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387、台底正较价
    原来,我和梁玉蓉的儿子在我来伦敦的这几天里感冒了,林水桃在唐人街雇用的保姆一人照顾不及,忙得手忙脚乱,我们还在苏黎世时,保姆就各打过林水桃和杨柳一次电话。林水桃刚才接的电话正是保姆打来的,因为这个保姆是个福建人,说的是国语,而我一次都没有去过杨柳在伦敦的投资公司办公室和林水桃的住处。

    经过一个疗程治疗,我儿子的感冒今天才有所好转,而杨柳前几天让我和米丽延期回国一天也是因了这事,可她们俩都没有告诉我这事。

    第二天,也就是周五中午一点半,我和林水桃回到高雷市内,因为我出来时车子放在了机场,我们直回水岸花园附近酒楼才午餐,接着回家休息。下午四点,我一人去龙潭大厦,处理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财务事务和检查桐江物业服务公司的主管人员招聘。

    公司独立董事、总经理何拾将未来四个项目的管理处主任设计为项目经理,我认为桐江花园也就一点大,即使香荷小镇和枫景新都花三期都不算大,建议他当管理处处理。

    “这么说,只有桐江都会那么大才设项目经理了?”何拾问。

    “对,就目前来讲,只有枫景新都花和桐江花园才急需进驻管理,另外两个项目还在规划和报建阶段,因为是先期介入,你可以招两个管理处主任,一正一副也行,让他们管理一段时间后再升他们上来。公司有足够大的空间,他们只需干好了就行。”我只问公司管理架构,将来的业务我是不会再管的。

    聊完公司事务,我回我办公室,何拾跟了进来,和我一起喝茶,一会他笑着问:“黎总,我听到小道消息,公司是不是又买了一小块地?准备盖办公大楼?”

    我给何拾斟了一杯茶说:“手续还没办齐,而且不是房地产公司买的,你别搞错了。”

    “谁买的?那不都是你的?就连林总她老板拿下的项目不都成了你的?来,以茶代酒,我们走一个。”何拾对我嬉笑,与我碰了杯,因为他的消息是从何灵那里听来的。

    两人正聊着这事,何灵拨了我手机,问我在哪?我说在龙潭大厦这边的办公室,问她接回何昕没有?要是接回了,来盘水区一起吃饭。

    何灵挂电话后,何拾和我又聊了一会才回他办公室,与于达斟定人员招聘。

    我给林水桃拨了电话,问她起床了没有?林水桃说她早就起床了,家里的卫生都是她搞的,我说该请个专职保姆了,林水桃说现在事情还不算多,元旦后再请。我让林水桃自己步行去我们中午吃饭的酒楼,出来交代于达发广告招住家保姆。

    过了半个钟,也快下班了,何灵带何昕过来了,但是她没有上楼,给我拨了电话,就带何昕去了水岸花园,我急下楼回水岸花园。

    进了酒楼,林水桃已经过来了,正在她选的大厅座位上坐着打电话。我问服务员要了一个房间,从大厅带何昕先去了。林水桃留在大厅和何灵说话。

    三个女人都知道了我已经有了一个儿子,林水桃也即将又生一个。可是她们都不让我知道我已经有了人儿子在伦敦。一来因为事涉梁家与杨家,二来杨柳要赢了她与彼得逊的赌局,所以此事对我及我全人严格保密。

    餐后,我和何灵母子陪林水桃一起回水岸花园坐了一会,才一起回龙泉湾。虽然米丽下周一就来中国,但是她是直接到省城与我一起出差粤、沪、杭三地的,过两周后再回市内,在龙泉湾也仅住几天,接着就又要去上海了。

    来回奔波的累,只有奔波了才能体会到,何灵一个晚上只抱着我温存。

    第二天晚上,我与徐英和枫景新都花园的贷款银行领导晚宴,敲定了贷款方案。林水桃招来了她的姐妹团在家里玩,我没有回水岸花园,只跟她视频说话。

    这一晚,我和何灵在龙泉湾谈起了她拿到的一块小地皮的产权分配方案,何灵说杨柳够大气,花两千万丢在这么一个小项目上,项目开发完成,用于自己的几间公司办公,什么时候才能拿回这两千万?我说这是分给孩子们将来的创业基金,不管她将来是否替我生了儿子,那也是她所生的孩子的,包括何昕都有分。

    “谢谢老爷,还有小杨。”何灵亲我,说想要。

    “先休息,长途飞行的累还没缓过劲来。”说到出差,我更心疼林水桃,她怀着孩子,几次飞大半个地球,明明累了,却从来不说累,还要心挂上海公司的事务。

    周一上午开过公司司务会后,我即赴省城,与沈闻他们见面,将我在欧洲的参观调研感想跟他说了,沈闻说他对桐江都会也是这么想的,迟点他将自己安排时间跑一趟欧洲。

    晚餐后,我和沈闻边浴足,边聊高雷市内的几家房地产公司和项目,沈闻感叹像梁启松、杨铭这样的老房地产公司老板在市内都难以继,在本地立足了,未来十年,将是外来企业诸如恒太、保嘉这些有国企背景的大企业的天下。

    谈到这些外地企业,沈闻说它们不仅喝国家的奶,还饮地方的血,别的不说,港口的项目那么便宜拿走了,居然不给市里半点面子,还想六、七个亿就拿走厉鹰广场,我笑着回应沈闻说:“沈总,你是不是道听途说了?厉鹰广场还没尘埃落定呢,现在只不过台底较较劲而己,你就别上纲上线了。”

    “你说得没错,它的确还没尘埃落定。哎呀!你是不知道,刘用上月先找恒太,六、七亿就是恒太的回价,结果刘用不死心,上周又找了保嘉集团,保嘉集团更狠,要求市里先清理干净厉鹰广场所有的债务,而且他们也不接受打包,豪格酒店那种小项目根本不是他们的目标,刘用脸都让他们给气歪了。”沈闻的“新闻”是从林劲松的秘书林嘉兴那里听来的。

    “这么说,这个项目在海博会招开之前没戏了呀!除非招东风或者廖汉斌出手垫底,才能起死回生了。但是难保外地企业不进来竞争,不还是恒太他们的嘴上肉?”要求清理干净债务有什么错?很正常的商务要求的,换我也非得市政府做出承诺。

    “看上去是这样,但是他们惹了市领导,市领导未必还跟他们谈的,再谈就又‘官商勾结’了,谁还敢牵这样的头?最关键是市里原先的七点八亿开价公布好久了,虽然我人问津,但是早就世人皆知了。”沈闻直言市领导忽然骑虎难下,全是因为错误估计了这个企业。

    “你说的这事,还真有点儿,但是市领导想到办法的话,海博会时找个企业,签个意向什么的,还是有空间的,你就别为市领导操这个心了,我关心的是你替我做的桐江都会的规划设计。”虽然这个项目的规划还无需太快,但是我得催紧了沈闻。

    “桐江都会的规划设计初步方案,你在省城这几天就能看到,厉鹰广场嘛!按原方案与任何人签意向,都会绑定了价格,到时市里就错上加错,非得按这个价出手才不会招到非议了。刘用太想当然了,以为有国企背景的大企业就会站得跟他们一样高,其实,人家一直按市场规律设定路线,哪管你市里的这点困难?”沈闻滔滔不绝,恨不得给刘用这个副市长下指导棋,与虎谋皮,结果最可能的事是被老虎吃掉。

    “市里将两个项目做打包处理看上去是个昏招,但是他们现在至少看清楚了这些企业的真实面目。他们是来投资兴业的,该交的钱才交,不该交学费,一分都不会落到领导的口袋的,现在什么时势?低价拿个项目,民众说官商勾结了,高价拿个项目,就没有人说官商勾结了吗?一样有人说的,所以为什么不低价拿呢?至少吧?项目经营起来压力小,这不都正常吗?你也别说他们白眼狼什么的,换我,我还想五、六个亿拿到手呢。”

    从沈闻的思路里,我看到黎绍林所说的市领导的策略优势。在我看来,外地企业不想按定价接盘,那他们迟点他们拆掉打包计划,单个清理厉鹰广场时,他们就别再说要接盘了,只需有人按底价取走,市里就不算丢脸,厉鹰集团的资产清理也就不算违规。

    “你家伙,林总那边的老板是不是又有意向呀?”听我这么说,沈闻饶有兴趣地问道。

    “这个我不清楚,就你刚才所说,签意向嘛!又不是非得接盘,海博会上,跟谁签不是签?到时肯会有企业愿意签的,只是相关承诺也必须有,才会吸引人,不然,谁愿意签?”我不想说市里盘不出去他们的“打包项目”,但是单个项目盘活厉鹰集团的资产,他们的计划正在有序进行当中,项目稍拖了拖,将来利润就出来了。

    另外,以我对杨柳上周的资金计划的理解,她是有心再拿一个五、六亿的项目的,这个项目当然也包括待售的厉鹰广场了,问题是她现在或许因为资金还不足够大,不与他人合作的话,就得想办法将项目往后拖一拖,先与市里签个意向什么的,然后再谈债务清理和分期多少。一旦意向签下,在规定时间内,市里就不可能再签给其他企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