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色多祸害目录 > 59.第59章
    防盗章, v章购买比例不足60%者请72小时后再阅

    薛芯怡身边一位着了鹅黄色裳子, 和薛芯怡有两三分相像, 但却丝毫没有薛芯怡的气焰, 看起来怯怯柔柔的少女还在趁薛芯怡不注意时对以宓颇亲近的笑了笑,很多时候还似乎有种想和以宓说上几句话亲近亲近的感觉。

    薛皇后的兄长有两子三女, 长子薛修啓长女薛芯怡以及幼女薛芯荚为嫡出,次子薛修泰次女薛芯柔为庶出, 因幼女薛芯荚只有八岁,以宓猜测,想来这位便是薛芯怡的庶妹薛芯柔了。

    薛芯柔和薛国舅的那位庶子薛修泰是同一位姨娘所出。

    以宓向来会触类旁通, 对某些微妙的细节又总有一种直觉, 此时她看薛芯怡对着自己高傲又盛气凌人自以为是的态度,反而那薛芯柔好像颇想亲近自己的样子, 想起舅舅的话,真是……难得的给膈应了下。

    这薛家和薛皇后,还真是自大到了一定程度。

    想要和魏国公府和诚郡王府通过自己拉上关系,可想要联姻,却连嫡子都不舍得出, 竟是想让自己嫁那薛家的庶子?大约是觉得嫡子的婚事还能更好的利用上一番?……

    这薛家, 还真以为自己家出了一位皇后,太子殿下是薛家女肚子里出来的,这满城的勋贵世家都是薛家可以挑挑拣拣, 想和谁家联姻就和谁家联姻了呢, 算计得不要太满……

    且说众人一边选着礼物, 一边就就着那些首饰珠宝小礼物讨论起西域的各色风情起来。

    燕王的封地是在北地,紧邻西域,淮宁公主跟着大家一起讨论西域和北地之事时,便不时就会说些燕王在北地的事。

    燕王能征善战,在藩地时曾多次亲自带兵征讨西域各国,在大周素有“战王”之称,虽有传闻说他凶残嗜杀,但这种传闻令人敬畏和害怕之余却也可能会让人心底产生难以言说的刺激之感。

    尤其是这些勋贵家的少女,教养过程中总是少不了各大世家先辈和开国皇帝皇后征战沙场的一些事迹的,心底也多会埋着或多或少的英雄情结。

    更何况燕王未曾娶王妃,听说陛下召燕王回京,就是有意在各大世家中为其择一王妃的。

    也不知是因着先前淮宁公主的打趣,还是在专心捕捉着众人话中有关燕王的事,薛芯怡这期间反常的话少了起来,只有些心不在焉的拨弄着那些首饰,颇有点心事的样子。

    众人说了一会儿话,薛芯柔看了自己姐姐一眼,就对淮宁公主道:“公主,今日我兄长他们过来宫中陪太子殿下在前殿的骑射场练习骑射,他们也帮公主殿下准备了生辰礼物,只是不好到后宫中来,我们要不要也去前殿的骑射场去看看?”

    淮宁公主听言就抿嘴笑了起来,两只酒窝煞是可爱。

    她斜了薛芯怡一眼,只斜得薛芯怡面上红晕飞起,这才道:“生辰礼物倒也罢了,不过这个提议倒是不错,我前些日子还得了匹小白马,带你们去看看吧。嗯,不如我唤人给你们准备骑装,我们也一起去玩玩。”

    大周的勋贵世家,尤其是皇家,对女子管束并不像那些读书人家管得那般严格,相反,因开国皇后曾和祖皇帝并肩作战,骑射武艺俱佳,勋贵世家女儿一般都是自幼都会习骑射的。

    就是以宓因是自幼养在魏国公府的,她的骑射功夫也是很不错的。

    不过以宓看淮宁公主笑吟吟的样子,再看薛芯怡的不自然和难掩的喜意羞意,然后薛芯柔又颇有点意味的笑看了自己一眼,便知这大概是早安排好的节目罢了。

    淮宁公主领着众人去了骑射场,以宓便看到了场上一个年轻还算得上是俊秀的男子正在陪着一个着了明黄色骑装的小男孩练习着箭术,而他们不远处,又另有一个男子正在陪着面无表情的燕王说着话。

    淮宁公主带了众人入了场,那几人便俱停下了动作或说话,转头看向了她们这一行。

    也不知是错觉还是真的,以宓感觉到那几个男子的目光看了过来,分明都在自己的身上停顿了一下,只不过燕王的目光是在触到了她的目光之后便顿了顿就收了回去,而那两个男子,分明就是在暗暗打量她,目光放肆又自大。

    依玥在以宓身边低声道:“燕王身边的那位是薛家的嫡长子薛修啓,太子殿下身边的那位则是薛家的庶子薛修泰。”

    以宓点头。

    那边淮宁公主已经兴冲冲先快步走到了燕王和薛修啓身边,紧跟在她身边一起的便是薛芯怡,而正在习箭的太子穆熙见到姐姐淮宁,也停了射箭只把手上的弓箭递给了一旁的侍卫,带着薛修泰上了前来。

    淮宁公主抬头跟燕王说了些什么,燕王点了头,淮宁公主便回头两眼亮晶晶的跟大家道:“一会儿我们大家一起比试箭术,燕王叔和薛大公子说了,他们会把前些时日在皇家猎场狩猎时赢得的两只红狐做彩头,我们谁赢了,就送给谁。”

    那两只红狐是番族贡上来的贡物,精灵可爱,前些日子庆源帝精神好些,就坚持让众人陪着去皇家猎场住了几日,其中一次狩猎燕王和薛修啓赢了比赛,庆源帝就把那两只红狐赏给了两人。

    不一会儿宫人们送上了一批适合女子使用的弓箭上来,众人便上前试着,挑选着合适自己的弓箭。

    淮宁公主看到以宓站在一旁只看着那些弓箭,脚步却没有动,就笑着道:“夏姑娘,夏家是书香之家,想来是不习骑射的,不过不要紧的,我们只是玩玩,一会儿就让我二表哥薛二公子教你吧。他平日里就常教我皇弟射箭,最是有耐心的。”

    说着便唤了一边的薛修泰,薛修泰显然早有准备,听到淮宁唤她便行了过来,听了淮宁的嘱咐,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对以宓温文尔雅的颔首示意。

    薛修泰对家中和皇后姑母安排的这个婚事本来就很满意,现在见到以宓就更加满意了,说心花怒放都不为过。

    虽然以宓的父族不值一提,但她母亲到底是诚郡王妃,又背靠着魏国公府,且他虽未见过以宓,但以诚郡王妃的美貌,想来是差不到哪里去的。

    今日一见,果然令人惊艳。

    以宓感觉到他的目光,很有点冲动想直接拿前面架子上的弓箭射穿他的眼睛的冲动,就是以前湖州府那个沈铎,他最纨绔的时候,目光也没这么令人生厌过。

    当然同样不悦的还有站在不远处的燕王穆元祯,他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旁人从他的面色看不出什么,但站在后面燕王的贴身侍卫玄七却是感觉到他那一刹的不悦。

    玄七微微扫了一眼薛家几兄妹,心道,这薛家,太子还没上位,尾巴就已经先翘到天上去了啊。就算太子登基,这亲政和拿到实权,还早着呢…….

    不过今日这事,薛家人和淮宁公主大约是完全不了解这位魏国公府的表姑娘,可是因着自己主子的关注,玄七很早就过手过这位姑娘的资料,薛家人这次还真是……

    且说场上姑娘们都是人精,此时哪还看不出淮宁公主撮合薛家二公子和以宓之意,她们俱都是竖着耳朵但却笑吟吟若无其事的避开了些。

    依玥皱眉,面上有些不好看,正待说些什么却被以宓给暗中按住了。

    薛修泰上前取了一把小巧雕刻了梅花图案的幼弓,对以宓笑道:“夏姑娘,你若未习过弓箭,可以先拿这一把试试,比较容易上手,也不容易伤了手和胳膊。”

    以宓微微侧开了一步,看了一眼已经拿了弓箭试手的淮宁公主和薛芯怡道:“多谢薛公子,不过暂时不必了,且先看公主和大家比试吧。今日是公主的生辰,只要公主玩得开心了也就是了,这习箭什么的,还是回家自去练习吧。”

    薛修泰再待说什么,依玥已经自顾拿了一把弓箭直接塞到了以宓的手上,道:“阿宓,这把好,和你平日里用的差不多大小,还是用这把吧。”

    以宓瞅了一眼手上的弓箭,又抬眼笑看了一眼薛修泰,便不再理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