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目录 > 第356章 赵二在行动
    叶华怎么也想不通,赵二为什么想当绣衣士,要知道,这可是人人避之不及的瘟神,要不是柴荣逼着他,叶华也不想干的。

    “能告诉我理由吗?”

    “很简单啊,我没有大哥的天赋,练不好武功,家里又是武夫,也没法走科举的路子,如果不进入绣衣士,就只能靠着恩荫,当一个小官,那样岂不是让师父很没面子!”

    “少把我扯进去!”叶华怒骂道:“为师的功夫也不怎么高明,照样能冲阵杀敌,你为什么就不行?至于学文,我去请冯太师帮忙,给你找个鸿儒名师,苦学十年,考个进士,还有什么难的?什么叫文不成,武不就?”

    赵二沉默了半晌,抬起头,“师父,你似乎很不想让弟子去绣衣士,弟子能请教一下原因吗?”

    原因?

    这还用问吗!

    叶华太了解赵二这小子了,聪明,而且偏执,骨子里又毒又辣,假如他进了绣衣士,还不定闹出多大的动静呢!在叶华的心里,他是一直提防着赵二的,哪怕不打算下手杀人,可也不准备给赵二机会。

    师父闷声不语,赵二叹口气,“师父,你在绣衣士待不了多久吧?”

    “没错,我待久了,陛下也不会放心的。”

    “那师父的心血能白白交给外人吗?”赵二变得格外认真,他握紧了拳头,“师父,容弟子说句不客气的话,你老人家的处境很不利!”

    赵二探着上半身,煞有介事道:“师父,文官容不下你,你又不拉拢武夫,光靠着陛下的圣眷,万一陛下改变心思,又该怎么办?弟子以为,师父长于谋国,拙于谋身,又太过仁慈,很容易被小人暗算。”

    “弟子只要进了绣衣士,就算师父不在,弟子也可以充当师父的眼睛,耳朵,帮着师父遮风挡雨,保全师父一家……”赵二还想往下说,脑门上重重挨了一下子!

    “你把我当成了废物是吧?还用得着你给我遮风挡雨?你小子要是进了绣衣士,不给我招风惹雨就不错了!”

    赵二捂着脑门,突然大喜,笑道:“多谢师父开恩!”

    “谢我?”

    “嗯,师父说了,只要不招风惹雨,就让弟子进绣衣士,弟子一定照办!”赵二眼睛明亮,跟两个小星星似的。

    这小子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写满了兴奋。

    他说了一部分理由,可最关键的还是他喜欢绣衣士的工作。

    监察百官,在暗中搞风搞雨,百官战栗,天下骇然……比起当将军还要威风八面,让天下人都怕自己,那感觉太美好了……

    不得不说,人各有志,赵二这家伙和绣衣士实在是太合适了,简直是天作之合。

    叶华当然需要有人留在绣衣士,赵二说得对,要学会谋身……其实叶华在暗中,藏了很多东西,比如杨佑,比如刘闯,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就连军中,都有不少年轻将领,对叶华是唯命是从,而且还只是听他一个人的!

    很长时间以来,叶华都是单打独斗,身边的党羽啊,利益集团啊,都没有冒出来,仿佛他就是个孤臣。

    其实这是一种错觉,在基层,叶华的实力是很庞大的,比如幽州的杀胡队,洛阳的汇通票号,冠军坊的工人……这些力量平时都藏在注意不到的角落里,一旦叶华遇到了危险,瞧着吧,瞬间都会冒出来。

    不过赵二说的也有道理,在朝堂上,尤其是一手建立起来的绣衣使者,不留下自己的痕迹,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不行!”叶华断然拒绝,“绣衣使者要有真本事,光凭着是我弟子还不够!”

    赵二险些被师父弄得吐血,他瞪着眼睛道:“师父要弟子怎么样?”

    “你要证明自己!”

    “怎么证明,请师父出题!”

    叶华想了想,“寺庙查了,僧尼送去幽州了,可这个案子还没有结束,需要盖棺定论,把事情厘清楚,然后从才能公诸天下。”

    赵二立刻道:“师父的意思是……屈打成招,还是编造证据?弟子一定弄得妥妥当当!”

    叶华赏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丫的,真是天生的绣衣士,没人比他更合适!

    “我要的是真凭实据,彻彻底底,把寺庙经济揭露出来,哪怕过千百年,我们的结论,也经得起推敲,只有这样,才能让所有人信服!”

    “要那么麻烦啊!”

    赵二挠了挠头,为难道:“师父,你是认真的?”

    “没本事就滚蛋!”叶华不客气道。

    赵二咬了咬牙,“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有办法!”

    赵二扭头就下去了,他先找来所有卷宗,熬了一个通宵,把情况摸了一遍,第二天就红着眼睛去诏狱了。

    目前最关键的犯人就是那个独臂老僧,作为大相国寺的主持,又出家五十年,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只有撬开他的嘴巴,才能将所有事情理出一个头绪。

    但问题是老僧自从进入诏狱,就一言不发,任凭各种手段,都拿他没有丝毫办法。

    “我们的办法只能对待活人,他是个死人了。”韩德让一摊双手,表示无能为力。

    赵二很不客气,“你果然是蛮夷之地出来的,脑筋太死板了!他想死就让他死!别说是活死人,就算是阎王爷,我们也能撬开他的嘴巴!没有这份本事,你当什么绣衣使者!丢人!”

    韩德让被骂得恼羞成怒,握紧了拳头。

    “少跟我发狠,没用!告诉你,绣衣使者,要有脑子!”

    赵二把他拉到身边,“你按照我说的去准备。”

    当他说完,韩德让听得都傻了,不由得伸出了大拇指,二话不说,立刻就下去布置。

    赵二又信心满满,去找叶华,请师父来看戏。

    一出好戏!

    转眼两天过去了,老僧等来了一壶酒,两碗菜,一盘馒头,还有一瓶鹤顶红!

    “这酒是素酒,老僧要是愿意,我去给你换成上好的酒席也行,反正都是最后一顿了。”

    老僧嘴角上扬,“功德圆满,老衲可以去西方极乐了!这具皮囊桎梏老衲七十年,一朝舍去,还贪图什么口腹之欲!”

    说完,老僧抓起鹤顶红,迫不及待喝下去,至于吃的,一点都没动。

    药下去,老僧就直挺挺栽倒地上,他的脸上,带着欣喜的笑容。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僧又睁开了眼睛,由于光线昏暗,他看不清什么,只能听到哀嚎之声,不绝于耳……突然,有两个家伙来拉他,一个长着犄角,一个长长的大脸。

    啊!

    是牛头马面!

    不对啊!

    老衲修炼有成,应该去见佛祖,怎么会来到地狱?

    不对,不对!

    老僧拼命摇头,牛头马面可不管,他们伸出冰凉的手,架起老僧,快步如飞,来到了一座桥边。

    有一块石头,影影绰绰,能看见“奈何桥”三个字,在桥上,有个老妪,正用怪异的声音念叨着,“过往的行人,喝碗孟婆汤吧!”

    “啊!真是地狱!”

    老僧惊呼起来,“你们放开老衲,老衲怎么会下地狱,怎么会?”

    牛头大笑起来,声音带着金属的回音,冰冷可怖。

    “你问我们,还不如问问她!”

    说着,他们一挥手,从桥边突然出现一个人影,一身白衣,披散着头发,遮住了面孔,未曾开言,就先哭了。

    “兄长,你还记得小妹吗?”

    “妹妹?你,你怎么在这?”

    “兄长,小妹吊死之后,五十年孤苦无依,就在奈何桥边游荡,没想到今日等到了兄长!”

    老僧浑身颤抖,不寒而栗,他突然大叫,“不应该,不应该的!我给你供奉灵牌,日日念诵经文,我给你烧香祈福,你,你怎么会下地狱,你不是该在极乐之地吗?”

    女人凄然一笑,声音充满了悲凉,“兄长,你当真不知道?生逢乱世,有多少人辛勤劳作,却不得温饱。你不耕而食,不织而衣,广作危言险语,以惑愚者。五十年来,所行所做,罪孽滔天,不入阿鼻地狱,还能去哪里?”

    “你胡说,你胡说!”

    老僧突然疯了一样,探出枯瘦的双手,去抓妹妹。

    “你个妖女,岂敢祸乱老衲之心?你该死!”

    就在这时候,在另外一边,有个满脸生疮,散发着恶臭味道的人影走来。

    “我的夫,你害死我了,我等了你五十年,你终于来了!”

    老僧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个女人一步一跌,奔着他来了,“你当时给奴家留了钱,可被人看到了,他们抢走了奴家的钱,还把我打成重伤,扔到荒郊野外。天寒地冻,我足足哀嚎了三天三夜才死去……我的夫,你可知道奴家受了多少罪吗?有老鼠,在奴家还活着的时候,就啃我的肉,喝我的血!”

    老僧完全听傻了,惶恐道:“你,你不守妇道,老衲没有杀你,还,还给了你钱,你,你怎么可以来缠着老衲?”

    “哈哈哈……我的夫,你难道不知道?杀了我的两个强盗,后来就到了你的庙里,出家为僧。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你收留了他们,让他们安然渡过一辈子,你欠我的比天高,比海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