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地产商生涯目录 > 405、米丽惹是非
    马莉听后笑开了,说她每想起杨瑛,心里就怪怪的,我说我也是,所以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跟他联系。马莉说杨瑛过两天就来看她,我让马莉替我向杨瑛问好。

    周六上午,我和米丽在上海办完事,准备回市内时,马莉还在医院,她给我发来了杨瑛探访她的照片,我几乎不敢相信,那会是杨瑛,他真是个男人了。我的世界里再无杨瑛这么一个海归女孩,他已经完成了自己蜕变。

    此后的几天,我和米丽回市内后,我各回了林水桃和何灵身边两个晚上,米丽这些天是一个人留在龙泉湾的。日子过得真快,主要因为春节前事情多,应酬多,每天忙忙碌碌的转眼就过去了,马上就临近年关,杨柳没去瑞士,我年前也没有再去看她。

    那天晚上,公司隆重召开公司三周年年会,会后我和米丽回龙泉湾,她知道林水桃再有一个月就生了,何灵也怀了一个多月,我和她们只是在一起而己,一回到“家里”就要我“钻”她,我说用这个词形容我们之间的事不雅。

    米丽说没有哪个中国字更能表述这事了,我就是“钻”进去的。

    我说中国还有“凹凸”两字,因为我们之间的事,是两个人才能共同完成的事。

    米丽让我写下这两个字后,她一瞧就哈哈大笑起来,说:“那我们凹凸凹凸怎么样?”

    “好,今晚就凹凸凹凸。”十几天没这事了,非性时期,那是在我还没有何灵时的事了。

    当晚,我和米丽“凹凸”了两次,她每一次都要求上性家具,米丽很巅峰、很幸福,我想她是恋上这架性家具了。

    腊月二十八日一早,眼看中国年就要来了,我和米丽一晚“凹凸”两次之后,她搂着我问:“绍棠,我就要回伦敦了,能见见大哥大嫂她们吗?我知道,他们都很忙的。”

    “我试试。”米丽很努力,要成为我家人,我拨了黎绍林的手机,跟他说米丽要请他们吃饭,黎绍林说:“公司年会时不是请吃过了吗?你别又出什么花样?”

    “没有,吃个饭而己,她后天一早就要回伦敦了。”我不敢说我和米丽之间发生了什么,在他们眼里,米丽仅仅是杨柳派来的财务监督代表和我的秘书。

    “那就中午好了,红英未必有空的,我跟绍楠说一声,正好有事商量一下。”黎绍林挂下电话,如何跟黎绍林说我和米丽的关系呢?又说是杨柳批准的?这恐怕不好,杨柳还没嫁进我家,她凭什么就主宰了我的婚恋?我只能说我和米丽“擦枪走火了”,且不说黎绍林会不同意,魏红英这一关也是挺难过的。

    我挂下电话,米丽问:“大哥同意见我了?”

    “对,但是,我们尽量少说咱俩的事,要一步步来。”

    “明白。”米丽亲我一下说:“谢谢,我会努力融入的,送他一点什么好呢?”

    “什么都不用送,记住,欲速则不达。”刚才我已经跟黎绍林说是米丽请客了,有这个暗示就够了,一下子明说了我和米丽的关系,肯定会招来反对的,再说了,杨柳也没钦点这事,我是吃着嘴热,就贪了米丽的香肠,两人真是“擦枪走火”的。

    “明白。”米丽得到满足了似的。

    到了中午,我接米丽去枫叶国际时,黎绍林、黎绍楠与魏红英,还有何灵、何昕母女都先到了,除了何昕不谙世事,见到米丽就操英文跟米丽说话,其他各人都瞅着我和米丽不说话。米丽拉着何昕走近餐桌时,我大嫂魏红英指了指何灵身边的一个空位,请她坐下。

    何灵已经怀上我孩子,她不仅仅给我们家带来一个何昕,明年下半年又将添上一员。

    米丽入坐后,她跟我的家人拜年,接着汇报工作,黎绍林听后,问米丽跟杨柳汇报了没有?杨柳才是她真正的老板,她是代表杨柳在中国工作的,感谢她对杨柳的支持。

    何灵对我微微笑着,我没注意到她身后的一张椅子下是她准备送给米丽的父母的礼物,魏红英插话后,何灵起身指了指礼物袋,说是大嫂魏红英送给她父母的,魏红英立即加了一句,说是我们家送给她父母的,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米丽很高兴,对黎绍林和魏红英还了一个中国“礼”。

    饭后,何灵、何昕母女送米丽先回龙潭大厦,我被留下来说事,主要是公司的投资与杨柳的个人投资关系问题,毕竟,杨柳还没与我正式完婚,我现在的法定妻子是林水桃。我说我与她们仨的投资与财产关系是按协议处理的,夫妻所“定”不算。

    魏红英说法律优先,我与林水桃在婚姻续存期内的投资与收益她是有份的,她一旦提出,法律会支持她的,我说:“她提出了吗?”

    “她现在是没提出,将来你能确定她不会提出吗?”魏红英与林水桃是有远亲关系的,她都担心这个问题了,我似乎也要引起注意。

    “我们的协议就是我们之间的‘婚姻法’,就像我们兄弟姐妹之间的投资一样,不管谁投入多少,收益是按股份配额分受的,哪有本金问题?小杨从来也不这么认为,关键是把账做好,她借给荣华建筑的钱是免息的,月底将安排一期还款。”这些事是我大姐夫周茂昌安排的,用不着我多说。

    “米秘书是来监管小杨的投资的,她平时帮你什么了?我听何灵说,你们这段时间老跑上海,阿桃没意见吗?”魏红英切入有关米丽的话题,似乎要“审”我。

    “阿桃在上海的业务现在由我和米秘书办理,她有什么意见?是你不知道我们的工作分工,米秘书是监督我出差在外的个人私事,你不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嘛?”我瞪了魏红英一眼。

    “我大概知道你们的意思了,只是何灵却送了这些礼物给米秘书的父母,还说是我送的,搞得我一头雾水,你不需要解释一下吗?差不多就行了。”魏红英没挑明了说。

    “我知道你意思,我们之间,不用你担心的,我和米秘书经常出差,是分担阿桃的工作,里杨(上海)资产管理公司不能经常缺了老板在场的,阿桃待产和产后这段时间,我每月都得去两、三次,不然,厉鹰广场的付款谁来签字?一笔就几千万,丢了往哪里追?还有,开发公司今年尚有盈余,需要分红的话,就提个意见,我让徐总将提留部分截下,其余都分了。这个盈余主要来自桐江花园,大约一千万,分了也不影响二期和枫景新都花园三期的开发。”我指的是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盈余,荣华建筑和新采纳公司暂时还没有可分的盈余。

    “绍楠的意见呢?”黎绍林看了我二哥一眼问。

    “嗯,这事跟大姐和绍兰说一声,她们同意分的话,我没意见。”黎绍楠接着替魏红英打圆场说:“大嫂刚才还说了一个意思,就是你和小杨、阿桃和何灵的关系问题,我们相信她们目前是没什么的,但是不代表将来就没有不同意见,现在多想想未来会不会出什么问题,也没有坏处的,还有米秘书,如果你们之间有什么事,你怎么处理?家庭大了,它可不是小事情。小杨有钱,她爱怎么分,那是她的事,我们无权干涉,但是不能分出问题。”

    “我知道了,我会相机处理的,还有什么问题吗?”公司开完年会,大家就开车离开了,没来得及开家庭会议,今天中午算是补回春节前的一次家庭会议了。

    黎绍林打过黎绍芝和黎绍兰的电话后,会议决定春节期间按公司股份配给分配一千万元,剩余利润留在公司做流动资金。

    会后各自开车离开,我回龙潭大厦跟徐英说了这事,让她出报告,明天就办了这事。

    此时何灵已经回新采纳公司去了,米丽在我的办公室沙发休息,我没有打搅他,去了会议室躺了一会沙发,下午,我和米丽去银行,给米丽拨了五万元,其中两万元是米丽的工资,另外三万是给她和她父母的过年费。

    完后米丽问我,我的家庭会议后来开得怎么样了?大哥大嫂有没有什么说法?我说:“暂时还没有说法,你明天回去后,按前天的计划办。”年初二我要去林水桃家,接着去何灵家,来回大约三天,剩下的两天假期,杨柳飞回来和我与米丽一家度假。

    当晚,我打电话让何灵陪米丽逛逛街,再送米丽回龙泉湾,我明天再送她去机场。

    晚上,我和林水桃一起宴请了规划局,李青云和杨森宴请了请了建设局,赵述铭和于达宴请了市计委,徐英和米丽、何灵分别宴请了两家贷款银行单位,周颖和李永萍宴请了房管局,周茂昌和陈宏略分别宴请了化工集团和铁路集团领导。

    第二天,我送了米丽去机场坐机回伦敦,回龙潭大厦签了开发公司股东分成报告,提前一天和于达一起去农海产品市场给商户拜年和分发红包,中午接受黄河的饭局,在丰江酒店午休时,我接到了孙起兰的电话,关于可洛伊的赞助,协议刚刚签下,问我春节前是还能打款?我说明天就放假了,年初八回来上班再办。

    孙起兰发来协议原件照片后,我确认了这事,并转告了周琼,周琼要我晚上带林水桃去他公司参加活动,到时再一起回复孙起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