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目录 > 第418章 发媳妇了
    张永德是被人从被窝里揪出来的,他的手掐在了对付的脖子上,只要稍微用力,就能拧断。

    不过张永德却没有这个胆子,因为对方是绣衣使者!

    这帮家伙出现了,代表来的人就是皇帝。

    别的驸马都能倚仗权势,无所顾忌。可他这个驸马要比任何人都小心,生怕被抓到一招之错,就万劫不复了。

    可偏偏他运气太差,想跑都跑不到。

    张永德是第一个被抓过来的,他看到了叶华,拼命冲叶华挤眉弄眼,想要求叶华帮忙说情,哪知道叶华绷着脸气急败坏,冲过来就骂。

    “你瞧瞧自己,都成了什么样子?我大周王师,向来以纪律严明,秋毫无犯著称,天下百姓,提起大周将士,无不竖起大拇指,称为好汉!可你们呢,成了什么样子?简直是一群流氓,土匪,山贼,草寇!丢人现眼啊!”

    叶华把张永德骂得狗血淋头,一转身,连看都懒得看。

    坏了,侯爷这是要不管大家伙了?

    张永德吓得浑身哆嗦,不知所措。

    这时候王朴开口了,他冷笑道:“冠军侯,违反军规可不是等闲小事,你骂两句就想把事情揭过去吗?”

    叶华猛然回头,逼视着王朴,“王学士,你想干什么?莫非要杀人不成?”

    “没错!”王朴指了指以张永德为首的将领,大家伙衣衫不整,狼狈不堪,有人的脸上还有胭脂膏,简直跟从青楼出来的差不多了。

    “这,这帮人算是大周的将领吗?倒像是走马章台,眠花卧柳的富贵公子!军营之中,强抢民女,坏人清白,不管立了多大的战功,都应该斩杀,传首三军,以儆效尤!”

    真的要杀人啊!

    这回大家伙都瞪圆了眼睛,郭进就怒骂道:“王朴,老子们用命打开了晋阳,立下了大功。我们享受一下怎么了?你老小子一个人没杀,寸功未立,现在就要杀我们,凭什么?”

    他这么一嚷嚷,其他人都跟着骂了。

    尤其是符昭信,他是这几个人里面,最不在乎的。

    杀谁也杀不到他的头上!

    “陛下,臣等是在郭无为的府邸,不是在军营,不能以军法处罚我们!”符昭信扯着脖子嚷嚷道:“那些女人都是北汉的宫人,理当贬为奴仆,不是良家女子,无论如何,臣等都罪不至死!”

    柴荣气得连拍桌子,恶狠狠道:“够了!国法无情,朕必须要给三军将士一个交代……来人,把他们都推出去!”

    绣衣使者冲上来,二话不说,就把他们推到了府门外,十几个人,排成了一排,等着砍脑袋吧!

    这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冤的就属陈石了,他简直想把张永德给掐死!天可怜见,石头真的是第一次,他分到了三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子,最初的时候,他完全不知所措,多亏了其中有个年纪稍大的女人,她是宫里的妃子,有些见识。

    城破了,国家亡了,她们这些人本来就跑不了,落到乱兵手里,成为玩物,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别说是周兵,就算以前契丹人来了,还是盟友呢,结果也到处抢女人,很多都死得不明不白,凄惨无比。

    陈石年纪不大,官职不小,又懵懵懂懂,傻乎乎的,单纯可爱……女人就想开了,跟着他,总比让别人抢走好。

    因此她嘱咐两个姊妹,拿出本事,好好伺候着。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陈石就好像在云端梦里,飘飘荡荡,魂儿都飞了……难怪人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也别说英雄,师父如何,仙风道骨的人物,不一样被老娘拿下了……陈石琢磨着,自己往后也别端着了!

    师父是老来得子,陈家不能绝后,他得为了开枝散叶,光大门庭做贡献……这块石头终于开窍了,很可惜,他刚开窍,就被揪了出来。

    稀里糊涂推着去见了柴荣,然后就等着砍脑袋!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在旁边高怀德小白脸通红,丢人,太丢人了!

    他把脑袋深深埋下去,一个字都不想说。

    隔着高怀德,就是张永德,他晃着脑袋,十分不服气。

    “石头兄弟,现在能救大伙的就是你了,但愿侯爷能良心发现,替咱们说情,不然你我可真就身首异处了!”

    陈石气得咬牙切齿,“就算求情,也要把你这个罪魁祸首给砍了!我,我现在就盼着,能,能让她们,怀,怀上……不然,陈家就真的绝后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得和蚊呐相仿。

    ……

    外面一团乱麻,里面的情况也不怎么好。

    皇帝陛下怒气冲冲,王朴嚷嚷着要军法从事,叶华先是黑脸,接着他眼珠转了转,把郭无为给叫到了一边。

    叶华嘴角上翘,冷笑道:“郭大人,真是好手段,你们皇帝太子在阵前杀不掉的大将,你一口气弄死了十几个!你可真行啊!”

    郭无为咧着嘴,连忙摆手解释,“侯爷误会了,陛下以军法为重,我不过是一个罪臣,如何能够左右圣人的心思。”

    “放屁!”

    叶华爆了粗口,“陛下迟迟没有下令杀人,不就是心中不忍吗?你当陛下愿意斩杀自己的大将,自断手臂吗?”

    郭无为神色很差,低头不语。

    叶华咬了咬牙,“你想装死是吧?别忘了,你可是降臣!这二十万将士都盯着呢,有一个人死了,你们郭家就别想活一个!就算陛下也保不了你们!”

    “啊!”

    郭无为吓得一哆嗦,他肚子里有气,张永德霸占他的家,干那种事情,郭无为恨不得全杀了才好。

    可脑袋冷静下来,就害怕了,这些将领都是柴荣的心腹,军中的人物,自己刚刚投降大周,就得罪了一群丘八大爷,恐怕真的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他想了想,立刻陪笑道:“侯爷误会了,我刚刚是在琢磨,如何给几位将军脱罪,一时失神,请侯爷勿怪!”

    叶华沉着脸道:“你想出办法了?”

    “想出来了!”

    郭无为这家伙还有点鬼点子。

    “侯爷,这事情是你情我愿,只要那些女人站出来替将军们说话,自然就没事了。”

    叶华皱着眉头,“她们能愿意吗?”

    郭无为呲着牙道:“这就由不得她们了!”

    叶华终于点头了,“你速速去办,然后向陛下求情,保住几位将军的性命,不然我拿你问罪!”

    “明白!我全都明白。”

    郭无为下去了,过了一会儿,他又屁颠屁颠,跑去见柴荣。

    “陛下治军严谨,令臣万分钦佩,只是臣以为诸位将军立有大功,杀了他们,有伤士气,请陛下宽宥。”

    “国法无情,朕如何能饶得了他们?”柴荣语气冰冷。

    “陛下,臣以为法理无外乎人情!几位将军具是当世英雄,臣已经询问过,那些女人都说能追随在将军左右,是她们的福气。陛下,所谓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臣以为这是天作之合,陛下还是成全为好!”

    柴荣吸了口气,“她们愿意嫁给这几个畜生?”

    “愿意,都愿意啊!”郭无为忙不迭道。

    柴荣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徐徐道:“去,把人带进来。”

    张永德等人被重新推了进来。

    他们跪在柴荣面前,低垂着头,不敢直视。

    柴荣哼了一声!

    “没出息的东西!败坏朕的名声,简直可杀不可留!”

    柴荣愤愤道:“朕真想杀了你们,以儆效尤!不过……要是把你们杀了,那些可怜人又依靠谁?真是让朕左右为难?”

    柴荣转向叶华,“叶卿,你有什么两全其美之策吗?”

    “有。”叶华立刻道:“陛下,诸位将军破坏军纪,不能不罚,臣以为这次他们破晋阳之功,就一笔勾销!另外呢,他们既然动了那些宫人,就索性赐给他们,让他们负责到底,作为惩戒,陛下以为如何?”

    “嗯,叶卿所言有理,就这么办吧!”

    叶华冲着跪着的几个人呵呵一笑,“怎么,都傻了,还不谢恩?”

    这几个人愣了一下,立刻跪倒,趴在地上磕头。

    等直起腰,都晕乎乎的。

    脑袋保住了,破城之功也没了,可是又赐了女人,还说是惩罚……这要是惩罚,那就来得更多一点吧!

    陈石的眼睛最明亮,老天保佑,陈家终于不用绝后了!而且还赐了女人,回头就去努力造人,为了光大陈家,鞠躬尽瘁!

    这块石头光剩下傻笑了……叶华又道:“陛下恩泽雨露,惠及臣下。不能让他们专美,不如索性加恩全体将士,都给大家添一房妻子算了。”

    柴荣抚掌大笑,“这倒是个好主意,只是哪来那么多姑娘?”

    叶华笑道:“都是军中糙汉子,讨个能生养,会干活的婆娘就成……郭大人,你不是说河东就剩下老弱妇孺了吗?我看你就尽快拟个条陈出来,把这些无依无靠的女人,都嫁给军中将士吧!也算是你的功德!”

    郭无为都傻了,这算什么功德?简直是造孽啊?万一女人不愿意怎么办?万一还有丈夫怎么办?

    二十万人啊,只怕穷尽河东的女人也不够啊?

    他想拒绝,可柴荣却不给他机会了,只是淡然道:“这件事情只有郭学士能办,你就多费心吧!十天之内,朕就要喝到喜酒!”