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目录 > 第138章 南唐来使
    叶华给李光睿挖了一个坑,一个很大很大的坑,等着这位党项少主跳进去。

    这人一旦做了坏事,就算良心能过得去,可是见面也会有点抹不开,所以叶华很不想见李光睿,他只管在背后,一手数钱,一手数战马就好。

    可谁知越是不想见,就越是躲不过。

    郭威突然下旨,要在大庆殿设宴,文武大员,包括一些国家藩属在大周的使臣,都在邀请之列。

    作为党项少主,李光睿也没有缺席。

    不过李光睿的位置有点可怜,紧挨着大庆殿的门口,典型的八面受风,没人待见。

    越是不想看到,还越是避不开了。

    既然这样,那就亲自下手吧,也不怕脏了!

    叶华主动走过来,上下打量李光睿,“少使君,许久不见,你发福了!”

    李光睿见是叶华,恨得牙根痒痒。

    当初他错打了算盘,结果契丹皇帝突然死了,被吓得慌了神,竟然跟着叶华进京赔罪。哪知道来了京城,就出不去了。

    郭威给他加了一大堆的官,每个月的俸禄也不少,可就是不许出城,不许回家,整个一个囚犯!

    这一切都拜叶华所赐!

    没人的时候,李光睿拿针扎小人,上面写着叶华的名字。他多盼着老天爷打一个雷,把害人精劈死算了。

    可液化呢,不但没事,还越混越好。

    封了冠军侯,生意越来越大,整个开封到处都是冠军商号,看到冠军两个字,李光睿都想吐!

    可他又能怎么样?

    落到了人家手里,不低头也不行。

    李光睿陪着笑脸,忍着胃疼,“承蒙天子洪恩,侯爷眷顾,下官的确胖了好多。”

    “胖了就好!”叶华哼了一声,“京城的风水好,养人,你就在京城里修身养性,读书明理,假以时日,若是能成为一代文宗,也是美谈一桩!至于回夏州吗?你就别想了!”

    李光睿虽说是人质不假,可被人当面点破,也难免震怒!

    “冠军侯,恩自上出,这话恐怕不是人臣可以说的吧?”

    “哈哈哈!”叶华朗声大笑,变得格外狰狞可怖!

    “李光睿,我曾经捧着一颗心,对待你们!可笑啊,你们是如何回报我的?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别想离开京城,左脚迈出去剁左脚,右脚迈出去剁右脚,两只脚都出去了,我砍你的脑袋!”

    “你!”李光睿好歹也是能征惯战的武将,心高气傲着呢!被叶华如此威胁羞辱,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升腾起来,他真想扑上来,来个鱼死网破算了。

    连着努力了三次,李光睿才勉强压下火气,闭口不语。

    正在这时候,三司使李谷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咳嗽两声,“冠军侯,远来是客,不可无礼!”

    身为重臣,呵斥一个晚生,情理之中,可今天的叶华就像是刺猬,谁碰跟谁急!

    “李相公,什么叫做礼?他封堵横山,让我归家无路的时候,可曾以礼待人?有今日的处境,是自作自受,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唉!”李谷眉头深锁,“冠军侯,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要提了。陛下已经册封李将军为银州刺史,加兵部侍郎衔,同朝为官,同殿称臣,如何能咄咄逼人!”

    “他还升官了?”叶华怪叫一声,“李谷,是不是你保荐的?我可告诉你,咱们还有账没算呢!陛下给我拨了1000匹战马,怎么混了一百多匹骡子?也是你成心给我穿小鞋,是吧?”

    所谓飞龙院,就是负责养马的,暂时归三司使统辖,叶华咬定了是李谷暗中作梗。

    李谷气得翻白眼,“朝中战马供应禁军,该如何分配,皆有法度。老夫奉旨行事,你休要诬陷本官!”

    “诬陷?姓李的,你上次就弹劾我,让我弄到了乡下去半个月。你怀恨在心,又想拿战马卡我。你等着,没完!”

    叶华狠狠一跺脚,转身就往殿里走!

    李谷气得嘴唇都白了,自嘲道:“好啊,好啊,真是好个威风八面的冠军侯!”

    他一甩袖子,来到了大殿的东边位置上坐下,呼呼喘气,怒不可遏。

    这时候陆续有官员进来,分列两边,说说笑笑,等着天子驾临。

    赵匡胤凑到了叶华的身边,给他伸出大拇指!

    “行啊,我的侯爷,你真下手了!准备怎么收拾李谷?要不要帮忙?”

    叶华白了他一眼,“算了吧,你只能帮倒忙!”

    叶华探身,让赵匡胤靠的近一点,嘱咐道:“一会儿你去盯着点李光睿,看看这孙子有什么举动,跟谁说了什么,回头告诉我知道。”

    “李光睿?他敢!当初可不光得罪了你,也得罪了我!我去把他脑袋拧下来!”赵匡胤恶狠狠道。

    “他没了脑袋,你就没战马骑了!”

    赵匡胤不解,“这有什么关系?”

    “别问了,去盯着就是了!”

    赵匡胤跟不上叶华的思维,但他还是很老实去做事,果然,坐了一阵子,李光睿起身,装得若无其事,跑去给几位文官敬酒,最后到了李谷面前,说了两句赔礼的话,事情是因他而起,让李相公受委屈了。

    李谷怒气不息,“是有人太目中无人了,少年得志,轻狂无度,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

    李光睿没敢多话,只是诺诺而退。

    可心里却乐开了花。

    姓叶的目中无人,谁都得罪,早晚有倒霉的时候。

    倒是大周缺少战马,竟然闹上了朝堂,看起来自己应该好好盘算一下,怎么让手里的战马,发挥最大的价值。

    倘若李谷真的缺马,被叶华逼得走投无路,是不是能帮他一把?如果李相公感恩戴德,愿意替自己出力,回家就不难了。

    李光睿似乎找到了救命稻草,眉宇之间都多了一丝喜色,挥之不去。他哪里知道,自己已经掉进了叶华的套路里面了,还在这儿美呢!

    就在这时候,郭威和柴荣出现了,行礼之后,郭威坐在了主位,柴荣侍立在旁边。又太监站出来喊道:“宣,唐使觐见!”

    叶华这才明白,原来这次御宴是要款待南唐的使臣啊!

    郭老大说过,要对南唐动兵,看起来是先礼而后兵了……叶华正在思量着,只见一位白面黑须,风度翩翩的文臣迈步走进了大殿。

    此人站在丹墀,冲着郭威深深一躬:“外臣徐铉,奉吾皇之命,前来觐见陛下!”

    他刚说完,魏仁浦就开口责备。

    “徐学士,自古以来,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只有吾皇才是真命天子,南唐国主不自量力,是自寻死路!”

    徐铉微微一笑,“斗胆请教,何为真命天子?”

    “真命天子自然是天下万民之主,我大周带甲几十万,良将数百员,难道还不是真命天子吗?”魏仁浦厉声质问。

    徐铉连连摇头,“此言大谬!安危在是非,不在於强弱。存亡在虚实,不在於众寡。吾主大唐皇帝,乃是李氏宗亲,继承祖宗江山,顺天应人,万姓归心。江南之地,国安而民乐,物阜而民丰。百姓争相奔走,齐赞天子圣明。相比之下,远胜中原万倍,这真命天子,可不是自封的,还要百姓说了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