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389、米丽睡绍棠
    在梁玉婷看来,我女秘书就是我女朋友,林水桃不知道的话,我岂不是背着了林水桃乱来?林水桃知道的话,林水桃居然也容许?显然,梁玉婷的思维短路了。

    “林总她知道这事,没经批准,我哪敢在国外要个女秘书?”我介绍说,按西方的礼仪习惯,见面都会超亲热的,让梁玉婷别感到不适。我和米丽在龙泉湾的第一次见面就搂搂抱的,还亲了一回嘴,但是我们并没有因此而发生关系。

    “不是了,林总她还批准你和外籍女秘书、亲热?”梁玉婷突然翘起嘴巴,“我嫉妒。”梁玉婷不嫉妒这事才怪?可是她嫉妒也没有用。

    “林总批给我的一个外籍女秘书而己,你嫉妒什么哟?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人与人是讲缘分的。一会你可别乱说话,她不仅会听,还会讲国语的。”我不这么提醒梁玉婷,一会她也许会乱说话,让米丽听出什么来就不好了。我的仨个女人平时都有沟通的,尤其是林水桃和何灵,她们还互为监督我外出时的私生活。

    “是吗?还是个中国通?”梁玉婷再次陷入沉思,一会她说:“这事我有一点点明白了,林总真大度,可惜我不是这个外籍女秘书。”梁玉婷明着告诉我,她也可以做我女朋友的,但是这种机会居然没有落到她头上,真是可惜了。而梁玉婷所说的“明白”,不外乎林水桃快生育了,我这个时候在外面和女秘书亲热是有限度的。

    “你就别可惜了,人有人命,你梁总现在也是两家店,不,是三家店的老板,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别老胡思乱想不着边际的事。”我的女朋友数额尽管还没满额,梁玉婷也是没有机会的,我给不了她,这是另外三个女人统一意见才能决定的事。

    “我没有胡思乱想呀!就是这事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现在嘛!的确也挺好的,我该满足才对。”梁玉婷往往都口是心非,因为她是个正常的女人,米丽能成为我在国外的女秘书,凭什么她就不能?反正女秘书这类女朋友又无需天天跟“老板”粘在一起。

    “你就该这么想。”我看了一下表,时间差不多了,加速进机场。

    一会下车后,我和梁玉婷一起进接机口。两人等了一会,米丽拖着行李箱出来了,见到我,她旁若无人地跟我搂抱,说我们又见面了,我介绍了梁玉婷,米丽与梁玉婷握手。

    上了车子,梁玉婷给我和米丽开车,我和米丽坐车子后排,梁玉婷用华南语说:“黎总,刚才见面也没什么嘛!不过,鬼妹还是挺漂亮的,和林总一样高。”梁玉婷将米丽比照林水桃,其实,杨柳和何灵比她们更漂亮些,只是梁玉婷不知道这个情况。

    米丽用国语问我:“黎总,刚才梁总说什么?”

    “梁总她说你很漂亮,身材好。”我接着对梁玉婷说,“梁总请讲国语。”

    “谢谢。”米丽笑着赞梁玉婷说,“梁总很有中国时尚范儿,今天给你添麻了。”

    “米秘书不用客气,我和黎总是多年的朋友了,还是同行,不过,我现在改做饮食了。”

    “是吗?哎呀!那太好了,我最喜欢中国菜了。”米丽其实也是个吃货,最爱西方烘焙,接着就跟梁玉婷吹了一下她自己的“爱好”,两人的距离马上就拉近了。

    但是梁玉婷还是有些意外,她很热情地邀请米丽去她的酷吧作指导。

    米丽反应很快,她说:“我现在恐怕不行,要看黎总的工作日程安排,我可是他的秘书,要按他的指示完成工作任务的,他走哪,我就走到哪。”

    “嗯,米秘书和黎总在省城不是有几天行程吗?抽一个晚上交流、交流就足够了。”梁玉婷甩了一下头,提高声音说:“是不是呀?黎总。”

    “是有几天行程,明天看看吧!米秘书今天的任务是休息。”米丽也是第一次在中国南方的一线大城市停留,哪能不让她逛逛街呢?有梁玉婷相陪也好,只是就怕梁玉婷乱说话。

    回到沈闻的设计院设计中心大厅,梁玉婷要回去了,我和米丽返身送了她。

    梁玉婷赞米丽中文说得好,快赶上在中国的一些影视节目里表演节目的女外籍嘉宾了。

    “谢谢你梁总,认识你真高兴,我们有空再聊了。”米丽将梁玉婷送到设计中心大厅外。

    一会,我叫来李侃,问他要车子钥匙,李侃问:“黎总,你下午不看图了吗?”

    “嗯,明天上午再看了,米秘书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得送她回酒店休息,我做点点的事。”我上周离开伦敦前后,米丽的工作任务是调查彼得逊的两个女模特的背景,也不知道这事她办得怎么样了?刚才接回米丽时,我们不好涉及这个话题。

    李侃将车子的钥匙给了我说:“沈总晚上不回公司了,六点半我和廖总请你们晚餐。”

    “好的,你打我手机。”我接过车钥,给米丽带了行李箱。

    此时梁玉婷已经开车走了,我和米丽一起下楼,去附近的华怡大酒店,新开了一间房。我和米丽在外,通常是开一间房的,不是为了省费用,而是杨柳的要求,我可以睡了米丽,但是不能另开一间,除非有特别需要,比如我和林水桃在一起。

    进了客房,我让米丽先休息倒时差。米丽问:“那你呢,黎总,你还要回设计院吗?”

    “不回了,看着你休息。”我笑了笑,张开双臂,米丽意会,与我拥抱在一起。

    “我要休息了,要不你登陆你信箱,看看我发给你的资料。”米丽笑了笑,没有亲我,我也没亲她。原来米丽前几天了解到了彼得逊的两个新女模特的一些情况,放在我信箱上了。

    “好的。”我放开米丽,米丽一会就洗过了澡上床。我进浴室给林水桃打电话,说米丽到省城了,让她多休息,免得林水桃一会又拨米丽的手机,打扰了她休息。

    林水桃挂电话后,我打开手提,登陆我的信箱,看米丽发在我信箱里的资料。

    彼得逊最近请的两个女模特都在伦敦读书,才满二十岁,大学都还没有念完,要是中国女子,她们都未必愿意当彼得逊的女朋友的,更不可能愿意给彼得逊生孩子了,西方女子恐怕也不例外。那么即使洛拉愿意给彼得逊生一个孩子,彼得逊的子女数在这段时间里也只有三个,我和何灵再怀一胎,彼得逊和杨柳的赌局结果是两人打个平手。彼得逊的变数就在这两个女模特的身上,一旦都谈成女朋友,杨柳就会因为少了一个数而输掉赌局。

    两个女模特都很漂亮,照片是米丽从网上找来的,露拉丝是个苏格兰女孩,还是个平面女模特,已在平面模特界崭露头角,志向是通过选美活动进军演艺界。另一个新女模特可洛伊身材娇小,有如杨柳,但是她的背景资料不多,毕竟她还是个无名小卒。

    为了赢回杨柳,彼得逊居然封锁了他的女朋友个数和拟生育数。但是我知道,彼得逊生得起,他未必养得起,即使他愿意为这些女人拼命赚钱,他老婆露西恐怕也不答应。而彼得逊的愿望不仅要赢回杨柳,而且要借这个赌局生一个男孩,这样的话,露西也就不得不接受他多生孩子了。为防露西也抢生孩子,杨柳已经悄悄备了一手,只是没有告诉我。

    这个赌局的产生,主要还是因为杨柳在彼得逊一家子面前露富了。虽然杨柳借助彼得逊对她的“追逐”与关系,封堵了她日籍同学小东洋对她的追逐,却一时无法摆脱有恩于她的彼得逊。没有彼得逊,杨柳在伦敦纽伦斯大宗商品交易所就无法取得入场券。

    彼得逊上周说我后来插队,插足了他与杨柳的关系。其实,他年初与我在伦敦相见,他就将我当情敌了,但是他还是送了我去机场,保持了他的风度,只是后来,他或许意识到我与杨柳的关系存在,他将杨柳在日本当地av女优的事“告诉”了我,其意图是让我反感杨柳的这段经历,退出这场竞争,但是我却将此事做了淡化处理,从来不跟任何人说。

    杨柳的师傅尚书庆在上海和我面晤时说过,在杨柳的事业中,彼得逊是个亦正亦邪的人物,杨柳和他的关系处理得好,对杨柳就好上加好;处理得不好,就会成为杨柳的负累。为让彼得逊平和退出竞争,杨柳才和彼得逊打了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赌。

    傍晚六点半,李侃和廖总打车来了,我叫醒了半睡半醒的米丽,两人一起下楼,和廖总与李侃晚宴。这一晚,因为四人都无需再开车,李侃让服务员开了两瓶红酒。餐后,饮过酒的米丽,借着酒劲,回到酒店客房后就解开了胸衣,说她注定是我的,不如就今晚。

    我和米丽的关系就这样突破了我一直坚守的底线,米丽很会调情,边做边喃喃地说着英文,让我一时以为自己真的身处异国他乡了。

    事实上,我是被米丽睡了,天亮时两人又滚了一次床单。如果换掉面孔,或者关着灯,我更希望我是在跟林水桃滚床单,因为我压根就不将米丽当成我的女朋友看待,只是希望她在梁玉婷的面前对我更加热情一点而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