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色多祸害目录 > 84.第84章
    防盗章, v章购买比例不足60%者请72小时后再阅  她立即便笑着对以宓道:“夏四姑娘既然身体不适, 夏妹妹便先送她回府吧, 令祖母和母亲那里我会派人说上一声的。”

    夏以珠此时心情惶恐惊怕, 她一面极想见自己的母亲,可是却也知道自己此时这个样子并不适宜出现在众人面前, 若是刚才的事传出去些什么,自己的名声可就毁了。

    因此听以宓和沈安如这般说了, 她又急着想和以宓对峙,质问以宓, 便听言跟着以宓辞了沈安如,先行离了沈府。

    出了沈府,一上马车, 夏以珠先前勉强才能维持表面的稳定面具便再也兜不住, 伸出手一巴掌就向以宓打去。

    “啪”得一声,被打的不是以宓, 而是夏以珠的胳膊被重重拍开。

    以宓的力道很大, 再加上马车的突然跑动, 夏以珠的胳膊直接撞到车棱上, 剧痛中, 委屈, 害怕,怨恨, 各种情绪让夏以珠再忍不住, 眼泪刷刷得就滚了下来。

    她按着自己的胳膊, 哭着尖叫道:“贱人,你这个蛇蝎心肠的贱人,是你,是你是不是?你竟敢,竟敢算计我的清白!我必告诉祖母,让她活剐了你!”

    以宓看着她,轻哼一声,然后冷笑道:“让祖母活剐了我?”

    顿了顿,便接着带了些轻蔑道,“祖母总说我们夏家是书香世家,女子需得贤淑良德,温柔和顺,道我是半途回夏家,未能自幼受夏家的家规教养,需得静心修习夏家的规矩礼仪。只是却不知祖母口中的规矩礼仪,贤淑良德,温柔和顺,可就是你这样的?”

    夏以珠的胳膊火辣辣的疼,看着以宓若无其事却仍是漂亮得惊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只恨得气都快喘不过来。

    她嘴唇颤抖着,瞪着以宓,可是除了破碎的“你,你……”,其他的话竟是再说不出来。

    以宓转过头去,不再看她,冷冷道:“你就回去试着让祖母活剐了我吧。”

    “不过,你要记住,没有那个本事,就不要再整天想着算计别人,就跟你刚刚伸出的巴掌一样,最后疼的,也只是你自己而已。这个,你当知道自作孽总是要还的,因果报应罢了。”

    只不过她自己其实不太信什么因果报应的,所以她不介意这因果报应由她自己来掌控。

    夏以珠说,算计她的清白……果然如此。

    以宓并不是神仙,今日之事,她的丫鬟察觉到沈安意和夏以珠鬼鬼祟祟说话,但以宓并不知道沈安意和夏以珠私下算计些什么,只不过她自己格外小心些而已,所以夏以珠想要弄脏她的衣服,她便就势拉了她一起,然后更衣时略施手段调开了沈家的丫鬟,自己暗自先行离开了而已。

    她知道,她们既然有心算计自己,一招不成,后面肯定还会有二招三招的,与其被动防备,还不若直接接招,险中破局。

    她从来就不是个胆小怕事的。

    且这样也好,沈家可不是省油的灯,无论发生什么事,略查上一查,牵扯到自己,沈老夫人就会更加不喜自己了。

    至于回去夏家要如何交代,她还真不怕夏老夫人活剐了自己。

    只是他们既然算计自己,又把夏以珠当成了自己,却不知最后夏以珠是如何形状狼狈的逃了出来,难道是认出了她,放了她?看样子却也不像……

    ******

    沈府后院发生的事情,沈老夫人等人很快就得了消息。

    因为沈二夫人领着两位客人去客院荷院歇息,竟撞见了其庶子沈铭和小住在沈家的那位沈老夫人的娘家侄孙女谢心婵衣裳不整的搂在了一起。

    寻了吓得面无人色的丫鬟问过,该是宴席上喝醉了酒的沈铭走错了房间,迷糊间轻薄了正在房间小憩的谢心婵。

    沈老夫人的娘家谢家也是湖州府的老牌书香世家,谢心婵是谢家精心培养了出来,打算嫁给沈布政使的嫡子的,这才不时的在沈府小住上一段日子,却不曾想,如今竟是出了这样的岔子。

    沈铎,沈铭,同是沈老夫人的孙子,但一个是从二品大员的嫡子,一个是白身的沈二老爷的庶子,这中间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好端端的寿宴竟出现了这样的闹心事,饶是沈老夫人再镇定,也是气得脸色发白,气恼自己在寿宴之日被添堵,羞恼自己在宾客面前失了颜面,对娘家那边也不好交代,更气儿媳孙子背后的忤逆不孝。

    当晚,沈老夫人就召了沈大夫人戚氏问话。

    沈大夫人刚入老夫人的房间,一杯茶盏连着滚水就砸到了她的面前。

    紧接着沈老夫人训斥的声音就传来道:“戚氏,就算你不喜婵儿,不愿让阿铎娶她,也不必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暗害于她,你简直,简直……”

    沈大夫人先是吓了一跳,然后直直就跪了下来,道:“母亲,儿媳不知母亲何出此言,今日之事,儿媳俱已查过,分明是四少爷肖想夏家姑娘,想暗算于她,却出了岔子,入错了表姑娘的房间。此事如何是儿媳不喜表姑娘,暗害于她?”

    “母亲,今日是您的寿辰,整个江南近半有身份的贵夫人都到了沈家为母亲贺寿,儿媳就算是再不喜表姑娘,也还不至于在您的寿辰,置沈家的声名于不顾,行如此不堪之事。”

    沈老夫人看着直直跪着的大儿媳,却越发的气恼。

    她如何不知道此事不会是大儿媳所为,她知道她还不至于这般目光短浅,行事这般粗糙。

    只是家里是大儿媳管家,就算此事不是出自她手,荷院那么多丫鬟仆妇,没有大儿媳的放任,侄孙女如何能被算计?

    再者若不是大儿媳阻挠,迟迟不肯定下孙子和侄孙女的亲事,又如何会发生今日之事?

    因此她并未究问事情的始末,而是转而斥道:“沈家的声名,你也知道沈家的声名。府中是你管家,今日寿宴也是你安排,发生了这样的事,你还敢推卸责任?”

    “我告诉你,就算你这般行事,害了婵儿,我也不会如了你的愿,让阿铎娶夏家那个祸害的。”

    小小年纪,就迷得孙子神魂颠倒,不过是来贺个寿,就毁了侄孙女清白,让自己好好的寿宴败兴收场,让沈家的声名受损,不是个祸害是什么?

    祸害,沈铎站在门外,听到这个词,原本阴郁的心情竟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只是那嘴角的笑容很快又转成了苦涩。

    他推开门,入了房间,唤道:“祖母!”

    房间里沈老夫人和沈大夫人听声都或转头或抬头看向了他,沈老夫人脸色阴沉,沈大夫人的面色则是瞬间变得有些白。

    本来今日之事她就觉得就有些蹊跷,看到儿子她便知道此事儿子怕是儿子插手了。

    他家老爷性子严厉,又对婆母至孝,若儿子真是插手了,别说什么和夏家的亲事了,怕是儿子还会受到重罚的。

    果然,沈铎接下来就直接道:“祖母,此事和母亲无关,是儿子发现谢家表妹和四弟还有五妹欲用阴私手段算计夏家姑娘的清白,便让人送了夏四姑娘出去,转而将谢家表妹替换进去的。”

    “你!”

    沈老夫人都没想到孙子这般直接,面色涨得通红,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怒斥道,“就算你发现不妥,阻止了事情发生就是了,如何就能……”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此事若孙儿只是阻止事情发生,最后祖母也只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仍是要逼孙儿娶谢家表妹吧。可是这样品性的女子,孙儿却是万难从命的。”

    “还有,不是什么错都应该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今日夏家姑娘是客,她就敢在沈家害夏家姑娘的清白,就也该能承受自己亲手布置下的恶果的。”

    沈铎说着这些话,面色很是平静。那样子可不像以前那个明明非常聪明,却偏偏很是备懒,喜欢嬉皮笑脸,行事偶尔荒诞的孙子。

    他现在这样子,眼神平稳冷硬,竟是有了几分其父的样子。

    沈老夫人看着面前有些不熟悉的孙子,原本满心的怒火也慢慢熄了下去。

    她目光沉沉的盯着他又是好一会儿,才冷道:“为了那个夏家三姑娘,你倒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沈铎扯了扯嘴角,道:“这事关不关系到夏家三姑娘都是一样。祖母,孙儿已经准备明日就跟父亲请示,准备去京城投考禁军亲卫营。”

    沈老夫人和沈大夫人听了他这话,面色都又是一变。

    他的意思是,他这么做并非是为了夏三姑娘,只是不愿意娶谢心婵而已,因为他本来就已经准备去京城了。

    陛下的禁军亲卫营,可以说是大周武将的预备营,每一任皇帝的亲信武将,多出自禁军亲卫营,不走科举之路的勋贵世家子弟,大多都会投考亲卫营,只不过也是十分难考就是了。

    很多地方大员,边关大将也会将嫡子送去京中,投考亲卫营,有的甚至或会被选去安排给各位皇子做伴读或亲卫。

    沈铎的两位兄长都喜文不喜武,一个行科举之路已在地方上任职,一个跟在其父沈布政使身边帮其处理杂务,唯有沈铎,自幼习武,沈布政使一直就想送其去京城,奈何他性子备懒,被沈大夫人纵得又有些行事荒诞,之后又看上了夏家三姑娘,更是不愿离了湖州去京中。

    此时他突然改了主意,相较的,今日之事在沈布政使那里必定就算不得什么大事了。

    沈大夫人真是五味杂陈,有些欣慰心喜,又更是心酸不舍。

    虽然三年未见,在京中两人也无甚交集,以宓只是在魏国公府见过他几次,但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只是三年前燕王不是去了藩地吗?如今怎么会在京中?

    以宓先因为惊讶而微愣了愣,但很快反应过来便隔空向对方行了一礼。

    穆元祯看到以宓的行礼,便面无表情的冲以宓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回了船舱,再接着,那艘大船便越过了以宓乘坐的商船,慢慢越来越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