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色多祸害目录 > 117.第117章番外以宓四
    防盗章, v章购买比例不足60%者请72小时后再阅

    魏国公看着行礼后安静站着的外甥女,唤了她坐下,问了她几句“回京中可还习惯”等话之后,也没再兜圈子,就温言对她道:“宓姐儿,你知道你外祖母因着担心你的将来,一直都想让你嫁予慎远,可是此事我却不赞同, 你可因此觉得委屈?”

    以宓摇头, 恬淡地笑着道:“舅舅,表哥是魏国公世子, 他的婚事事关国公府的前途。舅舅您是阿宓的舅舅, 却也是魏国公府的当家人,阿宓相信就是换成瑶表姐或者玥表姐,在国公府的前途面前,舅舅也会是一样的态度,或者, 可能还没有现在这般的为难。”

    魏国公听言面上有一些复杂,其实若不是国公府情况特殊,他并不会反对儿子和外甥女的婚事, 以外甥女的聪慧, 做国公府的女主人其实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看着面前的外甥女, 想到薛皇后的试探, 魏国公突然觉得, 或许外甥女更适合高嫁……

    他点了点头,道:“阿宓,你能这样想,我也就放心了。其实我也听你母亲说过,知道你对慎远无意,但即使如此,舅舅也仍希望你能明白我们的苦衷,不要因此就对国公府,对我和你舅母产生芥蒂。无论怎样,这国公府,将来永远都是你的娘家。”

    以宓笑着“嗯”了声,起身跟魏国公行了一礼,道了谢。

    魏国公叹了口气,又道,“不过这次舅舅召你过来,其实还有一事要跟你说……是和你后日入宫参加公主的生辰宴有些关系的。”

    以宓看着魏国公,没有出声,静静等着他的后言。

    魏国公便接着道:“其实在一年前,我就有心让你表哥尚主,只是公主年纪尚幼,事情又暂时无丝毫眉目,所以我从未向旁人提及,就是你外祖母和舅母,也都是不知情的。”

    当今陛下只有一位公主,以魏国公府的情况,尚主,的确是风险最小,最稳妥的保障魏国公府将来爵位传承和前途的法子了。

    “不过陛下却是知道我的意思的,也是因着公主年纪小,原先陛下不置可否,但现如今陛下病重,怕是已经开始考虑公主的婚事了。”

    听到这里,以宓便知道舅舅特意召自己说话的真正目的了。

    庆源帝对淮宁公主十分疼爱,既有心在临终前为淮宁定下驸马,很可能也会将几个人选说给公主听,再看公主的心意。

    所以舅舅特意召了自己说这事,便是希望自己去参加公主的生辰宴时,不要惹了公主不喜,或让公主产生什么误会和芥蒂,徒增事情的变数。

    以宓点头道:“阿宓明白,此次入宫,必会十分注意的。”

    魏国公点头,看着面前外貌酷似妹妹,性子乖巧懂事得让人心疼的外甥女,一时就有些心软,难得的又多说了几句。

    他道:“皇后娘娘原先有心让魏国公府和其娘家薛家联姻,想让薛家的嫡长女嫁给你表哥,不过我们却不欲与外戚联姻,所以半年前才特意借你外祖母的病避开了去。”

    “此时情况已是不同,燕王和常安王入京,薛家对嫡长女已另有安排。而皇后娘娘特意跟你母亲提起你,召你入宫,怕是变了主意,又想从你这里入手,和魏国公府还有诚郡王府拉上关系。你在宫中,若是遇到薛家人,且小心应付着些。”

    薛家底蕴不足,以外戚身份上位,却野心颇大,虽然是太子的外家,却不似长远之相,将来说不定会召及大祸亦不定。

    这些时日韩氏给以宓请的宫廷教养嬷嬷将庆源帝的后宫还有京中各大世家盘根错节的关系都给以宓深入浅出的普及了一番,虽然少涉朝堂,亦不加评论,但以宓聪慧,幼时又是养在魏国公府的,又因其母为诚郡王妃,不过稍一点拨心中早就有了个大概。

    此时听魏国公这般说,心中转了两圈,便大致明白了其中的关系。她自点头应下舅舅让其放心不提。

    ******

    七月二十八,淮宁公主生辰。

    因着庆源帝病了,淮宁公主的生辰并没大办,连正经的宴会都算不上,不过是请了一些她相熟的闺秀到她宫中说说话而已。

    以宓和表姐韩依玥入了宫,被宫女领着进入淮宁公主的淑安宫的正殿时,殿里已经有好几位闺秀在了。

    淮宁公主今年十四,气质温婉柔雅,看人时目光温和柔软,一笑起来脸颊上便有两个酒窝若隐若现,她这个样子当真半点没有作为当今陛下唯一的公主而让众人以为可能的娇纵或高高在上。

    反是她身边的一位身着紫色宫装的少女,上挑的凤眼打量人时目光颇有些盛气凌人,看到进入殿中的韩依玥和以宓时,面上的笑容瞬间就失了大半。

    韩依玥带着以宓上前给淮宁公主行礼,淮宁给两人免了礼,然后细细打量了以宓一番,就笑着对韩依玥道:“以前你常常跟我提起这位表妹,把她夸得什么似的,我还只是不信,所以这次听说她回京了,就特意下了帖子请她一起到宫中来玩,看是不是真像你说的那般。现在见到了,虽且不知道其他,但却真的是要比你还要好看上几分呢。”

    三年前以宓离开京城之后,韩依玥曾做过淮宁公主一年的伴读,所以淮宁和韩依玥很熟,但却从未见过以宓。

    韩依玥听言笑了出来,正待说什么,淮宁公主身边那位紫色宫装少女就已经轻笑一声,语气带了些傲慢道:“公主没见过夏姑娘,难道还没见过诚郡王妃吗?我听姑母说,当年诚郡王妃可是名满京城的美人,所以哪怕和离后,京中倾慕诚郡王妃的也不在少数。夏姑娘可是诚郡王妃的女儿,怎么可能生得不好看?”

    说完大约还嫌不够,继续道,“听说夏姑娘小小年纪,也已经引得不少人倾慕,不说别人,就是魏国公世子,听说就当夏姑娘掌中宝似的,但凡在外面见到什么新奇的,好玩的,都要收集了给自己表妹留着呢,这个,差不多整个皇家书院都知道的了。”

    紫衣少女的话说完,淮宁公主的面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以宓抬眼看了一眼紫衣少女,敢在公主面前抢话说,且说话还这般放肆无所顾忌,想必就是深得薛皇后喜爱的那位娘家侄女薛家的嫡长女薛芯怡了。

    外面虽传薛皇后甚为宠爱淮宁公主,但到底不是亲生的,宠爱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也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不过她娇宠娘家侄女薛芯怡,那却是比真金还要真的。

    这位薛家女神色不善,初见面就这般针对自己,想必是对当初魏国公府的拒亲含恨在心,之后还对韩慎远做过一番调查的。

    以宓笑了笑,没有出声,看了一眼自己的表姐依玥,依玥面上也是半点声色不动,只温和的笑看向薛芯怡,道:“芯怡,你这话说的,好像你们家大哥对你不够好,在我们面前抱怨似的。我可是听说,你喜欢南方的甜点,所以你生辰的时候,薛大少爷就专门从南地请了几个大厨千里迢迢的过来给你整点心吃,怎么我们兄长对我们姐妹不过是稍好一点点,你还嫉妒上了,这些话,真应当说给薛大少爷听听,看他心里是什么滋味。”

    薛皇后常接了薛芯怡在宫中小住,依玥是淮宁公主的伴读,所以两人也是相熟的。

    依玥说完不待薛芯怡再说什么,就转头对淮宁公主笑道,“公主,我表妹自幼就养在我们国公府,十二岁上才去了湖州府刚刚回京,在我们国公府,是跟我的亲妹妹一般无二的。”

    淮宁公主点头,她笑着软软打趣道:“好了,你们这样说,好像特意在我生辰上欺负我没有兄长似的。不过,你们也不要太得意了,虽然我没有兄长,但我的两个皇叔才刚刚回京,他们可半点不比你们的兄长差。”

    说完这话,就对她身边的宫女示意了下,那宫女行了礼退下,不一会儿便领了几个宫女上到殿中来,每人手中都捧了一个铺了锦布的金丝楠木盒,看进去,里面全是令人眼花缭乱的一些西域珠宝首饰,或是造型可爱的琉璃镜等一些小玩意。

    淮宁公主指着这些东西,翘了翘嘴角,颇带了些俏皮道:“你们说起兄长什么的,我就想起燕王叔前几日就送过来的给我的礼物,燕王叔说,这些都是西域那边的小玩意,并算不得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是在中原较为少见,便特意搜罗了来给我耍玩的。”

    “今日是我的生辰,净是收你们的礼物,想着这回礼,不过想到你们都是大小姐,还个个都有好兄长,什么都有的,所以昨日里便特意从燕王叔给我的东西里面挑了挑,拿出来送给你们的,也好跟你们炫耀炫耀。”

    淮宁公主说完这些话,又歪了脑袋特意看着薛芯怡颇带了些别样意味的笑着,薛芯怡本来还阴阳怪气的,先前对着以宓和依玥满面不善的神色自听到燕王这两个字之后竟是意外的不自然起来,脸上难得的竟是染上了一层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