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366、米丽被忠告
    “洗个澡而己嘛,摆这么多道理,怕你了,你先洗。”我给林水桃脱下外套。

    林水桃进浴室后关了门,她的举动让我想起了梁玉婷,梁玉婷在外和我开房时,比林水桃还开放,几个月以前分手后,她再也不找我了。原先和我比较相好的几个女人,杨瑛在上海变性了,纪嫣红也有了男朋友,只有梁玉婷才没有男朋友。

    我坐下看手机新闻,无独有偶,刚刚公布的两个被起诉的官员居然都有三个女人,这个数字也许是保守的,但是至少说明了一点,女人不可多,不管是什么人。

    还没看完,杨柳拨了我手机,问我到了上海怎么不跟她师傅尚书庆联系?

    我说忘了这事了,杨柳啧怪我不该忘了这事,说难得米丽和尚书庆都到了上海,两人停留的时间都不长,让我马上联系尚书庆,在米丽回伦敦前一起见一见尚书庆。

    “米丽和我的事,要以尚老师的意见为准吗?”我前天就说了我的意见,杨柳也认可。

    “不是以尚老师意见为准,而是听他怎么说米丽,再结合彼得逊这个鬼头的用心,我们该采取什么策略,才更加有利于我们。你是跟桃姐在一起吧?”

    “她在洗澡。”我笑了一声。

    “你不跟她一起洗?”杨柳说完正事,笑问道。

    “没呢,说大肚婆,身体难看。”我又笑了一声。

    “是吗?桃姐还真有趣。”杨柳嘎嘎一笑,“不说了,要工作了。”

    “好,拜拜。”我挂下电话,改拨尚书庆的电话,尚书庆说他晚饭前一直在等我电话,我解释说刚到上海没多久,这边的公司有些事先处理了,约他明天来喜来顿一起早餐,尚书庆问了我线路,我说我一会就发给他,他按线路走就行了,问他七点出门行不行?

    尚书庆说行,我挂下电话,在网上搜了线路,然后发给了尚书庆。

    不一会,林水桃裸着浴巾出来了,问我几点了?我说才九点多?林水桃问我今晚还要不要加班?我问是开灯加班?还是摸黑加班?

    林水桃走过来,怒瞪我一眼,没好气地说:“开灯加班,快去。”

    我带了手机,进浴室,坐厕一会,接着洗浴,出来时,林水桃关灯了,只有浴室的灯,因为我没关,房间内有点光线,林水桃拉开被子,让我上床。

    “现在就加班,照明灯没开呢?”我想看得更清楚一点。

    “不是有灯光吗?暗了点而己,你是不是要数清楚了才加班?”林水桃嗤地笑开了,她指的是我想开灯数她秘密花园里的“草”,试图要亲她的秘密花园。

    “好吧!只要总数不变,用不着数的。”我忍不住笑。

    “你还不如说总资金不变?”林水桃怀上我儿子后,一直沉浸在当妈妈的幸福里,“但是不久我们就有可变资产了。齐人之福呀!老爷。”

    “这么说,今晚不要加班了,睡觉。”

    “但是我想加。”林水桃说完啜了我一口。她还从来没这么主动过。

    “来吧!”我亲住林水桃,一如我们刚开始时那样。

    第二天,我七点半就叫醒了米丽,米丽问为什么要这么早?我说一会要见一个朋友,上午就这么一件事,忙完后她就跟林水桃回伦敦了。

    米丽起床洗漱,我回我房间,林水桃也起来了。

    昨晚,主动加班的林水桃来了高潮,她往后也许会改变对男女之是那点事的态度。

    一阵忙碌之后,林水桃收拾,先回公司上班,我和米丽留在酒店等尚书庆。

    八点四十分,尚书庆不是一个人来,是带着他徒弟刘健来了,我介绍说米丽是我秘书,刘健愣了一下。尚书庆坐主位跟米丽说话时,刘健将我叫开,小声跟我说:“黎总,我还以为你娶了个洋妞呢?秘书?你该不是找我师傅瞧瞧她能不能当你奶二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她会国语,叫服务员进来。”我让刘健跑腿。

    “我不是瞎猜吗?对了,年初我托你送的纸箱子,你送给杨柳她老爸没有?”刘健问。

    “我托人送给他了,怎么了?你纸箱子里是什么?”我连送都没送,几个月以前换新车时,我将刘健的纸箱子存放在龙潭大夏我公司办公室书柜里去了。

    “是什么,我不能告诉你,你什么时候托人送走的?”刘健打开门,招手找服务员。

    “大约一个月以前。”我乱说了一个时间,刘健这么问,我回去得打开看看才好,我想,纸箱子里的东西,会与杨柳和刘健在日本时的事有关。

    “原来是这样,黎总,你也太懒怠了嘛!拖了这么久才替我忙这点事。”刘健怪我不及时替他送出他的纸箱子。

    “哎呀!我不是事情多嘛!忙着、忙着就差点忘了这事。”我说完转身回到座位。

    刘健按尚书庆的饮食习惯点了早餐,问米丽要什么点心?

    米丽说我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刘健让我自己点,我瞧了瞧食牌,点了两样糕心和星巴特咖啡,两份加了一份牛排。

    尚书庆让刘健先去一下客厅,刘健起身去客厅时,尚书庆示意我也去。

    我走到客厅,问刘健是否接触过一个叫刘芝兰的女人,刘健说没接触过,但是他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在国内有生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国内,忙完国内的事,就又回到吉隆坡。

    “这么说你还是挺了解她嘛?知道她老公是干什么的吗?”我问。

    “听说也是干房地产开发,还有建筑,他老婆有空就找我邻居打牌。”

    “这么说她老公也移民吉隆坡了?不会天天在一起吧?”刘芝兰的老公是杨铭,我估计刘健虽然知道,但是杨铭大老板一个,刘健未必认识他,更不可能知道杨铭就是杨柳的父亲,不然,他也不会找我替他转交纸箱子了。

    “哪会天天在一起?两人在国内都有各自的生意,不过,前段时间,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多一些,说是她老公在会昌找到了一个项目,还让我邻居找我配合她一起演了一出双簧,嘿,我邻居和她可是各有算盘,估计没少赚,我嘛!就是耍耍嘴皮子就赚了五万。”刘健说是的布吉岛花园的交易内幕,刘健才从中赚到五万。

    “是吗?你干这个在行。”

    我赞了刘健。

    刘健一笑说:“可是这种事一碰到我前女友就不灵了。”

    “你前女友?谁呀!我认识吗?”我明知故问。

    “你怎么可能认识她呢?她又不在国内。”

    “那她在哪?”我相信,刘健说的就是杨柳。

    “我告诉你,你又帮不了我什么?”刘健掏烟,递给我一支。

    我接过烟,放鼻子下闻了闻,夹到耳朵上。刘健愣了一下,点着自个的,抽了一口。

    两人聊了一会吉隆坡和上海经济情况,刚才点的餐点上来了,我和刘健坐回餐桌,尚书庆还在用英文跟米丽说事,两人似乎有不同的观点。

    原来,尚书庆认为米丽宜有老公,和她相好的人老呆一块会出麻烦,让她实际点,要不要利益最大化,她自己考虑。米丽最后改用中文,说她恭敬不如从命。

    我们一边早餐,一边聊天,尚书庆欢迎米丽到吉隆坡去玩,他明天去去苏州看看园林,后天就回吉隆坡去,下午到晚上时间,自然是跑一下上海外滩了。

    米丽吃了两块牛排,剩下的留给我了。吃完西餐,米丽用手机拍了一张我和她的合影,说她和我多有夫妻相?尚书庆说看上去像是那么回事,但是两人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必定不会像一开始时那么甜蜜,问米丽是要自由自在的幸福?还是要有家庭拘束的幸福?

    “我当然要自由自在的幸福了?”米丽做出了选择。

    “好,既然这样,那你可得按我刚才说的做。”尚书庆极其认真地忠告了米丽。

    “我会的,尚先生你可是大师,观人无数,我听你的。”米丽说完抽纸巾抹嘴,说失陪一下,说完迅速起身,去了洗手间。

    我的餐盘上只剩一小块牛排了,尚书庆也结束了这个早餐,我问他还需要什么?

    “不了,你还吃吗?”刘健后来也加点了牛排,刚端上,正在吃。

    我叉了牛排,放进嘴里说:“不吃了。

    “你来一下。”尚书庆将我叫到客厅,他告诉我:米丽的命格还没有何灵好,运程中虽有短期性财运,看似蛮不错,但是此人子息不旺,让她当个奶可不好,用中国人的话说,就是给自己多找一个花钱的,所以,只能不花或少花才好。”

    “她现在只是我秘书,就是个洋门面,外人看我,好像有那么一回事,但是我们直到现在都只是工作关系,尚老师,你不用担心。”我和米丽开糊之前,即使没有尚书庆的意见,我迟点也会找谢长发算一算的。

    “两人要若即若离,尤其是明年开春前。”尚书庆说的时间正是我所需要的三、四个月。

    “我明白了,谢谢尚老师,你账号呢,一会发给我。”杨柳替我请尚书庆来上海见米丽,我不能让他白跑一趟,得给他一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