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目录 > 第400章 叶华的微服私访

第400章 叶华的微服私访

    符昭信很惊讶,从柴荣的话里,他能感觉到非常不一样的东西。皇帝说将天下交给叶华了,这不是空话。

    可问题是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值得天子如是说……还有,假如这一次情况很危急,陛下又毫不犹豫,将天子剑交给叶华,那代表着什么?

    是不是说,叶华才是柴荣最信任的人?

    自己有三个妹妹,两个嫁给了皇帝,至于第三个妹妹,却是赐婚给了叶华,他既是皇帝的大舅哥,也是叶华的大舅哥。

    有这么两个大靠山,符大少爷的日子简直不要太好过!

    世人都羡慕坏了符昭信,有叶华撑腰,代表可以为所欲为,有皇帝当靠山,代表干什么都不用怕,还有比这更爽的吗?

    可老爹符彦卿却是唉声叹气,夜不能寐。

    都几十年了,皇帝和大将权臣从来没有相安无事的时候,他们符家夹在了中间,能有好下场吗?

    “爹啊,你老人家能睡安稳觉了!”

    符昭信紧握着天子剑,赞叹道:“叶华,你小子不简单啊!”

    大力抽打战马,踏着路上的泥水,狂追叶华而去……

    “陛下,是不是要立刻攻城?”王朴提出了疑问。

    柴荣淡淡一笑,“王学士,你更想问冠军侯给朕写了什么吧?”

    王朴老脸微红,却也没有否认,“陛下,老臣以为,不管是多大的事情,都比不过决战晋阳,冠军侯临阵离去,有怠忽职守之嫌,陛下非但不申斥,反而赐给冠军侯天子剑,老臣唯恐……唯恐赏罚不公,寒了将士的心!”

    王朴说完之后,立刻低下了头,身为天子的谋主,有些话他是不能不说,而且他也的确觉得柴荣的决定让人匪夷所思,他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种感觉很不好,非常非常不好。

    一方面是天子不是毫无保留地信任,一方面是智慧不够,参不透局面。

    这两样对一个合格的谋士来说,都是非常致命的,偏偏一起出现了,让王朴非常痛苦。

    看到王朴的纠结,柴荣缓缓走到他的身边,以手拍着他的肩头。

    “王学士,你和叶卿都是朕的心腹,担负不同的职责而已。有些事情只有他能办,而有些事情,必须你扛起来了……传朕的旨意,让将士们修筑营寨,将晋阳团团围住,同时征调各地民夫,屯扎河道路口,准备粮食,朕要和刘崇老匹夫,决一死战,不灭河东,绝不收兵!”

    王朴心情好了点,转身下去,却又听到柴荣的吩咐,“告诉下面,要把粮食屯到高处,今年雨水太多,不可马虎大意。”

    王朴眉头微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是又抓不到关键的地方,无奈何,他只有下去。

    御帐只剩下柴荣一个人。

    他没有看晋阳的方向,而是凝视着南方……坦白讲,当得知刘崇父子有意对黄河下手,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刻退兵,并且清查内鬼,更换可以信任的人选。

    只是这样一来,攻灭北汉的大战就要推后了。

    柴荣不想错失良机,所以他只有把一切都托付给叶华。

    不但有那么大的难题要解决,还有,身为帝王,把性命交给一个臣子,这滋味并不那么舒服。

    “叶卿,不要辜负朕的的信任啊!”柴荣瞳孔缩紧,喃喃自语。

    ……

    “侯爷,咱们的运气不错!”唐牛笑嘻嘻道,的确是很好,他们顺利通过了北汉和大周的边境,没有遇到任何敌人阻拦,只要再有一天的功夫,就能赶到漳水北岸,那里是李筠的大营,驻扎着三万潞州兵。

    只要能掌握军权,除掉军中的内鬼,就算刘承钧有再大的本事,也孤掌难鸣。可这件事情是容易做的吗?

    叶华放慢了战马的速度,此时暴雨已经停了,露出了久违的太阳,叶华索性将身上的铠甲脱去,放在备用战马的背上。

    去了负担,叶华的头脑运转的更快了。

    眼下的关键就在李筠身上,这家伙到底是反了,还是还没有,假如他没反,能不能听从自己的命令……叶华悲哀地发现,非常困难。

    李筠得到了柴荣的信任,已经准备接替绣衣使者,前后两任肯定是要互相别苗头的,自己去见他,只会适得其反。

    “唐牛,在潞州的将领之中,你能想到谁?”

    “当然是潘美!”

    唐牛毫不犹豫道:“侯爷,我跟他可是顶好的朋友,那家伙好酒,还能喝,我们是在酒桌上认识的,他跟我可是棋逢对手!”

    叶华意味深长看了看唐牛,“你是不是对能喝酒有什么误解,要不要咱们喝点?”

    唐牛想起叶华的酒量,吓得连忙摇头,乖乖,跟侯爷喝酒,可是会出人命的!

    “别废话了,我记得潘美不是去了彰武军么,怎么又跑到了潞州?”

    “侯爷,这你就不知道了!”唐牛笑嘻嘻,向叶华介绍了情况……郭威刚刚驾崩的时候,郑仁诲发动叛乱,在禁军当中,石守信和潘美跳出来,支持柴荣。

    两个人险些丧命,可也因此一跃成为天子信任的心腹,整顿京城禁军,十万人被发配幽州,他们两个不但没有被发配,反而平步青云。

    先是跟着韩通去了延州平叛,而后石守信被调去盐州,钉在了党项人的软肋上,与韩通互为犄角之势,确保西北的安全。

    至于潘美,则是被派到了潞州,担任牙将。

    像潘美这一级别的军官,叶华是不怎么在意的,若不是唐牛提醒,他还真的不知道。

    “既然潘美在,那就好办了!”

    这些年轻的后起之秀,肯定不会跟北汉搅在一起,谁都可能造反,唯独他不可能!

    “挑选二十名弟兄,跟着我去见潘美,其他人在后面留守,不要打草惊蛇。”

    唐牛立刻点头,挑选人手,叶华想了想,他还是不要立刻露面的好,因此也弄了身小兵的衣服,跟在了唐牛的后面。

    “行了,这一次我给你当侍卫!”

    唐牛咧了咧嘴,那个别扭劲儿就不用说了,也没有办法,只能挺起胸膛充老大,可当惯了随从,哪里有老大的气派,总是不停回头看叶华。

    气得叶华连着踹了他几脚。

    “没出息的货儿,你这样怎么能独当一面?”

    唐牛憨笑道:“侯爷,俺可没想那么多,能跟着侯爷后面,俺就知足了!”

    “你这是朽木不可雕也!”

    叶华骂得再多也没用,谁让唐牛就是这么个货儿呢!

    所幸一路上非常顺利,等来到军营,就见到了潘美,这家伙正准备去赴宴呢,被唐牛给拦住了。

    “你怎么来了?”潘美兴奋地伸出胳膊,跟唐牛勾肩搭背,把他请到了军营里面。

    等坐下之后,潘美就好奇道:“唐兄弟,你不是在骠骑卫吗?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唐牛一时想不到借口,只能瞪着眼睛,怒冲冲反问道:“怎么,你不欢迎啊?”

    “欢迎,当然欢迎了。”

    潘美笑呵呵道:“唐兄弟,我正有点事情要请教。”

    “说吧,别客气。”

    潘美沉吟了一下,还特意探了探身体,压低了声音道:“你知不知道,圣人是不是很宠信李大人啊?”

    “哪个李大人?三司使李谷吗?”

    “当然不是!”潘美道:“我听说陛下让李筠接替侯爷的位置,他现在是不是天子眼中的大红人,要取代侯爷了?”

    潘美的表情夸张,仿佛是什么天大的秘密似的!

    唐牛听完,差点笑出来,他努力憋着,可眼珠不断向后瞟,分明再说,侯爷,瞧见没有,人家要取代你了!

    叶华也是哭笑不得,李筠想取代他,再修炼几辈子吧!

    不过潘美的话,倒是不让他觉得意外。本来就隔着那么多层,稍微有点人事调动,下面的人就会猜测,各种传说秘闻满天飞,从古至今,国人都津津乐道这些东西,没法子,老毛病改不掉的。

    唐牛神情怪异,“我说潘兄,你听谁说的,李筠不过是准备接绣衣使者而已,骠骑卫可还在侯爷的手里,侯爷还是堂堂雄安军节度使,大周的冠军侯!谁能取代?”

    潘美不以为然,他撇着嘴,摇了摇头,“那个……唐兄弟,别怪我没提醒你,侯爷八成要倒了!我说的可是真的!你别不信啊!”

    潘美煞有介事道:“李筠放出风声了,他虽然调走,可昭义军还是在他的手里,接替李筠的就是节度副使刘继冲……那个姓刘的跟我们都说了,他就是李大帅的一条狗,不过是替大帅看家而已!不管到什么时候,他都只听大帅的命令!”

    “你听听,李筠握着昭义军,还管着绣衣使者,那权力还小吗?要我说,侯爷比人家,可是差多了!”

    潘美叹口气,晃着脑袋道:“我是从心里佩服侯爷,当初要不是侯爷,我这条命早就没了,我就是想不明白,天子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提拔李筠啊?他怎么跟侯爷比?”

    潘美满脸的困惑,站在唐牛身后的叶华同样无语!

    要不是微服而来,八成还听不到这么好玩的消息呢!

    姓李的还真是猖狂,什么时候特务头子能插手兵权,他是异想天开?还是低能弱智啊?

    正在这时候,突然有个浑身是血的士兵跑了进来,他站立不稳,扑在了潘美的面前,哭喊道:“潘,潘将军,大事不好了!刘继冲囚禁了大帅,他,他造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