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零奏终极目录 > 第八章 灰烬理论
    晨雾还被这黑不见底的机器给震撼中,伸出手来和他握了握,这时旁边白大褂的青年也伸出手来说道:“我叫蒋明重。很震撼吧,这不是地球的材料我肯定,它甚至不在元素周期表上,我中科院物理学的,很高兴认识你。”

    蒋明重有些自来熟,晨雾觉得他很兴奋,陆少文皱眉道:“事情还没有定论博士,不要随便发表你的看法。”

    蒋重明耸了耸肩,他以为这一辈子只能在量子理论领域做研究了,如今遇到成熟技术,他是真的很兴奋。晨雾却没有他的心情,他深吸一口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了?到底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

    陆少文转过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意思是让他跟着走,晨雾看了眼身边的沐雅,他没有拒绝,一边走陆少文一边说:“不知道,你对量子力学了解多少。”

    晨雾听后想了想当年自己理科学得也不差,说道:“多少都了解点。”

    “行,蒋博士,你来说明吧,尽量讲得通俗易懂点。”陆少文对蒋明重说道。

    “好吧,那我说点简单的例子吧。”蒋明重似乎有些无奈,他如此说道。

    “不知道,晨先生是否在小舟上划过船。”蒋明重对晨雾笑着问道。

    这人非常年轻,不像个老教授口气,但是那厚重的镜片和一脸的神采告诉晨雾这是个研究狂人。如果说只是公园划船的话,这种程度的事晨雾还是做过的,他说道:“有过。”

    “那么是否看过水中的倒影?”将明重继续笑着问道。

    晨雾有些疑惑,他回答道:“当然,看过。”

    “那么晨雾先生在看水中倒影的时候,是否想过自己掉入水中,或者有跳入水中的冲动呢?”蒋明重接着讲道。

    整个大厅忙碌而又安静,晨雾四人走过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停歇,蒋明重的问题让晨雾将目光移向了那黑色的机器,但那黑得太彻底,不像水面一样有反光。晨雾反问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蒋明重不以为意,他说道:“当然有问题了,你想想,人在水面上的时候,水里有倒影,人想要跳入水里的时候倒影也在水里,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当作水面已经预测过你掉入水中的可能性,光子已经将一切都反映了出来,等你真的掉入水中的时候,只是将这一可能性现形了呢。”

    蒋明重的讲话让晨雾陷入思考,不可否认这是个诡辩,但它通俗易懂,晨雾问道:“这和你要和我讲的有什么关系吗?”

    蒋明重轻轻摆摆食指,说道:“当然,在量子理论中有关不确定性,和虚粒子的说法和此大有关系。根据量子力学的不确定性原理,宇宙中的能量于短暂时间内在固定的总数值左右起伏,起伏越大则时间越短,从这种能量起伏产生的粒子就是虚粒子。当能量恢复时,虚粒子湮灭。消失,比如虚粒子就可以做到虚粒子是构成虚物质的微粒,和实物粒子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分布在实物粒子的周围,与实物粒子具有类似的性质。虚粒子不是为了研究问题方便而人为地引入的概念,而是一种客观存在。”

    “这种虚粒子大范围的分布在我们的周围,可以说只要是粒子的运动范围内都能找到这种粒子,那么是不是说,任何一种可能性的运动形式都存在于虚粒子的预测中呢?你是否落水,怎样落水都存在于这可能性的预测中,在你还没有落水时,虚粒子已经落水,在你落水后,你本身的存在质量以及物质只是和虚粒子交换了位置,前者虚化实,后者实化虚。可以理解吗?”蒋明重如此说道。

    这一概念倒是晨雾第一次听说,听起来就好像薛定谔的猫一样,在多重预测的可能性中,事物本身其实都是处于量子叠加态的,落水和不落水,打开箱子猫是死是活,皆都好像从一种状态变成了另一种状态,他这种说法只是取消了事物的运动过程,就像当然没有正常人在正常情况下跳水一样,可一旦出现意外,就像选择打开箱子一样,落水的情况会出现,但是关键时候抓着船边,险些落水的情况也会出现。

    晨雾听到这里他停下了脚步,望向不远处的机器,他指着哪儿说道:“这和那台机器有关?”

    “是的,有关。”将少文毫不隐瞒的对晨雾说道。接着又说:“还记得,梁国栋和你说过,你们还会在见面的吗?那个时间,那个地点!这台机器可以帮助你们见面,在原来的时间,原来的地点,从实际到虚无的地点在见面。”

    晨雾一瞬间从痴愣到惊讶,再到不可思议,他实在是不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问道:“这难道是台时间机器?”

    他不知道自己卷入到了多么深刻的阴谋,只是一场简单的会面需要深刻到使用时间机器来验证吗?这中间的不可思议和难以理解已经超出了他的知识范畴,他说道:“这是真的吗?他到底犯了什么事情?需要你们做到这个地步。”

    “这世界有很多你不了解东西,但是也都不尽然,这并不是一台时机机器,它对过去未来都没有影响,这是一台‘灰烬’仪,他可以让你进入这个世界的‘灰烬’中。”蒋文少的话从现在开始才让晨雾听出了严肃。

    什么是‘灰烬’这是晨雾的疑问,这个疑问意外的是由沐雅给他说明的,沐雅的声音好像永远都是那样,在这个世界似乎没有她留念的东西,晨雾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只知道仿佛她的感情已经用尽,她说道:“在四维理论中,我们知道,时间是有方向的,有过去,有未来,还有现在。生命就像是在这条长河中移动的线条,从一头开始往前移动。但是其实与我们了解不同的是,这条线是有极限的,这极限由你的质量来决定。”

    “如果将你自身作为一个单位,你所形成的时间线在时间运行中,并不是一条直线,它是一条有单位数量的线,并且在时间线运行的过程中,它会因为虚粒子的多重可能性出现发散性的增长向着不同可能性衍生,不同的方向蔓延,当选择性确定后,所有发散性方向的线都会出现收缩状态向着一头集中,而这一移动过程中,就像粒子云的运动有稀有薄,说得更明确些就像汽车移动后留下轨迹和灰尘一样,留下残渣,世界在时间线的移动中也会留下灰烬残留,我们称这样的世界就叫做‘灰烬’世界。”沐雅最后说完了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