更响亮的名字,期待有那么一点点洋气。

    周颖将今天修改后的策划案和征名活动预算递给我看,我给入选作者加了一千元奖励,两个项目命名入选作者未来均可享受优惠购房,无须参与摇号,其资格可转受让。

    饭后,我送林水桃和周颖回家,林水桃没有说先送周颖,我便先送了林水桃,并告诉周颖,我一会还要回盘水区我大哥黎绍林这边。林水桃在车上跟周颖说我们度假的趣事,周颖以为我们一直在国内度假,林水桃让周颖看了她在瑞士和伦敦拍的一些照片,周颖才信了。

    林水桃在水岸花园在门口下车步行回家后,我转头送周颖回铁路集团宿舍三区,在车上,周颖寻问桐江边上的项目会是哪一块地?我说是个合作项目,但是合作方式与我公司跟铁路集团的合作不一样,铁路集团宿舍改建,合作模式与海佳花苑一样,但桐江边的项目将是一个开启我公司新时代的项目,规划时间是明年初。

    “我询问李总,他说我们和铁路集团还没签协议呢,铁定合作了吗?”

    “我在上海见过他们老板了,国庆节之前签约,过去与化工集团的合作有什么漏洞没有?有的话,和铁路集团签约之前要提出来修正。”周颖身居营销一线,更容易发现存在问题,就象我过去给厉以东打工时为厉以东发现问题一样。

    “呃,职工回迁房代销,我们不必为他们负代销义务,现在的海佳花苑剩下的房子多半是职工回迁房,就象第一期,我们只剩两套了,他们却还有十套之多,虽然对销售人员来讲,她们仍可拿到相应提成,问题是我们不断有新项目的话,这些销售人员必须全力用在新项目上,造成销售人员滞工。”我们只剩两套房子,完全可以委托给代理公司,但是因为回迁职工吊高价,加起来还有十二套,周颖不得不将李永萍她们留下。

    “既然这样,那我们跟铁路集团的新项目合作就要硬性修正这个事,回迁房剩下十分之二时,我们有权委托给代理公司代为销售,不必留着员给他们看着尾盘。”我让周颖继续修正我们和化工、铁路两集团的合作协议,就以这个协议为蓝本。

    周颖下车后,我转头回化工小区,手机里有林水桃的信息,让我明天回水岸花园接她,却没有何灵的信息,何灵或许以为我明天再回市内了。九点多了,何灵该在家吧?我先给她发信息,说我和林水桃回来了,一会再回化工小区。

    何灵没有回我信息,我在车上拨了马莉的手机,说我回来了,问杨瑛在干吗?马莉笑我,说我都结婚了,怎么一回来就问杨瑛在干吗?杨瑛在干吗跟我有关系吗?

    “关系就是没关系,我其实想知道鼎铭集团和你们公司没拿到枫景新都花园三期,你们的资金会流向哪里?各有几个亿,应当不会只放在银行的。”杨瑛有事不跟马莉说的话,证明马莉和李侃结婚后,马莉和杨瑛的关系不似以前了。

    “我们计划拿新项目了吗?我们公司没有呀?别以为我们上半年回笼资金三、四个亿,但是这不等于赚了三、四个亿,你怎么跟市领导的想法一样?我们公司真有三、四个亿闲钱的话,招董当初也不会左躲右闪,期盼别人拿走项目了,至于鼎铭集团,杨瑛没说,我哪知道她们有钱往哪里投?真的,杨瑛不说,我真不知道。”马莉明说了。

    “我打她电话,她发信息说在出差。柯老七给引渡回来了,你知道不?”

    “这事谁不知道?借钱给柯老七的人都去龙潭大厦闹了,有谁不知道?”

    “他们还好意思去龙潭大厦闹事?把柯老七大御十八块都不够分。杨瑛会不会谈恋爱了?”杨瑛谈了个小鲜肉,她八成不好跟马莉说。

    “她没说呀!她现在跟你反倒更贴心了,你可要小心了,别刚新婚就丢开新娘子不管。”

    “怎么会呢,两码事,有她消息,要给我电话哟!”

    马莉答应后,我下车锁车回家,刚走到楼梯口,还没上楼,何灵抱着何昕回家来了,看到我正要上楼,叫了我一声。我回头问她刚才干吗去了?何昕怎么就睡着了?

    何灵说她和何昕今晚在我二姐黎绍兰家吃饭,以为我还没那么快回到,所以没打我手机,并说我怎么不多陪林水桃?两人刚结婚,应当如胶如漆的。

    我接过何昕,抱在怀里、哄着她回家再睡,何昕却趴在我怀里睡着,我说:“你说我和阿桃如胶如漆,阿桃说我和你小别胜新婚,你们是不是忘了你们约定了?”

    “对不起,老爷,是我错了,回家。”何灵拎着我刚才拿的礼品袋,跟在背后。

    回到家里,我将何昕放回她的房间,开了空调,给她盖上被子。何灵说她想另买一部车子,新采纳的车子就留在莫蓉和公司用了,车子本来就是公司的资产。

    “有钱了不是?”我笑了一声,心想林水桃一定将杨柳在瑞士赚她老爸的三十万分了十万给何灵了。加上我和林水桃的结婚费用,也分一半近九万元给何灵,她现在真有余钱了。

    “嗯,我还想问你呢?桃姐昨天打了十万给我,我问她是什么钱?她说是你打给我的小费?什么小费这么高?她也有一份。”何灵说完看着我。

    我拉何灵回客厅坐,张嘴,何灵亲了一下说:“又是婚礼费用?不会吧?”

    “再亲一下。”小别胜新婚,我今晚真有这种感觉,夫妻生活,何灵更适合我。

    何灵又亲了我一下,我才说了这笔钱的来源,何灵听后大吃一惊,说:“不是吧?这种机会,小杨就逮着她老爸咬上一口?”杨柳是谁家的女孩子,我们全家只有何灵知道。

    “从商业角度看,小杨并无过分之处,只是咬她老爸,她更有快感,也就一个卫生间的费用而己,她咬,你收益,这事你知道就行了,不许再有疑问。”

    我们认为杨柳过去就咬了她老爸杨铭,其实不然,杨铭知道杨柳和彼得逊在高雷搞画展后的确很生气。但是花钱买走杨柳的人体画的人却是她二哥杨旭,杨旭让人买了画之后就消毁了,而杨瑛得到一幅小的油画,在确信我看过她动手术的照片后,杨瑛也给消毁了。

    杨柳现在不再当人体模特了,杨瑛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她不再寻找杨柳。在杨家,真正关心杨柳成长的人是她二哥杨旭,杨瑛是执行杨铭的意志的。

    “两、三天就割了她老爸这么多肉,太不可思议了,她家里的钱都不是钱了?”何灵还是发出了感叹。我说杨柳这么做,就促成了杨铭去外地投资,从始我们在高雷就少了一个对手了,这一点,我是回上海后才想明白。

    “的确是个高招,还赚了三十二万回扣。”何灵说完起身去看何昕睡得如何了,一会出来,她说:“老爷,该咱们小别胜新婚了。”

    “嗯,洗澡。”我在客厅就解开了,何灵说:“我来。”

    何灵给我解衣,边解边亲,一切都那么自然,接着解她自己,一衣不刮,两人相拥而进入浴室,就在浴室里痴缠。我也想跟林水桃这样的,可林水桃不喜欢这样,还说晚上的肾事人各有异,不可以谁都怎么样的?

    三人都坚持不与我同质化,一如三种产品使用。何灵是骚得有理,林水桃是守得有据,杨柳是适可而止,事业为重。仨个女人,我当然更喜欢何灵这个样子了,但也不能排斥林水桃的“守”和杨柳的“收”。如果仨人都象何灵这样,我真吃不消。

    回到床上,何灵今晚要照镜子,看着我辛勤耕耘,真的小别胜新婚了,一阵阵的叫着,有如低吟浅唱。结婚十天,三个女人才一共五次床上运动,其实不算多的。

    第二天,何灵给我做了可口的早餐,我吃过后开车去水岸花园接林水桃。到了水岸花园,林水桃也吃过早餐了,我问她吃什么?她让我看厨房的锅,我批评了林水桃,说她不会照顾自己,林水桃说:“所以,我中午要回家去吃老林家的。”

    “晚上也在老林家吃吗?”林水桃虽然嫁了,可她心里清楚,她和杨柳还有何灵都是我的女人,还不能在家人面前暴露这一点。

    “当然了,你要去吗?”林水桃就希望我去她娘家吃个晚饭。

    “去吧!中午你开走车子,下午过来接我。”

    林水桃亲了我一下说:“晚上我开车,你跟我爸喝两杯。”

    “呵,不禁酒了?”我笑了一下。

    “不禁了,今晚我也要小别胜新婚。”自林水桃从瑞士到伦敦,再从我们离开瑞士回到市内,整整一周了,她昨晚只想睡好觉,而今晚是她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她只用她自己的时间,是对她们三人的协议的一种执行。

    我给林水桃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林水桃要我今天就呆在公司,别老忙了。

    上午,公司开周会,我讲了几项重点工作,并在会上表示,不出意外的话,枫景新花园三期将是我公司的新项目,国庆节之前,项目管理人员要全部到位,赵述铭任公司副总兼桐江世家的总经理,周颖升策划总监兼物业总监,筹组物业公司。

    会后,我叫了赵述铭和徐英去我办公室,和林水桃一起开资金监管会,桐江世家的贷款划付和工程款结算,赵述铭、徐英和新来的会计要按流程走。

    林水桃开我车子回家后,我留在公司吃工作午餐,下午审批收付款账单,一直持续到林水桃带邱小华去海佳花苑销售介绍邱小华实习回来,我们才一起去林水桃家晚餐。

    晚餐很丰盛,全是林水桃老爸林家裕掌勺,我还跟林家裕、林水东父子喝了几杯酒。在林水桃看来,我和林水桃结婚了,晚上没有应酬的话,自然是在自己家吃饭的,但是为了我们四人的关系,林水桃现在也不说让她老妈肖晓萍去水岸花园给我们搞卫生了。

    两人一起回水岸花园时,林水桃说:“我明天要当一回家庭主妇,中午你回家吃饭。”

    “晚上呢?”明天就周四了,是我和何灵的时间。

    “晚上你当然要回何灵那边了,这不用说的。”林水桃用她的笑容告诉我,她和何灵其实是一个人,只是我睡的床不一样而己。

    晚上,林水桃又要我摸黑前进,我说她身体又没有什么缺陷,干吗不让开灯呢?林水桃勉强开了一只壁灯。开壁灯其实也能看到的,这是林水桃的想法。我找出杨柳送给我的香水,喷了几下。昨晚我和何灵同房时没有喷,也用不着,何灵一如既往一样主动。

    “是小杨在班霍夫大街的香水是这个味吗?”林水桃问。

    “是呀!这是小杨送给咱俩的祝福。”

    “那你昨晚跟何灵喷了吗?”林水桃又问。

    “能不喷吗?小别胜新婚嘛!来,这里也喷一下。”我往林水桃身上喷。

    “坏老爷。”林水桃怒瞪我一眼,笑着盖上空调被。

    我丢下法国香水,一挑空调被,拱了进去,亲住了她,林水桃一悚说:“好坏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