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401、杨柳快枪手
    “你挂什么挂?我话还没说完呢?何灵怀二胎是大事,你得第一时间告诉阿桃,征得她理解,因为她才是你的正配,法律上你们才是夫妻,至于以后,你和她们仨得喱清先后关系和主次关系。”魏红英就担心我和她们仨人出矛盾。

    “好,我知道了。”我挂下魏红英的电话,改拨林水桃的手机,跟她说了这事,让她别告诉米丽。林水桃正跟米丽在一起,还有她的两个闺密,不方便跟我说什么,只问我晚上回不回去吃饭?我说“回”就挂下电话。

    “大嫂也知道了?”何灵挎着我的手,她听话意就能听出来,也只有魏红英才能这么教训我。我和林水桃办结婚宴时,何灵全程参加了,没有什么不高兴的。

    “嗯,是大姐跟她说的。”我告诉何灵,魏红英有点怀疑我和米丽的关系了。

    何灵笑问道:“那你和米丽成了好事了吗?”

    “成了。”我承认了,看着何灵,何灵反而一笑说:“我没有不同意呀!看我干吗?”何灵的意思是看杨柳的态度,杨柳同意我多养一个女人的话,她一个“前妻”哪能有意见?

    “大嫂的意思是不希望我再有别的女人,当然也得尊重你的意见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四人成家立室之后,得有先后和主次之分。”我不好说米丽早就提了一个方案了,但是这个方案杨柳看过后,她没点头,原因是彼得逊的赌注如何下,我和杨柳尚不清楚。

    “米丽的事,我和桃姐不是早就表达意见了?你们昨晚开始了?”何灵笑问道。

    “这事早了去,昨晚只是同居,睡了个懒觉,没干什么。”我苦笑一声。

    我相信,过年之前,米丽肯定会问她提的方案,我们商量得如何了?而杨柳的意思是将这事拖到明年三月,看彼得逊那边怎么样了再做定夺。杨柳将米丽派到我身边,有三重意思,一是她在国内的十几亿的投资得有人替她看着,二是彼得逊与杨柳的赌局要到明年三、四月份才能会变得明朗,不能让彼得逊将米丽又拉回伦敦去,三是出于她“缺”姐妹的需要。

    “那你今晚回哪里呢?抓阉?”何灵嘎嘎笑开了。

    “何昕昨天生日我都不在她身边,好抱歉。”我调脸亲了一下何灵。

    何灵拨开我的脸说:“别让人看到了,咱俩是秘密拍拖,上车再说。”

    上了车,我又亲了何灵,何灵说:“行了,老爷,我知道你左右为难,今晚你回桃姐那边,我没事的,至于米丽的事,大嫂只不过提醒你而己,这段时间吧!我个人意见是你多陪桃姐。”何灵的善解人意让我又抑制不止,再亲她时,她接受了。

    杨柳虽然也身材娇小,但是她性格是个粗线条,不似何灵细腻,林水桃介于她们俩之间,而米丽是另一极,不仅身材高大,而且性格也是粗线条,我和她迟迟不来电,大约是因了这个缘故,但是两人的底线既然突破了,生活恐怕就得继续下去。

    何灵要送我回水岸花园,她的理由是她这段时间不方便,而且林水桃还有一个来月就要生了,我多呆在林水桃的身边是应该的。何灵推己及人,让我感动。殊不知,我回林水桃身边,她也将我往外推,理由同样很充分。

    回到水岸花园,我拨了我二姐的电话,说何灵一会就回化工小区,黎绍兰问:“何灵都怀上了,你也该回一下这边。”何昕在何灵下午出来时给带到我二姐家去了。

    “好的。”我先答应了黎绍兰,我们全家都喜欢何灵,这一点将来也许都不会改变。

    接着我又拨了林水桃的手机,问她们做了几个人的饭菜?林水桃问是不是何灵送我回来?我说是,林水桃说:“那你请她上来呀!何昕呢,跟你们在一起吗?”

    “何昕在二姐家。”林水桃是接受何灵的,过去也是这样,才愿意嫁给我。

    “那你们快点回来呀!菜就要做好了。”林水桃请了她的两个闺蜜,还有米丽也在家。

    “好。”我挂下电话,要何灵和我一起上去,吃了晚饭再回化工小区,反正何昕在黎绍兰家也饿不着她,何灵同意了,昨天一早,我们还在附近一起早餐了。

    过了一会,我和何灵上去了。在林水桃的闺蜜面前,米丽是我秘书,何灵是我的合作伙伴,林水桃才是我老婆,其实何灵和米丽都是我的女人。

    吃饭时,我和林水桃的两个闺蜜,还有米丽都喝了红酒。席间,米丽给杨柳拨了视频电话,让她看到了我们仨人在一起,而此时的伦敦适逢周一午间,杨柳问怎么不见何昕?

    “何昕在二姐家。”我接过手机,走开跟杨柳说话。

    杨柳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说她以为是家宴,才这么问米丽,我“哦”了一声,问她回去后身体状况如何?杨柳跟我娇情,说想我。我说我也是,问她年前是否会去瑞士?杨柳说今天才开年,还不知道市道如何走,所以今天没有做单,给付厉鹰广场的首笔款这三天内就办完,让我和米丽周四就去上海替林水桃办了转款。

    我将前天见林劲松谈的事跟杨柳说了。杨柳说林水桃昨天也跟她说了一下,她认为是因为有了她前两次竞投,市里和省里才会这么重视她的投资,不必对高层领导做什么的,这是高层领导与国际接轨的先兆,是非常好的事情,那些企图作空中国的人都难以获利的。

    杨柳一席话就说到了宏观经济上去了,谁要做空中国?无非就是西方国家的一些大鳄们了,杨柳身处高端投资机构,她知道的市场警讯跟国内的资讯肯定不一样的。

    挂下电话,我回到席间吃饭,因为林水桃先吃饱了,我叫了保姆也一块吃,保姆还是等我们都吃过了才吃。晚饭后,何灵送米丽回龙泉湾,林水桃的两个闺蜜不久也打车回去了。

    周四一早,我和米丽飞去上海,处于安全状态的米丽主动要了我,两人床上床下地玩儿,事后米丽总结自己的不足,说她也要学做中国菜。

    我要米丽做自己就行了,千万别刻意为我做什么,还跟她说了邯郸学步的故事,米丽听后哈哈大笑,她就是个粗线条女孩,想跟何灵一样是很难的。

    第二天上午,我坐李梅的车子,与米丽去银行办理厉鹰广场的第一笔转付款后,给厉鹰集团资产管理公司的林嘉兴拨了电话,说首笔投资款办了,让他明天派人查一下,林嘉兴好生奇怪问:“这不是外商的事吗?怎么让你办了?”

    “这事是我老婆大人办的,她不是过段时间要生了吗?我给支到上海替他们跑腿来了。我办转账你不收款吗?”我笑着反问林嘉兴。

    “收,当然要收了,一周五千万,能保证吧?”林嘉兴笑问道。

    “能,不过,春节期间,怕是会耽误两周的,首期付齐不是有三个月期限吗?正好四亿五千万的。”我想杨柳本身就有四、五个亿在手的话,付款不成问题。接着问了柯老七的债务问题,林嘉兴哈哈一笑说:“柯老七的问题其实不难办,办快了,对外商不好。”

    “为什么?”我其实不该问这事的。

    “柯老七的债务问题其实已经查得七七八八了,快了他认数少,慢了也许会多认点数,这你都听不明呀?”林嘉兴的说法跟林劲松几乎一样,只是换了个角度。

    “嗯,我明白了,不管怎么样,他柯老七这个年都得呆在牢里过,有什么消息,要及时跟我说哟。”我挂下电话,心想柯老七的债务仅仅是查得七七八八吗?法院都在择机判决了呢,真是过了年再判更好。

    中午回到公司,我叫了副总莫晓明和我们一起午餐,向他转达林水桃的“指示”,莫晓明笑着说:“林总远程办公,公司的业务包括会昌市的项目她都知道,下午再让你看另外一家公司的投标意向方案,跟以前的三家公司的方案完全不同。”

    下午,莫晓明将这家新加入招投标的置业公司的方案发给了我,我在林水桃的办公室看了一个下午。这家公司首提大酒店概念,而不是早前的三家公司所提的精品住宅。

    我让米丽联系莱克西,问杨柳的师姐季子回去后是否有什么动作?因为她与会昌市签的协议也是意向,事后一分钱都不投过来的话,项目最后还是别人的,只有真投了,展示真实合作意向,才会收到好的结果的。

    米丽很快就收到了莱克西的回复,季子的投资公司尚无实际行动,我想从季子到会昌签署协议到现在也就十来天,不是她不真投,而是杨柳的行动快,毕竟,季子的投资是杨柳的两倍,资金太过大额的话,调拨也许要过审的,而杨柳早就通开了个人投资通道。

    杨柳此时也到中午了,她拨了我手机,先问转账情况,我说我跟林嘉兴沟通过了,林嘉兴认为柯老七的债务问题迟解决对我们有利。杨柳说她是真投了,再迟也不能超出首期付款的三个月期限才好,她只要柯老七的债务问题是干净利落的,不留争执问题。

    “我知道了,中国经济是一趟快车,只有坐上了,才能赶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