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目录 > 第223章 契丹的邀请
    叶华属于破格参与御前会议的,他也清楚,所以来到之后,直接坐在了最外面的位置,没有多大一会儿,朝中的重臣悉数前来,值得一提,枢密使高行周也来了,老将军的身体很不好,一直缠绵病榻,高大的身躯佝偻起来,显得形销骨立,十分憔悴。

    不过没有人敢小觑高王爷,尤其是在军事上面,就连郭威都要敬他三分。

    另外就是太师冯道,他满脸红光,一扫颓靡,显得很开心。

    他的书法成了大周的印刷标准,这事让老太师十分满意,连带着对叶华都给外上心,见面就跟他念叨,“我有七个孙女,大的35,最小的刚半岁,你要哪个,老夫一定答应!”

    叶华送给而冯道一个大大的白眼,“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消受不起!”

    “别急着拒绝,这年轻人啊,要常来常往,回头你去我那吃顿饭,老夫给你引见引见?”见叶华脸色越来越黑,老冯道嘿嘿一笑,自顾自到了文臣的首位,一屁股坐了下来。

    政事堂的诸公看着冯道的眼睛都冒火!

    这老家伙,越活越精神,霸占着位置,早晚要把你赶下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恩怨情仇,哪怕身为最顶尖儿的人物也是如此,别以为他们都超凡脱俗,其实仔细看看啊,这帮人更俗!

    叶华都懒得搭理他们,你瞧瞧,我排在最后,我骄傲,我自豪,我嫉妒过谁?这就是心胸气度!

    坐了没一会儿,郭威和柴荣一起出现。

    郭老大坐在了龙椅上,柴荣也有一张小一号的椅子,显示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超然地位。

    郭威不喜欢拐弯抹角,繁文缛节,他坐下之后,直接问魏仁浦,“魏相公,现在南唐的情况如何?”

    “回禀陛下,李弘冀毒死了叔父李景遂,又逼迫李璟任命他为太子。现在朝中大权,悉数落到了李弘冀的手里,他能打仗,会用兵,算是江南最厉害的人物。”魏仁浦又感叹道:“这次李弘冀出手果断干脆,拥护他的人极多,几乎顺风顺水就登上了太子的宝座,真是不可小觑。老臣以为,当务之急,应该趁着南唐内乱,再度挥师淮南,不能等着李弘冀彻底掌握大权,否则以前都晚了,这次务必要把长江以北都拿到手里!”

    老魏提出了这个看法之后,郭威显然动心了,上一次南征,得到了丰厚的回报,郭威还想再干一票。

    按照惯例,要询问范质和李谷,看看钱粮民夫,还有军械武器,都准备如何。

    范质语气含蓄,而李谷直接是眉飞色舞了。

    老天爷都站在了大周一边,今年又是个丰收年,而且是连续第三年。

    虽然京城遭了水灾,但是大周的国库还有钱!

    200万贯军饷,50万石粮食,20万名民夫……足够打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了!

    叶华越听越生气,这帮老家伙,真是抠门透了,他去讨要,只能拿到5万石粮食,还都是陈年的旧粮,皇帝一张口,就立刻什么宝贝都拿出来了。

    真是会拍马屁!

    让人鄙视。

    他又想起了李弘冀,按照上辈子的记忆,李弘冀的确是当了太子,也毒死了叔叔。只是他的作为激怒了李璟,李璟废了李弘冀的太子之位,选了李煜继承南唐江山,很不幸,他选了个亡国之君,南唐随着春花秋月一起了!

    按照目前看,李弘冀在经历淮南的挫败之后,成长了许多,这家伙出手更狠辣,不但弄死了他叔叔,还逼着他爹交权。

    乍一看,还真有些唐太宗的风采。

    不过叶华始终没有把南唐放在眼里,朝堂诸公,空前一致,都喊着借机南下,叶华更是嗤之以鼻。

    郭威几乎准备再次御驾亲征,却突然看到了门口的叶华,还是看看这小子有什么建议。

    “叶卿,你又有什么看法?”

    问到了头上,叶华缓缓道:“刚刚魏相公说,要趁乱出兵,那我想请教魏相公,你以为眼下南唐很乱?”

    魏仁浦幽幽道:“侄子杀叔叔,逼宫君父,难道还不算乱吗?”

    “乱,的确是乱,但是以魏相公的智慧,难道看不出来,还有更乱的在等着呢!”

    吸!

    魏仁浦脸色变了变,他很快想到了一种可能。

    “冠军侯的意思是就算李弘冀掌权,非但没法兴旺国家,还会弄得天怒人怨,彻底搅乱南唐?”魏仁浦又很快否定了,他摇头道:“李弘冀很有才略,不是草包!”

    “正因为他不是草包,才会出乱子!而且是大乱子!”

    叶华极为笃定道。

    几位相公都被他吓了一跳,范质开口发问,“冠军侯你不要卖关子了,直说就是!”

    叶华微微一笑,“如果我所料不错,李弘冀能够上位,应该是那些北方出身的士人,鼎力支持的结果。李弘冀素来有雄心壮志,要逐鹿中原,对待南北士人都能一视同仁,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才能得到北方士人的赞许和支持。”

    叶华说了半天,讲的可都是李弘冀的优点,

    他们听不出来有什么乱子,相反,让李弘冀掌权,他势必励精图治,要不了多久,南唐就能恢复国力,成为大周的劲敌儿。

    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

    “诸公是真看不出来,还是故作不知?”叶华讥诮道:“北方士人根基浅薄,他们能把李弘冀多少?接下来不管李弘冀干什么,都离不开钱,人,粮食……他要从谁身上割肉?总不是北方来的穷光蛋吧?他每砍李家宗室和南方士人一刀,这些人就会恨他一分,他们迟早会撕破脸皮,来个鱼死网破。大周此时出兵,只会帮李弘冀的忙,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叶华讲了看法之后,并没有向以往那样得到赞同之声。

    李谷首先提出了疑问,“冠军侯,你说南唐会更乱,不过是你的猜测而已。假使李弘冀才略过人,励精图治,那又该如何?”

    “没错,冠军侯又何以知道,李弘冀会推行变法,伤损南方士人的利益?他难道会做自掘坟墓的事情?”薛居正同样出言驳斥。

    魏仁浦道:“冠军侯,你讲的或许有理,可摆在眼前的良机不出兵,岂不是踟蹰误国?”

    三位相公,话越来越重。

    叶华听不下去了,他愤然道:“我大周最凶恶的敌人永远是契丹,从数月之前,全军都被备战,要和契丹决一雌雄。诸公眼睛只等着南唐,实在是让人失望!”

    提到了契丹,大殿的情况又为之一变。

    柴荣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他连续几年,都在防御契丹,当然深知契丹的压力,朝廷的兵力就那么多,该把重点放在哪里,还真是值得思索!

    这次御前会议无果而终,政事堂简直立刻南下,而叶华极力反对,柴荣,冯道,高行周,这三位都没直接发言。

    柴荣是思索去了,冯道最为潇洒,回府邸立刻抄写文字,充实字库。

    唯有高行周,回去之后,告诉儿子高怀德,一定要多和叶华亲近,以后只有他能照着你们了!

    高怀德不明白老爹的意思,他也不是个善于交际的人,和叶华只见,也只能算是不错,相比而言,他姐夫赵匡胤才是叶华的死党,至少高怀德是这么看的,以后抱姐夫的大腿就是了。

    又过了三天,郭威还要召开御前会议,可是突然传来了消息,契丹派遣使臣来了,正使叫杨衮,当然这个杨衮和杨家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是燕云的人,因为作战勇敢,屡立战功,被拔擢为刺史,还赐姓耶律,是辽主眼前的红人。

    他来到大周,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请郭威北上会猎,一较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