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色多祸害目录 > 102.第102章结篇五
    防盗章, v章购买比例不足60%者请72小时后再阅

    薛芯柔听言也忙附和道:“可不是, 平日里我二哥对我总是不假辞色的,又忙,哪里肯教习我什么箭术的, 大约也就是夏姑娘罢了。”

    以宓扯了扯嘴角, 看了淮宁公主和薛芯柔一眼,道:“不过是公主殿下的命令而已。”

    说完她拿着手上的弓箭上了前面, 冲薛修泰行了一颔首礼, 道:“薛二公子, 那便请让我也试下, 再请薛二公子多加指教吧。”

    说完便转身空弦试了试手上的弓箭。

    薛修泰看她握弓和拉弦的姿势,就是一愣, 他熟练弓箭,自然看出以宓的姿势娴熟又自然,半点不似不识箭术之人。

    薛修泰嘴唇张了张,到底还是往一边退了退。

    以宓转身从箭筒中抽出两支箭, 同时搭上, 众人都愣了愣,淮宁公主薛芯怡等人的脸色更是微变。

    唯有燕王的面上隐隐有了一丝笑意, 他熟知她的情况,自然知道她自幼就喜骑射,箭术更是上佳, 甚至她常用的□□, 随身匕首, 还是他当年一时之意命人打造了,再经过她常去的店铺之手“卖”给她的。

    以宓举起弓箭,瞄准,再慢慢拉开弓弦,放开,两支箭同时射出,众人的目光也随着她的动作转移,然后跟着射出的箭飞出。

    两支箭稳稳地插入靶中,只不过并未正中靶心,却是微微偏离中心又一上一下正好在红心的上下边缘。

    以宓放下弓箭,众人都紧紧盯着那箭靶怔怔的,一时间都未出声。

    静寂中依玥就笑道:“阿宓,你的箭术退步了哦,以前可是不会偏的,定是去湖州府就没有怎么练习了。”

    以宓“嗯”了声,笑道:“是生疏了不少。”

    “两箭齐发,力道和距离都控制得刚刚好,这样的箭术不说女子,就是在军中也是难得的。”

    一个清冷的声音道,正是一直未有出声的燕王。

    燕王此话一出,淮宁公主默了默,她且也就罢了,薛芯怡的脸却是腾地就红了起来,虽然强忍着,看向以宓的目光却由原先的高傲不屑转成了不善。

    一旁同样一直沉默着的薛修啓看了眼自己的妹妹,就转而对以宓笑道:“的确非常不错,从技巧上来说,不说阿泰,就是我都怕有所不及。”

    “先时说今日的箭术比试,谁赢了,就能得了我们的红狐做彩头,看样子,除了公主和阿怡,我们还得再添上个彩头给夏姑娘。若是夏姑娘……”

    “不必了,”以宓直接打断了薛修啓的话,道,“薛大公子也说只是从技巧上来说,我不过是取了巧,花架子而已,力道和准头上都不如公主和薛姑娘,彩头还是不必了。”

    燕王道:“那红狐本来就是本王送给淮宁的生辰礼物,彩头一说,也是淮宁自己玩的花样,也就罢了。”

    他说完就转身对穆熙道:“殿下,本王还有事去见你们父皇,今日就先到这里吧。”又对淮宁道红狐会命人送到淮宁公主的淑安宫后,根本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薛芯怡一眼,转身便带着侍卫离开了。

    太子穆熙的身体本来就有些弱,天气燥热,他对什么比试箭术更没什么兴趣,此时早就有些不耐烦了,燕王离开,他也跟着就跟淮宁公主打了声招呼,回自己殿中了,薛修啓和薛修泰是来陪穆熙的,穆熙要走,他们自也不好找借口留下。

    一时间,骑射场便只剩下了一众闺秀。

    淮宁公主的嘴角抽了抽,但很快她便完全当看不到薛芯怡难看的面色,自然的招呼了众人去前殿中用点心去了。薛芯怡面色不好看,薛芯柔也心不在焉,但这些贵女中最不缺的就是若无其事八面玲珑的,刚刚那一段的插曲,仿佛谁也没放在心头似的。

    就是淮宁公主对依玥和以宓,仍是照旧的亲切和善,丝毫也没因着先前以宓扫了她面子,或破坏了她安排的恼怒。

    她不过是受了薛皇后宫中嬷嬷的暗示,帮着安排而已,成不成的,她是没所谓的。

    坤宁宫。

    薛皇后皱着眉对站在殿前的薛修啓道:“你觉着燕王对怡儿半点意思也没有,多半是不会同意亲事的?”

    薛皇后安排了人在淮宁公主身边,骑射场发生的事不多时便有人回报到了薛皇后那边,薛修啓是薛家着力培养的继承人,薛家的一些事情薛皇后都会直接和薛修啓商议。

    薛修啓点头道:“是的,姑母。燕王并非甘于受掌控之人,他已经知道姑母的意思,也显然知道公主的试探,却是丝毫没留余地。”

    薛皇后长长的指甲划过桌面,轻哼了声,道:“那就再等等吧,这事就是陛下也是不乐意的,那就先阻了他和她人成亲,待翌日,再作打算吧。”

    待熙儿登基,想了法子赐婚,他不从也得从的。

    薛皇后整了整情绪,转而就又问薛修啓道:“诚郡王妃的那个长女今儿个你也见着了,觉得如何?和你二弟可还般配?”

    “虽然夏家身份低微,但到底是诚郡王妃的女儿,诚郡王两子的姐姐,听说那魏国公府老夫人对她也疼爱得紧。”

    虽然薛修泰是庶子,但薛家子嗣不丰,下一辈就薛修啓和薛修泰两人,在薛皇后看来,哪怕是薛家庶子也是尊贵的。

    薛修啓默了默,道:“怕是魏国公府和诚郡王妃也不会同意这个婚事。”

    薛皇后笑了笑,道:“是那个姑娘性子骄傲吧,可惜,到底不是魏国公府的亲女,涉及到魏国公府和诚郡王府的利益,不过是个外甥女和不讨喜的女儿,只要操作的好,便不会太难。再不成,也还有夏家那边呢。”

    薛修啓看了一眼自己的姑母,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吞了下去。

    近两年,姑母越发的独断专行,她决定的事情,少有人能劝得了,而自己父亲,偏偏还常和姑母都是一样的心思……

    虽说太子是陛下的独子,没有人能动摇得了太子的地位,可是若是把众臣和藩王都得罪了,将来太子即使登基,未亲政前,权力可不是在太子和姑母手上。

    薛修啓可不像自己姑母和父亲那般乐观。

    薛修啓怀着有些沉重的心情回了家中,一回到家中,他院子里的管事便过来跟他禀告,先时他命人送去妹妹薛芯怡院子里的红狐被薛芯怡直接给活活掷死了。

    薛修啓的脸顿时黑如锅底,他衣服都没换直接就去了妹妹薛芯怡的院中。

    薛修啓到的时候薛芯怡正趴在自己母亲怀里嘤嘤哭泣,薛夫人则是心肝肉疼的哄着她。

    薛家本是普通小官宦之家出身,没什么底蕴,靠着薛皇后的肚子和独宠后宫这才显赫了起来,而薛家女又都生得美貌,所以薛家对女儿就格外的看重也格外的娇惯些。

    薛夫人见到儿子,就抱着女儿带了怒气道:“那个燕王,是怎么回事?就算尊贵,难道还能尊贵得过陛下。我们怡儿的品貌,放眼整个京城也没几个能及的,哪里就配不上他了?”

    薛修啓有些头疼,他道:“母亲,燕王殿下是皇子龙孙,又手握兵权……”

    看母亲面色不对,在她吐出“你姑姑还是皇后娘娘,表弟还是太子殿下,将来天下可是太子殿下的”的这种话来时,抢先就接着道,“母亲,殿下毕竟年幼,娘娘和殿下将来都还要依仗众臣和各位王叔,母亲,这些日子娘娘为着陛下的病已经很是烦扰,母亲就不要再增添是非了。”

    薛夫人虽然不服,但薛修啓好说歹说,总算是把她给劝走了。

    薛夫人一走,薛修啓脸就沉了下来,他斥道:“阿怡,你是疯了吗?就算你心中不悦,至于做出此等行为吗?你知不知道,此事只要传出,不要说燕王,怕是京城没几个出色的世家子弟再愿意娶你!”

    薛芯怡“哇”的一声哭出来,她道:“大哥,你只会斥责于我,传不传出去,现在满京城谁不在笑话我,先是魏国公府,然后是燕王,就是一个破落户家的女儿也敢当面羞辱我……大哥,我不管,我一定要嫁给燕王,不然我在这京城,还怎么有脸待得下去?”

    薛芯怡委屈得很,她生得和姑姑薛皇后最像,长相要较妹妹薛芯荚更为艳丽,可是她已经知道,妹妹是内定了将来要嫁给太子表弟,将来和姑姑一样母仪天下的,可她,先是被魏国公府拒亲,接着又遭燕王冷眼,她觉得现在走到哪里,别人看自己都是嘲笑的目光。

    她还有什么脸?

    薛修啓脑袋一抽一抽的疼,可面前的这个是自己的妹子又不是女儿,他还真不能怎么管教她,只能又哄又恐吓的让她消停些,并答应了她,会尽量想法子定下她和燕王的婚事,让她不要再生是非罢了。

    薛修啓回到自己院中时只觉十分疲惫,他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阻止姑母和家中定要让妹妹嫁予燕王的决定,他能做的也只是想个好的法子让燕王心甘情愿的娶了妹妹罢了。

    薛修啓在想着该如何能让燕王娶了自己妹妹,而燕王此时想着的却是,不若他娶了以宓做他的王妃吧。

    他一直知道她处境艰难,幼时的境况,现如今的境况,只是以前可能因着她还小,他并没有想到要去娶她,可是这日他亲眼看到她孤零零应付着别人算计的时候,他只觉得格外的刺眼。虽然她一直做的很好,他却突然想,不如,他娶了她,让她做自己的王妃吧。

    因为他不愿意什么人都敢去她面前自以为是的摆脸色,算计她,觊觎她。

    只是三年前燕王不是去了藩地吗?如今怎么会在京中?

    以宓先因为惊讶而微愣了愣,但很快反应过来便隔空向对方行了一礼。

    穆元祯看到以宓的行礼,便面无表情的冲以宓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回了船舱,再接着,那艘大船便越过了以宓乘坐的商船,慢慢越来越远了。

    在这里见到燕王虽然有些奇怪,以宓却并未放在心上,转头便也忘记了这事。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这日的相遇,虽然不过只是两只船相交的片刻时间,却是燕王穆元祯算计了许久,刻意的安排才会发生,而并非只是个偶然。

    当今庆源帝病重,独子尚幼,庆安帝不放心让外戚专权,就召了两位和他一向感情很好的弟弟燕王和常安王回京,大约是希望万一他有个什么,两个弟弟能够辅佐独子登基。

    外戚,大臣,藩王,其实庆源帝大约谁都不会完全信任,三方角力,共同辅佐独子直至其长大成人亲政,这才是庆源帝想看到的。

    燕王奉召回京,因为收到暗探回报说以宓近日也会回京,便一时兴起特意算了时间,在这里等着,想提前见一见她的。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特意的安排看到的竟是以宓和一男子单独说话的情景,而观那男子神情,分明是对以宓一副情根深种还不自知的模样。

    燕王回到船舱,仍觉得刚刚看到的那幕情景刺眼的很,召了暗探吩咐过,几日后,沈铎的所有资料便摆在了他的面前,还有以宓在夏府这三年的情况,暗探顺便也收集了,同样送到了燕王的手上。

    五月中旬,以宓终于回到了阔别三年的京城。

    只是韩二舅并没带她回京城魏国公府,而是直接送了她去了京城西郊韩老夫人养病的温泉庄子上。

    以宓到了庄子上,刚下马车,就见到了韩老夫人的心腹嬷嬷安嬷嬷已经在外面候着了,看她下马车,就上前接了她,眼圈有些发红道:“姑娘,你可终于到了,老夫人她知道您今日到,一直都在外厅里候着,连饭都不肯用了,这一上午,不过只是用了一小碗燕窝粥。”

    韩老夫人只有一子一女,长子韩誉就是现任魏国公,魏国公娶妻曾氏,又育有一子二女,世子韩慎远,长女韩依瑶,次女韩依玥。

    韩依瑶和韩依玥在国公府分别被唤作大姑娘和二姑娘,而韩老夫人身边的人唤以宓却都是直接唤作姑娘,而非表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