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零奏终极目录 > 第九章 时闪炸弹
    晨雾已经完全不能表达自己的震撼,今天他所了解的一切都比以往他一辈子知道的还多,他深吸一口后说道:“你说的是平行世界?”

    “和平行世界相似,但又不完全是。那就是世界的灰烬,世界的残渣,世界移动后留下的痕迹,在那样的地方物理基础都显得很薄弱。”蒋明重最后推了推眼睛说道。

    晨雾深吸一口气说道:“所以你们要把我送到那种地方去?”

    陆少文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们要把你送到昨天的八点半的灰烬世界中去,让你去和梁栋国见面。”

    “你们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这违反了质能方程,你知这比时间机器更不可思议。”晨雾反驳道。

    将一个地方的质量传送到可以说是另一个宇宙的行为,就相当于将一个宇宙的能量在另一个宇宙变成质量,这绝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将重明道:“确实就是如此不可思议,但是这是可以做到的,因为那里本来就有你的残留,这台机器只是加重了它的比重。这让我意识道真正的时间机器可能比我们想的还不可思议,使用它肯定有很多限定条件,起码不是普世的。”

    “现在不是探索科研的时候。”陆少文对将重明提醒道。

    晨雾看着陆少文,他说道:“可我还是不明白,他到底犯了什么事,到底需要我去做什么。”

    陆少文和沐雅对视一眼,此刻他也不在隐瞒,沐雅上前来将iie的事情做了说明,又道:“灰烬项目成立于上世纪的秘密任务,‘灰烬仪’不是被制造的,而是被发现的一个古代遗产,当时就是由梁栋国的老师所领导的研究工作,在十年前交由梁栋国负责,也是在这近些年里我们才渐渐知道了iie项目和灰烬仪的关系,梁栋国离开前拿走了最重要的终端。

    我们接手后执行了一项名为,‘明日预警’的防卫项目,意思就是以灰烬世界为蓝本,进入未来的灰烬世界,对整个世界大灾害进行预警。而我们知道在三天后,梁栋国以及其组织成员,在上海使用了一种恐怖武器,他们对世界范围内的政府发布了恐怖宣言。当天上海死亡人数一千三百万,两千五百万人受灾,这也让我们这队紧急应对小组诞生了。”

    沐雅简述道这种武器明为‘时闪炸弹’,简单来说,就利用前端灰烬世界的质量对现在的时空世界进行攻击,因为彼此的时间不同,接触的瞬间就会让当前的物质发生时间膨胀的高负荷压力,使得物质聚变,只要一点点,就能释放恐怖的能量。

    沐雅的话说完晨雾这次的惊讶远没有他的恐惧多,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天那个看上去和善的大叔,他会是做这样事情的人吗?他不断控制着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还进行了恐怖活动。那个在印象中教授过他学习的人,会是这样的人吗?没有人可以忽略在二十一世纪的繁华都市制造核爆的恐怖,这绝对是二十一世纪以来最恐怖的人为灾害。这件事情给人的印象不会有人不恐惧。

    晨雾的情绪陷入恐惧中,这样的发展绝对出乎了他的意料,陆少文看了眼说话不带缓和的沐雅,他上前拍了拍晨雾的肩膀说道:“缓一缓,这事情到发生还有两天,所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梁栋国会在事发前去见你,但是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在梁国栋手上有一份名单,这份名单记载了‘圣杯传递’也就是iie的传播人员名单,这份名单关系整个梁国栋所在组织的成员名,我们要你帮助我们拿到这份名单。”

    陆少文的话让晨雾觉得有些呼吸困难,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他从未接受过什么军事训练,更加不曾参与过这种行动,今天他所知道的实在太多了,晨雾觉得这不是他所能处理的,他摇头道:“为什么是我?你们为什么要我的帮助?”

    陆少文道:“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任何灰烬线的进入都意味着,这是原来选择的另一种可能性,这些可能性都会产生不可预计的偏差,梁栋国选着了你,就像在你和他之间构建了一个秘密文件夹,我们只有从你的线进入才可能见到他,而他单单选着了你,这意味着他愿意和你谈,梁栋国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我们没有太多的机会,一旦失去这个机会,就意味着所有一切都不可能挽回,核爆随时随地可能在任何地方发生,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陆少文的话让晨雾没有拒绝的可能性,这不是玩笑作为一个正常人,面对可以拯救上千万人的性命时怎么可能那么简单的就说得出拒绝的话。晨雾摇着头,他依旧道:“我要怎么样才能相信你们。”

    陆少文接着拿过了一个平板电脑,晨雾从里面看到了影像和录像,这里面记录的全都是核爆后的景象,在苍茫的背景下,所有一切都如同抹上了灰尘,有人在灰尘中挣扎,有人在灰烬中瞩目茫然,他没有见过核爆更不会知道核爆后的情形。最让他注意的是在这些影像中还有关于梁栋国的,其中最印象深刻的是他们在经济大厦上的照片,在这张照片上,一共有十多个人,其中有一个带着黑色看不清模样的面具的人,站在首位,这个人不单只带着面具,他的全身上下都被一件密不透风的衣服笼罩着,没有一点的皮肤和具体能让人辨认的裸露外部,看着照片就好像在看一具空壳,不由让晨雾要问,这里面真的有人吗?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他不知道这视频和影像的真实性,但是这如果只是用来愚弄他的话,那这一切也太没有必要性了。呵,这真是太可笑了,晨雾不经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不真实感,从前的他觉得天下很大但也不过如此,生命充满了各种无聊的事情,但是现在他却觉得这世界充满了谜题,所有的答案却都和他插肩而过,不是你选择了世界,而是世界选择了你。晨雾深吸一口气,此刻在逃避,已经无济于事,他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了,随时都可以开始。”

    晨雾的答案来得这么快,有点出乎蒋明重和陆少文的意料,但是沐雅好像并不意外,她也没有看晨雾,她只是盯着远处仿佛心不在焉,等到晨雾说出答案后,她才回头看了一眼。陆少文拍了拍晨雾的肩膀说道:“谢谢你的配合,国家不会忘记你的。”

    国家?晨雾心里没有多少这个概念,来自普通家庭的他更多的为了某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与国家概念接上轨的机会几乎没有多少,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国家具体是怎么运行的,除了国家领导外体制下还有多少人,这些他都不知道。

    陆少文似乎一刻都不想耽误,他已经和蒋明重行动了起来。沐雅还在晨雾身边看着他,此时事情已定不再和刚开始那样他什么都不知道,仿佛有了点轻松的感觉。他对沐雅说道:“没想到军队里会有你这样的人,你不会笑吗?”

    沐雅听了晨雾这实在不怎么样的搭讪,回过头来依旧看不到她有什么笑容,她双手收缩起来抱着双臂,她的眼睛很大也很亮,但却没有希望一样,她说道:“有什么好笑的,对你来说可能什么都没有发生,对我来说一切都已经开始了。”

    晨雾不知道在说什么,这个话题似乎很沉重,他不知道一切都已经发生和没有发生的区别,这是必要的还是过度反映?这些都不应该由他来评价,晨雾转头看向那台巨大的像鈡一样的黑色机器,他最好说道:“这真的是古代机器,你们怎么发现的。”

    沐雅说道:“不知道,这是机密,再说古代机器很奇怪吗?地球四十六亿年的历史,人类文明五千年,近代文明不过200年,这不奇怪吧。”

    沐雅的话让风尘说不出话来,他重感觉有更深暗的东西压着他的肩头,他说道:“会痛吗?”

    沐雅也看了过去,在她眼里那黑色的鈡仿佛不是黑色,那鈡型也不是鈡,仿佛是别的什么,又仿佛在发光的穆虹一样,过了半响,晨雾耳边听到了她有些略显柔软的声音,她说道:“有一点点,会晕的。”

    就是这样一场对话,简单而又捷径,而这也是唯一,在这无尽的灰烬世界中,他在也没有机会和她如此不饱含目的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