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目录 > 第115章 冠军品质
    郭威把李重进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半点颜面都没给他留,敢在军械上面胡来,就算是他的亲外甥也不行!

    “朕让你管内殿直,又把匠作监给了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朕的吗?”

    李重进吓得浑身颤抖,扑在地上,他哀求道:“请陛下明鉴,臣都是延续前任的作法,没有半点逾越,真的冤枉啊!”

    他不说这话还好,提到了前任,郭威抬起大脚丫子,狠狠踢在李重进的肩膀上,把他踢得龇牙咧嘴,膀子都差点折了!

    李重进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心说舅舅这是怎么了,他没说错什么啊!

    郭威越发生气,“晋王,你告诉他,以往是谁负责匠作监?”

    柴荣无奈道:“是冠军侯,当时工匠被人沙陀余孽煽动,冠军侯前去制止了暴乱,又订了新的章程,才让匠作监重新运作起来。只是没有多久,马铎有谋反之举,冠军侯才离开京城,前去平叛。”

    “是他啊!”

    李重进倒是听过叶华的大名,却没有和他共事过,李重进迟疑了一下,就委屈道:“圣人冤枉啊,臣就是按照冠军侯留下的办法做事,臣,臣以为就算冠军侯在,也未必比臣做得更好!”

    柴荣都不忍心听了,你丫的没带着脑袋出来啊,还敢提叶华,真是一不怕死,二不怕死得很寒碜!

    郭威被他气得笑了,“李重进啊,你可真是朽木一块!你瞧瞧那把菜刀,是谁做的?”

    李重进颤抖着抓过菜刀,看了又看,他终于发现,在刀背上有一个原形标记,里面印着“冠军”二字!

    李重进如遭雷击,脑子一下子都成了空白!

    什么,这把菜刀是叶华做的?

    老子是做了什么孽,老天爷都在耍我吧!

    “若非冠军侯打造了这把刀,朕还要被你的花言巧语给蒙骗了!”郭威怒骂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李重进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自己的随从抓过来,给他大卸八块,全都扔了喂狗!你买谁的不好,为什么要买叶华的,这不是成心挖坑让我跳吗?

    李重进抓狂了,他又惊又怕又迷糊,叶华怎么会打造菜刀?莫不是他存心给自己难堪?

    “陛下,臣,臣以为精工细作,难免耗费过大,普通兵器,大可不必如此……冠军侯以百炼钢制作菜刀,实在是大材小用,还请陛下明察!”

    他也没有法子,只能横着心,一口咬死叶华,或许能逃过一劫……郭威算是看透了,李重进这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

    罢了,那就让他无话可说!

    顺便也去看看,叶华那小子到底在忙活什么!

    郭威让柴荣陪着,李重进像是犯人一样,紧紧跟随,出了京城,沿着五丈河跑了一段,离着挺远,就能看到一片浓烟滚滚,正是叶华的冶铁作坊。

    圣驾光临,叶华还在车间盯着,自从推出了农具铁器之后,生意就像天边的晚霞,红红火火,越烧越旺!

    他自家的部曲,杨家的部下,还有赵匡胤等人的田产,全都加起来,就是好大的一笔数目,光是这些需求,就够他忙的。

    而且又不能完全靠着自产自销,因为煤炭和铁矿石都要从外面购买,必须拿出一半以上的铁器,出售换钱,用来采购原料,才能维持作坊的运作。

    没有法子,叶华只能夜以继日,玩命增加产能。

    他面前的高炉已经是第5座了,比起最初的要高了三尺,更加庞大雄伟,像个伟岸的巨人,新建成的高炉,炼出第一炉铁水,通红的液体出现在眼前。

    灼热的温度,把工人的脸膛映得红红的。

    炼出来的生铁还要进一步处理,将生铁皮嵌在盘好的熟铁条中间,放进密封的炼钢炉之中进行煅烧。

    生铁当中的碳溶入熟铁当中,从而得到均匀的钢材,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灌钢法。

    相比起西汉出现的炒钢法和更早的块炼法,灌钢法的优势明显,效率高,时间短,操作简便,掌握方便。

    很适合大规模生产。

    叶华在工匠中间,终于享受到了宗师级的待遇,过去大家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前人这么做,我们也这么做,如是而已。叶华偶尔的几句话,就能起到拨云见日的作用,让工匠们耳目一新。

    和叶华工作,是很开心的事情,可有时也很郁闷。

    比如每一炉铁炼出来,负责的工匠要签上自己的名字,监督验收的人也要写上,如果不会写字,就用画押,只要出了质量问题,就会被追究责任。当然了,如果做得好,也会得到额外津贴。

    从炼铁开始,到炼钢,再到加工锻造,直至成品出现。

    每一个环节,都有人负责,半点也不许马虎。

    到了最后,生产出来的铁器确认合格,会用水车锻锤,印上一个“冠军”标志。

    如果不合格,对不起,只能扔在一边,等着回炉另造。

    哪怕需求再多,缺口再大,也不许在质量上打折扣!

    工匠们的心也在滴血啊,每一件成品,可都是钱啊!他们又能说什么,只能埋头苦干,把良率提升起来!

    “在我的作坊出来的东西,就代表着我的信誉,这个商标就是我的脸面!就是金字招牌!出了问题,别人会找我算账,我只能找你们算账!所有生产档案,必须清清楚楚,半点不准马虎,否则就立刻从作坊滚出去!”

    让大家伙离开作坊,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叶华的规矩虽多,但是有一样,却是谁也拒绝不了的,那就是收入!

    叶华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要想让质量过硬,就要舍得给钱。所有工匠,除了每个月最低5贯钱的薪水之外,还有种种津贴奖励,每卖出一把菜刀,负责的工匠就能分到3文钱奖励,聚少成多,一个月下来,就不是小数目。

    而且叶华还告诉大家伙,如果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匠,负责一个车间运作,就能拿到干股分红,工匠们都玩了命,没人敢偷懒。

    郭威和柴荣出现在了作坊,叶华浑身脏兮兮的,脸上还有两道子黑灰,看起来十分狼狈。郭威却十分欣喜,开怀大笑。

    以往一直觉得叶华太滑,一肚子生意经,惯会投机取巧,现在看起来,小子该狠的时候能狠下心来,不只是对别人,就自己也是如此!

    好样的,是干大事的人!

    郭威越是对叶华满意,就越是气李重进。

    你还敢说是按照叶华留下的办法在做,简直丢尽了脸!

    同样都是亲戚,都是朕看重的人,差别也太大了!

    郭威斜了一眼李重进,这位吓得双腿发软,直接跪了,在叶华的作坊看了一圈下来,他是彻底认输了,输得连裤子都不剩!

    “你不是说是跟冠军侯学的吗?那好,你就留在作坊,从选矿冶铁开始,什么时候,能打造出合格的菜刀,再放你出去!你给朕记住了,在这个作坊里,你就是普通的工匠,敢有半点逾矩之处,朕把你交给刑部论罪!”

    处置了李重进,郭威深深吸口气,语气柔和,“叶华,你的作坊很好,说,要什么赏赐,朕绝不吝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