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目录 > 第349章 第一个案子
    面对柴荣的邀请,叶华觉得很为难,“陛下,非是臣不愿意接受,奈何这绣衣使者非比寻常,如果给了臣,只怕,只怕……”

    “怕有闲话?”柴荣轻笑道:“大丈夫当有大胸怀,既然知道是闲话,还管他作甚!”

    好一个柴荣,还真是大气!

    叶华依旧摇头,“陛下,臣说过,冠军侯之于臣,胜过王爵万倍!”

    柴荣皱了下眉头,“你的意思是……想征战沙场,为朝廷开疆拓土,不愿意被绣衣使者捆住手脚?”

    “是,臣是觉得大,大材小用了……”叶华一点不害羞,

    “哈哈哈!”柴荣仰天大笑,“这话说得好,有冠军侯的风采!是朕想窄了,叶卿有更大的用处……那这样,你先帮朕把绣衣使者办起来,等物色到合适的人选,再交给其他人,如何?”

    这也就是叶华有这个面子,换成别的臣子,皇帝说什么就是什么,谁跟你商量,老实照做就是了。

    叶华之所以不想接绣衣使者,倒真不是担心大材小用,而是作为一个将领,再把持特务组织,就算柴荣的肚量再大,也很难和平相处。

    不过要是只干一段时间,倒是可以,“陛下,这个差事臣接了!”

    正在说话之间,符三笑嘻嘻走来了,她的身后跟着两个侍卫,侍卫拖着一个年轻人,来到了花厅。

    符三很得意,“陛下,我刚刚查清楚了一件大案子!”

    “大案子?能有多大?”柴荣笑道:“你要是敢欺君,小心你姐姐收拾你!”

    符三可不怕柴荣,她哼了一声,“我抓到了一个汉奸之子!”

    “哦?就是眼前这个人?”

    “嗯,他叫韩德让,他爹是韩匡嗣!被千刀万剐的大汉奸哩!”符三神秘兮兮道。

    韩匡嗣和杨衮火烧幽州,被大周人马追上,千刀万剐,无人不知。

    大汉奸都死了,他的崽子就能怎么样?

    柴荣兴趣缺缺。

    可叶华却大吃一惊,几乎站了起来。韩德让啊,那个著名的二爷!萧太后的相好!

    符三居然把他给抓了,这小妮子怎么从来都没有说过啊?

    叶华太清楚了,韩德让抛开身份不谈,他领兵打仗的能力,绝对够得上一流名将。赵二两次北伐,都在韩德让的手里吃亏,这小子绝对是大宋君臣的噩梦,而且还延续了好几十年!

    没想到他落到了自己手里,叶华有心立刻提刀,把韩德让宰了,除掉一个后患。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韩德让他爹都完蛋了,他一个小崽子,又能掀起什么风浪,不过是捏在手里的玩物罢了。

    “符姑娘,你是怎么抓到韩德让的,又怎么让他开了口?”

    符三见叶华眼睛放光,知道他感兴趣,心里可美了,这块木头终于知道本姑娘的能耐了!她没有急着开口,而是用脚踢了韩德让一下,“去,把事情经过说清楚!”

    韩德让也是十几岁的小伙子,被一个小丫头欺负,他是真的没有勇气反抗,只好乖乖跪在地上,

    “罪,罪人是韩匡嗣之子,韩德让,在数月之前,被符,符姑娘抓住……”

    韩德让讲到当时韩匡嗣要跑,他们父子决裂,韩德让带着几个心腹家丁逃跑,正因为如此,他躲过了一劫。

    后来辗转发现妹妹和姨娘被符三带走,他又想救人,结果被符三抓到。

    过去的几个月,韩德让闭嘴不说话,他的姨娘也不愿意开口,符三想了想去,就想出个很绝的办法。

    先饿着韩德让,饿到他受不了的时候,给他美食,让他吃得饱饱的,没有几天的功夫,韩德让就胖起来了,每天红烧肉,大馒头喂着,等过了十天,符三就把伙食停了,逼问韩德让。

    由于暴饮暴食,韩德让的胃都被撑大了,少年郎又是能吃的年纪,还不如直接饿死他来的痛快!

    饿一天,两天,三天……韩德让咬牙撑着,几乎昏过去,符三也不会让他饿死了,看他实在是撑不住,就给他喂食……就这样,一个周期接着一个周期,韩德让死的心都有了,他闭嘴不吃,符三就让人用漏斗往胃里灌,就跟填鸭似的。

    经过三轮的催肥和挨饿,韩德让虽然没有死,但鬓角出现了白发,脸上的皮也松松垮垮的,身上饱满的肌肉都消失了,胡须也长出来了,又肮脏,又邋遢,跟个活鬼似的。

    在他的眼里,符三简直比头上长角的恶魔还可怕!

    情愿意一死,也不愿意再受这个罪了。

    柴荣听完,唯独被符三的拷问方法给吸引住了,“你个小妮子,还有一副铁石心肠,让你姐姐知道了,保证会教训你的。”

    又拿姐姐威胁我!

    符三叉着腰,毫不畏惧,“对付恶人,就不该客气,我现在问清楚了,他就是韩匡嗣之子,另外,韩匡嗣的七夫人,还有不满一岁的女儿,都在我的手里,陛下怎么处置?”

    柴荣想了想,“汉奸人人得而诛之,不过韩德让年纪不大,似乎没有恶行,那对母女更是无辜,不如就发配去做苦役吧!”

    “不!”

    韩德让突然大叫起来,“不行,不行啊!杀了我们吧,我们愿意一死!”

    他站起身,想要拿脑袋去撞柱子,来个一死了之,却被两旁的侍卫抓住,死死按在地上。

    叶华眼珠转了转,韩德让好歹也算个人物,让他这么死了,有点浪费!

    “我知道你为什么求死?是不是觉得大周也会和契丹一样,视奴隶为牲畜,随意欺凌打杀,比杀一只鸡还要轻松?”

    叶华笑道:“你错了,我大周那是礼仪之邦,你爹犯了十恶不赦的罪,那是你爹的事情,你要是能回头是岸,或许圣人能够网开一面,没准还能给你个好位置,让你一展才华!”

    韩德让惊喜交加,趴在地上,不停磕头。

    “让我干什么都行,什么都行,我愿意给陛下当牛做马!”

    柴荣没觉得韩德让有什么作用,眉头紧皱,不解地盯着叶华。

    “陛下,方才和臣所言之事,或许他就是不错的人选?”

    “你说的是绣衣使者?”柴荣沉吟起来,一个汉奸之子,还从小在契丹长大,他能效忠大周吗?

    任何人的第一印象,保证是画个大大的叉,直接否定掉。

    可柴荣毕竟不是普通人。

    换个角度想想,韩德让见不得人的出身,决定了不管是文,还是武,都没法接受他。他的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帝陛下!

    而且别看大周杀了他爹,可契丹那面,也没法重新接受他。

    所以韩德让已经是进退维谷,到了绝地。

    见不得人的身份,去干见不得人的勾当,还真是合适!

    柴荣思忖半晌,笑了起来:“叶卿的主意总是让朕刮目相看。那好,韩德让就是你手下第一名绣衣使者了!”

    “绣衣使者?是干什么的?叶华,你升官了?”小妮子仿佛比叶华还高兴呢!

    叶华心里苦笑,你哪里知道,陛下塞给了我一个烫手的山芋啊!当然了,叶华表面上不会显露出来,“陛下,臣请旨去卢府一趟。”

    “嗯,卢夫人离奇死去,是应该查一查,就算朕给你的第一个案子!”柴荣吩咐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了,非常有老大的自觉。

    叶华只有辛苦一趟,他直奔卢府而去,韩德让这个新任的绣衣使者,也在后面跟着,他现在也不知道是喜是忧,反正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来到了卢府,进去之后,就见到了灵堂,卢老夫人的棺材停在那里,前面放着瓦盆,还有香烛纸钱,叶华给老夫人上了香。

    占了半晌,没见到卢多逊的人影,他迈步走进去,一直找到了书房,发现卢多逊正在伏案疾书,面前对着一大骡子公文。

    叶华吓了一跳,他见过工作狂,可没见过这么狂的,你娘都死了,难道就不知道关心一下?

    “卢大人,我来烧香了!”

    卢多逊惊了一下,茫然抬起头,见是叶华,忍不住苦笑,“果然是侯爷,别人是不会来的!”

    说着,卢多逊起身,掸了掸袍子,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给叶华磕头,这是答谢吊唁宾客的礼节,身为人子,不能失礼的。

    居然不在灵堂守着,叶华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卢大人,陛下的意思是你不用丁忧,可以继续为朝廷做事,我担心你悲伤过度,需不需要休息些日子……”

    “不需要!”

    卢多逊回答得可干脆了,“自古忠孝难两全,更何况我娘死因蹊跷,不把事情查清楚,我绝不善罢甘休!倘若真有人杀了我娘,我就让他生不如死!”到底是掩饰不住愤怒,卢多逊攥着毛笔,咔嚓一声,笔杆都给捏断了,断茬刺入手心,殷红的血流了出来,滴滴答答,落在纸上,很快变成了一片红色……

    叶华长叹一声,他有些同情卢多逊了,别管君子小人,只要做事,就难免一身伤痕。

    “卢大人,能带我去老夫人死亡的现场吗?”

    “嗯,侯爷请。”

    叶华来到了小佛堂,他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密室杀人吗?可惜自己不是柯南。正在这时,韩德让突然咦了一声,捧起一个小香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