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356、米丽求亲嘴
    米丽一瞧我进来就盯着她的两支腿,双眼直发光,她得意一笑,却突然翻被单盖住双腿说:“黎,十点多了,你不要洗洗就睡吗?今天我好累的。”米丽说完接着打了个哈欠。

    “当然要洗了,你先睡。”米丽这是暗示我跟她同床睡吗?刚才的亲热还不够呀?我找内衣裤,带手机闪进浴室,一边方便,一边看手机信息和新闻。

    正看着,林水桃给我发来明天的日程,明天早上是八点半到沿海宾馆的,我看了后给她回信,跟她说晚安。而米丽,才第二次来中国,就这么给留在了龙泉湾和我过夜,这在其他人看来,我们之间是在做生意,并无太过特殊的关系。

    一会洗澡出来,米丽居然先睡着了,她也许是真累了,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同机来到高雷的麦科餐后早早的就休息了。那么林水桃和何灵也许都休息了。

    我没有再联系她们,在床边坐下,看米丽的睡相,这一不留神,身边就睡了个西方美人,但是她已经睡着了。我悄悄起来,在客房找到了一床被子,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睡。

    第二天一早,米丽大约因为睡醒没有摸到我在她身边和她同睡,她跑客厅沙发找我来了,问我怎么在客厅沙发上睡?在床上睡多舒服?

    我解释说是为了让她睡得更好,今天上午九点见市领导后,要去市经委参加会议,下午还有参观活动,明天上午签约仪式结束后,还有记者见面会,明天下午才结束这次商务活动,一切以工作为主。

    “那也要回床上。”米丽对我呶呶嘴,笑了,拉我起来回主卧床上。

    我再也睡不着了,两人回床上躺下,我急看手机时间,快七点了。还有一个小时就要起床,我和米丽就在床上说事,才说一会,杨柳拨了视频电话进来,看到我和米丽正睡一张床上,她笑了笑,省掉她平日里对我的称呼说:“蛮好。”

    “蛮好?什么意思?”我也笑了。

    “蛮好就是今天的黄金终于又跌下去了。”杨柳神秘一笑,改用英文和米丽说话。

    米丽叽哩咕噜说得快,但是她问杨柳会投资多少?杨柳说不少于十个亿,我听出来了。杨柳说的“不下十个亿”,包括她之前的四点七亿吗?包的话,杨柳今年内至少还会拿一个项目,不包的话,拿两到三个项目都有可能,她这是口头授权给米丽向媒体发布吗?

    发现我在发呆,杨柳接着跟我说米丽此行有四件事,一是带着李梅,跟市领导喝好了;二是拿回海博会的招商文件;三是向媒体发布伦敦里杨投资公司拟向海博会相关项目投入不下十个亿的意向资金;四是让我私下考察海搏会有哪些项目可做?要米丽当好秘书。

    “刚才,你和米丽说的就是这些?没别的内容了?”我笑着问。

    “是呀!你希望还有什么内容?”杨柳诡吊一笑说:“哎呀!我不是怕她听不懂我的意思吗?所以改用英文先跟她说,关键是媒体发布的内容,重点在于‘不下十个亿’,不包括前几个月的两个项目投资。投资意向嘛!稍报大一点,明年还有十二个月呢,指不定真超过十个亿呢?你和桃姐得提醒她。”杨柳之前投的两地的三个项目,从来不打没有准备之仗。

    “你还有什么要说吗?我们要起床了。”我再次笑问道。

    “没了,周六一早再联系了,就这样。”杨柳说完先挂了。

    米丽起床问:“黎,amelie (阿梅莉)挂了?”在她看来,我应当跟杨柳说些甜言蜜语。

    “amelie ?你是说杨董?”阿梅莉是杨柳的英文名,我是第一次听说的,而米丽昨天就说过一次了,是我没听清楚。

    “是呀!你才听说?amelie可是杨董的英文名。”米丽愣了一下,似乎我和杨柳只有生意关系。在米丽的认知里,何灵才是我的正室,林水桃和杨柳都是我女朋友和生意关系。

    “哦,你先洗漱。”我转身出来,让米丽先洗漱。

    打开电视看早间新闻,还没看完,何灵拨了电话过来,提醒我该起床了。

    我说我和米丽都起床了,何灵反笑了几声问:“你们起这么早呀?是一早开和吧?”

    “开和?”我嬉笑一声说:“宝贝,还没开和呢,想你。”

    “想我?是想我们仨才对。”何灵说,“我一会就过来接你们,记得穿上新西装。”

    昨晚的“新房”是何灵布置的,她怎么不问问我给米丽戴了戒指没有呢?

    等了半个钟,米丽化了淡妆、换了新装出来了,我看着她呆了一会,米丽发现我的眼神跟过去不一样,她冲我跟前一跳,扑到我身上:“黎,你终于对我有感觉了?”

    我抱住米丽,米丽凑上要跟我亲嘴时,我扭开了脸,将她放了下来。米丽问:“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笑着点了一下米丽的鼻子说:“米丽,你不是说慢工出细活吗?中国人讲究的是火候,你、我,现在还不可以亲嘴,今天重要的事是商务要办好。”

    “好,快去洗洗!”米丽对我的回应还是很满意的。

    我回主卧室浴室洗漱时,何灵又拨了我手机,米丽接了,让她先上来。

    米丽放下手机,进浴室要我快点,何灵来了,还提醒我刮一下胡子。我说我没带须刨,米丽一笑说:“我是你秘书,我给你准备着。”米丽忙去找须刨。

    我洗过脸,出来时,米丽将须刨递上,我接过,是米丽新买的。

    我刨须时,米丽问:“黎,你多久刨一次呢?”

    “每天一次呀!怎么了你?有问题吗?”米丽这么问,我觉得奇怪,边刨边问她。

    “没问题。”米丽听后笑得很甜蜜。

    “没问题?那就是有问题了。”我想米丽的笑容里会是什么呢?每天刨一次胡须是男人的事,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居然笑得这么甜。

    “有什么问题?彼得逊也是每天刨一次的,他都有四个,你要比他少一个吗?”

    我放下须刨,似乎懂了米丽的话,回她的话说;“我也不排除有第四个的。”

    “真的?你真的每天刨一次?”米丽又回到刨须上。

    “每天刨一次跟我有四个有关系吗?”我刨好须,米丽一边给我拿衬衫,一边说:“当然有关系了。”

    “有什么关系?”我放下须刨,脱下睡衣,两边张手。

    米丽给我套上衬衫说:“每天刨一次,通常都很强的。”

    “很强?什么意思?”我没想到米丽在说床上的那点事。

    “哎呀!我是说。”米丽凑近我耳边,跟我解释了一番,还夹杂了英文,说男人每天刨一次胡须的话,说明性能力很强。

    我终于听明白了,大笑了一会说:“那我可能要令你失望哟!米丽,你说的不太科学。”

    “就算不科学,我也会期待着。”米丽叉开手指说,“四个其实不算多的,再说,阿梅利和桃都不常在你身边,来,穿上西服。”

    米丽就是冲着做我女朋友来到中国的。别的女人不想做我女朋友,我信,说米丽不想做我女朋友,我不信,毕竟,米丽过去就认同了这样的婚恋模式,才成了彼得逊的第三个女朋友,我和她根本用不着参考“何灵模式”,再登记和办什么婚礼。

    我再次张手时,米丽给我套上西服,接着给我打上她替我买的领带,打了纽扣,笑着瞧了一会,美美地问:“很帅的,黎,现在可以亲嘴了吗?”

    我对米丽嘘了一声说“何上来了,改天再亲。”

    “是吗?你不会是怕她吧?”米丽转身去客厅,何灵在摁门铃,我刚才就听到了。

    米丽去客厅给何灵开了门,跟何灵说早安,何灵进门后问:“黎总呢?”

    “我在这呢?昨晚的玫瑰花都是你安排的吧?”何灵今天也换了套新时装,与身材高挑的米丽相比,她显然更加小巧玲珑,更有女人味。

    “呃,我是按小杨的意思办的,她说入门就是一家人,多少得像个样子。”何灵打量着米丽,赞她着装得体、大方后继而对我说:“快八点半了,该下去了。”

    “好,这就走。”米丽转身回主卧室去了。

    过了一会,米丽带了她的一只挎包出来,我们一起下楼。

    我和米丽坐在车子的后厢,何灵给我们当司机。在路上,何灵问米丽昨晚睡得好不好?米丽说她一个人睡,时差倒过来了。何灵接着问她喜欢不欢这里?米丽说超喜欢。

    “那你以后来了就住这里,这里叫龙泉湾。”何灵接着介绍了一下附近街区情况。

    到了沿海宾馆宴海楼长江厅,林水桃和莱克西、李梅和麦科都先到了。林水桃看了一下手机,叫了我出来,问我昨晚是不是欲速则不达了?

    我说没有,米丽昨晚挺主动的,只是她刚到,有点疲倦,得让她休息好了,希望林水桃她们都不要问这点事,水到自然会渠成。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外人瞧出我和米丽有太过亲密的关系。明天协议签过后,自然不会少了我和米丽该做的事。

    “老爷,这事真是给彼得逊闹的,我们才不得不这么安排。”林水桃说完,招手叫了李梅出来,和我一起走到门外,候着市领导。过了一会,副市长刘用和经委主任林劲松,厉鹰集团公司的林嘉兴、厉以蓓和市府外事办主任彭玉清五人一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