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目录 > 第269章 真正的土豪
    借钱打仗,听着都新鲜,不过仔细想想,或许也有些道理,像前朝财政困窘的时候,不也向商人借钱吗!当然了,基本上没有多少人会如数如期还钱的,说穿了就是勒索敲诈。

    发行债券不同,公开募资,如果不能按期偿还,是要承担后果,威胁到朝廷信誉的。

    这事究竟能不能行,还真是不好说?

    几位相公面面相觑,郭威倒是闭目思索了一阵,然后沉声道:“你们以为光复燕云,希望大吗?”

    魏仁浦立刻道:“我大周上下一心,将士用命,晋王和冠军侯用兵如神,而契丹呢,国内混乱,燕云之地,离心离德,胜算在我!”

    “那既然能光复燕云,以燕云之地的财富,可足以偿还债券?”

    这次是李谷,他干脆回答道:“绰绰有余,只是臣等担心,商民百姓未必能接受,恐乱了民心。”

    郭威笑了,“这有何难,朕带头从内帑拿出十万贯,购买债券,以示支持,卿等吗……随意,哈哈哈,随意啊!”

    郭威说完,一甩袖子,直接走了。

    看在这几位相公眼里,更像是落荒而逃!

    奶奶的,又被算计了!

    魏仁浦和范质扑上来,把李谷围着,一顿胖揍……你丫的就是个缺心眼,叶华坑咱们还少了,孩子都被忽悠走了,在前面还生死不知呢!现在倒好,又要出钱,我们哪来的钱,都让你出,你一个人出!

    面对凶神恶煞般的两个同事,李谷别提多委屈了。

    叶华啊,叶华!

    你当初跟我说这事的时候,八成就憋着坏水呢!

    你可真行!

    算计够深的!

    陛下都出钱了,他们能不出钱吗!

    真是赔了儿子又折钱,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李谷欲哭无泪,不过他还安慰自己呢,“没事的,只要打赢了,不就回来了,还能多赚不少呢!”

    “呸!”范质和魏仁浦啐了他一脸,“那万一输了呢?万一朝廷赖账呢?”

    “这个……咱们好歹也是朝中重臣,理当一心支持作战,断然不能打败仗。只是朝廷赖账,也不是我能左右的,你们也知道,我这个三司使,就是个过路财神……”他不停诉委屈。

    魏仁浦是懒得听了,他忍不住笑骂道:“我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叶华那小子是想用债券,把咱们都圈进去,这样就没人敢扯他的后腿了,他的坏憋得不是一天两天了。”

    范质和李谷频频点头,就是这么回事,把棺材本都压进去了,你敢扯后腿啊?

    “要想避免朝廷赖账,那就要多卖债券!把什么都拉进来!拉的人越多越好,专门找陛下惹不起的!”魏仁浦咬牙切齿,只能孤注一掷了。

    他的办法得到了范质和李谷的一致赞成。

    “就这么办了!”

    京城这下子可热闹起来,皇帝和宰相带头买了,其他人能跑得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李重进和他娘福庆长公主,没别的说,拿钱吧!

    福庆长公主还想推说不能僭越陛下,他们准备出八万贯。

    李谷直接告诉她,以个人名义出八万可以,你们家还有作坊呢!

    想不想干下去,想做生意,就出钱,少一个铜子,开封府的衙役晚上就到,先从查税开始,反正衙门的人多,慢慢享受吧!

    听到这话,福庆长公主脸都绿了,至于李重进,他能说什么,乖乖出了50万贯!

    看着成箱子的金银铜钱抬出去,福庆长公主的心都被摘了,就换了几张债权凭证!

    “好啊,冠军侯,真是好厉害!不在京城,还能算计到我们家头上,你可真是个人物!”福庆长公主气得一跺脚,直奔后面的佛堂。

    李重进不知道他娘要干什么,赶紧跟上。

    “娘,你别生气,钱没了还能挣,千万别去找圣人闹,不然就真的里外不是人了……”

    儿子啰嗦个没完,把福庆长公主气坏了。

    “你娘是去给冠军侯祈福,祈求他打个大胜仗,知道了吗?你娘还没老糊涂!”说完,她气哼哼走了,只剩下李重进抓着头发,忍不住苦笑。

    真有你的,就算是仇敌,也要给你祈福。

    高啊!

    李重进一脸怪异的神色,简直要憋出内伤了,他扭头冲去作坊,把一肚子气都撒在一块块的钢铁上面,论起锤子猛锤。

    等到打得满身热汗淋漓,坐下休息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奶奶的,老子这不是给叶华造兵器吗?

    我这是在干什么啊?

    李重进陷入了无休止的纠结……太师府,孙女好容易从叶家归来,抽空给冯道泡了一壶热茶。

    “尝尝孙女的手艺如何,可有长进了?”

    冯道眉开眼笑,接过来喝了一口,立刻竖起大拇指。

    “好,茶汤明亮,香气扑鼻,比以前大有长进。”

    冯姑娘面色微红,心里美滋滋的。

    “我买了债券了。”

    “哦!”冯道声音提到了八度,“买了多少?”

    “一千贯!”冯姑娘老老实实答道:“祖父不会怪我,胡乱花钱吧?”

    冯道笑了,他从怀里掏出一份凭据,在孙女面前晃了晃。

    他买的更多,足有五万贯!

    冯道不算清廉,但也不是富人,这五万贯,等于是把棺材本都掏出来了。

    老太师看了又看,他突然探身,将凭据塞进了煮茶的火炉里,眼看着炭火把凭据给吞没了。

    “啊!”

    冯姑娘惊呼一声,要伸手去抢。

    老冯道霸气地一挥手!

    “我是瀛洲人,叶华替我把家乡拿回来了,这钱是我该出的!”

    转眼之间,五万贯化成了灰。

    冯姑娘的眼泪都下来了。

    “祖父,你老一生清贫,这钱,这钱是你养老的!”

    冯道深吸口气,眼睛眯缝起来,憧憬道:“假若能回归故园,把几根枯骨葬在桑梓之地,常伴祖先左右,纵使只有一个薄皮棺材,我也是心甘情愿啊!”

    冯姑娘擦了擦眼角的泪,嘟着嘴唇,一副嗔怪的娇模样,端得楚楚可怜。

    “祖父,你也太偏爱冠军侯了吧?把棺材本都送给他,那小子要是还不念着祖父的好,简直是狼心狗肺,没有心肝!”

    冯道看孙女咬着银牙,义愤填膺的样子,摇头笑了笑。

    “你当这点钱多码?”冯道靠在躺椅上,身躯微微摇晃,笑呵呵道:“心疼那小子的人不在少数,比咱们有钱的,更是比比皆是,你瞧好吧!”

    冯姑娘吓了一跳,她把所有私房钱都拿出来,凑了一千贯。无论怎么看,都不算是小数目,除了那些豪商大户,达官显贵,谁还能出更多的钱?

    不可能的!

    冯姑娘笃定想到。

    或许这笔钱花出去,叶华就会把她记在心里,有些事情就顺理成章……可听祖父的意思,又坐立不安,她决定一探究竟,到底还有谁,比她更用心!

    在家里略坐,就匆匆回到了叶府。

    到了叶府之后,冯姑娘就见到了让她目瞪口呆的一幕。

    老太太叶氏让人从地窖里,搬出一坛子一坛子的金银……叶氏当了几年老封君,每到年节,赏赐就不少,她还研究出了孵蛋的方法,在叶家的田庄里,有上百户专门养殖鸡鸭鹅。

    另外老太太还种桑树,养蚕缫丝,种麻,纺织粗布……老太太每年到了农忙的时候,都会到庄园去看看,叮嘱手下的农户,用心做事。

    这几年下来,丝绸和粗布买了不少钱。

    所有都加起来,差不多有十一万贯,比郭威还多哩!

    真看不出来,老太太的家底儿还挺厚实的!

    没等冯姑娘感叹完,符二小姐就到了,她手里是几张地契。

    重修开封的时候,叶华往外拍卖土地,符三借了她姐姐二十万贯嫁妆,买了好多土地。这些土地现在可值了大钱!

    叶华这家伙当时规划的时候,就把商业区放在了离符三土地不远处。

    众所周知,同样一座城市,地段不同,房价可谓是天差地远。

    符三拿到了黄金地段,那是坐着升值。

    光是符二小姐手里的这些地契,就差不多值五十五万贯!

    “老祖,我哥联络了大相国寺,以这些地契作为担保,从和尚那里借来七十万贯,全部拿来买债券,这次光复燕云,可是我大周头等大事。都说巾帼不让须眉,我可不能落后!”

    寻常人押55万贯,能借出来30万贯就不错了,也只有符家,哪怕不用抵押,借几十万贯,都跟玩似的。

    叶氏呵呵一笑,“真不愧是将门虎女,话说的有劲儿!”

    老太太拿出那么多,冯姑娘已经吓了一跳,等到符二小姐这里,简直是惊掉了下巴!

    “符家果然财力雄厚,非比寻常!”冯姑娘挤出一丝笑容,显得很尴尬。

    符二小姐把眉头一挑。

    “我这算什么,要说起来还是三妹舍得下本钱!”

    符二小姐漫不经心道:“我三妹的地产比我还多,她还有印刷作坊的股份,另外前段时间,大周和契丹通商,她卖出去不少丝绸,又买回好多耕牛和战马,还在大名府开了皮具作坊,赚了可是不少!”

    符二小姐继续笑吟吟道:“三妹年纪小,可比我有魄力,这几项钱加起来,她至少能投进去一百五十万贯!等冠军侯打赢了,三妹手里的钱可就不知道要变成多少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