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目录 > 第282章 睡王出击
    叶华非常喜欢打土豪,分田地。在山东如此,在燕云,更是放开手脚,毫不留情……不是他不想用别的办法,而是这个办法效果最好,珠玉在前,弃之不用才可惜。

    其实历史上沉醉此道的枭雄人物不在少数,比如汉初的名田,唐代的均田,还有朱元璋搞得屯田等等,举凡一个成功的朝代,无不是以均分田地打下基础。到了中期,人丁繁衍,土地紧张,就推行抑制兼并,等到抑制不住,流民遍地,王朝也就基本完蛋了。

    王朝兴衰的历史,完全跟随着土地打转儿……

    改革家们早早注意到这一点,比如王莽,就想恢复到井田的时代,另外从底层起来的李自成,也是高喊着均田免赋杀进京师的……总而言之,历朝历代,不论贤愚,大家伙都把目光放在土地上,都想围绕着土地做文章。

    叶华这么做,也不过是效法先贤,区别就是有人玩真的,能够落实下去,有人玩假的,推不动而已!

    玩真的就成功了,玩假的就失败了。

    历史就是如此!

    历历在目。

    叶华显然是玩真的,他对士绅豪强,凡是依附契丹的势力,没有什么好讲的,只有一个字,杀!

    相这些人的亲属爪牙,劣迹斑斑的打手无赖,全都送去冠军坊,让他们负责背煤炭,生产水泥,什么脏活累活,都交给他们,逼着他们为光复燕云做贡献。

    叶华干得这些,两边都不讨好。

    朝中是颇有微词,认为他太过残暴,把士绅豪强都逼到了契丹人那边,照这么下去,阻力越来越大,光复燕云之日,遥遥无期。

    这些批评,全都被郭威压下去,不管有多少弹劾叶华的奏折,悉数留中不发。叶华的头上仿佛有一道金箍保着,有金刚不坏之身,任凭怎么弹劾,都没有半点效果。

    朝中的言官也知道冠军侯不好惹,干脆选择闭嘴。

    倒是契丹这边,非常热闹。

    因为叶华的举动,许多官僚士绅,跑到幽州避难,还有人直接跑去上京,跪在契丹皇帝面前,去磕头请求。

    他们痛骂叶华,说他倒行逆施,残暴不仁,杀人盈野,罪孽滔天……恨不得诅咒叶华下十八层地狱,最好来一个雷,把他劈碎了。

    这些汉官还到处游说。

    他们告诉契丹的贵胄,叶华的作法很不得人心,只要朝廷大军过去,百姓必定箪食壶浆,迎接王师。

    周兵连战疲劳,已经是强弩之末,不堪一击。

    朝廷千万不要担心,一定要果断出击,此战必胜!

    ……

    “原来如此!”

    在上京最大的酒楼,有个满脸大胡子的老者,一边喝着马奶酒,一边摇头感叹。

    他不是别人,正是扶摇子陈抟。

    老道士很久没去见叶华了,但是他的关心却不少。

    准确说是关心陈石!

    没有法子,陈抟没有勇气跟陈石讲清楚他的身世,害怕孩子受不了。至于叶华,貌似这小子也没有胡乱说话,总算还有点良心!

    陈抟游走在北汉,大周,契丹之间,详细观察情况,搜集情报。

    一把年纪的人,居然学习能力极强,他现在满口都是西域的土话,坐在人群中间,脸上贴着大胡子,活脱一个西域商人。

    陈抟默默观察着,自从叶华掀起了风暴,越来越多的汉官跑到上京诉苦,有杨衮,有韩匡嗣等等,他们全都劝契丹皇帝南下,赶快打跑周兵,拿回失去的土地。

    陈抟修成了“老狐狸术”,自然能看透叶华的算盘。

    他没有对一些官吏豪强赶尽杀绝,而是放他们回幽州,为的就是这个目的!

    让他们充当信使,把消息带回来!

    这帮家伙为了赶快拿回家产,重新作威作福,一定用尽花言巧语,说动契丹皇帝出兵。只要契丹出兵南下,主动和大周决战,战场的情况就会有利于叶华……

    “你小子是真够能算计的,可惜啊,契丹这边也不是没有人杰。”

    陈抟摇头感慨,北院大王耶律屋质就是个厉害人物。

    他坚持要等秋高气爽,战马膘肥体壮,时机成熟,然后再南下。

    为此,耶律屋质甚至屏蔽左右,不让他们给耶律璟送消息。汉官来哭诉,一律拦着不见。耶律璟那家伙是个不务正业的货儿,残暴荒唐,沉溺享乐,他虽然知道周兵北伐,却没有怎么上心,一切都交给了耶律屋质处置。

    皇帝陛下还是不断喝酒打猎,玩得不亦乐乎。

    “看起来,贫道要帮叶华一把啊!”

    陈抟如是想到。

    作为一个老神棍,自然有他的办法。

    陈抟先是来到捺钵地点,找到了一个西域的商人,这位手上有奇珍异宝,经常出入捺钵,给皇帝的妃子送去珍贵的宝珠美玉。

    陈抟灌了他一顿酒,这位就透露了契丹皇帝猎场的大致位置。

    猎场四周都是契丹的皮室军守卫,谁也进不去,陈抟也不想送死。

    他估算出耶律璟来的道路,就在道路旁,陈抟忙活起来,干别的不成,装神弄鬼,可是陈抟的老本行。

    开封多少聪明人,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更何况这帮蛮子了。

    老道略施手段,就让你们乖乖上当!

    陈抟布置妥当,就静等着猎物上钩。

    至于耶律璟,他彻夜欢饮,一直到了四更天,本来要休息了,可皇帝陛下突然来了兴致,要去打猎!

    手下人也拦不住,耶律璟从御帐出来,前呼后拥,直奔猎场。

    他走出十里,突然发现西北天空,有一个闪亮的物体,快速坠落。

    由于此时天还没有彻底亮,只是东方有一丝曙光,西边还是黑乎乎一片,这个闪亮的东西格外显眼。

    是星辰坠落?

    太不吉利了!

    随从耶律璟的人都吓了一跳,想要请皇帝赶快回去。可就在这时候,此物下坠越来越快,到了一片树林,就消失不见。

    突然,树林里发出一声轰鸣,接着蹿起一团火光,将周围的树木都给烧了!

    耶律璟目睹这一切,连忙问身边的人。契丹也不乏饱学之士,他们告诉皇帝,是天下的星斗坠落,引起的大火,通常星辰坠落的地方,还能找到小石头,那就是星斗的本体。

    听到这话,耶律璟来兴趣了。

    他也不去打猎了,还是找天外来客比较重要。

    辽国君臣都变成了天文爱好者。

    他们在树林里找了好半天,尤其是在火光燃烧的地方,大家找了三圈,什么奇怪的石头都没有发现。

    耶律璟十分扫兴,他圈马离去,突然有侍卫惊呼。顺着声音,耶律璟看过去,他发现在树下有一尊一尺见方的佛像。

    契丹人礼佛成痴,耶律德光曾经一次赐给五万僧人饭食,还不惜重金,大修佛寺。耶律璟同样有这个爱好。

    他纵马向前,让人把佛像拿起来。

    这是一尊青玉的佛像,雕琢古朴,浑然天成,隐约能看出是观音的模样。

    耶律璟更高兴了,因为他自小笃信观音,正是菩萨保佑,他才能坐上龙椅……这尊佛像冰凉,丝毫没有被火烤热。

    更令人惊讶的是,在佛像上,还有四个字。

    这是上古文字,没人认得出来。

    “是菩萨降下神谕,是菩萨显灵了!”

    耶律璟忘情叫着,手舞足蹈。

    只是菩萨究竟什么意思,他还不清楚。

    “快,快召集所有臣子,一起参详!”

    耶律璟兴冲冲跑回御帐,召集群臣,让大家辨认。这些契丹人哪里认得出来,最后把几位汉臣叫上来。

    韩匡嗣的学问最好,他端详了好一阵子,突然激动跪倒,热泪盈眶。

    “陛下,菩萨法旨,说的是旗开得胜!”

    “旗开得胜?什么时候要打仗了吗?”耶律璟有点迷糊。

    韩匡嗣多会顺杆爬啊,连忙擦了擦眼泪,伏身道:“陛下,南朝无故犯我疆界,杀我百姓,夺我土地,是可忍孰不可忍!菩萨是知道了陛下即将南征,故此降下法旨,恭祝陛下打破南朝,凯旋而归啊!”

    “哦!”

    耶律璟深深吸口气,露出惊喜的神色。

    他急忙从龙椅走过来,抱起佛像,仔细看了又看,韩匡嗣把四个古拙的字体描摹出来,讲给耶律璟听。

    “陛下,一点差错都没有,菩萨站在我们一边,此战大辽必胜!”

    “真的是大辽必胜!哈哈哈!菩萨法旨,岂可违抗!”耶律璟一回头,立刻对耶律屋质道:“速速点齐十万人马,随着朕南下,不得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