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零奏终极目录 > 第二章 晨雾
    这个世界没有疑问。

    人生既苍蓝,觉悟既资质。

    这句话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听说的。

    在今天之前晨雾都不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今天之后晨雾才开始明白何为‘苍蓝’何为‘觉悟’。

    晨雾是一个普通销售行业的业务员,做着‘维系’以‘及信息编辑’类的工作。

    他每天早上7点按时起床,10分钟时间收拾自己,刷牙洗脸后坐7:15的首趟班车出门,他会先到公司附近的餐厅要一杯奶茶和一份简单的早餐,他每天大概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去享受这个清晨,最后五分钟用来坐电梯然后开始一天陈调的工作。

    似乎生活就是如此,简单而又乏味。

    晨雾的工作能力也不算出彩,他只是森罗众生中普通的一员。他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因为他身边的每个人都是这么生活的,每个人都生存在这样的环境里。很少有人问生命有什么意义?生命的诞生意味着什么?

    这些问题的含义在生活中终会被磨平,因为这些问题带来了不了利益!带来不了你的生活品质;饱含疑问的活着,和什么都不知道得活着没什么区别。

    晨雾在大学的时候学的是社会科学与语言方面的学科。他在学校的时候社会学方面主要研究的是人文历史与宗教神话,晨雾的理想是做一个游戏背景设计师,可生活似乎没有那么容易,他距离自己的理想工作越走越远,人总是这样的,梦想和现实总会有些差距;这差距不是来自于你不向着梦想的方向走,而是在这过程里总是需要你选择解决眼前的难题,‘生活’!

    乏味的工作,乏味的人生,他今天也打算像往常一样,准备在熟悉的餐厅要一杯熟悉地奶茶,一份熟悉的早餐最后度过似乎陈旧而又新鲜的一天。

    7:25他来到餐厅门口,和平常的时间都没差多少,晨雾推开带有铃铛的门走进餐厅,铃铛的声音很清脆,他向着自己经常坐的位子望去。

    今天似乎有点意外,原来在他常坐的桌子边已经有一个男人坐在那里了。

    晨雾是个不太喜欢改变习惯的人,他也不介意有人和自己同桌,没有多想晨雾向着自己常坐的位子走去,走近了晨雾才看清楚那是一个给人感觉四十五到五十岁左右的男人。

    国字脸戴眼镜,一双剑眉,看上去很有学问的一位。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拿着今天的晨报很认真的在读,看得出来好像是个很严肃的人。

    “不好意思先生,请问就您一个人吗?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我经常坐在这儿。”晨雾提起嗓子上前询问道。

    那个男人听了晨雾的话放低了报纸,抬头看了眼晨雾,在他脸上出现了一个很意外似乎又很熟悉的笑容,他对晨雾说道:“当然,这就我一个人,你可以坐在这里。”

    晨雾有些诧异不知道为何会在一个陌生人脸上看到熟悉。

    晨雾礼貌的做出感谢随后坐了下来,他这时又仔细看了看这个人,从装着上来看这人比较体面,当然这都无关紧要,让晨雾比较在意的是他那好像认识自己的语气,晨雾自己也觉得似乎与这人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晨雾暗自摇摇头,觉得自己可能多心了,这可能是那种成功类型的人习惯性的主导语气所致,他们总是能够在一句平常的话语里用语气变化的关系使你产生错觉的兴趣。晨雾讨了个没趣,他对服务生道:“和往常一样,谢谢!”

    服务生对他点头掷笑,首先给晨雾倒了一杯水,然后给他拿了本杂志,这期间晨雾没有在去留意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很快晨雾的早餐上来了,晨雾放下报纸准备先喝口奶茶的时候注意到对面的餐点他愣了一下,晨雾发现对方居然和自己点了一样的早餐。

    巧合?晨雾有些疑惑,他端起奶茶准备喝的时候,对面突然开口说话了:“这茶要凉一下才好喝!”

    晨雾有点没有搞清楚状况,他放下茶杯出于礼貌的回问道:“先生,也喜欢喝奶茶?”

    “倒是很少有空像现在这样闲下来。”对方放下报纸摘下眼镜放置口袋内,然后笑着对晨雾如此说道。

    放下眼镜后的他更显得有股成熟的魅力,晨雾听了回笑道:“看得出来您是个大忙人啊!您是从哪里旅行回来的吗?”

    “噢?为什么这么问?”那男人对晨雾的观点似乎很好奇的问道。

    “我在这里工作两年,每天早上都在这吃早餐,和我拼过桌的人也不少。但是和我搭话的人您倒是第一位,以您的打扮和口吻,我想您应该是一位他乡归客才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和我这样的陌生人聊天说话。”晨雾诚恳的回答道。

    晨雾不避讳的说出心中所想,听了晨雾的话对面的人既不惊讶也不诧异,他端起自己面前的奶茶说道:“听你这么说,现在的人可真够冷淡啊。”

    晨雾似乎对这次聊天也觉得很愉快,他随口说道:“不也有您这样热情的人吗?”

    这一会儿晨雾的话似乎真的让对面的男人提起了兴趣,他突然轻笑了几声,说道:“我觉得,你说得不准确。你不应该用‘热情的人’来形容我,因为对你来说实际上这是种‘遭遇’。糟糕的遇见。”

    “遭遇?”晨雾有些不明白这个词用在这里的意思,哪有人将自己说成是一种‘遭遇’的呢?像是‘事件’,可却用来形容一个人。

    “是的,遭遇。是糟糕的;突破的偶遇,就像车祸一样。事实上每个人第一次见面产生联系都能算作是种‘遭遇’,出乎意料的糟糕。”对方说出了这样一段话,听起来是颇有微辞的,似乎对方有自己的理解,晨雾有些不自然的道:“这…是否太牵强了呢?”

    谁知道晨雾刚说完对面就道:“如果不是觉得糟糕的话,那为什么你在这里两年也没有交到一个新朋友呢?”

    对方的话确实把晨雾问住了,说起来自己确实没有和别人搭话的兴趣,一来是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想法,任何一个成年人都不会随意接纳他人的想法来干扰自己的生活。二来人和人之间的不了解,和人搭话交朋友实际上是对自己个人生活的一种冒险,它意味着一种外来的、不确定的、不明厉害的关系融入你的环境。换位思考也许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如此这是个‘遭遇’也许没说错,因为在晨雾心里与陌生人‘遭遇’(或者说是偶遇)还真是种糟糕的开始。?

    晨雾不由苦笑:“虽然好像确实如您所说,但人和人之间还是需要‘遭遇’的。在说,也不见得都很糟糕吧?也有好的一面啊!比如说今天早上和您的‘遭遇’我就不觉得很糟糕。”

    “呵呵,你现在的判断还太武断了,记住我的话,遭遇在开始时总是糟糕的。因为只有糟糕的遇见才能诞生平等的对话。而且事物在发展之初虽然看不到结果,但是结果总是在发展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显现,所以很不幸你遇到了我。而且我们还会在此相会,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对方微笑着指了指墙上的钟表,他就这么和晨雾说着话,并自顾自的喝起了奶茶。

    晨雾感觉很奇怪,对面仁的话充满了古怪和暗示,晨雾看了眼墙上的钟表7.54,对方放下茶杯慢慢站了起来似乎要走了,晨雾还有些错觉,他不是一个喜欢把问题留下来的人:“等一下,先生,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指不幸吧。我们还会在见面的,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们都有时间可以好好聊聊这个问题。”说完也不顾晨雾的表情就自顾自的走了,随着餐厅门口的铃铛声响起,那个男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

    晨雾不得不无奈的坐下,真是个奇怪的人…说着他又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糟糕要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