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若不相欠,怎会相见目录 > 第206章 这么多年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第206章 这么多年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a市酒店地下停车场内,温馨提着裙摆从楼上一路追到轿车门边,虽然她并不想和陆一衍一起去找程嘉嘉,只是现在情况危急,她顾不上两人的恩恩怨怨,抿唇喊住他。

    “等一下,带我一起去。”

    程嘉嘉再怎么说,也帮过她很多,肖宸居然敢选在这个档口绑架她,必然是做足了准备,毕竟a市谁不知道程家和赫连家的势力,况且他们的背后还有一个沈家,岂能是他这种人能得罪的。

    走至驾驶座的陆一衍意外的停住脚步,下意识的转过挺拔流溢的身姿,扫了一眼急匆匆朝他跑来的温馨,深邃的眸子蓦然看向她的四周,眉心一下蹙的更紧了。

    “唯一我让李助理来照顾他,不会有事的。”

    大抵知道他想问什么,温馨快一步的回应,一脸期待的凝视他。

    “上车。”

    陆一衍眉眼深邃的收回视线,二话不说的打开驾驶座的车门坐进去,也示意温馨快点进去。

    得到他的首肯,温馨微微的松口气,唇角下意识的露出一丝浅笑,好在他没有拒绝自己,不让她跟着去,否则,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干着急,温馨一定会疯掉的。

    温馨细碎的表情,一丝不落的被陆一衍收入眼底,目光触及她窃喜般的走进车内,他忽然想起当初被温正弘打的遍体鳞伤起不来时的场景。

    ——有些东西不能用眼睛去看,要用心去感受。

    猝不及防的,陆一衍脑海忽然闪现沈墨的话,其实说实在的,他并不相信温馨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她能对没任何关系的楚瑶这样,还能对程嘉嘉这样,又怎么可能在他遍体连伤的时候,绝情绝义的不来看他呢。

    车子飞速的驶了出去,陆一衍讳莫如深的握紧方向盘,突然斜了一眼坐在旁边一脸焦急的温馨,忽然就这么问道。

    “为什么那天不来看我?”

    大抵是陆一衍问的奇怪,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温馨意外的扭过头,一脸茫然的看向开车的陆一衍,奇怪的询问道。

    “什么?”

    “我曾经让秦裳告诉你,我受伤了,让你来看我一眼,为什么你不来?”

    这些话,陆一衍从来没有和温馨开诚布公的谈过,哪怕在两人最好的时候,他也不能和她谈及,深怕两人的关系一谈到过往的事情,就会分崩离析。

    温正弘的死不能说和陆一衍一点关系都没有,事情走到这一步,所有的恩恩怨怨早已错综复杂,而最可悲的是,因为陆一衍发现,他好像真的留不住她了。

    “馨儿,为什么不来见我?你知不知道,我在你家楼下等了你三天三夜,你为什么不肯下来见我一面?温馨,你说你要走,好,我可以放你走,不过,这么多年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陆一衍沉下黑眸,如同蛰伏在黑暗中野兽般的注视这温馨的一举一动,深怕他不经意的一个眨眼,就会错过她脸上的表情。

    面对陆一衍的质问,藏匿在胸腔里的心狠狠的一怔,温馨错愕的睁大双眸,完全不知道到他在说什么,陆一衍受伤的事情,秦裳的确说过,可她并没有像她传达陆一衍的话,更加不知道他还在自己家楼下等了她三天三夜啊。

    一瞬间,温馨蓦然明白过来,这一切定然是秦裳在从中作梗,她再在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就喜欢他,这么好的机会,就像她自己说的,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

    垂放在腿间的双手蓦然用力的攥紧,连同骨节都泛白,温馨苦涩的抿紧唇瓣,心底猝然划过一丝狠心,就这么倔强的扬起自己的脸,漠然的开口道。

    “陆一衍,现在再去追究那些前尘往事,还重要吗?就算我说了,你又会相信我吗?等这件事情一结束,我希望你能兑现自己的诺言,放我离开。”

    温馨苦涩的别开脑袋,眉宇艰难的耸动着,眼底早已氤氲一片,几乎要落下泪来,她的确不知道,他曾经在她家楼下等她三天三夜,如果她知道,她怎么可能会不下去,又怎么可能放任他受伤不管呢。

    可是就算解释清楚了又能怎么样,他们之间的问题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往,都是因为他不相信她,没有信任的爱情,他们又能走多远。

    她不想在一遍遍的受折磨下去,两人与其痛苦的相互折磨,倒不如放手相忘江湖,至少这样,在清清冷冷的夜里,温馨还能想起他的好来,而不是一直是在无休止的折磨她。

    “馨儿。”

    陆一衍束紧手中的方向盘,心痛的喊着她的名字,真不知道原来她走的决心是那么强烈,难道她不爱他了吗?

    “陆一衍,我们说好的,我求求你,给我留一点美好的回忆吧。”

    温馨泪眼朦胧的迎上他痛苦的视线,心如同揪着一般的疼痛,更像被一根细针反复的扎着,指甲早已深深的钳进肉里,连疼都不自知,她知道自己不可以在心软。

    方向盘上的手越发的束紧,就在两人对峙间,放在置物架上的手机忽然响起一道电话铃声,直接打断了两人的对峙。

    陆一衍讳莫如深的收回视线,拿起置物架的手机接通了电话。

    “他们在城乡新建的马路上。”

    赫连昀的声音忽然从电话那端传来,陆一衍现在也顾不上她和温馨之间的事情,一切救人要命。

    “好,我马上过去。”

    陆一衍挂断电话便往赫连昀说的地方去。

    等陆一衍挂断电话,温馨一脸着急的询问道。

    “找到嘉嘉了?”

    “嗯,我们现在过去看看什么情况。”

    陆一衍沉着冷静的点点头,遂然一脚油门加快了速度,两人的谈话自然也没继续下去。

    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在车子行走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躲在暗处的人影也没走出来,如同雕塑的般的站在转角处,修长手指用力的攥紧在一起。

    秦裳怎么都没想到,直到现在这一刻,两人的关系似乎还好到不行,看来她有必要把事情做得更绝一点,她鬼魅的从转角走出来,目光狠辣的注视他们离开的方向,低喃道。

    “都是你们逼我的,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

    一边。

    随着肖宸的一声令下,开车的男人微微的一眯眼,狠了心,猛地踩了一脚油门,远远看去,偌大的马路上,一辆银色的面包车速度快的跟疯了似的,朝挡在他们前面轿车的副驾驶门上撞去。

    坐在黑色轿车内的沈墨自然没想到他们会朝他撞上来,沉稳的面容着急的越过玻璃窗,张望着程嘉嘉的身影,奈何就在他追上来,匆匆一眼的看到程嘉嘉回头的那瞬间,就没在见过她了。

    沈墨心里着急的不行,然而现在时间根本容不得他多想,他快速的将车子往前开,避免他们撞上来的时候会殃及到程嘉嘉,毕竟她现在还怀着孩子呢。

    想着他掉转方向盘快速的朝一旁冲去,将将躲过他们的撞击,然而,就在他暗暗松口气的时候,面包车后面有一辆同是黑色的轿车,疾驰的朝他车头撞来,偏偏他又是突然开出来的,两车根本没时间反应。

    随着嘭的一声巨响,两辆车猛地相对撞在一起,两车的车头同时被撞得凸起,因为沈墨是被撞的那方,车子都被撞退了不少路,袅袅的黑烟顿时从车头冒出来。

    “大哥,看来有人帮我们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开车的男人得意的朝肖宸勾勾唇,遂然安心的继续开车了。

    肖宸冷笑的回头,目光越过后视玻璃看到两辆黑色轿车惨不忍睹的撞在一起时,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看来连老天都在帮他,替他扫平障碍。

    然而当他的视线不经意落向躺在车地上的程嘉嘉时,冷冷的笑道。

    “程嘉嘉,我告诉你,你别给我撞死,一会等赫连昀来了,有你受的。”

    肖宸冷漠的回过头,完全不管躺在车地上程嘉嘉的死活,冷漠的哪里像当初亲口喂她喝汤,照顾她细心入微的男人。

    程嘉嘉从被椅子上摔下来后,脑袋嘭的一声撞在车门上,被撞得晕头转向,眼底顿时眼冒金星,一阵头晕目眩,身姿更是因为他们的加速,在车地上左右翻滚了好几下,浑身疼痛的如同被车子碾压过似的涨疼,还有她的小腹更是隐隐作痛,难受的要命。

    地上,程嘉嘉神色痛苦的蜷缩起单薄的身子,可一动,被压在下面的胳膊疼的她脊背一阵发凉,冷汗直冒,疼她死死的咬紧唇瓣,气若游丝的躺在地上。

    美眸失望的落向坐在椅子上的肖宸,吸了口冷气,稳稳心神,才抿着泛白的唇瓣,生气的咬牙道。

    “肖宸,你这么对我,会有报应的。”

    “哼,报应?好啊,不过在此之前,先应该报应的是你和赫连昀,而不是我。”

    每每想起赫连昀像赶狗一样的将他赶出a市,并且警告他不许在踏进a市和程嘉嘉半步时,他心里那口恶气愈发的浓郁,不仅如此,他居然还命人把他打了一顿。

    简直可恶。

    他说过这件事情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他们不仅狠狠的羞辱了他,居然还敢这么对他,他一定会让这对狗男女付出惨痛的代价,心里对程嘉嘉的恨更是如火般烧的越发旺盛。

    程嘉嘉痛苦的皱紧眉,已经疼得说不出来,不断祈祷他们能快点找到她,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就像有什么在她生命里流逝一样。

    *

    赫连昀率先追到事故发生的地点,原本他也没注意什么,以为是单纯的交通事故,然而当他的视线不经意越过挡风玻璃,看到其中一辆黑色轿车上的挡风玻璃被全部震碎,沈墨一头鲜血的趴在键盘上时,赫连昀蓦然皱紧眉宇停下车。

    怎么都没想到撞车的人居然是沈墨,只不过他怎么也恰巧在这里。

    难道...。

    赫连昀并没有细想,车子一停,他快速跑到两车相撞的地方,现场远远要比他在车内看到的还要惨烈,画面简直是不能看,他来不及细想,快速跑到驾驶座的位置,将手穿过碎了的玻璃打开车门,焦急的喊道。

    “小舅舅,你醒醒,发生什么事了。”

    趴在方向盘上的沈墨吃痛的蹙紧眉心,耳边忽然想起赫连昀的声音,他艰难的用手支撑着方向盘,微微的转过鲜血直流的脑袋,神色痛苦的说道。

    “你快去...快去追嘉嘉,不用管我。”

    沈墨现在哪里还顾得上自己,一心只想着被肖宸绑走的程嘉嘉。

    听闻他的话,赫连昀眉宇一沉,被隐藏在心底的事情忽然翻滚而上,他隐忍的蹙紧眉心,点点头。

    “好,那你自己注意安全,我马上报警。”

    赫连昀不敢动他,毕竟也不知道他伤到了哪里,只能等救护车过来,现在最为重要的事是必须先去救出程嘉嘉,鬼知道那个肖宸会对她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情来。

    令他更担忧的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哪知,赫连昀还没跨出一步,胳膊就被抓住,他一回头,便看到沈墨痛苦的抓紧他的胳膊,神色凝重的嘱托道。

    “嘉嘉就交给你了。”

    他已经再没资格去守护她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

    赫连昀郑重其事的点头回应,遂然边走边掏出口袋里的电话报警,一路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