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色多祸害目录 > 95.第95章
    防盗章, v章购买比例不足60%者请72小时后再阅

    薛芯怡姐妹几人此时都面色震惊的或瞪着以宓,或瞪着地上那被断成两截的蛇,听到依玥的怒斥声, 薛芯怡立即反应过来,尖叫道:“胡说八道什么, 这毒蛇关我们什么事,我们也是凑巧在这里,听到动静,才过来的。”

    听到动静才过来的, 那动作可真够快的。

    以宓嘴角扯了扯, 然后看地上的断蛇扭动着突然又一跃而起,她掷了手上的匕首上去,这次因有所准备, 匕首直插青蛇七寸,然后匕首连着断蛇插到了薛家姐妹旁边的树干上。

    这一次,尖叫声是从薛家姐妹嘴里发出的。

    “你做什么?夏以宓,你好大的胆子!”薛芯怡白着脸怒斥道。

    以宓挑眉,看着薛芯怡道:“薛姑娘, 你没看到那蛇跳起来要咬人吗?难道这条毒蛇还真是你养的?我杀蛇还要看主人?或者就只能坐等着被蛇咬?”

    “你!”

    薛芯怡原先白着的脸瞬间涨红, 正想骂回去,她身边的薛芯柔却是盯着以宓那把插在蛇身上的匕首, 脸色数变, 然后唤了声“姐姐”, 就在薛芯怡耳边低语了几句。

    薛芯怡立即不再理以宓, 转头看向那匕首,然后对身边的一个护卫道:“你,去把那把匕首取来。”

    以宓皱眉,她看了一眼也已听到了动静赶了过来的魏国公府的护卫,微一颔首,那护卫便立即上前,冲已取下匕首的薛家的护卫道:“请归还我们小姐的匕首!”

    薛家护卫自然不允,眼看着两护卫就要动手,一旁的依玥斥道:“好生无礼,难道那毒蛇还真是你们的?若毒蛇与你们无关,现如今却还要抢我妹妹的匕首做什么?”

    薛家姐妹这回却是不理她,薛芯怡只眼睛紧紧盯着那护卫手上的匕首,道:“擦干净,拿过来!”

    只是两个护卫互不相让,已经直接动手了。

    依玥还待再说什么,却被以宓按住了,依玥顺着以宓的眼睛看过去,就见到了不知何时出现在一侧的薛家大公子薛修啓。

    以宓冲着薛修啓道:“薛大公子,不知令妹这是何意?可是恼怒她养的宠物被我斩杀了,所以就要夺了那杀蛇的‘凶器’?”

    薛修啓深深看了以宓一眼,然后冲那护卫沉声道:“住手!”

    那薛家护卫应声挡了魏国公府的护卫一拳,往侧后退了两步,到了薛修啓面前,就双手捧着递上了那把匕首至薛修啓面前。

    薛修啓伸手接过,又从怀中取出帕子,慢慢擦拭干净了那匕首上面青蛇的血渍,这才握着匕首走到了以宓的面前。

    因着薛修啓的突然出现而初始有些慌乱随即又以为兄长会帮自己的薛芯怡愣了愣,随即冲着薛修啓叫道:“大哥,你做什么?你,你要偏帮那女人?那匕首,那匕首可是燕王送那贱人的。那贱人可宁愿去做燕王的妾侍,也不肯嫁给你……”

    “闭嘴!”薛修啓转头怒斥道。

    薛芯怡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气道:“大哥!你,你还帮这贱人吼我?这个贱人和她母亲一样,仗着有点姿色四处勾引……”

    她的话戛然而止,然后就软软倒在了她身边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黑衣人身上,薛修啓点头,那黑衣人便悄然抱着薛芯怡退下了。

    薛修啓看着那黑衣人抱着薛芯怡离开,然后目光转向一旁脸色有些发白的薛芯柔身上,眼神冷厉,直看得薛芯柔抖了抖,垂下头,低低唤了声“大哥”,便不敢再出声了。

    薛修啓收回目光,然后低头看了看手上托着的匕首,目光有些复杂。

    片刻后他才抬起头,看向以宓温声道:“夏姑娘,舍妹被家中娇纵坏了,一时言语不当,还请夏姑娘勿和她计较,今日之事,在下定会给姑娘一个交代的。”

    又将手上的匕首递了过去。

    以宓微一示意,早已赶了过来站在她身旁的半夏便上前接过了匕首。

    以宓这才扯了扯嘴角,带了些冷笑道:“一时言语不当?她说的那些话还叫只是一时言语不当?让我勿和她计较?我可没有那么好的肚量!且又不知薛大公子是想要如何给我交代?”

    薛修啓抿了抿唇,道:“毒蛇一事我会查清楚,回到家中也定会严加管教舍妹,待此事明了,我会亲自登门向姑娘致歉。”

    以宓轻哼一声,不过毒蛇之事根本毫无证据,只要薛家矢口否认,她们根本也不能如何,薛修啓没有直接否认,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了。

    以宓和依玥都没有再出声,薛修啓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开了。

    薛芯柔见兄长离开,抬头迅速看了以宓一眼,嫉恨的目光稍纵即逝,然后便又垂了头跟在了薛修啓后面一起离开了。

    那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薛芯荚却没有立即跟着离开。

    待薛修啓离开了片刻,她反是往以宓的方向走了几步,然后又打量了以宓一阵,突然笑道:“我大哥很不错的吧?燕王的确也很不错,可是你跟着燕王,最多是个侧妃,待他日燕王娶了正妃,不管是不是我大姐,你的日子都必不会好过,说不定连小命都会没了。为何不嫁给我大哥堂堂正正的做个正妻?多少人想嫁给我大哥都嫁不到呢,以你的身份嫁给我大哥,可已经是高攀了。”

    以宓瞅着面前的小姑娘,听说这位是薛家花了大心血培养了将来准备嫁给太子殿下的,果然小小年纪,高高在上的姿态已经摆到十足,更是颇有……想法。

    以宓并没什么兴趣和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斗嘴,听完不过扫了她一眼,就打算不理她直接离开。

    可是依玥却很生气,先前薛芯怡说那些话依玥已经非常恼怒,此时又听薛芯荚这般自以为是的话,再忍不住斥道:“你们薛家真是好教养,自己一个个上赶着想嫁给燕王,却还总以为别人都跟你们一样。你大哥好不好的,别人想嫁就娶别人去,别拉扯上我妹妹,坏她名声。”

    薛芯荚皱眉,大概是觉得自己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

    薛芯荚还想说什么,以宓却已经拉了依玥离开,一边走一边只道:“和个小姑娘费什么唇舌,大约她们就是这么被教养长大的,你说的话,她又听不懂。”

    薛芯荚瞪着两人的背影,气死。真是不可理喻,哼,又是一个被燕王迷了心窍贪慕虚荣的女人!亏她刚刚不过是看那夏以宓出手斩蛇的动作利落干净,心存好感,这才好心劝了几句,竟然是个不知好歹的!

    ******

    以宓和依玥离开,因着这插曲,原先的好心情也都给破坏了,两人也再没什么兴致在这后园玩耍,便默契地回去了后殿中寻韩老夫人和国公夫人曾氏。

    路上以宓有些沉默,她在想着薛芯怡的话,她并不在意别人的闲言碎语,只是空穴不来风,不知这些天外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还有那匕首,薛家姐妹那般说……

    依玥看以宓沉默,以为她是被薛芯怡和薛芯荚给气着了,就出言劝道:“阿宓,你不必理会薛家姐妹,现在燕王年轻位高,薛家想把薛芯怡嫁给燕王几乎整个京城都知道,刚刚我看那薛芯柔怕也有自个儿的心思,因着傅先生和燕王的渊源,她来魏国公府教你,薛家姐妹怕是嫉妒的得失心疯了。”

    说什么那匕首是燕王送给阿宓的,那匕首明明就是阿宓十岁时就有了的。

    以宓摇头,笑道:“我并不在乎薛家姐妹说什么,只是在想她们为什么突然发疯,原来是因着傅先生的缘故。”

    依玥有些担心道:“薛芯怡仗着皇后娘娘宠她,向来霸道无理,行事更是无所顾忌,阿宓你以后小心点,今日那毒蛇肯定有蹊跷。”

    “嗯,我知道,我会小心的,不必担心。”

    两人说着话,一路向后殿走去,半路在走廊上却有一个小沙尼过来冲两人行了一礼,然后就递给了以宓一个纸笺,道:“施主,刚刚一位施主道是施主的故人,让小僧传信于施主,希望求得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