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色多祸害目录 > 92.第92章
    防盗章,v章购买比例不足60%者请72小时后再阅  夏老夫人猛地看向以宓, 此时她看向以宓的眼神差不多已不亚于是仇人。

    她觉得, 怪不得今日以宓这般嚣张跋扈,原来是得到消息她的外家来人了, 所以有恃无恐呢。人一旦有偏见,哪怕什么也没有做也都是错的。

    夏二夫人柳氏则是不可置信的看向碧荷,面上血色渐失,接着便是满满的不甘涌来。明明她已经打听到,魏国公府已经不再管以宓,现在怎么又来人了?

    而夏以珠,瞪向以宓的目光, 除了嫉恨还是嫉恨。

    夏老夫人看着以宓,此时以宓面上没有什么特别, 身上却颇有些狼藉, 月白色的衣裙上染了大片的茶渍, 衣摆上还挂着片片茶叶, 正是先时夏老夫人扔过来的那杯茶连杯的功劳。

    再看她下垂的左手,此时已经红肿的越发严重。

    夏老夫人此时只觉得自己是被这个孙女算计了,她胸口起伏, 冷冷道:“你是准备就这样去见客,还是先去收拾一番?”

    以宓沉默的给夏老夫人行了一礼, 这才道:“那孙女先回院子换裳, 稍后便去外厅。”

    ******

    魏国公府老国公夫人病重, 子孙均守在了床前侍疾, 前来湖州接以宓的是老魏国公的胞弟之子,侄子韩谦及其夫人连氏。

    魏国公府子孙不丰,老魏国公时就只得兄弟二人,两人又都只生有一子,分别就是现任魏国公韩誉以及二房的韩谦。因此虽说上一辈便已分家,韩谦现如今只算是魏国公府的旁支,但和魏国公府的关系一向都很亲近。

    以宓回到自己院中收拾了一番,来到厅中之时,夏老太爷和老夫人以已经陪着韩谦夫妇说了好一会儿话。

    以宓上前行礼,连氏一看见以宓,眼圈就有些发红。

    连氏未嫁到韩家之前就和以宓的母亲韩氏交好,关系亲密,以宓又和连氏所出的两个女儿年龄相仿,关系极好,因此养在魏国公府时连氏便也常接了以宓在自己府中居住,待以宓也算得上是半个女儿般了。

    以宓离京时只有十二岁,如今三年过去,虽眉眼未变,到底不同了些,尤其是幼时的神采飞扬早就收敛,眼底的沉静只不知为何看得连氏一阵心酸。

    待以宓礼毕,她便拉了以宓到自己身前,刚说了句“宓姐儿”,却先就发现了以宓手上缠的纱布,面色顿时变了变,改了出口的话,而是问道:“宓姐儿,你的手这是怎么了?”

    夏老夫人的脸色就是一变,眼睛就不由得盯住了以宓。

    以宓却压根没理会夏老夫人,只带了些笑有些娇憨的低声道:“不过是前些日子日日绣个绣图,伤了手罢了。二舅母知道,我以前可不喜欢刺绣,那绣针就跟我有仇似的。”

    这样的以宓,这样的语气,夏老夫人从未见过。

    连氏听了这熟悉的语气稍微放松下来,微皱的眉也展了开来,只是,被针扎了扎何至于就要把手用纱布缠成这样?以宓自幼可都不是个娇弱的。

    连氏看了一眼夏老夫人,见她面上有些不自然,但明显也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心中更加疑惑,只是此时却不好深究,便只带了些怜爱对以宓道:“不喜欢就少绣点,大家小姐又不是绣娘,不过意思一下便也就罢了。”

    她说完话,就搂了以宓在身边坐下,向自家夫君韩二老爷韩谦看过去。

    韩二老爷收到连氏的目光示意,咳了咳,就对着夏老太爷道:“老太爷,先时小侄说了,家伯母病重,宓姐儿自幼在她身前长大,对宓姐儿很是挂念。因此小侄此次前来,便是想接了宓姐儿去京中陪一陪家伯母的。因路途遥远,家伯母又在病中等着,还请老太爷能准许小侄明日就带宓姐儿出发回京。”

    以宓听到这话,心中又挂念起外祖母的身体,手指不禁就有些痉挛。

    连氏感觉到她的紧张,心中怜惜,伸手宽慰的拍了拍她。

    以宓向她看过去,见她眼神温和中带了些宽慰的笑意,立时便知外祖母的病应该不会太严重,她自收到京中的信后便提着的心这才稍稍放下了些。

    先时韩二老爷夫妻和夏老太爷说话时夏老夫人也并不在场,她听到韩二老爷这话才知道他们此次来湖州府的目的,而且还这么急,竟然要求明日就要带走以宓。

    她心中只觉越发的恼怒,看向以宓的目光能带了刀子。

    她知道,若是以宓此次回了京中,之后怕是再不受夏家管束了……可是,就算留在湖州,这个煞星也根本不受自己管束……

    但就这样放任她离开,她又有些不甘心。

    夏老夫人还在矛盾间,夏老太爷已经开口,他道:“老夫人病重,想接宓姐儿回京也是在情理之中,只是明日就启程,是否太仓促了些?”

    “你们长途跋涉,刚刚才到湖州,明日就又要启程出发,也太过辛苦,不若还是歇上一两日再出发。且宓姐儿此次回京,怕也要住上一段日子,也需要点时间收拾一下行装。”

    韩二老爷听言也有些犹豫,他们辛苦些并没什么所谓,只是今日天色已晚,以宓也的确需要时间收拾行装。

    韩二老爷看向以宓,以宓便起身对夏老太爷行礼道:“孙女行装一向简单,外祖母病重,孙女更无心身外之物,还望祖父能恩准孙女早日回京看望外祖母。”

    夏老太爷看着语气坚定,毫不犹豫的孙女,叹了口气。

    自致仕退回湖州,他便过起了隐居生活,家中的一应事务早就不再管,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其实他也都很清楚。

    因着韩氏的事,夏家整个家族的仕途都受到了影响,虽有以宓这个孙女在,但魏国公府和诚郡王府那边,对夏家能停止打压就算不错了,根本不会有半点提携。

    所以沈家幼子看上以宓,自己老妻和长子那边一心就想撮合了那婚事,他也是默许了的,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孙女看起来娇娇弱弱,却不想性子这般强硬,近乎是要玉石俱焚的架势也半点不肯妥协。

    可偏偏自己老妻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照这样下去,怕不说想她联姻,将来能照拂一下夏家,恐怕还会如同韩氏那般,和夏家反目成仇的。

    罢了。

    夏老夫人还想再说什么,却是被夏老太爷抬手制止了,他和韩二老爷又商讨了两句,因时间实在太过仓促,以宓到底还要些时间收拾东西,最后还是定了让以宓后日跟着韩二老爷回京。

    待以宓亲自领了韩二老爷去客院歇息,厅中只余夏老太爷和夏老夫人时,夏老夫人便阴沉着脸将以宓今日在沈府对四孙女珠姐儿所行之事说了一遍。

    最后夏老夫人道:“老爷,她这个性子,若再不管束,怕将来更是无法无天,说不得就会祸害上夏家。”

    夏老太爷沉默了好半晌,然后才道:“这事,是珠姐儿大错再先,你不罚珠姐儿,却只一味指责宓姐儿,已经有失偏颇。这孩子是个高傲的,你这般行事,无怪得会闹到这个地步。”

    夏老夫人还待再说什么,夏老太爷已经摆了摆手,道,“宓姐儿性子刚烈,和夏家情分又薄,你的管束打压,只会适得其反而已。她回京了也好,继续这样下去,将来才说不得会对夏家不利。”

    “二房那边,你也不要太过纵容了,柳氏的心还真是越来越大,你有时间这般盯着宓姐儿,还不若好好管束一下柳氏,多教导教导珠姐儿。”

    夏老太爷说完,看自己老妻皱眉却并不以为意的模样,显然并没有认真将自己的话听进去,只觉得满心疲惫,再不想多言。

    ******

    夏家二房主院。

    夏二夫人柳氏回房后一直让人留心着外厅那边的动静,以宓后日就会启程回京的消息传来,柳氏差点没忍住将桌上的琉璃花瓶都给扫了下来。

    她前些日子明明已经从京中得了明确的消息,说魏国公府的国公夫人不喜以宓,魏国公府早已经放弃以宓,甚至已经有人暗中跟她打听以宓的婚事,若是能促成,就能得到大笔好处,最重要的是,对方还许诺能帮珠姐儿也寻到好人家,可现如今,如何会出这样的变故?

    原本今日沈家发生的事,虽然也心疼女儿,但到底没出什么事,她还挺高兴,一来以宓在沈家作妖,断了与沈家做亲的可能,二来因着这事以宓在家中遭老夫人厌弃,她也好暗中促和她的婚事,可现在,什么都鸡飞蛋打了!

    夏以珠不知自己母亲此刻真正的懊恼所在,她只托着胳膊恨恨道:“母亲,她要回京,难道她害我清白,还打我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夏二夫人看了女儿一眼,见她娇嫩的小脸上满是委屈,眼睛红肿,再看她胳膊上的红肿青紫就更加心疼。

    儿女都是母亲的心头肉,尤其是这么些年,夏二老爷因仕途不顺对她有所迁怒,她早对他失望,情分不再,剩下的也只有女儿和儿子了,满心满腹的打算也都是为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