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色多祸害目录 > 122.第122章番外前世三
    防盗章, v章购买比例不足60%者请72小时后再阅

    饶是韩氏素来决断, 此事也让她夜不能寐, 翌日一早她先派人出去打探了那北沅三王子的情况, 午后便回了魏国公府。

    她知道自己母亲有多看重疼爱以宓,此事若是直接跟母亲说, 怕是会毫无商量余地,自己就会直接被母亲骂道狗血淋头, 因此韩氏先去见了自己大哥魏国公韩誉。

    活跃在政治中心的勋贵大臣们都是人精, 京中以及宫中的一丝风吹草动都离不开他们的眼睛。

    先是北沅三王子元淳入京, 接着就是两位已久不入宫门的两位老郡王妃, 元淳的外祖母老荣郡王妃以及老诚郡王妃先后入宫见薛后,然后老诚郡王妃见完薛后之后,自家的妹子就跑来见自己,还是屏退众人在书房说话,魏国公见自家妹子那少见暗沉的脸色,便已猜到一二了。

    只是他猜到事情大约和和亲有关,但他再也想不到此事会牵连到外甥女以宓身上。

    听完妹妹韩氏的话,魏国公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他冷道:“胡言乱语,什么叫是宓姐儿连累了嘉惠郡主?这和亲, 历来都是皇亲宗室,怎么轮,也轮不到宓姐儿身上!”

    韩氏面有无奈还带了些讥讽, 她道:“话是如此说, 但让以宓替嫁的主意是薛后出的, 必是薛后迁怒当初宓姐儿拒嫁薛家一事这才故意挑起,我婆母抓住这个就坚持是宓姐儿连累了嘉惠……”

    嘉惠就是婆母的眼珠子,就是郡王爷,因着其死去的兄长的缘故,那也是把嘉惠当什么一样的宠,怕是自己的两个儿子亦祥亦祾在郡王爷心中也没有嘉惠重要,以宓又不是郡王爷的亲生女儿,这反而让她不能不管不顾的反驳婆母。

    魏国公叹了口气,他自然也明白自己妹妹的尴尬处境。

    他摇了摇头,道:“算了,这事,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了,燕王他,是不会让宓姐儿嫁给北沅三王子的。”

    韩氏一惊,面色又是一变。

    韩氏也略有耳闻外面的传闻,只是那是因为傅先生引起的,傅先生以前就教了以宓五年,她只当傅先生再至魏国公府是念及与以宓的旧情,那些传闻不过是某些别有用心之人散播的无稽之谈。

    而燕王对以宓有意,想求娶以宓一事,只有魏国公,韩老夫人还有以宓自己知道,并没有人告知韩氏。

    她看着自己大哥,面色冷凝道:“大哥,燕王之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真的对宓姐儿有意?”

    韩氏心高气傲,哪怕燕王位高权重,她也并不愿女儿嫁去燕王府为燕王侧室。

    魏国公看了自己妹妹一眼,妹妹虽是外甥女的生母,但也是诚郡王妃,燕王既然没有透露消息给她,那就不该从自己嘴里让她知道。

    他转了话题道:“阿曦,宓姐儿虽是你生的,但却是母亲养大的,你曾应诺过母亲,宓姐儿的婚事要由母亲来作主,这和亲北沅一事,母亲是绝不可能答应的。你便直接这样告诉你婆母和妹夫,说以宓的婚事你做不得主就是了。至于要不要让嘉惠郡主去和亲,如何运作,那也是该由老诚郡王妃和妹夫去决定和操作的。”

    其实这么浅显的道理,妹妹一向聪慧能干,如何不知,不过是怕得罪了婆母,伤了和妹夫的感情而已。

    韩氏脸色白了白,这就是说连大哥也是不同意让以宓嫁给北沅三王子的。

    韩氏咬了咬牙,道:“大哥,其实以宓姐儿现在的状况,是不是嫁给那北沅三王子对她来说才是更好?那北沅三王子的情况我也打听了,除了是要远嫁北沅以及将来三王子的前途难料之外,其他条件并不算辱没了宓姐儿……”

    “闭嘴!你,你给我闭嘴!”

    韩氏话还未完,就听到一声厉喝声从身后传来。

    韩氏一惊,回头便看到自己母亲韩老夫人脸色铁青,满脸怒气的看着她。

    却是薛后身边的宫人早已将薛后和老荣郡王妃以及老诚郡王妃的对话传给了燕王,燕王清楚韩氏的性格,知她必会回魏国公府,便预先派人将薛后和老诚郡王妃的谋算告知了韩老夫人。

    所以韩氏一到国公府,韩老夫人便已知道,得知其寻了儿子在书房说话,韩老夫人忍不住就直接过来了。

    然后就听到了女儿的这一番说话。

    韩氏忙上前去扶韩老夫人,刚开口换了声“母亲,您听我说……”,却是被韩老夫人一把推开了。

    魏国公扶了韩老夫人坐下,韩老夫人这才冷冷看着自己女儿,斥道:“听你说,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们诚郡王府真是好谋算!他们家的女儿金贵,难道我们宓姐儿就不是娇养着长大的,?就因为生在了你的肚子里,就合该被他们拿去牺牲,保他们家女儿的富贵平安?他们以为他们是谁?!”

    “我告诉你,我生了你,你不尊重你自己,不尊重你自己的女儿,宓姐儿是我养大的,我却不允许你们糟践她!”

    “你回去也告诉你婆母,我们宓姐儿,她姓夏,也是在我魏国公府,由我这个老婆子一手养大的,和他们诚郡王府没有任何关系,她想让谁去替了她的宝贝孙女去嫁那番邦,我都管不着,但想打宓姐儿的主意,就休想!有本事就让她亲自来跟我说,看她有没有这个脸!”

    韩氏的脸被说的一阵红一阵白,还是魏国公看不过去,在一旁哄了韩老夫人,道是“母亲您小心着身子,别气着了”,又道“那毕竟是妹妹的婆母,妹妹也是不知如何推拒,这才回了家找儿子商议对策,母亲不要误会了妹妹”云云,才勉强让韩老夫人歇了些怒气。

    韩老夫人被儿子劝着,怒火平息了些,她再看自己女儿,见她紧抿着唇不再出声的模样,又是忍不住火气。

    这个女儿,自幼便是如此,倔强傲气,要做什么只凭自己的心意去做,幼时不觉什么,她是国公府大小姐,做错了事也没什么,反正有自己和老国公爷帮她在后面兜着,可是她做了母亲,却因着她的性子让她自己的女儿受了那么多的苦而丝毫不以为意。

    韩老夫人平静了下来,失望又带了些嘲讽道:“听你说,呵,你先前说以宓姐儿现如今的状况,是不是嫁给那北沅三王子对她来说才是更好。那么你就跟我说说,宓姐儿现如今是什么状况,为什么要嫁给那国破家亡的北沅三王子才是更好?难道她在我们大周就嫁不到一个好人家了吗?当年你和离之后,可还是能嫁到诚郡王府的,她可是有哪点不如你了?”

    这……韩氏又是尴尬又是难堪又是无奈,宓姐儿哪点不如自己?在母亲眼里,宓姐儿的性子容貌当然是半点不会不如自己的,她不如自己的,就是出身而已……

    可这能怪谁?

    如果当年自己不是坚持要嫁给那夏家老二,而是听从父母的意见直接嫁给诚郡王或者任何一个其他父母看得上的提亲者,自己女儿的出身都不会差。

    “再者,儿媳想着,也不必太过麻烦,就是让吴婶给宓姐儿准备膳食的时候,看合适的,搭上一份给文哥儿就是了……”

    老夫人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夏乐文,看他面容清瘦面色苍白,心里头也是一阵心疼,这孩子,的确自小身体就弱。

    参加科举,可不单止要学问好就行,那可还真是个体力活,不说平日要辛勤读书,身子不好就会影响进度,就是那院试,乡试,会试没有一定的体力可考不下来,每次比试,不知多少学子可都是晕倒在了考场上,十年寒窗苦读赴之东流水……

    而三孙女宓姐儿,当初那魏国公府最喜拿她早产身子弱作由头作妖,其实看宓姐儿那肤比凝脂,双眸清亮,发如黑缎的神采,可哪里有半点体弱的样子?

    夏老夫人看二儿媳战战兢兢的样子,心头闪过一些对以宓的不满和不悦。二儿媳说什么可也是孙女的母亲,可儿媳这个样子,哪里像她的母亲,倒像是十分怕她的样子……

    她冷声道:“什么低头不低头的,你是她的母亲,文哥儿是她的亲弟弟,眼看着弟弟就要府试,她这做姐姐的,能让下人帮弟弟调理一下身体本就是理所应当的。”

    “这事,明儿个我就跟她说一声,以后让她的小厨房也给文哥儿准备每日膳食就是了。没得家里设了一个小厨房就专门只给她一个人用的。”

    夏二夫人心中大喜,忙谢过了老夫人。

    其实做饭好吃的厨娘很多,懂药理的也不少,奈何夏家“清贵”,二房更是近乎有出无入,都是靠吃公中。

    夏二老爷当年也算得上是青年才俊,年少会试就高中二甲第一,传胪出身,却因以宓母亲韩氏之事,得罪了魏国公府以及诚郡王府,仕途无望,如今回湖州府也只能做个书院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