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目录 > 第333章 大周不需要藩镇

第333章 大周不需要藩镇

    柴荣要求一天之内,政事堂和枢密院拿出方略,薛居正果然有了好办法。

    “陛下,东西大营,十万禁军,桀骜不驯,不服管束,圣人裁汰军籍,遣返回乡,略施薄惩,仁义如天。奈何彼等不知悔改,竟肆意妄为,打死朝廷命官,罪不容诛。然则天下仁慈,陛下刚刚登基,不忍大开杀戒。故此老臣以为,应当将这些人发配燕云之地,准其戴罪立功,屯垦戍边。若能勤勤恳恳,为国效力,则可以赦免其罪,若依旧怙恶不悛,再严惩不贷!”

    柴荣微微颔首,“薛相公思虑周全,你想好怎么安排了吗?”

    “老臣思量过了,冠军侯在幽州重新编户,十户为一保,十保为一里,此法甚是高明。在军中,改十将为保长,都头为里长,以一营为一镇,充实地方,永为大周屏障,平时屯垦,战时编为民兵,耕战结合,朝廷不费钱粮,就能养兵十万。而且还能开垦荒地,繁荣燕云,增加岁入,实在是一举多得的妙策!”

    薛居正越说越高兴,简直神采飞扬了。

    柴荣仔细想了想,这个办法的好处还有更多。

    禁军放在京城,是一颗毒瘤,而幽州刚刚拿回来,虽然把地方豪强地主的势力一扫而光,落实了分田,老百姓心向朝廷,但毕竟分离多年,双方还有很大的隔阂,如果有心人从中间挑唆,很有可能酿成大祸。

    把禁军重新编户,穿插中间,和燕云的汉人形成杂居的现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到时候就算想造反,也没有条件,彼此双方,互相监督,又能互相融合。

    燕云民风剽悍,禁军飞扬跋扈,正好是以强对强,若是派遣寻常百姓去,没准就被欺负死了,可这些兵油子不怕……

    “嗯,薛相公的建议很好,只是这十万人,愿意北上幽州吗?”

    “愿意!”薛居正道:“幽州经历战火,人口稀少,荒地遍布,他们过去,有的是土地可以开垦,去了,就能过上好日子。老臣建议,朝廷可以规定,以五年为期,只要五年之内,老实干活,没有犯错,到时候,他们还能返回家里,和亲人团聚。”

    柴荣道:“若是五年之后,人人都要回家,岂不是白白打算了算盘?”

    薛居正笑道:“陛下,要不了五年的光景,大部分人都会过得比家里好许多,到时候只怕不是他们返回家里,而是家人去幽州主动投靠。如此一来,朝廷在燕云之地的汉人还会快速增加,永远把故土守好!”

    说到这里,已经是无懈可击,柴荣终于欣然大笑。

    “薛相公老诚谋国,朕心甚慰,加薛卿侍中衔,赐玉带一条,诸位爱卿,你们也要向薛卿一般,为朕分忧。”

    薛居正慌忙施礼,范质等人一起答应。

    柴荣又道:“朕登基已经有半个月了,光复幽州,平定郑仁诲之乱,有功诸臣,理当受到封赏,政事堂要拟一个名单出来,朕要尽快公布,奖励有功之臣!”

    ……

    新君登基,向来是要大封群臣的,这次与以往不同,还有收复幽州的大功,多少人都翘首以盼,等着榜上有名。

    可也有人老神在在,比如叶华,他除了给薛居正出了主意之外,就闭门不出,甚至连早朝都没去。

    赵匡义很不开心,他觉得师父太懒了,太没有追求了。

    老父赵弘殷袒露心声,赵匡义解开了不少心结,当然了,他还是觉得大哥运气好得逆天,可心里也没了那么强烈的嫉妒,人也变得阳光了一些,只是他依旧斤斤计较,喜欢算计。

    “师父,姓薛的把你的主意拿走了,跑到金殿上,侃侃而谈,还混了个侍中衔,窃据别人功劳,也不嫌丢人,我都替他害臊,真是无耻透顶。”赵匡义咬着牙道:“师父,你不愿意和老匹夫一般见识,我让大哥上书弹劾老匹夫,给他点颜色看看,如何?”

    “哼!”叶华不屑道:“薛居正是枢密使,你哥是人家手下的将领,以下犯上,那可不是小罪,你不怕薛居正给你大哥穿小鞋?”

    赵匡义挠了挠头,嘿嘿笑道:“不还是有师父吗,我哥不会吃亏的。”

    叶华摇了摇头,“圣人有意提携文官,我也没有法子,更何况武人不争气,自作自受,瞧着吧,圣人要对武夫下手了!”

    “有那么严重?”赵匡义的嘴巴张大,能塞进去一个馒头。

    叶华没说话,而是人给了他一份邸报,让赵匡义自己看。

    赵匡义翻开之后,发现在第三页,记载彰武军节度使高允权重病不起,上书请求立自己的儿子高绍基为节度使,继承他的位置。

    彰武军的治所在延州,是西北重镇,担负着防御党项人的重任。且西北民风剽悍,士兵战力极强,又天高皇帝远,朝廷对于高允权只能拉拢安抚,不敢把他怎么样。因此彰武军俨然一个独立的小朝廷。

    他们每年不向朝廷缴纳一文钱的税,还要求朝廷提供粮饷,更过分的是朝廷还没发派遣官员进入延州,强行派人进去,只会莫名其妙,变成尸体,高允权的飞扬跋扈,可见一斑!

    这种情况并不意外,事实上,从安史之乱以后,藩镇割据,强势的藩镇俨然一个朝廷,治下官员任免,财税征收,招募兵源……这些本该属于朝廷的权力,全都归地方享有。

    而且就连任免节度使的权力,也被地方霸占了。

    通常情况下,一镇节度使死了,通常会传位给自己的儿子,假如有几个儿子,或者手下还有势力强大的将领,就会展开一场乱斗好杀,谁是胜利者,得到治下的拥戴,就向朝廷写一封奏疏,请求朝廷任命,即便不任命,人家也不在乎,直接上任,管你长安天子去死!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下来,五代十国就更不例外了。

    只是郭威登基之后,努力改变,比如传统的强镇,如天雄军、护国军、归德军、河阳军……这些地方,全都纳入了朝廷管辖,节度使的任免和调度由朝廷安排。

    以天雄军为例,不断节度使几次更换,更是从河北第一军,变成了第一个专业工兵,完成纳入了朝廷掌控。

    可偏偏也有些特例,就想彰武军这样!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军权、财权、人事大权,这几样是天子最忌讳的,偏偏总有武夫想挑战这一块儿,换成叶华是天子,也断然不会允许的。

    两害相权取其轻,与其坐视武人闹腾,不如放出文官来咬人,至少想罢免一个文官,比废掉一个武将容易多了。

    “侯爷!”

    薛居正又登门拜访了。

    “老朽惭愧,还请侯爷见谅。”

    叶华大笑道:“薛相公客气了,我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真正办事的人是你,陛下的赏赐,也是嘉奖薛相公的辛劳,应该的,有什么惭愧可言。”

    “侯爷宽宏大度,老朽五体投地……只是,只是……”薛居正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叶华笑道:“薛相公,莫不是又有什么事情,只管直说吧!”

    薛居正红着脸道:“什么都瞒不过侯爷,天子又降旨枢密院,询问彰武军的事情。老夫也知道,高允权父子相继,实在是大忌,理当驳回,另外选派将领。奈何彰武军远在天边,老夫生怕会激起乱子,因此左右不是,拿不定主意……侯爷,还请你再帮老夫一次吧!”

    薛居正相比那几个宰执相公,还算老实诚恳。

    叶华微微一笑,“薛相公,据我所知,高允权已经死了。”

    “什么?”薛居正下了一大跳,刚刚他还看过高允权的奏疏,怎么转眼人就死了?

    “高允权应该是在冬天就死了,已经有三个月了,他的宝贝儿子秘不发丧,打着老爹的旗号,大肆安插自己人,弄得延州鸡飞狗跳的。”

    薛居正听叶华的讲述,吓得都站起来了。

    这些事情朝廷,枢密院,半点不知道,叶华是从哪里听来的?他能神机妙算不成?

    叶华笑了,“薛相公,你也不用吃惊,你忘了,杨业杨将军的夫人是府谷折家的闺女,折家久在西北,对彰武军的事情,非常了解。”

    “哦!”

    薛居正恍然大悟,折家,难怪呢!

    “对了,侯爷,是不是能掉折家军,协助平灭彰武军之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