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341、玉蓉留一婴
    我哈哈大笑:“你现在才知道呀?”

    “不是了,他平时不就喜欢泡妞吗?还真养起来,一起做生意了?”周起飚过去对周琼的了解,肯定是道听途说的一些花边新闻。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你不支持他现在就开第二家,这话我替你带给他,只是他这个女朋友如果非得做点生意才摆休,你不支持你兄弟,他就会考虑做别的生意的,你最好想清楚了。”就周琼对三个女朋友的态度,他肯定要这么考虑的。

    “那你就提醒提醒他好了,做与不做,我不给意见。”周起飚又怕跑了自家兄弟这样的客户,马上改了态度。

    不一会,周起猛讲话结束了,全体员工聚餐,我和周起飚各喝了几杯酒。

    参加他们公司篝火晚会时,伦敦里杨(上海)资产管理公司的李梅拨了我手机,说了林水桃明天的行程,问我是否回到上海了?我说下午就回到了,明天再去公司。

    李梅一会给我发来公司新地址,新办公地距离林水桃住处不远,我回了信息说知道了。

    林水桃明天晚间才能回到上海,我们只能后天7日上午回市内了。

    篝火晚会结束后,周起飚送我回伦敦里杨(上海)资产管理公司附近的酒店,他蛮有兴趣地跟我聊起周琼的女朋友。我要周起飚不要受周琼影响,因为他在体制里,职不低,不似纯商的他兄弟周琼,只要他老婆没意见就成。

    周起飚说体制里的好多人都坏在这事上,他有心无胆,不用担心他。他是担心周琼的女朋友不懂经营,砸坏了他的酷吧的牌子。问周琼的女朋友多大了?是不是很年轻?

    “有二十六、七了,不算太年轻的,上次梁家二小姐开业两次,他和他女朋友都去看了开业礼,经营上,他应当心里有数的。”在我看来,大大几十万元的生意,周琼就是多开一家,他也有钱给他女朋友开,经营上的大事,季玉是拿不了主意的,也没太大关系。

    “这家伙,我还以为他平时就泡泡呢,结果来真的,他老婆不管吗?”

    “他老婆怎么管?他差不多天天都泡在外面,有时回回家,照顾照顾,怕是不错了,老婆闹离婚,岂不是她自己吃亏?傻女人才要死要活,自己给别人让位。”我已经提前管理了女朋友,不用去想老婆闹不闹的问题,杨柳在这事上做得聪明,也有办法和计划,我们的“夫妻档”已初步形成。

    “就我看呀,你们这些商人,都把社会风气搞坏了,现在但凡有点钱的男人,都往这事上想,不止想,还真做了。”周起飚摇头不止,把社会风气的好坏归绺于商人。

    我不赞同周起飚的说法,现时除了商人,体制里的有些人才是最坏的,过去贪几千万就觉得数额够大了,现在,上亿,甚至几十亿,富可敌国,有的还让自己女朋友给供出来的,这才是带坏社会风气的主因。

    聊着、聊着,我们就聊到了当前的形势,还有“周的”问题,周害死了发妻,然后娶个年轻漂亮的主持人,这个头够坏了,我认为上头决不会到他为止的。

    周起飚说会不会是一阵风?八项规定让一些人很难受,不能去酒店了,全进了食堂。也许再过一、两年才能知道行情走向。现在胆大的还在悄悄的干,胆小的只好当地老鼠了。我想周起飚说的地老鼠就是他自己了,像他这种人,对体制的声音还是挺敏感的。

    回到我住的酒店,周起飚问我上海的“女朋友”在不在等我?我说我“女朋友”跑我老婆那边去了,明天才回来。周起飚说市领导要见他,他没办法送我了。我说我明天晚上走不成了,等“女朋友”回来汇报了工作再回市内。

    周起飚开车走后,我回酒店看手机信息,大部分是公司员工发的,我一一回了后,才回何灵一条信息,说参加周起飚公司员工篝火晚会刚回到酒店。何灵和黎绍芝今天一早离开深圳,回到市内过中秋节了。

    林水桃和杨柳都没有信息。梁玉蓉走了,她们一定无法快乐了。

    杨柳去年的这个时候回家过节了,结果因为挺着“大肚子”回家,让杨铭给赶出家门,从自己给家里赶出家门,到杨柳主动联系杨铭,我想杨柳这么做,无非是因为梁玉蓉魂归天国之故,决不是杨柳和杨铭和解了。

    梁玉婷中午发信息说杨家决定在伦敦给梁玉蓉火化了,那么现在伦敦已经是下午五点了,上午决定的事,下午执行了吗?梁启松夫妇就在伦敦,两人也算是见了梁玉蓉最后一面了,而我和梁玉蓉的最后一面却是八月上旬的一次。

    我在手机里翻看梁玉蓉留下的照片,一张张的看,梁玉蓉和我都做到了她所说的“随缘”。缘来了,我们在一起,那么短暂,缘没了,我们仅不能在一起,还从此阴阳相隔了。

    第二天醒来,我拨了曾经给我和梁玉蓉合过命的谢长发的手机,跟他说了梁玉蓉魂归天国的事,谢长发听了后很震惊,说梁玉蓉又没嫁给我,尽尽朋友之谊就够了,切莫带老婆去吊唁梁玉蓉。我说我老婆也许参与料理梁玉蓉的后事了。

    “这事跟你们都没关系呀?她怎么跑去料理她后事了?这可不好。”

    “有什么不好?”我后悔没有尽早问谢长发,虽然此说有些迷信。

    “轻则伤财,重侧伤身。”谢长发对此下了定论。

    “为什么?你别乱扯。”林水桃这会究竟在哪里呢?按她的计划,她上机前在瑞士的,梁玉蓉火化,她应当不在现场的。再说这事,杨柳应当问问她师傅尚书庆的。

    谢长发说,“你赶快跟她说,让她别管这事。”

    “好吧!”如果梁玉蓉是在今天下午火化,林水桃参与的可能性极大。

    我挂下谢长发电话,拨了林水桃的手机,林水桃撒谎说她在瑞士。我问梁玉蓉是否火化了?林水桃说还没有。我将谢长发的意思告诉了她。林水桃说这事不用谢长发下指导棋。再说这是杨家的事,伦敦当地唐人街有大把华人帮忙,要我不要担心。

    “小杨让你去唐人街找人帮忙了?”其实,林水桃今天和莱克西去唐人街找保姆去了,是给梁玉蓉的儿子找的,可她没有告诉我,梁玉蓉的后事是谁在打理。

    “是呀!你不用担心的,我怀着我儿子呢,我爸说了,不能参与有关仪式的,你明天要去机场接我,我大约晚间十点回到。”林水桃不容我再说什么,先挂了电话。

    上午十点,我来到伦敦里杨(上海)资产管理公司,公司的新办公室一共有五大间,林水桃的办公室还带了个小接待室,另外三间是李梅和项目经理的,大间办公室只设了一个前台,刚招十天的文员接管了李梅最初的工作,李梅本人改任林水桃的助理兼财务。

    李梅将我引进林水桃的办公室。

    我用林水桃的电脑,写了一个项目可行性报告,就是关于会昌那块地皮的开发报告,下午和公司的项目经理做了一番沟通,才一起吃晚饭。

    吃饭时,李梅问了枫景新都花园三期的开发准备。

    我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李梅说伦敦那边即使有钱,也得两个月才能转来一个亿,我这才知道外资进来是受管制的,她和前台文员隔天就得去银行查账、排队办理。

    项目经理跟我说了电子投资盘的考察咨询结果,他说这类公司在国内不少,开了关,此伏彼伏,真正受证会监管的公司不多,做代理就是给大庄家跑腿,只有网货这一块稍为可行,一般是跟银行合作的,公司负责业务,银行负责放贷。

    我让他们以林水桃的指示为准,她说干就干,我只管地产项目开发这一块。

    杨柳会不会真要做网贷呢?网贷能养活公司员工、支付房租和运营费用才好,如果他下决心做,至少也得一级代理,大间办公室就是给网贷业务人员留的空间。

    当晚九点半,我租车去机场接林水桃回酒店。

    林水桃洗过澡,让我看梁玉蓉的车祸视频。她先睡觉倒时差了。

    车祸视频显示,杨宇和梁玉蓉在车上吵架了。为什么吵架?后来的说法是因为杨宇有证据证明梁玉蓉通过药物延迟了预产期,也就是说,梁玉蓉是跟我怀的孩子。

    看了视频,我一个晚上都没睡好,如果梁玉蓉所说的她怀上了双胞胎,那可是一尸三命,而不是一尸两命。第二天醒来,我问林水桃求证此事。林水桃说梁玉蓉怀的是双胞胎,但是车祸太惨烈了,是没办法救的事,让我知道一下就行了,不要去寻根问底。

    “车祸现场没有图片吗?”我问林水桃。

    “你要图片干吗?蓉姐走了,今天就火化了,一切的好都留在你脑子里,这不挺好吗?”

    我双手合十,为梁玉蓉祈祷,林水桃又差点掉泪。

    早餐后,我和林水桃一起去资产管理公司,林水桃决定在上海开展网贷业务,以养活公司,项目经理负责对接一级代理业务商洽,李梅负责后续招人,争取两个月就能开发业务,并签发了三人上月的工资。

    网贷业务主要靠电销,公司还得另招一个专管网贷的副总,周起飚也做网贷的话,在上海将形成竞争,而不是合作了,但是这是上海资产管理公司的生意,周起飚不会怪我不跟他合作吧?杨柳决定这事的迅度够快了。

    上午十点,我们去机场,候机时,林水桃这才对我说了梁玉蓉的后事。

    原来,杨柳在杨宇和梁玉蓉出事后,警察先找到她,随后还找了梁玉婷和刘芝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梁玉婷和刘芝兰迟迟没有联系伦敦警方,全是莱克西配合医生忙抢救的事。警方通过杨柳,找到了梁玉蓉所在学校,这才通过学校联系到了市人民医院,通报梁玉蓉在伦敦出车祸的事,梁家得到医院通知赶过来时,梁玉蓉已经走了十一个小时了。

    “那杨家是怎么知道的?”刘芝兰去得比梁启松还晚。

    “是小杨主动联系她老爸杨铭。”林水桃说杨柳这才得到了杨铭的授权,杨铭还给杨柳划了五十万人民币,让杨柳在伦敦找人配合刘芝兰处理梁玉蓉的后事。杨柳骂杨铭抠门,还害她错过了昨天的行情,不然,这一周杨柳赚钱就不是一、两千万了。

    林水桃因此知道了杨柳就是杨铭的女儿,但是她不明白杨柳怎么就这么不待见自己家里人?我要林水桃不要寻根问底,也不要公开杨柳的联系方式。

    “这个我知道,她二妈问我是不是小杨的同学?我说我是唐人街的义工,是街警找我帮忙的,给她当了几个小时翻译。”林水桃说完笑开了。

    我问林水桃笑什么?林水桃说:“小杨她二妈这人学历不低,但是英语口语太差了,跟你无异,我给她找了个唐人街的翻译,这才让她免开尊口,由翻译代劳,不然,她一个人一个星期也处理不好那边的事。”

    “杨宇怎么样了?”

    “都几天了,不死,也不活,要是成了植物人,我都不知道刘芝兰如何将他弄回国内。”

    “植物人?”昔日的风流公子落此结局,要是厉以东还活着,岂不是要烧鞭炮庆祝?

    “是呀!医生已有这个担心了,让刘芝兰有心理准备,梁常委那边,蓉姐火化后就回国内了,安葬仪式应当是下周的某一天,我就不去参加安葬仪式了。我过两周再过来看网贷的事谈得怎么样了。”林水桃刚才让项目经理找银行商洽相关业务,还与银行的一个经理通了电话。如果不是因为生育,她以后就在市内和上海之间飞来飞去了。

    “小杨是回伦敦见了你,你才上机吧?”

    杨柳周一下午回到伦敦时,梁玉蓉还在抢救,直到医生宣布梁玉蓉死亡,杨柳才让医生剖腹取出她的双胞胎,因为手术耽误,只救回一个婴儿,杨柳和林水桃将这事瞒了下来。

    “是呀!她因为这事少做了一天单,这个星期没完成任务,冲她老爸发脾气了。”

    “是吗?这么说,她跟杨铭说了她兼职的事了?”我想这事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