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391、彼得又做梦
    “是吗?我和她是哥们,她怕我有了你,就不理她,很正常呀这事。”我掩饰了一下。

    米丽再次来到中国,凭她与我的接触,她对男女之事更加体察入微了,但是毕竟这几天,我一直是处于她的眼皮子底下的,我相信,她最多将梁玉婷当成泡不上我的一个失败者,而不是梁玉婷曾经得手,与我有类似于我与她的关系。

    “嘿,你说的是,黎总,她那性格真的有点哥们。”米丽意指梁玉婷的性格有些中性,而我和米丽一起出现在杨瑛的面前时,杨瑛开始了她的变性之旅。这一次的梁玉婷,会不会从始谈个新男朋友呢?米丽说得没错,吃她醋的女人,都是对我有意才会吃醋的。

    中午十二点半,我和米丽飞抵达上海。米丽上次来上海,李梅陪了她逛街。这一次,我们得玩开心点。午餐后,我们即行住店休息。下午五点,我拨了周起飚的手机,说我和我秘书到上海了,未来三天都在上海,主要任务是参观上海的一些大项目开发。

    周起飚说他今晚没空,明天晚上再与我见面,让我先忙自己的事,到时见面再聊。

    我挂下电话,与米丽独自相对,共进晚餐。其间,米丽各给林水桃和何灵打了电话,虽然我们过线了,事隔两个晚上就滚了四次床单,但是还没有得到杨柳的回应,米丽只说我是在她的监督下工作的,没有特别事务向她们汇报。

    都说正经男人会坐怀不乱,其实关键点是看谁坐到了你的怀里?我相信,米丽也像头天晚上一样坐到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的怀里,都不会不发生一点什么的,除非他是个受了刑罚的男人了。当晚,我们逛外滩了。

    第二天,我和米丽去里杨(上海)资产管理公司,李梅已按林水桃的吩咐,将车子留在公司的楼下,但我们还是先上楼上的林水桃的办公室去小坐喝茶。

    公司的网贷生意最近如何?我没有问副总莫晓明,但是他还是跟我汇报了简要情况,会昌那边的项目管理,莫晓明告诉我,前两周又有两家房地产项目开发公司发来资质资料,问我要不要看看?我说不管还收到几家的资料,先给对方回函,元旦后登报公布,要先对他们的开发资质进行调查。考虑到投资商不久就过来,暂时不要公布开标时间。

    交代清楚需要上海公司配合的工作,我和米丽开始对浦东新区三个大型房地产项目的参观调查。晚上七点,我和米丽双双出现在周起飚的面前时,周起飚惊讶不已,问我是不是在学周琼?有了林水桃,又多了个米丽?

    米丽要跟周起飚解释时,我说别越描越黑了,什么都不用解释。在米丽眼里,何灵才是我老婆,林水桃和杨柳只是我的女朋友,除了我家人,谁都看不清我和她们仨的关系。

    我和周起飚好久没在一起了,坐下听周起飚诉苦,他说要结束他在上海的风投生意了,我说他仅做酷吧生意就行了,搞什么风投,自己又不是龙头?国内的这一行的规矩都没立下,谁占先机、谁先跑路才有钱途,搞不好就是非法集资。

    周起飚又问我密码货币是否有“钱”途?我说我不清楚,但我记得杨柳年初时是做过的,如何操作?米丽反而比我熟悉,原来莱克西、麦科平时没事就替杨柳跑这个生意,但杨柳现在不做了。米丽给周起飚介绍了一下操作流程,周起飚问米丽说后来怎么就不做了呢?

    “这个我不清楚,你得问黎总。”米丽刚才说的事,我还闻所未闻。

    周起飚看着我,要我给他解释一下,我说老板都将钱投进了枫景新都花园三期,哪里还有钱继续做加密货币的生意?如果周起飚有闲钱,不妨试一试,杨柳就是在我和林水桃结婚前将她的一笔闲钱投了进去的,一如我叫我表姐戚梅买入废铜一样。

    “嗯,这个事,我听你们的,希望你再次给我带来财富。”周起飚告诉我,自他听从了杨柳的投资建议,他本人已经拿回他的本钱,据他了解,很多一代理商都没能做到这一点,现在,他只需摆平他的几个二级代理商、大客户就可以退出他的风投生意了。

    “你原来定的时间不就是元旦前后退出么?该放手就放手,不必拖到春节之后的。”我估计周起飚手上是有闲钱的,正在寻找出路。

    “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明天就回市内去了,你月底有时间参加我们的足球比赛吗?”周起飚重提请我参加他们集团公司内部比赛的事,不再说请杨柳讲给他们讲投资经了。

    “海博会开幕之前有两、三天时间,稍迟我还得上来。”我讲了我本月下旬的时间安排。

    “这个比赛前几天就开幕了,现在是小组赛,四强淘汰赛至少有两场,给你各安排二十分钟替补如何?”周起飚除了借远亲关系做投资,自己一直洁身自好。

    “二十分钟?下半场有十分钟就行了。”我怕自己的体力跟不上现在的年轻仔,岁月不饶人,更何况,我也好久没炼了,得以这个活动为由,少点跟米丽亲热。

    “嗯,那就这么说定了。”周起飚接着跟我谈起他的酷吧加盟生意,还有他与刘用在香港和深圳两地的两次见面,刘用其实是有意先找恒太和嘉两大集团公司的,毕竟,人家有后台有背景,不先找他们,项目最后落到别人家的名下,市领导对上面的面子都不好过。

    我也讲了我的看法,从商者的投资角度讲,哪有不逐利的商家?希望低价拿到项目是自然了。再说房地产政策是宽了,有钱人拼着命进去炒,严了地方政府又叫苦,没有当政者不再乎它的成败的,尤其是三、四线没有重大工业的城市,其实都是吃“地面”的。

    饭局后回酒店时,米丽问我参加足球赛是什么时间?要是马上参赛?她可不好贪婪。我说这几天没问题,她想要就要,米丽对我嬉笑。

    “但是回去后就不能了。”米丽陪我在外,不是单纯的监督,而是一种额外“供应”。

    米丽说她其实也习惯了。我问她习惯什么了?米丽说习惯了没有男朋友滚床单的日子,但是这次出门在外,有了个新男朋友,床单又是全新的,所以就疯狂了点。

    我说回去得储备体力,不然上了赛场会出丑的,米丽表示理解,说她决不会搔挠我,相反,她会到场给我助威的。其实,我得为何灵储备体力和精力。

    回到酒店,米丽先洗澡,我拨了杨柳的手机,问她加密货币的事,杨柳说加密货币她现在不做了,原先做的都放在账上,现在升得很猛,但是她暂时不会抛售的,问我问这个干吗?我说周起飚不提请杨柳给他们讲投资经的事了,已经决定关闭他的风投生意了。

    “他亏钱了不是?”杨柳问。

    “他个人没亏,但是公司亏了两千万差不多。他现在又想做加密货币,米丽给他介绍了一下操作流程,你平时将这事交给过米丽吗?”米丽刚才的话说多了。

    “没有呀!当初拉她进来,让他当‘股东’时,给她介绍了一下生意流程而己,她居然记着了这事?”杨柳以为米丽没有生意头脑呢,结果米丽竟记住了。

    “嗯,我还以为是莱克西跟她说的呢,我们后天去杭州两天就回市内了,你师姐来上海的行程你还没发给我呢,会昌那边的地皮又多了两家公司要参与招投标。”

    “招投标的事先拖着,真正炒要等师姐去了才能知道效果,她的行程还没最后敲定,一有行程,我会提醒你的。”杨柳的主意还是将地皮给炒出去,赚一把就走,不想合作开发。

    “米丽的工作计划和协议你看了吗?”我今晚不是问这事的,但我问了。

    “工作计划没问题,让她照办就行了,协议嘛!我瞧了一下,但是我想晾她一下,迟点再签下她,对外方面,你和她的关系不要过热,也不要跟桃姐、灵姐说要签米丽的事,你和灵姐不是有生育计划吗?她是不是在备孕?”杨柳笑问道。

    “是,我上周让她备孕了,时间还差十来天。”我也笑开了。

    杨柳说:“露西昨晚请我吃饭,说米丽真反了她们了,回不了头了,但是我,她们随时欢迎,我再不回彼得逊身边,她恐怕也得再孕。”露西再孕的话,我和杨柳都会陷入被动。

    我说了米丽得到彼得逊的两个新女模特的“情报”,杨柳认为彼得逊能拿下其中一个就不错了。我问会是哪一个?杨柳说那个兼做平面模特的露拉丝心气这么高,决不会做彼得逊的女朋友的,反倒是可洛伊,极可能因为对彼得逊的崇拜而留下。

    “那我们就重点盯着可洛伊,这个事还是米丽来做。”米丽和杨柳都不想生育,米丽的要求是彼得逊给她们家当倒插门女婿,杨柳是因为与我的婚约。

    米丽已经到了中国了,彼得逊现在死心了,但是杨柳一时无法离开伦敦和她的投资生意,露西居然又找了杨柳。彼得逊还真是贼心不死,痴人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