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目录 > 第43章 杀人的《孝经》

第43章 杀人的《孝经》

    人有没有灵魂不好说,但人都有“精神”,一旦精神散了,垮了,受重伤了,比身体的病痛来得还要恐怖,更加摧残人!

    冯道古稀之年,身体还不错,能吃半只烧鸡,喝好几大碗酒,可是当他发现刘赟死了,自己的谋划落空,最后的努力失败了,老头子的魂儿就被抽走。

    几乎一瞬间,老态龙钟,鬓角白发散乱,憔悴疲惫,戳人的眼睛!

    当初郭威部下就有议论,大家都主张尽早登基,沙陀人才凋敝,不足为虑。唯独冯道不这么看,沙陀人固然是疥癣之疾,但是还有一个更强大的契丹虎视眈眈,那才是真正的劲敌!

    自从唐末以来,契丹不断南下袭扰,尤其可恨,石敬瑭将燕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使得契丹人有了进占中原的跳板。

    本来契丹人只是强盗,抢了就走,如今他们不但不走,还想霸占更多的土地。

    石敬瑭的后晋是契丹人帮忙建立的,也是契丹人灭掉的,以其兴必以其亡,这就是报应!谁也不知道,契丹会不会再度南下。

    冯道最怕的就是某些不要脸的将领,再学石敬瑭,借师契丹,到时候不知道哪些土地又要遭殃,被割让出去。

    一定要防止狗急跳墙,绝对不能逼出第二个石敬瑭!

    这才是冯道主张迎接刘赟的根本用心。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人已经死了。冯道百思不解,他已经加倍小心,怎么刘赟还会中毒,是谁给他下的药?老夫这双眼睛瞎了吗?

    “冯太师!”

    叶华声音沙哑,“如果我没猜错,刘赟是自杀的。”

    “自杀的?”

    冯道更加不敢置信,“他为什么要自杀?毒药又是哪里的?”

    叶华把那本书放在冯道的面前,冯道下意识去接,叶华递给了他一条手巾。冯道这才注意到,原来叶华是缠着手巾拿这本书的。

    老冯道也学着他的样子,把手包好,然后翻看了两页。

    “这本《孝经》还是老夫送给他的,当初刘赟在京城,老夫教他读书写字,刘赟秉性良善,懦弱无能,是最好的傀儡人选。”冯道痛苦地摇摇头,“到底是谁给了他自杀的胆气,老夫不信他会自杀,而且也没有道理啊!”

    冯道把书扔在桌上,垂头丧气。

    叶华没说什么,而是把书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有八个潦草的字,歪歪扭扭,仔细辨认,写道:父子相残,悖逆天伦!

    冯道不由得深吸口气,变了颜色,拥立刘赟,牵制刘崇,正是让他们父子相斗,莫非刘赟看了出来?不应该啊,以他的眼光本事,哪里能想到这么多,更何况自己还在身边,不停灌迷魂汤,刘赟何时变得聪明了?

    见老冯道一脸困惑,叶华有些微微得意,再聪明的老狐狸,都有局限。刘赟看不破这个局,那就一定有人指点,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提供毒药的那位!

    首先,刘赟离开的时候,兴高采烈,以为要当皇帝了,绝对没有自杀的心思,变故一定出在了路上。

    而且推究时间,如果是刘崇下的手,晋阳比开封远那么多,他一定是最近才出招。冯道防守严密,如何能瞒得过老狐狸的法眼,很要功力!

    叶华把贴身侍卫找来,挨个盘问,寻找破绽,终于,他发现在7天前,突然下雨,刘赟装书籍的箱子淋湿了,他让人去晒湿了的书,队伍停留了一天,才继续上路。

    果然!

    叶华基本可以断定,一定是那一次晒书的时候,有人在书页里抹了剧毒。

    “冯太师,赶快去查,那天有谁接近过那些书。”

    冯道颔首,查起来也不难,因为平时都是冯道的人服侍刘赟,那一次晒书,刘赟特意让自己的两个书童帮忙,看守的侍卫也没当回事。现在想来,就是这两个书童下的手!

    “抓!快抓!”冯道厉声嘶吼。

    不多时,有人把两个书童抓来,他们哪见过这么大的阵仗,没等用刑,就什么都招了。

    那天吩咐他们给书页抹药的人是张元彪,此人是刘赟手下的都统制,负责亲军,他的兄长是刘崇手下的大将张元徽。

    冯道当初就不想带着他进京,可无奈是迎接刘赟当皇帝,不是抓囚犯,必须要留一点体面,只能让张元彪跟着,不过一路上老冯道严加防范,没给张元彪半点机会。

    可就是那次晒书,张元彪找到了破绽,他不但让书童在书页上抹了毒药,还借口封皮损坏,重新装订,就把一封信塞在了刘赟常看的书里。

    在信中,言辞恳切,告诉刘赟,冯道居心叵测,郭威阴险狡诈。

    拥立他登基,所图者不过是晋阳刘崇,试问他登基之后,刘崇要不要听从旨意调遣,若是听从,被剥夺兵权,死无葬身之地。

    若是不从,郭威必定以天子名义,讨伐叛逆,试问,以子伐父,置忠孝人伦于何地?父子残杀,外人渔利,如何面对天下人?

    刘赟是沙陀人不假,可他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又跟着冯道一段时间,还真别说,竟然沾染了斯文气,满脑子的儒家经典,忠孝仁义,深信不疑。

    他意识到一旦自己当了皇帝,郭威第一件事,就是借着自己的手,去剪除父亲的实力,甚至直接去消灭父亲。

    刘赟陷入了痛苦的纠结,无论如何,绝不做不孝之人!渐渐的,他下定了决心,不能当皇帝!

    可他已经上了贼船,怎么下去?

    刘赟急得痛哭流涕,倒是那封信,在后面告诉刘赟,他爹刘崇一定想尽办法解救,如果万一失败,郭威又欺辱他,逼他做不想做的事情,书页上有毒药,只要刮下服用,立刻就会毒发身亡……

    转过天就要进京,刘赟格外纠结,他坐立不安,不知所措,突然,外面响起喊杀声,他激动地心差点跳出来!

    父亲果然来救自己了!

    他强压着激动,跑到帐篷门口去观望,很可惜,只能听到声音,那些看守的士兵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多了一倍。

    刘赟失魂落魄,他回到了御帐,又等了一会儿,喊声减弱,营救失败了……刘赟万念俱灰,父亲为了自己尽力了,那自己也给替父亲做点什么……他颤抖着手,将《孝经》书页里的毒药倒进了酒杯,然后一口喝干……叶华虽然不清楚全部过程,但是仅凭那八个字,叶华就能断言,刘赟是不想成为对付他爹的工具,而选择自杀的!

    “冯太师,你这个学生还算不错,你教得很好!”

    冯道摇了摇头,哭笑不得,“老夫情愿他没读过书!读书害死人啊!”冯道既是无奈,又是心酸,他伸手把刘赟的眼睛合上,叹道:“他既然喜欢读书,就把那几箱子书一起葬了吧!老夫骗他进京,丢了性命,妄为人师,老夫该下地狱啊!”

    冯道突然老泪横流,伤心欲绝。

    叶华让人把刘赟抬走,走到了冯道面前,笑了笑,“老太师,你这个人啊,外表奸诈狡猾,可心肝肠肺都是软的,吃亏,活得太吃亏!”

    冯道默默无语,算是默认了,当初就是很多人哀求,自己才去面见耶律德光的,一世英名啊!老冯道摇头叹息,驻地外面马蹄急促,尘土飞扬,郭威旋风似的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